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6/11/24

「轉型正義」本質是「新台獨運動」?

中評社鄭劍的「轉型正義實質是新台獨運動」批評蔡英文,民進黨2000年時未全面否定國民黨,現在則從黨產到歷史把國民黨定位為殺人犯,必須掃入歷史。其實民進黨對國民黨共犯差別待遇,宋楚瑜的過去完全未被追究,這完全不符合國際上轉型正義的標準。為什麼現在蔡英文民進黨可以全力以​「轉型正義」對付國民黨,陳水扁卻不行,唯一原因就是因為民進黨現在國會過半但當年沒有。

於是,什麼都見風轉舵了。

例如近年來常談「轉型正義」的施正鋒之類的學者,也不怎麼談宋楚瑜,還曾向陳水扁建議「何不向宋楚瑜道歉」(見 施正鋒大教授居然為陳水扁改變學術思想-從「作台灣人,不作美國人」到「扁,何不向宋道個歉?」!?) 。因為陳水扁媳婦、陳致中的夫人黃睿靚當時可能赴美生產,所以施正鋒一改以往立場,改口說:「當年,以出生地、還是國籍來作文章,固然有其歷史背景,不過,時空俱變,在全球化的此刻,究竟要墨守成規、還是昨是今非,仍有議論的空間。

施正鋒當年怎麼批拿綠卡的國民黨權貴呢?

2000年8月出版的「台灣人的民族認同」(前衛)一書,在240頁「作台灣人,不作美國人」一文中,施正鋒大教授說:『我們不喜歡驚世駭俗,也不是標新立異,更不是喜歡中華民國的車輪牌護照,只不過要求作為一個台灣人應有的尊嚴。在過去,我們痛恨國民黨官員對這塊土地沒有愛,抱者牙刷主義,隨時準備「落跑」,更不可能會為了維護台灣的獨立自主作打拚。現在,當我們自己有選擇的自由時,豈可因循怠惰,不能勇敢地堅持原則呢?

我不厭其煩重提施正鋒雙重標準的原因在於:台灣的轉型正義就是因人設事,與「正義」最該具備的「公平」毫無關聯。

說黨產,黨產不查的人正是運用黨產在違法邊緣或根本就違法的兩個人,李登輝與宋楚瑜。李登輝當年指示劉泰英買賣黨產,還派宋楚瑜拿黨產給蔣家後代、又贈款給民進黨主席黃信介,其中贈與稅、政治獻金的規範全無,還有興票案的黑幕。自從蔡英文接李登輝的棒後,宋楚瑜每個月都與蔡英文相會談國事談的興高采烈欲罷不能云云,這二人就不列入「轉型正義」追查的目標了。

還有宋楚瑜的威權履歷,至少他打壓過本土語言電視節目,又干擾陳文成案中周清月的採訪自由,這也素來被批判,但蔡英文為她一生摯友宋楚瑜擋下,學閥們也不吠了。

換句話說,台灣「轉型正義」不過是假借外國詞彙的山寨黑心貨,實為消滅政敵的手段,根本與「正義」無關

再說鄭劍認為台灣「轉型正義」目的是為了去中國化、“欲要亡其國,必先滅其史”,其實在蔡英文向原住民道歉時,什麼都譴責了,就是沒有依比例原則好好的譴責日本政府。屠殺原住民最多、派原住民上戰場送死的就是日本政府,只因為他們不是「政敵」,也就不在批判之列,什麼原住民以前被日本人強制遷村集中、大屠殺,對蔡英文來說如過往雲煙。

黃創夏這個自稱老兵與虎尾農家女之子寫過的一篇文章最能表達此意,他說「我們都是「皇民」的後裔」。當年能當上「皇民」必須拋棄台灣本土姓氏、祖宗牌位、要講日語,有一般台灣人所沒有的特權,佔台灣人的極少數。黃創夏的「虎尾農家女」母親能在台灣600萬中3萬皇民家庭中當「皇民」後裔的「人生勝利組」,難怪黃創夏這樣跩。

蔡英文有無像黃創夏「皇民」後裔的「人生勝利組」血統不得而知,但她的父親蔡潔生曾在滿州國替日本人修飛機,不知道該飛機有沒有用來屠殺人類,蔡英文「為日本隱」而不談日本如何荼毒原住民,也是預料之中。        

最後說說「轉型正義」中的「真相調查」:陳水扁執政期間,黨主席游錫堃提案要求行政部門參考德國等先進國家「去納粹化」經驗,「去纳粹化」就是把國民黨比為納粹,加入國民黨或與國民黨合作的過去必須「去纳粹化」。而謝長廷被爆出1981至1988年這段時間充當調查局線民以及是否向謝育男透露黨外活動事件,他一直沒有交待清楚。包括如今一直強調「轉型正義」的人如中研院學者吳叡人、總統府副秘書長姚人多、陳水扁的特務頭子江春男在沒有公開任何證據的情況下,就說謝長廷絕對沒問題,說別人的指控是誤會了當時黨外人士必須與國民黨虛與委蛇的「苦衷」。

