首頁 »
2019/02/10

台灣人反華為,因為華為沒有後門給美國人監控,但還是得不到美國白人真心信賴

美國利用加拿大長臂管轄逮捕孟晚舟,台灣法律人沒有質疑美國法制的差別待遇,因為美國從不逮捕類似情形的美國人而只追捕中國人,蔡英文等甚至還支持美國圍堵華為,石之瑜指出這可能是因為華為欠缺給美國人監控的後門,要是華為甘願做為美國的監控鷹犬,「美國精英的釋懷」才會出現:
華為鋪設5G設施的時候,得要專門架設由美國獨佔使用的後門,讓美國繼續監測全球,讓美國盟邦的斯德哥爾摩情結繼續得到撫慰,這樣美國便能確保,中共體制不會取代美國成為情報集散中心,全球信息同步依舊只會用來鞏固既有的霸權秩序。如此,華為的擴展才勉強可讓美國精英的釋懷。

就像美國現在對中國登月有疑慮,可能因為怕中國人到月球去把美國國旗拔了,美國人對中國人的反感,大概就是因為中國人竟有能力做與美國人一樣的事。這來自於美國白人的優越心態,以前美國白人可投票黑人不能投、黑人只能去特定公開場所、黑人坐公車要坐後面…,要有差別待遇才能顯示白人「高人一等」,黃種人竟有能力「站起來」,現在美國對中國的不滿當然也包括種族歧視。

以前台灣人出國也是吵鬧不得體甚麼都來,丟臉丟到國外,現在覺得自己是文明人了,就開始歧視大陸遊客,但在日本人眼中,也不過是90分貝與100分貝的差別,台灣人難道以為自己也是「白人的一環」?台灣人自願配合美國去禁止華為,但也沒有任何證據證明華為有後門,因為連美國也拿不出證據。其實,台灣人再如何對美國效忠,終究還是會被美國人當外人甚至被質疑,從美國人在亞洲的歷史來看,白人要跟黃種人水乳交融還是有困難的,黃種人面對白種人很多還是兩邊都選邊的。

然而,華為看起來在白人市場應該是沒搞頭了,美國監聽德國、法國等盟國,現在他們也沒怎樣不爽啊,要是用了華為,德國、法國、英國還能被美國監聽吃到飽嗎?

新的科技冷戰已經開始了吧!?  

Blackjack 2019/2/10

石之瑜:美動員文明衝突裹挾盟邦排華(為)     
http://www.CRNTT.com   2019-02-10 00:40:58

中評社台北2月10日電(作者 石之瑜)孟晚舟的案例間接說明,來自美國各式各樣的指控,其潛台詞都只有一條,對美國而言,中共體制本身是所有問題之所在。美國要求從加拿大引渡孟晚舟,說的是長臂管轄,然而,美國貼緊盯梢華為是二十年不曾停過的事,不是這兩個月的事而已。華為也好,孟晚舟也好,無不如臨深淵,向來避免滋事,那現在有什麼動機會透過香港一家公司,去伊朗甘冒美國的大不諱?然而,這樣的指控與懷疑卻可輕鬆販賣,其基礎就在對中共體制本身的妖魔化已根深蒂固,於是懷璧其罪。
 
美國政府傾全力圍堵華為,說詞多元,包括偷竊技術,違規擅賣產品給伊朗,國安威脅等等。這些看起來都是對美國的威脅,但是美國又裹挾世界各國共同抵制華為,正在得到各國的積極回應,因此顯然又不僅只是美國的國家安全問題。從各國紛紛選邊靠行的形勢來看,已經演化成是對整個霸權秩序的捍衛之戰,幾乎沒有妥協餘地。除非,華為能將自己轉型為有助於霸權治理的幫手。
 
霸權秩序的治理基礎,就是絕對充分但又可以壟斷的信息,凡與治理相關的信息都應該全球同步,在發生變化之前的各種指標或意圖,都必須立刻蒐集。因此,情報是維繫霸權秩序的根本條件。這是為什麼美國政府監聽的範圍是全球性的,包括盟邦在內。盟邦對此均知之甚稔,但不會對此採取抵抗,反而協助大片抵制華為,心理上寧可讓美國從後門繼續宰制自己,可說是一種斯德哥爾摩情結的體現,原因是:
 
1、身為霸權秩序的既得利益者,對於現狀已經形成濃厚的依戀之情;

2、由美國負責監控,自己節省成本,在霸權秩序下搭便車,佔便宜;

