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6/10/22

​台灣頂尖大學生說台獨若失敗去自殺也不當中國人,陸生驚呆了,我則…

台大陸生梁紹倫受中評社專訪談到某頂尖大學高材生說「台獨失敗了我去自殺也不當中國人」,他感到非常震驚,其實他該說自殺不能解決問題,叫他去當兵就可以如蔡英文國防部長馮世寬所言「含笑犧牲」了,自殺是不對的!這些頂尖大學高材生看來沒有聰明。

換一個角度來看,這些「台獨失敗了我去自殺也不當中國人」的頂尖大學高材生,寧可自殺也不願去當兵親自上陣,還真「聰明」啊!陸生大概不知,能在台大就讀,絕大多數在台灣都是高社經階層的,因為台灣教育具有階級固化的作用,越有錢進越好的大學,像陳水扁一樣三級貧戶進台大,已經是絕無僅有的傳說了。

換句話說,如果陸生相信這些頂尖大學高材生「台獨失敗了我去自殺也不當中國人」的屁話,也實在太天真,他們大概聽到槍聲一響,說不定馬上坐上美國人撤僑的第一班飛機跑了呢。

不過,如果真有「台獨失敗了我去自殺也不當中國人」的台灣人存在,也不管是不是頂尖大學高材生啦,現在我告訴一條讓你們報效台灣的明路,千萬不要想不開,趕快去當兵,不要對陸生放你們的狗臭屁,請付諸行動!

如果超齡又有「台獨失敗了我去自殺也不當中國人」的決心,可以圍在蔡英文的總統府外「牽手護台灣」,敵人看到你們這麼愛台灣,一定也會驚呆了。

至於其他的台灣人,倒可以好好看有沒有「台獨失敗了我去自殺也不當中國人」 這樣烈士的存在,如果發現了,第一個先請他們去看精神科,如果沒病,就請他們按我報的兩條明路去做,一定可以活的更快樂更有意義。

Blackjack 2016/10/22

新聞節錄:

…談到與他朝夕相處的台灣年輕人,梁紹倫表示,現在的台灣青年對“台獨”理念的認可程度越來越高,“台獨”思想越來越成為這個群體的“主流”意識形態。“台灣年輕人經常說自己‘政治無感’,但每當來到國族認同問題時,一下就變得‘政治敏感’了。更有甚者恨不得每認識一個人,都要先打量一下他是所謂的‘台灣人’還是所謂的‘中國人’,來辨認政治上的敵我,衡量標準甚至可以細致到口音、相貌、名字。”在生活中他也曾受到這種打量,“比如有人問過我‘你的名字起得好台灣哦’,還有‘你們中國人不都是單名嗎’,讓我感到哭笑不得。”在這種意識形態的影響下,甚至有一些頂尖大學的高材生,都對現實與未來有非常情緒化與不理智的看法,他感到非常震驚。“像‘蔡英文不搞台獨我就不支持民進黨了’、‘台獨失敗了我去自殺也不當中國人’這種極端的言論,在校園裡我都聽過。” 

那麼“台獨”思想何以在台灣青年群體中影響範圍如此之大、程度如此之深?梁紹倫分析,首先,不可否認,“去中國化”的教育形塑了台灣青年的“台獨”思想。“台灣青年中普遍的‘台獨’思想與台灣的中小學教育息息相關,這種影響甚至超過了家庭的引導作用,有很多統派家庭出身的青年在這種大背景下成為‘台獨’,而很少有‘台獨’家庭的青年成為統派。”其次,媒體等社會輿論也是影響台灣青年思想的重要因素。他補充到:“台灣媒體只會報道大陸的負面消息,即使沒有也能編造出來,渲染對中國的排斥情緒。他們大部分的報道集中在家長裡短、柴米油鹽的小事上,對於國際重大新聞的報道比較少,並且只求娛樂轟動而不求真求是。整天處於這種輿論環境下,也就沒法指望通過媒體獲取客觀的信息來理性思考了,自然‘台獨’思想在台灣青年腦海中更加根深蒂固。” …

*********

中評深度專訪:陸生梁紹倫談赴台就學心路
http://www.CRNTT.com   2016-10-22 00:18:13

中評社北京10月22日電(實習記者 鄧力萍)陸生赴台五年來,不僅成為兩岸民間交流的參與者與見證者,也成為台灣社會輿論關注的一個特殊話題。陸生如何看待當前紛繁複雜的台灣社會?陸生對兩岸青年交流有何見解與建議?陸生在求學生活過程中有哪些印象深刻的片段?島內有不少書籍、影視、論文以此為題材,但真正能夠全面、客觀、直接、深度反映陸生觀點的並不多。 