施明德曾以政治犯身分坐牢二十五年,他曾說過:“我確信,美麗島十五人律師團,至少兩人是調查局幹員,都當過黨主席。” “是至少喔!其實是兩個人以上,分別的是警備總部及國安局的線民。”“我的手中都握有證據,所以歡迎謝長廷等人來告我。”民進黨執政八年,轉型正義為何一直做不好,就是怕打開檔案一看,“怎麼都是自己人!”

為什麼民進黨不調查「自己人」,因為「對於黨外人士來說,謝長廷是否當過“抓耙仔”,不僅僅是謝個人誠信和人格的問題,那是關乎他們當年為何要受牢獄之災?民進黨的存在還有沒有正當性?以及黨外歷史是否需要改寫?等等一連串問題。

施明德妻子陳嘉君曾痛批特務頭子江春男,她在「回應江春男」說:
自2名前調查局特務在法庭上具結作證,證實謝長廷確實為他們的人,並領過特務頭子阮成章親頒的20萬元獎金,到今天我在《叛亂》一書編序裡提出,30年前特務「無所不在」且「無法辨認」的時代,美麗島軍法大審辯護律師團裡清清白白沒有特務布建是絕對不可能的,而且也不可能只有一個謝長廷。江春男先生曾經活過那個恐怖年代,後來當上特務頭子護航辯護律師世代,當權時不作「轉型正義」,下野後為文《抓耙仔的故事》、《臥到底》袒護「特務」和「特務統治的時代」,居然以破壞「社會信任」為由反對轉型正義,到底是為什麼?殊不知「特務統治」的監聽、出賣正是破壞社會信任的元兇嗎?殊不知沒有歷史真相就無法社會和解嗎? … 

但是,這樣有嚴重問題的謝長廷,在中研院學者吳叡人、總統府副秘書長姚人多、江春男等人無條件護航下,還有蔡英文的重用,照樣當到駐日代表。

換句話說,只要是民進黨要用的人,沒有「轉型正義」的問題,只要是民進黨要打擊的目標,有「轉型正義」的問題

「轉型正義」號稱追查真相與和解,卻因為政黨好惡而差別待遇,這還是「正義」嗎?這還有「真相」可言嗎? 

我對鄭劍所謂“轉型正義”實質是“新台獨運動”有不同看法,台灣「轉型正義」本質上是民進黨處決政敵的手段,如此而已。

Blackjack 2016/11/24

Link:
謝長廷們、江春男們、姚人多們、吳叡人們還在阻撓真相
從謝長廷論民進黨內部的去納粹化
蔡英文父親是日本皇民還是漢奸爭議



不當黨產 顧立雄應從李登輝查起
2016-09-08 04:24聯合報 桑品載/作家(台南市)

「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懸賞一億獎金,籲人民檢舉國民黨不當黨產,效果可能有限,因為黃煌雄任監委時曾立案調查過,蒐集黨產資料卷宗一六三卷,馬英九任黨主席時也曾從黨內調查,兩廂處理後,要找出明顯的不當黨產並不容易,建議該委員會改弦易轍,從人下手,無限制向天花板部分發展,相信會有驚人成就。

所謂「人」,是指掌管和處理黨產的人,他們當然是國民黨的「天花板」,由於曾掌管和處理過黨產,天花板裏一定藏著許多秘密,大家聽到的傳聞很多,總歸沒有證據,委員會有調查權,政府又給了行政權,他們如果不說實話便違法。

李登輝任國民黨主席時,設立「黨產投資事業管理委員會」(簡稱「投管會」),徐立德和劉泰英先後擔任主委,這三個人都應列為調查對象。徐和劉處理黨產,一定受李登輝指揮,或將自己的主意報告李登輝,經批准後執行。當然也可能自作主張,「投資」給自己喜歡的人,這方面傳聞很多,調查後可釐清真相。

譬如「中廣案」,坐落在黃金地段台北市仁愛路的「中廣大樓」,國民黨的黨產中廣和中視都在這棟大樓裡,這大樓突然賤賣給商人,是何道理?所得利益是否還在黨產的大水庫裡?