3、自己暴露在美國監控下,可以取信於美國,證明自己沒有貳心;

4、就算自己不樂意遭到監控,也沒有什麼手段可以防堵。
至於美國方面,其實就是利用各種通訊後門,蒐集全世界的情報。華為就算沒有設置後門,但如果將來各國萬一都選用了華為的5G體系,美國不就沒有後門可用了?實際上,美國對伊朗情蒐如果突然出現障礙,不就只能是伊朗開始使用華為的設備所致?換言之,華為在各國的5G建設,破壞了美國繼續蒐集世界各國情報的管道。情報不能同步的話,霸權秩序如何維護?甚至,本來是美國從後門蒐集各種情報,現在如果換成中國在蒐集,現行的霸權秩序不是整個被顛覆了。
 
美國政府公開承認沒有任何華為設置後門的證據,但是問題不是有沒有證據,而是有沒有能力,而這樣的能力是誰在擁有?答案當然令美國精英毛骨悚然。所以,美國上層階級於是就打開天窗說亮話了,認定華為是接受共產黨領導的中國公司,只要共產黨某日心血來潮,要求華為架設後門蒐集情報,華為就必須聽命。這樣的說法一度引發若干歐洲各國評論家的反駁,有人認為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然而,為什麼這樣質疑的聲浪已經愈來愈小了呢?
 
美國政學界的指控是將一個看似商業利益的衝突,提升到了文明衝突的層次,整個關係脈絡位置反轉,美國的歐亞盟邦現在是在文明生存的語境下,被迫選邊歸隊,這就幾乎沒有自由度可以行使裁量,只能靠行加入抵制。在政治話語上,華為的問題根本已經不再是公司本身,而是針對中共體制,這是無法妥協的絕對戰爭。這對美國盟邦而言,茲事體大,因為美國與自己在政治文化的分野上,是屬於同類的國家,信仰憲政主義,不信任政府權力。
 
美國及其盟邦現在指控的所謂假消息、資安漏洞、防疫等等,其實都是說,制度上我無法知道你是否騙我,但我必須假定,只要你有能力騙我,你就隨時會騙我,現在不騙,將來也會騙。這已經像是一套公式,而台灣這種唯美國馬首是瞻的地方,很快學會。比如在非洲豬瘟的問題上,民進黨政府的態度與華府對華為的用詞如出一徹 — 既然你騙我的話我也不知道,只能假定你一定在騙我,農委會還可以沒有任何證據就大言不慚的指控:眾所周知你在騙。
CIA自己不是向來在違法嗎?但是,進入文明衝突的關係話語以後,這就是不一樣性質的問題了。美國的體制保護總統,因此總統在制度上可以否認對CIA違法亂紀知情,這叫做deniability。李根當年授權透過假賣以色列,而實際是偷賣武器給伊朗,再將所獲軍費,偷天換日支援尼加拉瓜反政府軍,徹底違反國會決議,東窗事發後,就是以總統在制度上不知情,勉強規避了法律制裁。這種濫權的事,是美國政治文化的大忌。按照美國政治文化,權力是必要之惡,必須接受制衡。所以,美國政治裡的主要醜聞就是濫權。
 
但這與中國政治文化大相徑庭。在中國政治文化裡,領導人是必要之善,天下為公。所以,中國政治文化裡的主要醜聞,從來不是關於濫權,而是關於營私。包括台灣在內,每次出現貪污案件,政客的第一句話,一定是很曖昧地講說,沒有一分錢進入自己的口袋。也就是,不管我怎麼濫權,我都堅持天下為公。共產黨領導的體制當然也是服膺天下為公的文化,因此華為如果聽命共產黨架設後門,只要不是為了營私,沒有什麼不恰當。而這點,恰恰與美國的政治文化對撞。
 
在美國政治文化裡,CIA的問題是制衡的問題,而中共體制的問題是根本不採取制衡的設計。美國抓到這一點,把在中國政治文化裡設不設後門的技術問題,變成是美國政治文化下無法制衡的妖魔鬼怪,然後借題發揮成為對各國國家安全的共同威脅。這一下就升高到文明衝突的層次,把中共的體制當成是異形對待,盟邦就沒有辦法抗拒這樣的政治正確,只能站到美國的同一邊。一夕之間,就好像西方的民主自由文明體制,已經命在旦夕,這跟華為從來沒有架設後門,共產黨領導也沒有打算要求華為架設後門,已經毫無關係。
 