日前,來自北京的台灣大學大氣科學系碩士生梁紹倫接受了中評社記者專訪,就其在台三年學習的相關感受出發,對台灣青年思想、陸生在台灣現狀、兩岸民眾的相互認知等問題分享了他的看法。 

陸生在台:未滿的訴求,政治的“炒作” 

自2011年台灣開放陸生求學以來,“陸生”一直是一個特別熱門的政治性議題。眾多媒體報道指出,陸生在台存在許多問題,包括“被歧視”、“不公平對待”等等,“陸生納保”問題更是一度將“陸生”議題炒至最熱。 

關於陸生在台個人訴求是否能得到保障,梁紹倫指出:“大陸學生在台灣享受的教育資源與當地學生是一樣的,學校不會在規章制度上對大陸學生有所限制。”就連鬧得沸沸揚揚的“陸生納保”,他認為對陸生來說也並不是一個大問題。“大陸學生在台灣不納入官方的醫療保險沒有太大影響,因為校方會給大陸學生上保險公司的醫療保險,價格還低於官方的健保”,梁紹倫說,“學校上的保險可以滿足陸生的醫療需求,因此陸生不會因不上‘健保’而不方便看病。既然存在著替代方案,那麼‘健保’問題解決與否對在台陸生影響不大。” 
 
既然影響不大,為什麼“陸生納保”會成為熱門議題並且關注度一直居高不下呢?對此,他也有獨到的觀點。“陸生議題的作用就是拿來炒作,在當今島內的政治環境下,所有與大陸有關的人和事,都方便在政治上進行操作,尤其是獨派,總能在炒作類似議題的過程中獲得政治利益”,梁紹倫點出了問題的要害。他認為,陸生議題是因為政治原因通過炒作才放大的,既然如此,陸生問題注定難以得到解決,他印象裡,島內輿論大肆炒作陸生健保的時期,近四年內至少有過兩次。對此梁紹倫笑著說:“解決了還怎麼炒作?就是要懸而未決才方便搞名堂。” 
 
雖然在現實層面,迫於政治因素,解決“納保”問題遙遙無期,但他也認為,從道理上來講當然要處理,因為這是一個合理的權利。而且除了“納保”,陸生在台灣確實還有些其他問題仍待解決。一是不能接受官方經費資助的問題,因為大陸學生不能接受官方經費的補助或者獎勵,比如來自台灣“教育部”和“科技部”的款項,這就意味著陸生不能參與官方出資的研究項目,尤其在研究生階段,對於完成學業造成一定的困難。二是陸生畢業後不能留台工作的問題,雖然目前大陸的就業機會遠遠多於台灣,絕大多數陸生會選擇畢業後到大陸工作,但是與“健保”問題相似,影響不大,只是在道理上這是合理的權利。“主要是這兩件事,其他方面沒有問題,遠沒有誇張到所謂‘被歧視’、‘不公平對待’這種字眼”,梁紹倫說,“陸生權益問題對於整個台灣社會來講微不足道,勢必提不上議程。” 

最後,關於蔡英文上台對陸生在台學習生活是否產生影響,他認為不會。“政黨輪替台灣人看起來已經習以為常了,不管誰上台,大家生活還是照過,操心的還是柴米油鹽那點事。而且年輕人普遍號稱‘政治無感’,陸生身邊接觸的人也就不會因為換了執政黨而改變同陸生相處的方式。” 

台灣青年:敏感的“主流”,沉默的少數 

談到與他朝夕相處的台灣年輕人,梁紹倫表示,現在的台灣青年對“台獨”理念的認可程度越來越高,“台獨”思想越來越成為這個群體的“主流”意識形態。“台灣年輕人經常說自己‘政治無感’,但每當來到國族認同問題時,一下就變得‘政治敏感’了。更有甚者恨不得每認識一個人,都要先打量一下他是所謂的‘台灣人’還是所謂的‘中國人’,來辨認政治上的敵我,衡量標準甚至可以細致到口音、相貌、名字。”在生活中他也曾受到這種打量,“比如有人問過我‘你的名字起得好台灣哦’,還有‘你們中國人不都是單名嗎’,讓我感到哭笑不得。”在這種意識形態的影響下,甚至有一些頂尖大學的高材生,都對現實與未來有非常情緒化與不理智的看法,他感到非常震驚。“像‘蔡英文不搞台獨我就不支持民進黨了’、‘台獨失敗了我去自殺也不當中國人’這種極端的言論,在校園裡我都聽過。” 

