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7/03/24

看了會對馬英九及陳水扁改變評價的文章:【重磅快評】孫文學校其實欠馬英九一枚勳章

聯合報「孫文學校其實欠馬英九一枚勳章」辯證張麟徵教授批馬,其實張非國民黨員,當然可批,至於明明挺宋挺綠還管國民黨內部檢討或「內鬥」而不監督民進黨,根本是狗拿耗子,不會要求你們的綠橘主子嗎?但若質疑馬英九為何被唾棄,當然人人得而批之,誰叫他是總統?

 像聯合報社論"藍軍內傷之戰 孫文看了也搖頭"說不要內鬥馬英九了,對馬卻有以下評價:
他任內領導荏弱施政無方,只在小圈圈內用人,失去民心而無法力挽狂瀾,過度溫良養大對手猖狂,他愛惜自己的羽毛勝於愛黨,甚至草率處理王柯關說以致遭到起訴而留下汙名…

聯合報的行為就像在一面牆上寫「此處不許寫」,當然大家可以質疑「為何你鮮寫」,然後就「要寫大家寫」了。

馬英九的歷史定位當然人人都可以評論,不要說甚麼「交給歷史來審判」這麼虛無的大話!民意支持度低落、導致政黨輪替的元凶、一切作為人亡政息、不是用貪汙的林益世賴素如,就是用扯後腿的楊偉中及空降陳以真選舉,吃馬英九奶水的既得利益者楊偉中都可批馬批國民黨,旁人批馬還不行嗎?

聯合報「孫文學校其實欠馬英九一枚勳章」論述太小看總統職位,但其實有一點說對了: 
…孫文學校竟然看不到,馬英九短短八年,將兩岸互動交流推升到一個前所未見的境地,這已使得台灣不可能自外於中國大陸,亦使台獨主張顯得極其蒼白而荏弱,在這一層次上,孫文學校竟不知他們其實是欠了馬英九一枚紫心勳章?…

這不就是綠營指責馬英九「傾中」的「罪狀」嗎?即使極端仇中的民進黨立委葉宜津其丈夫趙哲宏也到中國拿學位了,即使說當慰安婦出人頭地的許文龍也到中國投資了,難道不是馬英九得「紫心勳章」的理由?   

但如果腦筋再清楚一點,聯合報所說的「功勞」馬英九能居其「功」嗎?  

是中國大陸的磁聚效應讓台灣抵抗不了還是馬英九「幫忙」?難道許文龍不是在陳水扁執政期間有投資大陸?難道民進黨立委葉宜津其丈夫趙哲宏不是在陳水扁執政期間去大陸求學?難道不是陳水扁將李登輝的「戒急用忍」政策改為「積極開放,有效管理」而讓台商大量西進大陸?

換句話說,當聯合報要孫文學校給馬英九一枚紫心勳章時,難道陳水扁實質把台灣經濟命脈綁在大陸上,還把台獨與貪腐結合,豈更不值孫文學校給陳一枚「銀星勳章」?

Blackjack 2017/3/24
 

blog.sina.com.tw/blackjack/article.php?entryid=659129
4 天前 ... 一向笑罵由人即使父母被辱也不怒的馬英九怒說「某些黨員要清算他害黨、亡國之君; 他勸少數同志不要親痛仇快」。若說親痛仇快之親,楊偉中林益世 ...

 

銀星勳章:銀星勳章(Silver Star)是一項美軍跨軍種通用勛獎,它是美國聯邦軍事勛獎中等級最高的軍事獎章,也是能夠頒發給美國軍隊各軍種第三高等級的,為了表彰面對敵人時的英勇行為的軍事獎章。   

紫心勳章:紫心勳章(Purple Heart)是美國軍方的榮譽獎章,從1932年2月22日開始贈與,一般贈與於對戰事有貢獻,或於參戰時負傷的人員。 目前個人得到最多紫心勳章的數目為8枚,共有6人保有此紀錄。

【重磅快評】孫文學校其實欠馬英九一枚勳章
2017-03-24 12:27聯合報 主筆室

國民黨孫文學校昨晚果不其然,羅列出馬英九的五大罪狀,這個頗有批鬥性質的場合中,馬英九最重要的罪狀,主講人張麟徵教授突出地高舉為:核心價值流失,從終極統一的立場上退縮。
然而,這個帶著價值判斷的濾鏡,將馬英九罩上了他未必應該背負的罪名。究竟是誰放棄了國家統一與民族復興?這是值得針砭細究的問題,若囫圇地以為馬英九一個人即讓台灣失去了統一目標,這個假設顯然嚴重偏離了事實。

對歷史加以觀察與檢視後,往往可以看到一個湧動的潮流,而在台灣,它更是顯著地不必深究與細察即可得知,近三十餘年的台灣,實質上出現了對於中國的歷史大退潮。這個退潮真正啟動的時刻,甚至可以追溯到蔣經國時期。

可以說,鄧小平結束了華國鋒的兩個凡是,將毛左的紅旗拔除,在一九七八年的三中全會通過改革開放的政策後,台灣就失去了主導中國走向的可能,台灣尋求自安自適的深層心理亦從此時逐漸暈開與擴散。

