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5/11/24

國共為何總是誤判「台灣民心」

中國社科院台灣研究所助理研究員陳咏江,在中評智庫基金會主辦的《中國評論》月刊11月號發表專文《對台灣青年世代“台獨”傾向的觀察及反思》,我看完之後,認為他觀察台灣現象與分析都比之前看過的所有研究台灣的學者要深入,甚至於比馬英九手下更瞭解綠營及其支持者在想什麼。他認為台灣青年世代政治傾向的兩個特點:是泛綠化、激進化,也提到馬英九的軟弱。事實上,馬英九自「馬習會」後就整天在台灣內部開記者會,唯恐大家「抹紅」他,現在又投書國際媒體,但實際上根本沒有什麼人在乎他說什麼。或許大陸可以看看馬英九這陣子急於自我辯護的表現,大概可以知道你們看重的是什麼樣的「貨色」。 

陳咏江指出的不只是台灣的社會環境,也提出未來應對的思考,分別是(一)國民黨青年團的失敗與新黨青年軍發聲的借鑒、(二)重視兩岸新世代的成長及其培養。以我的看法,國民黨是貴族近親繁殖的政黨,重視血統,像敗軍之將前桃園縣長吳志揚,何德何能又成為國民黨的不分區立委候選人?現在黨主席朱立倫暨2016國民黨總統候選人與吳志揚都說從政非他們人生規畫範圍,但居然都當到直轄市長還要選總統!?可見,國民黨的基因就是:想從政的人才血統非權非貴就滾一邊,不想從政的阿斗照樣扶起來當皇帝。

在這種變態的國民黨文化下,陳咏江的想法終究只能為國民黨培養「支持者」而非「領導人」,國民黨未來的領導人永遠是「貴族之子」或「貴族之女」,這種「上品無寒門」的國民黨,終究要走下坡。

然而,陳咏江這麼觀察入微的評論,為什麼不見於以往的大陸對台研究?一種可能是其未公諸於世,另種可能是所用非人。如果是後者,那是否該好好檢討?

至於國民黨對台灣民心是否有這種程度的瞭解,我倒認為完全是上層無論本土派或外省權貴,完全都是活在自己的世界,只曉得「御民之術」,視人民為投票機器,只會算「票源」,只會鞏固自己權利。縱然他們可以暴起,也必然暴落。      

換句話說,不是台獨太強,而是國民黨太弱太爛。

Blackjack 2015/11/24

智庫雜誌:台灣青年世代“台獨”傾向有何特點    
http://www.CRNTT.com   2015-11-23 00:40:55

中評社香港11月23日電/中國社科院台灣研究所助理研究員陳咏江,在中評智庫基金會主辦的《中國評論》月刊11月號發表專文《對台灣青年世代“台獨”傾向的觀察及反思》,作者認為:“從‘反服貿運動’、‘九合一’選舉到‘反課綱微調’,青年世代的總體‘台獨’傾向體現的淋灕盡致,部分青年的激進“台獨”行徑有恃無恐,直接影響甚至在很大程度上決定著當前及未來的島內政局。這種現象的背後,除了‘台獨’教育的貽害外,島內政黨政治的本土化發展趨勢及台灣特殊的政經環境庇護也是重要原因。兩岸的未來是和平統一還是走向戰爭,台灣青年世代的選擇至關重要,讓青年世代切實認識到兩岸和平的重要性,建立和支持捍衛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青年組織,宣揚‘非台獨’、增強兩岸連結的理念至關重要。”文章內容如下: 

當前台灣青年世代政治傾向的兩個特點: 

泛綠化、激進化 

(一)台灣青年世代整體政治傾向泛綠化 

一是“台獨”言論在青年政治話語中的霸主地位。台灣青年幾乎都是網絡世代,主要的信息獲取手段來自於網絡,但青年人廣泛接觸的網絡、論壇一片綠油油。在青年最愛的媒體中,立場偏綠的《蘋果日報》排在首位。在其他網絡媒體中,涉及政治報道的新聞大量來源於《自由時報》,在相關鏈接中,《自由時報》的報道也往往佔據先機,排在其他媒體如《中國時報》等消息來源的前面;涉及重大事件的政治評論則普遍來源於一些深綠社團的網站或深綠人士的臉書(Facebook)。在近年來很多重大政治活動發源地的網絡高人氣論壇批踢踢(PTT)中,言論更是一邊倒,幾乎見不到藍營聲音。這就為“台獨”話語權在網絡世界的擴張提供了環境。以“反服貿運動”為例,在“反服貿運動”期間,網絡上一片對《兩岸服貿協議》喊殺喊打之聲,幾乎聽不見理性的討論,即便網絡上出現了支持《兩岸服貿協議》通過的青年聲音,還來不及看到回響就迅速淹沒在反對的聲浪中。重要的是,“反服貿運動”中爆發了互刪Facebook、Line好友的情況,但受傷較深的、被邊緣化的反倒是理性支持《兩岸服貿協議》的青年。