顧立雄領銜的這個委員會,認定國民黨黨產為不法,仿如「洗錢」,將甲處的錢「洗」到乙處,但錢總有個下落,如果是「洗」到私人口袋,或「投資」在自己的政治利益裡,還是不法,應該叫他們把錢吐出來,並繩之以法。

那時宋楚瑜任國民黨秘書長,興票案爆發後,他公開承認有個「秘書長專戶」,這些錢有一部分是暗渡給在野的民進黨,從黨內透露出的說法是,國民黨給民進黨立委參選人每人一張二十萬元支票。當時擔任民進黨主席的黃信介雖未承認有此事,但他的說法讓人夠明白有此事,他還多次稱李登輝「英明」。

施明德任民進黨主席時,向社會公開,李登輝願意支付給民進黨一億發展黨務,被施明德拒絕。李登輝的一億承諾,錢從何來?若來自國庫,國家元首可以私自動用嗎?若來自黨庫,這筆支出也可納為「投資」帳目嗎?

即使民間企業,金錢的取得與使用都有一定程序,何況是政黨,金錢的取得及使用必存在著因果關係。司法偵辦,從其果追其因,是慣用手法。因此國民黨有多少不當黨產,從它使用黨產的軌跡去回溯,這些「黑錢」便難以遁形。

這一億元懸賞獎勵金,可以輕易拿到的,非李登輝、徐立德、劉泰英、宋楚瑜等人莫屬,如果是一件一億,他們可以拿到很多億。但他們一定不會出來告發,因為,他們本人可能就是「不當黨產」的一部分。

顧立雄是資深律師,豈會不知從人查案的道理,不此之圖,令人懷疑別有所圖,是否會查出自己人曾獲益於國民黨黨產?李登輝時代的國民黨地方黨部、地方樁腳,許多人已投效民進黨,把他們底案刨出來,那不是在打自己人嗎?

美其名曰「處理不當黨產」,其真正目的是醜化國民黨,國民黨倒了,台灣不一定好,但對民進黨一定「好」。所以,醜化的事得慢慢來,好似凌遲。史載,凌遲的最高境界是用小刀殺三千多刀才讓他死。我看委員會成員,人人都有此本領。國民黨黨產歸零是手段,國民黨歸零才是目的。

黨產﹒國民黨﹒李登輝

*****

昔日黨外同志開炮 抓耙仔還能躲到何時?

http://www.chinareviewnews.com   2008-02-21 13:21:54  

中評社香港2月21日電(記者 紀墨分析報道)“抓耙仔(線民)”事件發生後,不少分析都認為謝長廷的危機處理比馬英九強多了。的確,在事件發生之初,律師出身的謝長廷避談重點、以拖待變,再拋出挺馬“十人集團”轉移焦點,暫時把“抓耙仔”事件的殺傷力降到低。然而,謝長廷的回應並無法讓外界釋疑,尤其是當年的參與黨外活動的人,他們心中那個“有沒有被自己人出賣”的問號,因為謝長廷的拖延,而變得越來越大。 

“抓耙仔”事件剛發生時,與扁謝合稱“黨外三劍俠”的林正杰,曾公開為謝長廷辯護,說“不相信他會出賣同志”。不過,看到謝長廷的回應以及越來越多的資料出現,林正杰的看法改變了,由相信變成懷疑,他昨天晚上甚至說,“我的自由心證,相信謝長廷就是抓耙仔”。他更表示,回想當年,他在民進黨成立的前夕突然被判刑入獄,可能與謝長廷有關。 

另一黨外時代大老、曾任《美麗島雜誌》總編輯張俊宏,昨天發表的聲明,措詞更為嚴厲。他說,一夕之間才發現,當下面對的不是藍綠政黨競爭,而是一場“舊黨國一體時代”的“黨內初選”,自家人的對決。張俊宏的話說得很白,在他心目中,已經認定謝長廷就是“抓耙仔”。 

除了張俊宏,民進黨內還有不少人不相信謝長廷。前“立委”鄭運鵬昨天透露,有民進黨的高層對謝長廷是否“抓耙仔”抱懷疑態度,因此才不願意出面為謝長廷背書。該高層要求謝長廷講清楚,而不是像現在那樣模糊焦點,沒有斬釘截鐵的回應,他(她)寧願呼籲支持者不去投票。 
 
顯然,“抓耙仔”事件已對謝長廷的選情帶來一定的衝擊,但奇怪的是,在選舉的重要關頭,呂秀蓮、游錫堃、陳水扁、蘇貞昌等當年曾參與黨外活動的民進黨人,至今沒有人願意出面為謝長廷背書。政論名嘴楊憲宏認為,這是因為謝長廷對於“1981至1988年這段時間充當“調查局”線民”以及“是否向謝育男透露黨外活動”這兩個核心問題,一直沒有交待清楚。 

對於黨外人士來說,謝長廷是否當過“抓耙仔”,不僅僅是謝個人誠信和人格的問題,那是關乎他們當年為何要受牢獄之災?民進黨的存在還有沒有正當性?以及黨外歷史是否需要改寫?等等一連串問題。正如蘇貞昌在黨內初選時攻擊謝長廷說“轉移模糊焦點,不能改變涉案的事實”,謝長廷越是逃避,“抓耙仔”事件只會纏得更緊。