這其間充滿了歷史的弔詭:一個窮困與落後的中國縱然不讓人喜愛,但台灣猶有置喙甚或介入的可能;而一個崛起而重行君臨世界的中國按理應讓人更願意擁抱,但對於台灣,它卻意味著被吞噬的命運。

一九九○年代開啟的民主化運動,則是讓本土與台獨的主張更為喧囂的舞台,台獨或本土主張所宣示的主體,與投票的這個群體完全吻合,統一所指涉的群體對投票者而言至多只是陌生的遠親,甚至被視為仇敵,這是統一主張受到抑制的更根本的源由,統一訴求的悲劇性走向,與此脫不了干係。

亦即,馬英九縱然當上了總統,卻不過是受到這個歷史大退潮所制約的一個政治人物,在這個結構底下,馬英九只能勉力地以「不統、不獨、不武」作為一個政治上的掩護並加以鞏固,但要往統一的方向再行推進一步,猶如不可能的任務。

但是,孫文學校竟然看不到,馬英九短短八年,將兩岸互動交流推升到一個前所未見的境地,這已使得台灣不可能自外於中國大陸,亦使台獨主張顯得極其蒼白而荏弱,在這一層次上,孫文學校竟不知他們其實是欠了馬英九一枚紫心勳章?

民主的總統不是哲學家皇帝,統一的成敗不是一位民主的總統可以頒行的詔旨,孫文學校欲追尋統一的最終實現,首先不是批鬥同志,而是著述申衍,號召天下,否則,將馬英九鬥臭,亦不會造就統一的咫尺之功。

****
聯合/藍軍內傷之戰 孫文看了也搖頭
2017-03-23 02:34聯合報 聯合報社論
國民黨丟掉江山已一年多,迄今仍找不到出口,反愈往牛角尖裡鑽。這次主席選舉,外界聽不到關於內部反省或未來願景的辯論,反而是「黨內互打」的砲火愈見猛烈。今天,國民黨中央主導的「孫文學院」將討論馬英九的歷史評價,恐將掀起更多腥風血雨。
這次有六人投入黨主席選舉,表面上看,似乎頗有民主氣象。實質上,競選規則仍極保守,連署書的門檻是威權遺物卻仍橫在路上,各方竟也都行禮如儀地崇奉。尤讓外界側目的是,有人擁黃復興黨部結構特殊的兵馬自重,另一方則暗渡大量人頭黨員以圖反制。如此往返,其實只是重蹈國民黨過去卅年兩度分裂的覆轍,作「外來」與「本土」的內耗拔河,但國民黨的體質、思維和戰略卻未見提升;今天,難道還要第三次分裂?

國民黨難以轉型的最大癥結,在於它對改變的恐懼。也因此,無論外在環境如何轉換,它始終抱持「以不變應萬變」的態度,希望社會潮流最後仍會回到它身邊。儘管這樣的期待一再破滅,它仍然不改其志地固守原地。這樣的心態,也平行表現在「誰是正統」的路線爭執上:彷彿只要認定是「正統」,即使是不合時宜或愚昧之事,同志們也都可義無反顧地追隨。這次,孫文學院要藉孫中山之名來批判馬英九,即洋溢著「搶正統」的味道。

馬英九當然應該批判。他任內領導荏弱施政無方,只在小圈圈內用人,失去民心而無法力挽狂瀾,過度溫良養大對手猖狂,他愛惜自己的羽毛勝於愛黨,甚至草率處理王柯關說以致遭到起訴而留下汙名;這些,在在值得檢討,也應該反省。然而,黨中央要用「害黨亡國」之名將他定罪,卻恐非明智之舉。

原因是,所謂「害黨亡國」固然反映了黨內不少人對失去政權的憤怒,卻未必是對馬英九嚴謹而合宜的歷史評價。何況,把黨的問題全部推給一個人,並非理性的檢討,也無助於黨的路線問題之釐清。試想,當年第一次政黨輪替後,李登輝成為國民黨舉黨討伐的罪人;而如今丟掉政權的恨事重演,難道能說馬英九和李登輝的功過可以等同看待?

不可諱言,這次的主席選舉,在態勢上已演成「挺洪」與「反洪」之爭;在兩岸路線上,則分為「擁洪」和「擁馬」兩派。這對國民黨而言,將是一場無可避免的「內傷之戰」。今天,當主席選舉正在熱戰,黨中央要做的事,原應是設法維持選舉的公平與無私,以便產生一個眾望所歸的下階段領導人。遺憾的是,中央黨部卻抱持私心,除與不同的候選陣營交火攻防,又公開討伐馬英九,試圖利用孫文學院來否定馬英九及其路線的支持者。這樣的用心,就算能得逞,也勢必加重國民黨的內傷。相形之下,綠營對於貪瀆罪狀纏身的陳水扁百般呵護,外界皆不以為然;而藍營卻急著對潔身自持的馬英九下重手,教民眾作何感想?這究竟顯示了國民黨有更高的道德標準,或者只證明了它缺乏進步政黨的現代性?

