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9/01/06

聯合報的假面「質感」:先關懷偏鄉老人,然後再藉白冰冰代言高雄觀光「仇老、厭老」

台灣曾有悠久「買賣女兒」傳統並美其名「養女」,日本統治台灣還出現一人有五十幾養女實則送入色情業現象,這種雙面人現在也有:之前聯合報關懷偏鄉老人交通,但卻藉白冰冰代言高雄觀光「仇老、厭老」,表面上看到老人需求而不忍,實際上卻是聯合報許多記者與編輯非常痛恨老人:

老人觀光不是人、老人的錢不是錢,聯合報藉著白冰冰代言高雄觀光而以"網友說"推論年輕人會因此「高雄的年輕不見了、魂都飄了」,完全不覺得高雄應該有「老年人存在的餘地」,套劉福助的話「白冰冰只擔任一個月的無薪代言人,你連這都不能忍,根本是一個沒肚量的狗報!」

高雄做為一個宜居城市,難道只應該以年輕人為唯一取向?

過去有研究者為了批評國民黨「搶救養女」的政策,痛貶為「黨國污辱日治時代傳統」,難道一人有五十幾養女實則送入色情業是合理的?華西街有多少「養女」在哭泣?這些狼心狗肺的「父母」是台灣值得保存的傳統?這個研究者提出數據指出並沒有那麼多的養女被推入火坑,但也有數據指出日本當時留下來的「養女」台灣習俗確實製造了許多受害者。這些人翻案的唯一原因就是因為痛恨「黨國」 到極點,所以眼盲到忽視日本向來有戀童癖與童妓的現象,連BBC都有紀錄片指出日本現在的兒童色情問題呢。

談到日本留給台灣的這個「文化遺產」的原因就是因為日本的傳統「棄老」。

日本現在一方面是高齡社會,卻也強調高齡勞動,八九十還在工作是許多日本職人的驕傲!相對的,台灣人一方面要中高年早點把「位子讓出來」不要害年輕人沒辦法升遷找工作,一方面又怪中高年「太早退休」領退休金吃喝玩樂混吃等死,反正老年人無論如何都被台灣社會普遍嫌棄。

聯合報在此也扮演了重要角色。

如果聯合報之前沒有假惺惺的關懷老人在偏鄉的處境來呼籲台灣社會正視或「博取同情」,我也沒甚麼好批評的,反正媒體業就是屠宰業、製造業,蘋果日報就用頭版殺了一個老師不是嗎?

但虛偽的假面媒體就要假裝自己有「社會責任」,但與其之後忍不住而原形畢露,還不如蘋果日報一路「裸體加屍體」還有輿論殺人,而且還真的死人了呢。  
      
台灣向來仇老厭老,媒體當然也無法避免,承襲日本自古以來傳統「棄老」的就是台灣了。這次媒體配合自命「賤人」的行政院副發言人丁允恭當側翼,也是一種台灣民情的表現:仇視老人、認為老人沒有用、認為老人出現在高雄是壞事、瞧不起老人、汙名化老人消費市場…

尤其認為老人一出現,年輕人會跑光,也完全認為老人對年輕人毫無吸引力…

聯合報醜化白冰冰的新聞「聯合新聞網 綜合報導」的”韓國瑜找白冰冰代言觀光 網友:高雄的年輕不見了”報導、聯合報 記者李京昇╱即時報”導邀白冰冰行銷 拷秋勤:高雄年輕人不只北漂,魂都飄了”,內文並無平衡報導,單方的引用仇視老人旅遊的文字,又被聯合報編輯放在頭條,既無新聞倫理應該有的一切規範,也充分展現了聯合報系仇老的真面目

我以前看到許效舜模仿秀模仿聯合報王效蘭實在覺得是醜化老人,現在聯合報不假手他人也來痛恨老人,實在可恥。

話說回來,日本的棄老源自於社會資源的短缺,在日本小說《楢山節考》中,女嬰一出生就賣給有錢人家,男嬰則丟棄道旁。老人家到了70歲,就要由家人背到深山野嶺等死,避免消耗家中的糧食。台灣就不同了…

台灣老人還沒到70歲,就要被聯合報等等仇老媒體污辱「高雄的年輕不見了、高雄年輕人不只北漂,魂都飄了」,明明台灣還沒到山窮水盡的地步,年輕人看到老人卻要像看到鬼一樣閃躲,但台灣媒體與網友的黑心肝更勝那些可憐兮兮迫不得已的無奈日本人!

網友酸也罷了,堂堂的聯合報竟然加入仇老行列,而且是編輯與記者用頭版霸凌,之前同情偏鄉老人「行的難民」真是虛偽到極點。

台灣社會的變態就是仇視身心障礙者與痛恨老人,明明這些老人也沒搶了你吃的,卻要形塑一種老人來了年輕人就要「不見了、魂都飄了」的醜陋,現在聯合報與媒體是要像納粹「清洗猶太人」一樣「醜化老年人」嗎?你們在媒體上惡搞是你們「最終解決方案」的第一步嗎?    

希特勒希望雅利安人「高大、強壯、金髮碧眼」,台灣媒體與網友把納粹宣傳部長戈貝爾「謊言說上一千遍」的招數奉行,瘋狂的仇老後真以為台灣就會變「年輕」嗎?  

台灣還會繼續少子化、高齡化,垃圾媒體、網友你們就繼續仇老吧,未來的年輕人也一定會這樣對待你們的。

Blackjack 2019/1/6
 
*本文寫作原因是看到聯合報黑白集/綠色執政的「質感」,讓我想到聯合報的「質感」也是不堪聞問啊!