*****

鄭劍:“轉型正義”實質是“新台獨運動”    
http://www.CRNTT.com   2016-11-23 00:49:05

所謂的“轉型正義”符合“台獨”的基本特徵,實質是一場“新台獨運動”。

中評社香港11月23日電/兩岸關係和平發展協同創新中心教授鄭劍在中評智庫基金會主辦的《中國評論》月刊10月號發表專文《“轉型正義”的實質是“新台獨運動”》,作者認為:“作者指出,‘台獨’是旨在把台灣地區從中國分離出去的國家民族分裂行為。‘台獨’的形式多種多樣,但萬變不離其宗,就是分裂國家和民族。‘轉型正義’本是一種國際社會現象,是指實現‘民主化’後,新政府對過去‘威權時代’政府的‘不正義行為’的調查、矯正與賠償活動。也可以看作一種政治上的清算、道義上的伸張和物質上的賠償,其終極目的是結束過去,開創未來。對照這個國際標準,民進黨當局推動的‘轉型正義’就別有用心了。總的看,這個所謂的‘轉型正義’符合‘台獨’的基本特徵,實質是一場‘新台獨運動’。”文章內容如下: 

蔡英文當局的“轉型正義”是“台獨轉基因工程” 

從台灣當局推動“轉型正義”的歷史過程看,其矛頭始終對準國民黨和“中華民國”體制。台灣當局的所謂“轉型正義”始自李登輝上台。1990年台“行政院”成立“研究2.28事件小組”,1992年公佈“2.28事件研究報告”,標誌著“轉型正義”進程正式開啟。而發生在1947年的“2.28事件”及兩蔣時代38年“戒嚴”統治,是在島內可置國民黨於死地的“阿喀琉斯之踵”。“2.28事件”“平反”之日,便是國民黨及其政治主張在島內影響走下坡路之時。2000年民進黨首次上台,陳水扁迫不及待舉起“轉型正義”之旗,裂解國民黨,綠化台灣社會,推進“法理台獨”,實現“台灣站起來”。主要舉措包括清算國民黨、反“黑金”、反“貪腐”、全社會“去中國化”等。但隨著家族貪腐弊案被揭露,陳轉而利用“轉型正義”掩護貪腐,遂使“轉型正義”汙名化。馬英九上台後,每年都在深綠陣營的白眼、口水、唾沫中向“2.28事件”罹難者道歉,以至旁人看不下去,建議他“不必再道歉了”。蔡英文2016年選舉期間,出於策略考慮,在“轉型正義”問題上相對低調;當選後一度延續低調態度,如對民進黨縣市長、“立委”諸如“廢止國父遺像”等舉動,還加以制止。2016年2月23日,蔡英文稱,“面對歷史真相”與“轉型正義”是競選時提出的一個政策,目的在於釐清歷史,也讓大家有討論的機會,不要讓社會因為有過去的歷史事件而分裂。但5月20日上台後,隨著支持率民調連續下滑,蔡轉而高調加速推動“轉型正義”。換言之,“轉型正義”始終是分裂勢力的“政治武器”,目標就是國民黨、“中華民國”和一個中國原則。  

種種跡象表明,蔡英文本人推動“轉型正義”的遠因有三:一是“轉型正義”是民進黨的一貫主張,作為黨主席,蔡既認同也要執行;二是蔡希望通過推動“轉型正義”建立自身“歷史功業”,“轉型正義”是她建立“台獨功業”最佳幌子;三是蔡英文5月20日就職演說把推動“轉型正義”擺在突出位置,她要言行一致。而從近因看,其意在轉移民眾對其施政不力的視線,擺脫被動態勢。 

從蔡英文當局推動的“轉型正義”的實現形式看,可謂打著“民主法制”旗號行使“綠色新威權”的“政治清場”。歷史上的革命往往通過強硬手段實現,有些革命的目的可能是“民主化”,但實現的手段難免強制、威權色彩。另方面,這個道理也說明,一旦“變化”是通過威權、強制手段實現的,這種“變化”往往帶有“革命”色彩。民進黨推動“轉型正義”,聲稱採取的是法律的手段,但從具體運作看,十分強硬、粗暴。倚勢凌人、追求“一黨獨大”、不計社會成本、罔顧長遠政治後果,凡此種種,與“民主政治”原則背道而馳。 