華為要從美國日益升高的衝突話語中突圍,除非能證明華為的拓展,是有利於霸權秩序下全球信息同步於美國。也就是,華為鋪設5G設施的時候,得要專門架設由美國獨佔使用的後門,讓美國繼續監測全球,讓美國盟邦的斯德哥爾摩情結繼續得到撫慰,這樣美國便能確保,中共體制不會取代美國成為情報集散中心,全球信息同步依舊只會用來鞏固既有的霸權秩序。如此,華為的擴展才勉強可讓美國精英的釋懷。

***


川普簽「首個太空命令」 要求NASA重啟登月計畫

2017年12月12日 13:16 中時 施施

美國派遣「阿波羅17號」(Apollo 17)執行登陸月球任務45周年後,總統川普11日簽署任內的「首個太空政策指令」(Space Policy Directive 1),美國太空人將重返月球,以為未來登陸火星、甚至其他更遙遠的星球預做準備。

川普表示,簽署該項命令後,美國的太空計畫將重新聚焦在人類的探索和發現上。這是美國自1972年以來,首次進行長期太空探索計畫,「這次,我們將不會只是插上旗子和留下腳印」。

川普就任總統後,推翻前朝的登陸火星計畫,要求美國航空暨太空總署(NASA) 優先執行登月計畫。今年2月川普顧問的外流備忘錄顯示,川普曾要求NASA於2020年派遣太空人探索月球。今年7月,副總統彭斯亦委任支持優先探索月球的佩斯(Scott Pace)擔任國家太空委員會執行董事。

本次川普還重啟關閉了25年的國家太空委員會(National Space Council),並由彭斯親自擔任委員會主席,督導太空政策。彭斯指,川普將確保美國在未來的太空探索進程中領先全球。

川普的計畫雖然雄心勃勃,但實際執行面仍有許多問題需要克服。他提名的共和黨籍NASA署長人選布里丹斯廷(Jim Bridenstine)尚未取得國會任命,NASA亦無足夠預算執行計畫,連登陸車都還沒設計好。因此,事實上登月計畫很難在川普的首個總統任期內實現。NASA目前計畫,2019年將利用全新太空發射系統搭載獵戶座太空船(Orion)進行繞月飛行。

俄羅斯議員普什科夫也忍不住狠酸川普。他 11日在推特上發文稱,「美國想重返月球,很好。但若沒有火箭發動機,美國人如何到那裡?要知道,沒有我們的發動機,他們根本連國際太空站都到不了」。

(中時 )

今年是人類登月50年 為何預言家卻很失望?

2019-02-08 09:00聯合報 記者喻文玟/台中報導

人類登月在1969年7月20日,太空人阿姆斯壯踏出「人類的一大步」,他是第一個站...
人類登月在1969年7月20日,太空人阿姆斯壯踏出「人類的一大步」,他是第一個站在月球表面的人,2019年人類登月滿50年! 圖/取自美國NASA

隕石、地震、太陽磁暴…每年都有末日預言。預言家們2019年可能要失望了,從科學的角度來看,太陽正處於平靜周期,隕石也都能預測。

不過,2019年有一項重大天文記事-「人類登月50年」,這個全人類都關注的太空紀錄,在半世紀後的今天,還可能引爆另一場「美中大戰」,而這戰場擴及到月球!

人類登月50年 美國急著「重返月球」設基地

天文學家、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長孫維新說,人類登月在1969年7月20日,太空人阿姆斯壯踏出「人類的一大步」,可預期美國在上半年度一定會大力宣傳,特別是美國總統川普2017年簽署「太空政策1號指令」,要讓美國人重返月球。

為什麼川普會這麼著急?孫維新解析,這半世紀以來,美國、俄國、中國、印度都持續有「探月計畫」,其中以美、俄、中這3個國家最積極,他們共累計20艘太空船登陸月球表面。

美國最知名的是「阿波羅計畫」,除了阿波羅13號任務失敗,其他都順利落在月球表面;俄國則是「月球計劃」(Luna programme)到月球表面;中國是「嫦娥計畫探月工程」,有「探」、「登」、「駐」三大步驟。

孫維新說,中國、美國之間的戰爭可能不止「地表」的貿易大戰,「川普總統想再重返月球設立基地,因為他擔心,中國上了月球,可能拔掉美國國旗!」月球可能是中、美另一個新戰場!

