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6/09/21

​陳菊賴清德八人到過大陸不罵、陳菊到壽宴狂歡,這就是千杯

藍營首長赴陸被綠營以性器諧音辱為藍八奴,沒想到陳菊賴清德八人到過大陸一事也被掀出,陳菊一邊放颱風一邊到三立董事長林崑海壽宴狂歡,柯文哲更到過上海,還找統戰部長來台,舔綠者卻不吠?台灣民主雙重標準,就像有人說我該護太平島,卻捨不得對蔡英文置一詞,這種水準難怪被政客耍。

權力傲慢不只一端,像社運律師出身的環保署副署長詹順貴聲援反迫遷團體的連署,批評陳菊強拆高雄果菜市場是「威權統治遺毒」,被台北市議員梁文傑痛批是「雙面人」「請你來當官,不是請你來捅自己人的」。詹順貴如果你還在乎你的臉皮與聲譽,好意思留?看到梁文傑咬詹順貴,我就想起周星馳電影九品芝麻官中「放狗咬人」那幕,周星馳「放狗咬人」其實是放人咬人。

有人勸愛喝酒某甲,說你若少喝且認真工作,今天早升到經理了。某甲說,我只要三杯下肚,就自覺是董事長了呢。蔡英文說謙卑,原意是千杯,千杯後可以發酒瘋。難怪綠營只要千杯,不想認真做事。

Blackjack 2016/9/21

壽宴直播被狂轟 花媽豬隊友現形
2016/9/20 下午 11:30:00  王超群

民進黨大老謝長廷出使日本後,謝系在綠營中顯得勢微,將接任行政院發言人的立委徐國勇,頓時成了謝系的「精神領袖」。莫蘭蒂風災前,綠營政要紛紛到高雄為三立董事長林崑海暖壽。徐國勇也率領謝系精英南下,儼然與市長陳菊所領軍的新潮流系分庭抗禮。

曾任徐國勇助理的北市議員洪健益,沒意識到高雄市已宣布放颱風假,首長沒在防災中心坐鎮,還在林的壽宴玩起臉書直播,入鏡包括了同屬謝系的民進黨北市議員陳慈慧、顏若芳、王孝維、謝維洲。更妙的是,鏡頭還掃到市長陳菊,偕歌手詹雅雯高歌。結果颱風還沒登陸,高雄市府就掀政治風暴,事發後菊粉痛罵,有這樣的「豬隊友」搞破壞,哪裡還需要敵人?兩派系之間的互動,引發不少聯想。徐國勇否認率謝系南下抗衡新潮流,洪健益刪臉書畫面拒絕回應。

*****

綠營首長登陸 怎麼不說?
2016年09月21日 04:09 周毓翔/特稿

藍營8縣市首長赴陸拚觀光,卻遭綠委稱為「藍八奴」,質疑他們賣台,連行政院長林全都懷疑他們私下簽有協議,此說令人錯亂,過去高雄市長陳菊登陸,促銷台灣農產品,為何沒有人質疑?

除了陳菊,還有一長串綠營的地方首長都曾登陸,國民黨政策會執行長蔡正元昨就點名陳菊、賴清德、謝長廷、蘇治芬、張花冠、曹啟鴻、潘孟安與林聰賢,都曾經去過大陸,那若是藍營首長赴陸叫藍八奴,那這8人又該被怎麼定義?

綠營急著抹黑、亂扣帽子,主要是今年以降陸客不來、農特產品出不去等現象愈來愈明顯,地方經濟相對以往萎縮,旅遊業者甚至喊出「九二共識蔡英文不要,我們要。」蔡英文總統與林揆的施政滿意度一直往下降,終而促使藍營首長登陸為人民找出路,盼將兩岸關係急凍的傷害降至最低。

中央擔心在地方的支持崩盤,而綠營地方政府更害怕被「差異化對待」,會使地方產業與民眾認清綠營執政困境,轉向藍營求救,因此口不擇言地罵藍營是「吳三桂」,說這些人的行為恐傷害主權,全都是反映內心焦慮。

台北市長柯文哲在大陸喊過「兩岸一家親」,高雄市長陳菊也說過願意率團去大陸拚觀光,說到底,無論藍綠執政縣市都希望兩岸關係和睦,不要影響到經貿實質交流,不要以莫須有的賣台罪名讓兩岸交流穿小鞋。若綠營有心替人民顧好生計,也該為營造友好的兩岸關係付諸行動,而不是在一旁「見不得別人好」,卻又拿不出本事解決問題。