眾所周知,民進黨的基本政治主張有三,一是“民主”,二是“台獨”,三是環保,其中唯有“台獨”目標尚未實現。所以,目前民進黨耍弄“新威權”手段,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藉以實現“台獨”。民進黨和蔡英文利用本屆“立法院”絕對多數地位,7月25日強行通過“政黨及其附屬組織不當取得黨產處理條例”。島內媒體評論,該“條例”大有將曾順應“民主化”、擁護“民主化”、踐行“民主化”的國民黨“趕盡殺絕”之意,沒有公理可言。8月12日,“條例”正式實施,成立了“行政院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這是一個聽命於“總統”、“主委”由“總統”的附庸“行政院長”任命、擁有自主的“立法”、“行政”、“審判”權的超級機構,是新時代的“東廠”。這類機構一切工作,都圍繞清算、清洗、恐怖、禁錮來運轉。林全任命的首任“主委”是“鐵杆台獨”顧立雄。這位陳水扁貪腐案的辯護律師聲稱,今年底要讓國民黨“黨產歸零”。輿論普遍認為,如此複雜的事務以如此快的節奏和時間節點推進,意在讓2018年國民黨縣市長選舉做“無米之炊”。這種先查封再查證的蠻橫做法,形同先判後審,既不公平也不負責任。 

“條例”規定,該委員會組成人員應超出黨派,同一黨籍人員不得超過委員總額三分之一,任期內不得參與政黨活動等。但從實際情況,首批成員基本由綠營人士及國民黨和藍營的反叛者、反對者及“異類”組成。組織上不參與黨的活動,不能阻止這些人思想上參與、決策選擇上受特定政黨影響。最典型的是被國民黨開除黨籍的前發言人楊偉中,這樣的人怎麼可以代表國民黨的利益?名單裡沒有真正國民黨的代表,便沒有公平可言。“轉型正義”的主導者是綠營的,“法律條文”是綠營強行通過的,“法官”是綠營和反國民黨的,“執法者”是綠營和反國民黨的,辦案手法是粗暴的,其結果必然也是“粗暴無禮”的。 

蔡英文在就職演說中聲稱,追求“轉型正義”的目標是在“追求社會的和解”,但是她做的卻是“讓所有台灣人都記取那個時代的錯誤”。  

從蔡英文當局推動的“轉型正義”的具體內容看,招招對準國民黨和“中華民國”體制的“軟肋”。從民進黨有關政治主張、蔡英文就職演說“轉型正義”內容、“促進轉型正義條例”提案規則、“政黨及其附屬組織不當取得黨產處理條例”條款等看,蔡英文和民進黨當局“六箭齊發”,箭箭射向國民黨在台灣的歷史、“中華民國”體制和“兩岸同屬一中”的政治主張。 

“轉型正義”這個命題和政治定位,是蔡英文和民進黨的第一支箭。將國民黨置於不公不義的全民審判台上,使之在道義上成為“疑罪從有”的對象。蔡英文放言,要“挖掘真相、彌平傷痕、釐清責任”。

蔡英文和民進黨的“威權”實施手段將是第二支箭。其為刀俎,國民黨為魚肉,肆意宰割。 

開放政治檔案是第三支箭。就是將“2•28事件”及兩蔣38年“戒嚴”統治時期的黨政檔案公佈於世。在“轉型正義”的旗幟下,民眾不會關注“十大建設”的輝煌、橫貫公路修建的艱難,多會感興趣於屠殺、恐怖、政治受難,甚至其間兩岸可能存在的溝通協商,國民黨的點點滴滴都將攤在睽睽眾目下。 

清除“威權”與保存象徵遺址是第四支箭。就是滅偶像,毀遺產,立國民黨和“中華民國”的“恥辱柱”。 

還原歷史真相是第五支箭。就是“欲要亡其國,必先滅其史”。 

處理不當黨產是第六支箭。等於對國民黨釜底抽薪。 

從蔡英文當局推動“轉型正義”的可能後果看,假如其得逞的話,台灣社會將與國民黨及其所代表的“一個中國”等核心價值徹底告別。國民黨是島內堅持“九二共識”的第一大黨,國民黨黨產“合法性”某種程度上建立在一個中國原則下的“中華民國憲法”基礎之上。國民黨兩蔣時代長達38年的“戒嚴體制”的“合法性”,則延自日本投降到新中國成立兩岸短暫的統一時期,續承兩岸政治對立。因此,孤立、打擊、消滅國民黨就是孤立、打擊、消滅島內真正認同“中華民國”和“一個中國”社會群體的最大政治代表。假如蔡英文和民進黨“轉型正義”的“司馬昭之心”如願以償,國民黨、“中華民國”及其相關要素以往的一切,將走入台灣地區歷史的負面記憶。傳統中國國民黨將一蹶不振,或者邊緣化,或者分裂化,或者泡沫化,“台灣國民黨”水落石出;中國國民黨前輩流血犧牲建立的百年“中華民國”轉型為權宜的“中華民國是台灣”,跨越海峽兩岸的“中華民國”概念煙消雲散;新的政黨可能應運而生,或者接受國民黨政治遺產,或者不滿民進黨的“一黨獨大”,或者厭惡綠營作威作福,或者擔心兩岸關係發生突變,或者兼而有之,幾乎可以肯定的是,其多數不會直接主張“兩岸同屬一中”,更不會主張統一;台灣社會意識形態全面綠化,“中華民國”體制成為眾矢之的,認同“中華民國”的群體,即便不一定主張兩岸統一,也會被社會主流所排斥,列入邊緣、極端、另類光譜,甚至被置於“非法化”境地。 