中國「嫦娥四號」 2019年登陸月球背面

2018年1月31日在華府國會大廈柱後面看到月亮。這個滿月是「獨一無二」,它是一...
2018年1月31日在華府國會大廈柱後面看到月亮。這個滿月是「獨一無二」,它是一系列超級巨星中的第三個,當月球在軌道上更接近地球時發生,也是當月第二次滿月,俗稱「藍月(Blue Moon)」。 圖/取自美國NASA

為什麼美國人這麼擔心?我們必須先再複習一下天文小知識。地球繞著太陽公轉、月球是地球的衛星,繞著地球公轉,月亮公轉的速度和自轉的速度一樣,所以人類從地球看月亮,永遠都只看到同一面。

孫維新指出,這半世紀以來,世界各國的月球計畫,這20艘登陸艇都只在人類看得到月球的這一面,但是,2019年1月3日中國的「嫦娥四號」已在月球背面著陸,這是世界首次實現月球背面軟著陸和巡視勘察,也是首次在月球的高緯度極地著陸。

孫維新說,這是人類從未探險過的秘境,「月球背面是一個謎,過去只能夠繞月球衛星拍攝」。「嫦娥四號」背負著重要使命,承載了一個生態系統,裝有蠶卵、植物種子,植物透過光合作用能釋放氧氣,藉此看蠶卵能否在密閉空間孵化。

影片來源/Youtube

中國為什麼做得到登陸月球背面?孫維新解釋,他們先發射通訊衛星放入月球背面的高處軌道,如此一來,通訊衛星、月球、地球連成一線,「嫦娥四號」登上月球背面後,拍攝到的影像可以透過這顆中繼衛星傳回地球,很有趣的是,這顆中繼衛星取名「鵲橋」,登月是「嫦娥計畫」,中國自古以來和月亮相關的傳說故事都疊在一起了。

孫維新說,「嫦娥計畫」精彩可期,接下來的「嫦娥五號」就會把嫦娥四號採集的樣品取回來,這是首次月球背面和高緯度的取樣工程。

印度也有過高緯度的「探月計畫」,發現隕石坑、找到水冰,代表月球有水,意味著人類可能到月球開發,孫維新說,阿姆斯壯的一小步,真的是人類的一大步。

末日預言家要失望了 今年太陽黑子很穩定

中國在2000年前漢朝時期,就有記錄太陽表面大黑子出現,黑子的週期約11年,上一...
中國在2000年前漢朝時期,就有記錄太陽表面大黑子出現,黑子的週期約11年,上一次太陽黑子現象在2013、2014年,今年2019年剛好是週期的一半,相對是穩定的。 圖/取自美國NASA

我們再說回2019的末日預言,為什麼乏善可陳,讓預言家失望?孫維新說,中國在2000年前漢朝時期,就有記錄太陽表面大黑子出現,這個周期約11年,2000年來相當穩定,上一次太陽黑子現象在2013、2014年,今年2019年剛好是周期的一半,相對是穩定的。

孫維新認為,預言家喜歡炒作世界末日因是一個有趣的議題,近年最受關注是2012年12月21日的「馬雅末日預言」,馬雅這個民族真實存在,卻遙遠又神秘,為什麼會有這項預言?只是因為馬雅的「長紀曆」終止在這一天,要再重新計算。

月球上Aristarchus火山口,這一直是受科學家好奇的地形,直徑約25英里或...
月球上Aristarchus火山口,這一直是受科學家好奇的地形,直徑約25英里或40公里,但人類尚未訪問這個迷人的地區,照片是美國宇航局的月球勘測軌道飛行器航天器旋轉62°(西向東),俯瞰火山口。 圖/取自美國NASA

至於隕石、外來天體撞擊地球的末日預言,孫維新說,隕石、流星就是宇宙的灰塵,幾乎每天都有「宇宙灰塵」掉落在地球上,只是地球70%是海洋、只有30%是陸地,而這30%的陸地又只有40%是大城市,會被人類看到。

孫維新表示,太空科技其實是先進的「國家空防」,一方面防範他國突襲,同時也監測大氣層外的天體,美國、歐盟太空總署、俄國、中國、英國、德國太空工業都很厲害,若真要造成地球末日及毀滅,需要直徑10幾公里大小的天體,科學家都能預測了。目前夏威夷山上有一顆1.8米的巡天望遠鏡,2022年時還會有一個更大型6.5米的巡天望遠鏡,人類尋找太空的天體能力將更有力而迅速。

 


從韓國瑜談藍綠領導者的「領袖氣質」及藍營支持者的「勝選」要求←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民進黨九合一選舉大敗原因不在臉書而是LINE群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