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6/09/16

故宮文物與黃金若非國民黨黨產,蔡英文與台灣有義務歸還,台灣不可成為強盜繼承者

聯合報社論罵民進黨養的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又批國民黨說故宮國寶國府遷台黃金是黨產為笑話,當年非總統的蔣介石以黨主席令黨軍遷移這些,台灣人與蔡英文要無恥的盜取?還有臉拿兩岸關係條例說統一前債務不必還,什麼時候台灣說要統一了?像蔣介石讓清華在台復校,派人去美國詐騙庚子賠款,明明庚子賠款是美國在北京大屠殺中國人的戰利品,美國人要還也該還北京,怎麼還到鄭弘儀等人自認「戰敗國」的台灣頭上?當年日本也是八國聯軍一員,許多台派堅持台灣自割讓日本後為「日本不可分割的神聖領土」,依此邏輯,把庚子賠款給山寨的台灣清華大學,不是再屠殺了中國人一次?

我不厭其煩重提,即使是前司法院長翁岳生也提過,當年來台大法官總共只有2人,卻要撐起釋憲重任?其他缺額甚多的「中央機關」更不在話下,連東京大審的中國法官梅汝璈都選擇留在大陸。而蔣介石為了「法統」,從美國騙來庚子賠款,從中國劫來故宮文物,從中國人民手中騙與搶走黃金,既然台灣人有臉批評當年國民黨「法統假象」下的公務人員考試不公,讓其他大陸眾多行省與台灣竟有「平等」競爭相同數額任用的變相特權,那蔣介石「法統幻象」的金圓券利益,價值數以兆計的故宮文物,台灣不要臉的擁有在法理上如何能有立足之地?還有國民黨的傻青年,有臉說當年蔣介石以債券等手法騙來的黃金金錢,依兩岸關係條例現在不必還,但條文與釋憲說那是「國家統一前」的前提下,現在台灣要與大陸統一了嗎?國民黨有此「人才」,不亡沒有天理。

國民黨一黨興衰,與吾等無關,但蔡英文清除黨產外竟將中國人的財富漂白佔據,就是台灣人對中國文化與金錢寶藏的殖民心態作祟。毛澤東1949年 10 月 1 日於天安門城樓上喊「中國人民從此站起來了!」,但支持中國人的文化與黃金其實已被蔣介石盜取來台灣。如果台灣人要當個「堂堂正正的台灣人」,而不是無恥下流的下三濫搶匪繼承人,現在第一步該做的就是:

把偷拐搶騙不屬於台灣的中國利益歸還,拋棄戰勝國假面,認真負起在二次大戰中屠殺東南亞數十萬人的戰爭罪責,為漢人向原住民大屠殺數百年的過去認錯而且賠償…。

否則,台灣人的歷史就揹負著殺人強盜的恥辱,永遠在人類歷史上有不可磨滅的污點。


Blackjack 2016/9/16

聯合/黨產會把嚴肅議題變成了荒謬劇
2016-09-16 02:37 聯合報 聯合報社論


民進黨假「轉型正義」之名,藉《不當黨產處理條例》賦予「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簡稱「黨產會」)空前的權力,來論斷國民黨的生死。該條例中有諸多違反法治國家基本原則之處,受到嚴重質疑,在等待釋憲釐清之前,外界只能期待「黨產會」能秉持公平正義原則無私地行使職權。然而,「黨產會」掛牌以來的諸多作為,卻顯與外界的期待背道而馳。

《不當黨產條例》明訂,「本會委員應超出黨派之外,依據法律公正獨立行使職權」;但觀察「黨產會」的組成,儼然不知「超出黨派」為何物。黨產會主委顧立雄是民進黨不分區立委轉任,其黨派立場旗幟鮮明,毫不遮掩;此外,委員中曾任民進黨黨職、公職者甚多,明顯超出該條例規定同黨派委員不得超過「三分之一」的比例。最離譜的是,唯一看似具「國民黨」背景的人物,竟是與國民黨鬧翻而被開除黨籍的前發言人楊偉中。這樣的陣容,要說能「超出黨派」,其誰能信?

黨產會的人事爭議,猶不僅如此。委員之一的羅承宗,被揭發曾因違反智慧財產權遭判刑,具有刑事前科,卻依然在列。另外,洪培根以檢察官身分出任副主委,也遭到司法界嚴重反彈,認為違反中立及獨立原則。至於委員會之幕僚人員,顧立雄則毫不避諱任用其助理和民進黨黨工進駐,並領取顯不相宜的高薪。在種種爭議下,黨產會如何保持客觀和中立,令人懷疑。

以如此爭議的陣容,卻握有超越正常法令的空白授權之權力,顧立雄面對輿論質疑,卻是傲慢以對。在記者問到其本人是否退黨、羅承宗的角色可能於法不合時,顧立雄竟對提問的記者大聲喝斥,拒絕答覆。試問,從總統到五院官員、民代,有誰敢以如此倨傲的態度回應媒體?更何況,媒體之質疑並非空穴來風。

「黨產會」之所以爭議層出不窮,原因就在該會自認是為追求「轉型正義」,所以有權超越法制規範。在正義的大旗下,委員行使職權幾乎可以不受任何制約,甚至不在乎任何制約,以為可以不擇手段,只要達到討黨產之目的。

在「黨產會」正式上路後,即逕自宣布「推定」國民黨哪些收入屬於「不當黨產」,並限制其用途;甚至連國民黨發放黨工薪水或基本黨務運作,均不得動用。這種「未審先判」的作法,何止是「準司法」,簡直「超越司法」了。更令人咋舌的是,黨產會還制訂檢舉辦法,提出「一億元」的懸賞,鼓勵民眾檢舉國民黨不當黨產。事實上,該委員會只編列了三百萬元的獎金預算,卻能誇大成「一億元獎金」。此舉,不過是為凸顯國民黨「黨產何其多」的宣傳手法罷了。

從政黨競爭及轉型正義的角度看,國民黨的黨產當然要徹底檢討解決。問題是,如果「討黨產」可以不擇手段濫用私人、前科犯、乃至政黨打手,這種違背程序正義的作法,本身就在傷害正義,又如何能達成轉型正義的目標?更有甚者,「討黨產」原是個嚴肅的議題,卻可能因作法濫權、踰法而受蹧蹋,而製造出更多政治及憲政爭議。如此一來,已經手忙腳亂的蔡政府,能吃得消嗎?

反觀國民黨,面對討黨產的爭議,其因應也未盡得當。例如,宣稱故宮國寶、國府遷台黃金都是黨產,包括兩階段釋憲、預發黨工薪水等,都增添外界的議論口實。簡言之,國民黨的應對,把討黨產變成了笑話;而黨產會的霸道,則把討黨產變成了一齣荒謬劇。

民進黨政府若真為追求公平正義,則必須好好重新檢視黨產會的人事,讓具有社會公信的人士而不是政治打手來主導其事,並嚴格要求根據程序正義按部就班執行。事實上,蔡政府要查光國民黨財產倒是不難,但要讓其後座力不反傷自己,可就不容易;光靠蠻幹,是不行的啦!

黨產﹒國民黨﹒民進黨



蔡英文反陸客之因:陸客來台後多不主張武力統一,但台灣人更痛恨中國大陸←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泛藍縣市首長登陸若是賣台,蔡英文不以叛國罪追究顯有違總統義務,與賣台賊是共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