二戰以後,西方國家對社會主義陣營實施“和平演變”,一般打著“民主自由”的“普世價值”旗號,先否定特定國家共產黨歷史人物的節操,進而否定該黨的歷史;否定了該黨歷史,便否定了其政治主張,其政治體制隨之被否定。而且,這個否定的過程,也是對全社會“洗腦”的過程。與此同時,實現“破”中“立”,張揚自西方政治主張,以新的社會意識形態和政治體制取而代之。民進黨現在走的也是這條路。蔡英文和民進黨在“大破”同時必悄然推動“大立”。在李登輝、陳水扁20多年“去中國化”和“台獨”社會教育洗腦的基礎上,在“轉型正義”所營造新的社會氛圍之東風“撩撥”之下,制定一部脫國民黨和“中華民國”色彩的新的“憲法”、起新的“國號”、換新的“國旗”等等,將成為社會共識,至少罕會有主流人士敢為“正牌中華民國”張目。儘管礙於兩岸和國際現實,蔡英文和民進黨不一定敢將新“民意”直接付諸行動,但免不了會化整為零、變換手法,明修棧道、暗度陳倉,相機推動相關舉措,最大限度以某種形式實現“台獨”。正如蔡英文在就職演說中所言,要“打造一個沒有意識形態綁架的'團結的民主'”。蔡的這個“團結的民主”無疑是指建立在民進黨意識形態下的“全民共識”基礎上的“團結的民主”,當然就沒有別的意識形態爭議了。屆時,李登輝將“笑到最後”,蔡英文將“功成名就”,民進黨將完成自身“革命使命”。 

在台灣民眾眼裡,國民黨、“中華民國”、“一個中國”是三位一體的理念,民進黨、反“中華民國”體制、“台獨”也是互相不可分割的整體。蔡英文當局的“轉型正義”,某種程度上也是採用“歷史虛無主義”手法,否定國民黨,否定“中華民國”,否定兩岸同屬一個中國,代之以台灣本土政黨、“中華民國是台灣”、“新台灣”,是不折不扣的“台獨轉基因工程”。 

“轉型正義”的實質是“新台獨運動” 

與傳統“台獨”相比,蔡英文時代的“轉型正義新台獨運動”,在終極目標追求、社會矛盾運用、基本依靠力量、政黨運作機制等方面並無區別,區別主要是策略方面,其特點十分突出、手法變化很大、靈活性務實性謀略性更強。 

一是“台獨”的實現形式更加靈活務實。不一定直接“建國”,不一定“法理建國”,不一定與大陸敵對,不一定尋求全面“國際全面承認”(“踏實”地默認有台灣這個“獨立實體”即可)。更加務實,暫不求其名,但要求其實。這是大陸崛起、國際現實、“台獨”自身長期教訓等因素制約下不得已的選擇。 

二是“台獨”的國際路徑更加以迂為直。偏重“從國際走向兩岸”,不再走先與中國大陸分家,再尋求國際承認的老路。而是反其道而行之,配合國際遏華戰略,加入遏華戰略體系,迎合對付中華民族需要,爭取成為國際反華圍堵圈中的正式一員。 

三是“台獨”的兩岸策略更加低調溫和。不再過分刺激大陸以求島內認同、凝聚“反中”民意,不唐突突進,儘量避免與大陸迎面相撞、戰略攤牌。而是先軟化大陸立場,以自認為大陸可以“忍受”的尺度推進“台獨”,與大陸漸行漸遠。 

四是“台獨”在島內的推進路線更加講求章法。不再重復陳水扁時代用政治動員、“政府”權力強行塑造“台獨”體系的老路,而是走“解構—重建—認同—新台灣”路線。從瓦解主要政敵國民黨入手,從政治、歷史、文化角度解構國民黨、“中華民國”、“一個中國”既有體系,再造新的政治認同,進而逐步建構起“新台灣”政治、歷史、文化、經濟、社會體系。“新台獨運動” 是戰略清晰戰術詭詐的“台獨”,是先解構既有歷史文化社會共識再推動政治“建國”進程的“台獨”,是從“和平分立”到“和平分離”的“台獨”。 