我們呼籲,國民黨應利用這次主席選舉好好思考並討論它今天和未來的角色,而不是拚命在日漸限縮的空間中反省別人、進行內爭。這應該包括幾個重點:一是國民黨和台灣社會的關係,二是它作為一個政黨隨著時代發展和演進的角色定位,三是它要如何使自己承繼的百年歷史在台灣變成有意義的政治力量。

我們認為,國民黨始終未完成的轉型,其實不是「本土化」,而是「現代化」。如果無法使自己在台灣社會扮演有意義的政治角色,卻只能死抱過去,它恐將日漸萎縮。國民黨在兩岸間可扮演的角色遠比民進黨多,但這不應該是在挺洪或挺馬之間作選擇,而必須找出超越他們兩人的路。否則,今天國民黨的內傷之戰,連孫中山看了都會搖頭。

國民黨﹒馬英九﹒黨主席選舉

******
講評馬英九 張麟徵自稱是誤入叢林的小白兔    
http://www.CRNTT.com   2017-03-24 10:50:21

中評社台北3月24日電(記者 倪鴻祥)孫文學校23日晚間邀請台灣大學政治系名譽教授張麟徵主講“國民黨領導人歷史評價:馬英九”,民眾質疑對馬負評過多;國民黨前青年團總團長林家興質疑張麟徵的政治傾向,差點引發民眾怒嗆林家興,孫文學校校長張亞中加以制止;張麟徵強調她也有“主張統的權利”;若非支持馬,也不會明知“對馬英九不滿意”,還要“含淚票投馬英九”,語畢博得全場喝采、鼓掌叫好。 

張麟徵還說,她曾向張亞中表示不應答應來主講,因為她不是國民黨員,而且是第一次走進國民黨中央八德大樓;尤其國民黨主席在選舉,很容易被貼標籤;她像是“誤入叢林的小白兔”。 

孫文學校23日晚間在中國國民黨中央舉辦“孫文要聽”系列論壇講座,孫文學校校長、台大政治系教授張亞中主持,張麟徵主講“國民黨領導人歷史評價:馬英九”。由於題目敏感,吸引近100位民眾到場聆聽,座無虛席。 

國民黨國家發展研究院院長林忠山、孫文學校北院院長林定芃、青年中常委、青年團總團長呂謦煒都出席擔任與談人,3個人對馬都有提到功過。 

張麟徵一開始肯定馬英九,後來舉出用人不當、沒有抓住機遇解決台灣嚴重的認同等問題,對馬英九提出負面評價;後來張亞中接受民眾提問,氣氛轉趨緊張,有一位自稱華僑的民眾質疑張麟徵對馬英九的正面評價不到15分鐘、負面評價超過50分鐘,會不會讓有心的媒體斷章取義、栽贓抹黑? 

前青年團總團長林家興質疑張麟徵的政治傾向是統派,並質疑馬英九卸任不到一年就批馬實為不宜;同時在張亞中回應時不斷插嘴反駁,外加提問,差點引發民眾怒嗆林家興;此時張亞中再三要求民眾理性,他願與青年對話。 
  張亞中表示,他遭人誤會多年,如果沒聽過他的演講、看過他的書就隨便扣他帽子,令人遺憾;任何人都自有立場,立場不必中立,但態度必需客觀;邀請張麟徵主講、呂謦煒等3人與談,都不會事先詢問要講什麼;中文常講“愛之深、責之切”;大家肯定一個人就說一個“讚”,但否定一個人總要詳述理由,主講人總要講明為什麼覺得馬不好? 

張麟徵表示,她曾向張亞中表示不應答應來主講,因為她不是國民黨員,而且是第一次走進國民黨中央八德大樓;尤其國民黨主席在選舉,很容易被貼標籤;她像是“誤入叢林的小白兔”,台灣是開放、多元、相互尊重的社會,可以有各自不同的意見,如果“獨”可以大聲講,她覺得她的“統”也可以理直氣壯的講。張麟徵語畢,全場叫好,有民眾高喊“國民黨應該有志氣,帶著三民主義回大陸”。 

張麟徵說,她願意來主講,是因為她景仰孫中山,覺得孫是近現代史最偉大、無私的人。中國現在的問題是兩岸能否和平統一,做為一個“統派”兩岸和平統一是她終身的夢想,希望能夠實現。全場二度響起掌聲。 

張麟徵表示,馬英九帶大家走過台灣經濟外交上的成就,但她後來講的是對馬英九的失望,她是計程車族,計程車司機常跟她說“台灣藍綠都沒辦法治好台灣的話,就讓紅的過來好了”,她覺得這句話要反省,今天檢討馬英九、檢討國民黨,確實是愛馬、愛國民黨、愛“中華民國”;若非支持馬,也不會明知“對馬英九不滿意”還要“含淚票投馬英九”,語畢博得全場喝采、鼓掌叫好。  




「二二八先生」賴澤涵怎麼有臉談二二八研究方法?也談許雪姬研究不完的「外省人在二二八的死傷情形」←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台灣學運的命運:領袖吃香喝辣,然後墮落(以野百合、太陽花學運為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