聯合報黑白集/綠色執政的「質感」
2019-01-06 00:57聯合報 聯合報黑白集

高雄市政府邀請白冰冰代言,曾任高雄市新聞局長的行政院副發言人丁允恭PO文掀起論戰...
高雄市政府邀請白冰冰代言,曾任高雄市新聞局長的行政院副發言人丁允恭PO文掀起論戰。 圖/翻攝丁允恭臉書

藝人白冰冰幫高雄市代言,卻遭行政院副發言人丁允恭暗諷「摧毀城市質感」,引來一番口水戰。此一風波,也引發更令人好奇的面向:綠色執政的「質感」又如何?

根據行政院組織法,政院設置發言人一人,處理新聞發布及聯繫事項。政院歷來都只有一名發言人,直到蔡政府上台,才又憑空增設了「副發言人」。

首任副發言人張秀禎是通過國家考試、資經歷俱足的高階文官,行事低調,爭議自然少。反觀丁允恭,自十年前擔任高雄市長陳菊幕僚起,一路平步青雲;去年進入賴內閣擔任顧問,未久即轉任副發言人。問題是,他顯然不清楚自己的角色分際。

既然法定編制並無副發言人職,誠不知丁允恭任職依據為何?又是列幾職等?請行政院和考試院給個說法。再說,發言人角色從來就是機關及首長的「傳聲筒」;而丁允恭這次批評白冰冰的「質感論」,究竟是他個人意見,或代表政院立場?

就在「質感」口水戰之際,今年在屏東舉行的台灣燈會設計傳出爭議,配合燈會擴大舉辦、由縣府主辦的屏東綵燈節水上人形燈籠被批評引發「鬼娶親」的恐怖感,燈會主燈的黑鮪魚造型也引發討論。台灣燈會是政院所轄交通部觀光局的重要業務,政院官員該管不管,卻撈過界去對高雄市說三道四,寧不怪哉?

丁允恭說,「城市質感的形成是緩慢的堆積,而摧毀它則可以很快」。大哉斯言!但他卻不自知,一名黑官猖狂失言,也能瞬間摧毀「執政的質感」。何況,蔡政府內黑官不知凡幾!


*行政院副發言人丁允恭污辱本土藝人白冰冰代言高雄觀光是「摧毀城市質感」,劉福助罵丁「狗官」,丁允恭居然爽的自婊為「賤人」


*******

楢山節考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Disambig gray.svg  關於與「楢山節考」名稱相近或相同的條目,請見「楢山節考 (消歧義)」。

《楢山節考》(日語:楢山節考/ならやまぶしこう Narayama bushikō),日本小說,深澤七郎著,1956年在《中央公論》雜誌11月號發表,敘述日本古代信濃國(今 長野縣)寒村的山林內棄老傳說,這個鄉下人民生活非常窮苦,男人為了生存每天都辛苦工作,女嬰一出生就賣給有錢人家,換來的錢來貼補家用,男嬰則丟棄道旁。在這有一個不成文的規定,老人家到了70歲,就要由家人背到深山野嶺等死,避免消耗家中的糧食,年已69歲的阿玲婆為了讓孫子多一口飯吃,忍痛拿起石頭敲掉自己的牙齒,讓自己看起來蒼老一些。這看似非常荒謬不合人情,卻深刻地描繪出嚴苛的生存環境之下,自然界的殘酷生存法則。

作者深澤七郎做了一首「楢山節」的曲子貫穿整個故事,因此名為「楢山節考」。

楢山節考至今曾兩度拍攝成電影,1958年版由木下惠介導演,1983年版由今村昌平導演,在1983年版中、女主角坂本壽美子為了求逼真,竟把自己的門牙削斷;1983年的改編電影獲得坎城影展的金棕櫚獎。

 

 

link:

論丁允恭對白冰冰的仇恨言論:難道民進黨執政高雄淹水後出現五千多天坑才是「城市質感」嗎?

從聯合報各媒體的仇老報導談台灣世代戰爭:劉福助批行政院副發言人丁允恭「沒肚量的狗官、猴囝仔!」省思

民進黨選輸後就變成高雄市的恐怖情人:以劉福助批的「狗官丁允恭」辱白冰冰「摧毀城市質感」為例

聯合報與各媒體針對白冰冰代言高雄觀光發起的仇老報導:拿八百萬又四十多歲的五月天就這麼偉大?

丁允恭自命「賤人」再開戰白冰冰污辱本土藝人,余天痛斥丁允恭不適任!

Kolas Yotaka說「中央地方聯手,為人民打拚比較重要」,丁允恭卻拼命找高雄市碴污辱白冰冰

台灣社會網路及媒體的仇老厭老風氣:以聯合報仇視白冰冰的「高雄的年輕不見了、魂都飄了」報導為例

吳子嘉逮到自婊「賤人」丁允恭的新聞局把卅萬標案給周玉蔻:吳子嘉問高雄市新潮流究竟包養了多少大的名嘴




吳子嘉逮到自婊「賤人」丁允恭的新聞局把卅萬標案給周玉蔻:吳子嘉問高雄市新潮流究竟包養了多少大的名嘴←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蔡正元為何說贊成蔡英文四個必須的國民黨涉世未深?因為蔣萬安之父當年57歲的蔣孝嚴在王筱嬋案也自稱「涉世未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