五是推進“台獨”的具體作為更加柔軟隱蔽。一是以“‘中華民國’是台灣”為指向的“政治體制”改革。如“修憲”、“政治治理機制”改革、“行政體制”改革、“行政區劃”改革等。“修憲”重在強化“治權台澎金馬化”,進一步淡化與大陸時代“中華民國憲法”的傳承關係;“政治治理機制”改革重在深化“本土化”,以落實“民主人權”、“公民社會”、“地方自治”等理念為由,強化政治治理的“在地化”機制;“行政體制”改革重在突出“台灣主體性”,切割與大陸的兩岸一國關係。二是不遺餘力在文化教育領域培植“台灣主體意識”。開動宣傳機器,策動學生帶頭,利用民意做文章,在文化教育的研究、教學、展示、推廣等領域連續不斷、大力度進行。核心是修改教科書、突出台灣文化、推出台灣語言和文字範式。三是相機在社會領域“去中國化”。包括“政府機構”、公共設施、媒體宣傳、官方活動、民間儀式,乃至涉及民眾衣食住行的制度、規範、行為準則、言行習慣等等,逐步清除其涉及“中國”、昭示“兩岸一中關係”的內容與形式,構建或濃厚“台灣”、“本土”色彩。四是深化“軍隊台灣化”改造。包括調整台軍的政戰教育、組織人事、軍事戰略、體制編制、建軍備戰、對外合作、兩岸互信機制政策等,以及換發各類涉及中國的衣飾標誌,更改有“中國”含義的各類符號、命名,重修源自大陸時代的表彰獎勵名稱規則等等。五是修訂相關法律。通過 “修法”、“立法”、“判例”等手段,徹底梳理、清除不利“台獨”生存發展、有利統一生根發芽的各層次法律規定,建構“中華民國是台灣”的法律制度體系,拔除對“台獨”的法制威懾,並在法律上建立起鼓勵“台獨”在島內紮根、成長、壯大的保障機制。還會持續打壓反“台獨”政黨、社會團體及統派。 

總之,蔡英文和民進黨當局推動的“轉型正義”,表面上是清算國民黨“獨裁統治”,實質是借助清算國民黨清算“一個中國”。蔡英文就職演說中反復強調,要交給台灣人民一個“新台灣”。不是新“中華民國”,更不是“新中國”。現時的台灣已經實現“民主化”,沒有清算的必要。那麼這個新台灣概念的“新”字的內涵,就不會是更加“民主”,因為世界上恐怕沒有一個正常的地方比台灣地區更“民主”了。蔡英文的這個“新”,只能理解為沖著“中華民國”這一“舊法統”、“一個中國”這一“舊憲政體制”而來。任何在台灣島內長期生活過的人,不會有別的理解。從這個意義上說,蔡英文的“轉型正義新台獨運動”的路線圖,更像英國戰略學家利德爾•哈特的“間接路線戰略”,她要效仿古希臘的帕里斯。 

從手段運用的變化看,“台獨”大約經過武裝暴動、“社會運動”、“法理台獨”、“轉型正義”四個發展階段,“轉型正義”是最新階段。早期“台獨”分子幻想通過暴力推翻國民黨政權,建立“台灣共和國”。1980年代台灣逐步走向“民主化”過程中,轉而通過發動“社會運動”擴大影響,爭取民意支持。開放選舉後,在推動“社運”的同時進入“中華民國”體制,奪取各級政權,再利用政權力量推動“法理台獨建國”。2000年至2008年陳水扁“執政”期間碰壁之後,“台獨”經過一段被主流民意唾棄的“黑暗時代”。2010年代中期,以“太陽花學運”為標誌,新型“台獨”異軍突起。進入蔡英文執政時代,轉而採取 “轉型正義”手段推進。這種“新台獨運動”外柔內剛,欺騙性更強、危害更大。 

“轉型正義”將成為島內局勢和兩岸關係的一大亂源 

隨著蔡英文和民進黨對國民黨追殺的深入,島內省籍矛盾會重新激化,社會矛盾將再掀政治風暴。 

“轉型正義”將引起島內“內戰”。“轉型正義”涉及特定政黨、政治勢力、選民群體的生死存亡、何去何從,是“要命”的鬥爭,關乎政治大方向的鬥爭。各方必全力以赴,進行你死我活的較量,一場民進黨與國民黨,綠營與藍營,和平發展支持群體與“台獨”分裂分子,政界與商界,社會不同主張團體之間的鬥爭不可避免。蔡英文當局經濟越是搞不好,就越會更積極、更激進、更盲目地推動“轉型正義”;越是臨近島內重要選舉,“轉型正義”將越會成為矛盾焦點,“內戰”就會越激烈。 