(中國時報)

*****

聯合/執政有比爭權奪位更高的追求

2016-09-21 03:17 聯合報 聯合報社論

謝系立委徐國勇取代童振源出任行政院發言人,一般視為蔡英文總統向黨內派系妥協之舉,目的在化解綠營和獨派要求撤換閣揆林全的壓力。然而,這廂雖可舒緩派系的進逼壓力,那廂徐國勇的任命卻未必能讓民眾感到滿意;黨意和民意的顧此失彼,正是蔡英文執政天平逐漸失衡的癥結所在。
童振源表現不稱職,自應撤換。然而,由名嘴本色的徐國勇接替,是否於政府發言人角色更相稱,外界也有懷疑。尤其這次異動過程,徐國勇自行宣布新職,打亂蔡政府原訂發布時程;不難想像,其衝闖性格將使他動輒跑在內閣政策之前,將招惹更多議論。如果這意味蔡英文在綠營壓力下一再妥協,用權位來滿足派系索求,則其執政的初衷已漸難維持。

在吳澧培和辜寬敏嗆聲要求撤換林全後,蔡英文已釋出一批公營事業、金融機構人事,以酬庸綠營人馬,也似乎換得片刻的安靜。問題是,施政成績欠佳,若不從治國方略、政策路線、與政務官才德等因素去尋找對策,而是利用權位的分派或酬庸去封某些人之口,恐怕終難找到改善之方。反過來看,綠營派系動輒對政府團隊批評嗆聲,卻無法提出更高明或積極的建議,而僅以換取某些權位、利益為滿足;其結果,也只會加深施政阻困的惡性循環。

以最近的例子看,一些原為「任期制」設計的職位,從司法院長到中央社、央廣、到圓山飯店等機構之董事長,由於民進黨人士覬覦甚切,於是不斷演出「逼退」戲碼。事實上,「任期制」原本就是一種「安全閥」的設計,目的在保持這些機構的客觀性與專業性,避免其動輒遭政治染指。但是,民進黨人士對這些職務的需索,卻到了步步進逼的地步,顧不得吃相。

以中央社為例,綠委最近對現任董事長陳國祥發動腥風血雨的攻擊,並找出各種理由,呼喚親綠媒體內外夾擊。其目的,無非是要安排「自己人」出任領導。這是一種原始的「贏者全拿」思維,以為打贏一場總統大選,就可以任意把國家職位納為己有。民進黨正在追討國民黨的「不當黨產」,高舉轉型正義大旗,難道沒看到自己這種爭權奪位的情狀,正是「國產黨有化」的人鏡自我?且看,當年陳水扁時代如何處理「公視」,及至後來公視多年無法恢復其「公營」之神志和氣質;試問,蔡英文要讓舊事在國家通訊社重演嗎?

除了對職位的爭奪,我們也看到綠營對異議的打壓,已到了極不寬容也極不民主的地步。例如,社運律師出身的環保署副署長詹順貴,最近聲援反迫遷團體的連署,批評陳菊強拆高雄果菜市場是「威權統治遺毒」;結果,遭到和陳菊同屬新系的台北市議員梁文傑痛批是「雙面人」,還說「請你來當官,不是請你來捅自己人的」。言下之意,既進了政府團隊,即不容許再有個人意志或理想。

另一例,是工研院知識經濟中心主任杜紫宸(前經濟部長杜紫軍之兄),因為在臉書發表「兵不敢殺狗,能打仗嗎」及「廢核成本上兆,排擠年金預算」之說,慘遭綠營追殺;甚至有綠委向工研院長施壓,要求杜紫宸閉嘴,否則即要大刪該院年度預算。試想,工研院是專業技術取向的機構,一向無涉政治;但如果民進黨連該院人員的言論自由都要橫加干預和限制,這和他們長期指摘的集權政府統治有何兩樣?

新政府執政,應有比純粹爭權奪位更高的目標要追求,包括創造民眾福祉、營造社會及文化成長、凝聚國家發展願景等。但最近人們看到的,卻是對內越來越多的權位瓜分和酬庸,對外越來越多的排擠和打壓。民進黨會不會退回二○○八之前的樣態,讓人擔心。

蔡英文﹒民進黨﹒徐國勇



台獨的骨氣?既要中國不反獨,又要賺人民幣,還要考慮台灣感情←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81歲老兵感嘆文化台獨,央視震驚,自由時報崩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