那麼“台獨”思想何以在台灣青年群體中影響範圍如此之大、程度如此之深?梁紹倫分析,首先,不可否認,“去中國化”的教育形塑了台灣青年的“台獨”思想。“台灣青年中普遍的‘台獨’思想與台灣的中小學教育息息相關,這種影響甚至超過了家庭的引導作用,有很多統派家庭出身的青年在這種大背景下成為‘台獨’,而很少有‘台獨’家庭的青年成為統派。”其次,媒體等社會輿論也是影響台灣青年思想的重要因素。他補充到:“台灣媒體只會報道大陸的負面消息,即使沒有也能編造出來,渲染對中國的排斥情緒。他們大部分的報道集中在家長裡短、柴米油鹽的小事上,對於國際重大新聞的報道比較少,並且只求娛樂轟動而不求真求是。整天處於這種輿論環境下,也就沒法指望通過媒體獲取客觀的信息來理性思考了,自然‘台獨’思想在台灣青年腦海中更加根深蒂固。” 
 
在台灣這種教育與社會氣氛的渲染影響下,台灣青年思想的發展趨勢令大陸產生擔憂,大陸方面也充分認識到,青年是影響兩岸關係未來走向的重要群體。近年來,大陸致力於打造台灣“創客”孵化器,吸引台灣青年來大陸創業就業,有人認為這樣有利於拓寬台灣青年的生存頻道,改變台灣青年對大陸的普遍看法,而梁紹倫認為,這樣對整個台灣青年群體的意識形態光譜影響不大。他告訴記者:“這樣的政策對能夠來大陸的台灣青年必定是有很多積極影響的,因為現在台灣的大學畢業生總體的就業前景不太樂觀,工作累、回報少,這時候要如果有諸如北、上、廣、深的就業機會,大家肯定是願意考慮的。但是由於獨派青年對大陸有本能般的排斥,會主動放棄這種機會,也就無從談起改變對大陸的看法。”  

值得一提的是,雖然在新一代台灣青年中,“台獨”理念伴隨著社會與學校教育逐漸深入青年人心,但是仍存在數量不小的統派青年。“我在台灣認識很多有著統派思想的青年,只是他們平時不經常公開表達統派思想。所以我覺得統派青年的群體不小,只是大多數選擇沉默的,不願意說出來而已。”關於統派青年群體的未來走勢,梁紹倫預測,願意並參與表達觀點的統派青年人數將越來越多,統派聲音也將越來越大,但是這不代表台灣整個青年階層民意的轉折,“我們必須接受這個事實,其實只是說沉默的大多數願意站出來說話,但並不代表整個台灣青年群體的政治光譜發生了大的扭轉”。 

身份認同:文化上的一致,政治上的分歧 

海峽兩岸同根同源,但是近來很多媒體、專家開始懷疑兩岸文化差異越來越大,他們指出“去中國化”、“文化台獨”等相關政策已經讓台灣文化開始脫離中華文化大系統,也大大降低了台灣人對民族文化的認同。 

針對這樣的聲音,根據自己的所見所聞,梁紹倫認為,兩岸所謂的文化差異是不存在的,“事實上,中華文化十分多元,中國各地的文化差異都非常巨大。所謂的兩岸文化差異,只不過是有心人用屬於中華文化一部分的台灣文化,去和同為中華文化一部分的北方某地的文化相比較得到的,沒有差異就怪了。如果拿福建、廣東等地的文化去跟台灣比,也許就得不到差異了。”他從台灣同學那裡了解到,台灣講的“本土”、“鄉土”,處處在海峽對岸的福建有所體現。“我有個台灣宜蘭的同學,他說他在福建漳州聽當地人說方言,口音幾乎和家裡一模一樣,就連村落的樣子都和台灣很像。” 
 
而關於台灣文化是否開始脫離中華文化大系統,梁紹倫告訴記者:“即使是台灣人的主觀認同上,對屬於中華民族的一份子也從未有過疑問。最新的民調結果顯示,認為自己是中華民族一份子的台灣人的比例有80%以上。”這其實也反映出,李登輝、陳水扁的“去中國化”教育並沒有讓大家的文化認同產生太大的變化和異議。 

然而,儘管在文化認同上沒有太大的異議,台灣人在政治身份方面的認知始終令人感到擔憂。他分析,“‘中國人’與本是同義詞的‘華人’有不同的含義,前者專指政治身份,後者專指文化身份。”同樣一份民調,認同自己是中國人比例下降到40%左右,即認同自己是華人的人裡,有一半的比例不認同自己是中國人。“認同是華人卻不認同是中國人,這是不成立的,何況在外語裡面,‘中國人’、‘華人’是同樣的詞,所以在全世界的人看來,客觀上台灣人從來就沒脫離中國人這個群體。”他笑著說,“我是華人,但不是中國人,說給全世界聽就是I am Chinese,but not Chinese,誰聽了誰暈菜。” 

同時他補充道,台灣人身份認同的這種迷思,經常在生活中體現。“今年年初,某美國歌星在台灣開演唱會,與觀眾互動時高喊I love Taiwan,大家以歡呼聲回應,緊接著又喊了一句I love China,結果瞬間全場一片肅靜。台灣觀眾後來以‘受到羞辱’為理由讓歌星道歉。”“又比如,某福建漳州的學生用方言給家人打電話,被台灣人聽到後驚訝地問‘你一個中國人怎麼會說台語(閩南話)啊?’” 