“轉型正義”是一場混戰。因為“轉型正義”,如國民黨黨產問題,從獲得、組成、發展、使用、延續,到對台灣社會和個人的貢獻,甚至對民進黨支持等等,種種複雜的環節既非“非黑既白”那麼容易判別,也牽涉歷史上和現實中諸多複雜的政治關係、商業關係、社會關係、兩岸關係、國際關係,剪不斷,理還亂。靠顧立雄那麼一個小班子,是解決不了問題的。如國民黨黨產追到深處,便會與島內全民息息相關,其中人們會發現曾被剝奪財產者,也會發現分到利益者,哪怕是“一杯羹”!受到國民黨“不當黨產”恩惠者將遍及藍綠陣營,如何處理?案例追查越深入,事態就會越複雜,矛盾就會越激化。如此一來,蔡英文和民進黨所推動的把對方趕盡殺絕的“轉型正義”,其結果不一定像其就職演說中聲稱的那樣,“過去的歷史不再是台灣分裂的原因,而是台灣一起往前走的動力”。 

“轉型正義”會“久拖不決”。“轉型正義”主要通過法律手段推進,如果民進黨不使用行政極端措施而純靠“打官司”解決問題的話,一定是曠日持久、勞民傷財。因為在島內,法律訴訟程式往往是漫長無期的代名詞,一個官司打上它三年、五年十分正常;具體案例的複雜情況,需要時間來釐清;法律問題與社會矛盾交織,需要時間化解;街頭活動、維權抗爭,會增添事態發展的變數。而假如國民黨再次重新執政,“轉型正義”這場戲怎麼唱下去?必有新的鬥爭。“轉型正義”啟動之日,台灣政壇永無甯日之時。 

“轉型正義”重新激化省籍矛盾。省籍矛盾向來是台灣社會最敏感的神經。在民進黨長期誤導下,隨著“2•28事件”及兩蔣38年“戒嚴”統治相關檔案的進一步披露,勢必再次挑動起島內這根最敏感的神經。 

“轉型正義”惡化民進黨政商關係。民進黨從“黨外”時代開始,便結成一定政商關係。隨著逐步贏得各級政權,政商關係跨越藍綠,更加複雜深厚。民進黨是資產階級政黨,資產階級選舉是“選票+鈔票”,僅靠吳澧培這樣有限的“台獨”資本家的支持遠遠不夠,也不可持續。民進黨離不開島內工商界“奶水”,支持國民黨的工商企業也可能支持了民進黨。“轉型正義”固然將暴露國民黨的政商關係,但也會暴露民進黨的政商關係,導致島內工商界風聲鶴唳、投鼠忌器,對民進黨怨氣沖天。 

“轉型正義”向社會灌輸惡質道德。台灣是一個移民社會,道德體系本來就有其地域特點,遂有日本殖民統治者的“有的放矢”。假如“陰險狡詐”、“功利主義”、“偏激主觀”、“不擇手段”色彩濃厚“轉型正義”持續在全社會推進,也會形成一種對島內民眾的思想道德再教育。國民黨被全盤否定,“中華民國”、“一個中國”、“國家統一”道義被拋棄的同時,反侵略、反殖民、溫良恭儉讓等,也會同時被批判,最終形成反人類普世價值的全民道德觀念。屆時,這樣的台灣將被整個中華民族、國際社會主流所不容。 

“轉型正義”危及兩岸關係。“轉型正義”是“新台獨運動”,祖國大陸不做壁上觀,兩岸關係面臨的挑戰將是嚴峻的、嚴重的、嚴酷的。 

“轉型正義”可能成為民進黨的“滑鐵盧”。蔡英文和民進黨原本想通過“轉型正義”將國民黨一舉殲滅,形成民進黨“一黨獨大”、“江山永固”、“台獨呼之欲出”之勢。但正因為“轉型正義”的複雜性,正因為“轉型正義”動機的不純性,正因為“轉型正義”推動時機的不當性,蔡英文和民進黨當局有可能陷入進退失據、騎虎難下的困境。如果曠日持久的混戰結束遙遙無期,島內民眾總有厭煩的一天。陰暗的動機不會導致陽光的結果,這是歷史的規律。隨著經濟下滑、社會扭曲、人們思想的混亂,事態會越發嚴重。或者是黨務改革後的國民黨,或者是新生政治力量,都會成為民進黨的強敵。 

面對民進黨如此的陰險狡詐的行為,兩岸人民要保持高度警惕,不為蔡英文和民進黨的“脈脈溫情”、花言巧語所欺騙。兩岸人民應當遏制,必須遏制,有能力遏制蔡英文和民進黨的倒行逆施!

*******


蔡英文的煎鍋貼、包水餃替代役?為什麼沒有粗工、長照替代役?為什麼女生不必煎鍋貼、包水餃替代役?←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宋習會搞了八小時?蔡英文還不提拔宋楚瑜當行政院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