“認同中華民族卻不認同與之等價的中國人身份,將中華文化內部的差異認知為跨文化、跨民族的差異,這就是當今所謂的‘文化台獨’,就是一件掩耳盜鈴自欺欺人的事情。”梁紹倫說。 

相互認知:現實中的偏差,心態上的調整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台灣人在自己身份認知方面存在問題,兩岸民眾在對彼岸的認知上也往往與現實存在很大的偏差。有些大陸民眾會認為,大部分台灣人對大陸人會不友善,梁紹倫則認為完全沒有,最多就是存在一些錯誤的認知。“這裡有兩個層次的誤解。第一,台灣民眾心目中‘大陸人’的形象並不是大陸民眾真實的樣子。所謂的‘大陸人’是一種被社會輿論捏造出來的負面形象,它的主要特點是生活及其貧困、不講文明禮貌、沒有人身自由。像是窮得吃不起方便面、上廁所不關門、罵毛澤東就會被警察抓起來這些網絡上耳熟能詳的笑料,都屬於所謂‘大陸人’的典型特征。大陸民眾如果對號入座,認為這是台灣人對自己的看法,一定會覺得不友善。第二,大陸民眾了解台灣的渠道太少,局限在媒體和網絡上,缺乏和台灣民眾面對面聊天交朋友的機會。台灣的媒體缺乏職業操守,對大陸的報道幾乎全是負面的,網絡更是一個極端言論的集中地。大陸民眾如果看了這些消息,也會覺得台灣人不友善。但是我相信隨著兩岸越來越開放,民眾之間面對面的交流越來越頻繁,這些誤解會慢慢消失。此外由於政治原因,在台灣的確存在一些反華團體,在多種場合肆無忌憚地表達煽動性言論,但這些行為並不是每一個在台灣生活的普通人的真實想法,大陸民眾一定要明辨是非。” 
 
兩岸的錯誤認知部分源於相互理解的不充分,那麼隨著近年來兩岸交流越來越頻繁,這種現象是否有明顯的改善呢?對此,梁紹倫認為答案是否定的:“雖然近年來參與兩岸交流的人越來越多了,但畢竟還是主要透過媒體和網絡,兩岸民眾面對面溝通了解的機會還是有限,因此兩岸民眾關於對方的刻板印象仍舊難以改變。據我的觀察,到目前為止大陸媒體對於台灣的報道缺乏全面性和深度,而台灣媒體對大陸的報道完全是在誤導關心兩岸的讀者。改善這種現象,需要媒體對兩岸新聞的報道方式做出改變,同時也要寄希望於網絡上多出現理性的聲音。” 

因此,在媒體、網絡背景下被動性的交流了解並不能徹底地改變兩岸人民的認知,只有當兩岸民眾願意接受現實、主動調整自身心態,他們才可能用更客觀地眼光看待彼此。“中國人近代以來經歷了落後挨打的一百年,喪失了民族自豪感,台灣的經歷比全國其他地方更加慘痛,先是在日寇的鐵蹄下歷經了五十年的屈辱,隨後又因國共內戰的遺留問題,長期受西方世界影響直到今日,為民族自豪感喪失最嚴重的地方。國人曾經一直以為,西方世界遠比我們發達,而港澳台作為西方長期影響過的地方,是國內的發達地區,這或許就是兩岸民眾刻板印象產生的根本原因,而這種‘以為’實際上源於因長期落後於西方而形成的弱者心態。而今世界格局發生了變化,中國作為未來的世界中心正在崛起,已經與西方世界平起平坐。現在國家提出了‘四個自信’,號召國人在新形勢下調整心態,提振民族自信,不再仰視西方。”梁紹倫最後說。“如今,大陸需要通過了解台灣,來銘記曾經落後挨打的屈辱,台灣需要通過了解大陸,來認識如今正在崛起的祖國。” 


(實習採訪指導:束沐)



平平都是人,蔡英文與夏普戴正吳為什麼差這麼多!←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過去與現在的自願入黨黨員為何攻擊國民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