二是台灣青年人的政治認同“去中國化”,政治傾向偏好綠營。首先,台灣青年的大中華意識基本喪失。根據台灣政治大學1992年至今的追蹤民調顯示,自認是中國人的比例從25.5%降低到3%,認同自己是中國人也是台灣人的比例從46%降低到32%,主張統一的人降到9%。 而青年人中,認同自己是中國人或者主張統一的人更是寥寥無幾。正如統派青年張瑋珊所言,“身邊基本上就沒有認同自己是中國人的人”,“周圍的人會認為自己對不起台灣,是思想很有問題的人”。 其次,支持藍綠的比例嚴重失調。根據島內民調機構估算,目前台灣青年支持綠營的比例遠遠高於藍營,支持藍綠的總體比例為2:8 。“九合一”選舉中,20歲到40歲年輕人積極串聯投票,對藍營的潰敗,柯文哲的上台乃至綠營的勝利起到了關鍵作用。尤為重要的是,許多藍營二代不再支持國民黨候選人,而綠營後代則強化了對民進黨的支持。 

(二)台灣青年世代參政方式激進化、極端化 

“台獨”青年以激進方式在民粹運動中嶄露頭角。近年來,隨著“反旺中案”、“反苗栗大埔拆遷”等一系列街頭運動的展開,尤其是“反服貿運動”、“反課綱微調”等大規模抗爭活動的爆發,造就了一批擁有組織能力的激進青年“台獨”領袖,包括“反服貿運動”中帶頭佔領“立法院”的林飛帆、陳為廷,幾乎成為“台獨”青年的意見領袖;台大哲學系學生洪崇晏接連上演扔鞋、阻擋、潑漆、佔領、“路過”等鬧劇,甚至率眾包圍台北市警察局中正第一分局;魏揚公然號召學生佔領“行政院”,並叫囂願對衝撞後果負“法律責任”,成為島內學運史上首位遭聲押的學生。 

“台獨”青年組建參與激進政黨。“島國前進”發起人、“中研院副研究員”黃國昌不僅是“反旺中案”的主角,是“反服貿運動”的幕後操盤手,更直接推動新世代激進勢力組黨參政。黃憑藉其在青年學生中的影響,籌組所謂第三勢力政黨“時代力量”,以“制憲建國”為目標。學運社團“福爾摩鯊會社”則主動接洽並獲台聯黨收編,成為台聯黨青年軍,許多成員並在去年底“九合一”選舉中獲台聯黨資助投入到村里長選舉中。 
台灣青年世代“台獨”傾向增長的原因 

(一)日益本土化的社會環境 

一是李、扁執政20年“台獨”教育及馬英九當局未及時、徹底撥亂反正的影響。“亡其國必先亡其史”,如今台灣從20到35歲的新世代所接受的中小學教育背景,基本是從李登輝主政後期開始,正是台灣教科書本土化論述改革興起的時候,所教導的內容不再是兩蔣時代的大中華史觀。馬英九執政後,對導正認同動作遲緩,即便好不容易通過教改去除日本殖民色彩,但仍舊不脫離以台灣為中心的“同心圓”史觀。這就讓這代台灣青年世代的歷史觀、意識形態、生活經驗,都是以台灣為主體,本質上仍是“去中國化”的。 

二是國民黨全面退出校園及民進黨大舉進駐、長期經營的影響。上個世紀90年代末期,執政的國民黨為兌現“政治遠離校園”的競選承諾,決定從經營多年的學校中全面退出。國民黨退出校園以後,不僅中斷了之前的人才選撥路徑,更冷淡了與高校社團的聯繫。與此同時,民進黨悄然進入校園,通過吸收社團積極分子,定期在高校循環演講等多種方式大肆斂才,在各大高校都建立了自己的後備軍。此外,民進黨還專門建立青訓營,定期提供親綠積極分子資助,培養學運幹部。蔡英文自2012年“大選”失利辭去黨主席後,除了聯繫社團組織,跑的最多的地方就是各大高校,進行輪番演講。此外,蔡的“小英基金會”也大力培訓青年軍,在“反服貿運動”發揮關鍵作用,促成蔡扳倒黨內“另外一個太陽”蘇貞昌,成功回鍋民進黨主席。 

三是國民黨退出媒體經營與“獨”派金主對媒體的逐漸掌控。威權時代,國民黨對媒體有很強的控制力,不僅公營、軍營媒體由國民黨掌控,而且國民黨有自己的黨營媒體,包括“中央廣播電台”、“中央日報”、“中影”公司等,都有是國民黨的宣傳喉舌。 但隨著2000年政黨輪替及政黨不得經營媒體的規定,國民黨的媒體優勢轉變為劣勢。如今,台灣各大媒體普遍掌握在親綠財團手中,許多親藍媒體隨著市場的競爭以及董事會結構的變化,也加入了綠營的元素,藍營色彩在淡化。打開台灣的電視節目,雖然藍綠依舊分明,但實力對比懸殊,在26個政論節目中,可能有24個在批評執政的馬當局,而以批評綠營為主的政論節目則往往因收視不佳而紛紛取消。 
(二)民粹化加深的政治環境 

“兩岸走近”成為“台獨”話語中一切社會問題的根源。李登輝、陳水扁長期的“閉關鎖國”政策造成台灣錯失轉型升級的良機,導致本是淺碟形經濟的台灣不得不面臨產業外移、工資多年停滯的窘境。如今,隨著全球化的深入快速發展,全球政經結構、社會結構快速變遷,台灣更是也不能免於其外。對於20-39歲的青年世代而言,面臨嚴重低薪資、高失業率、高房價、分配正義、世代正義等問題。在競爭壓力面前,許多青年產生鴕鳥心態,“小確幸”思潮風靡,反過來助長了綠營為“閉關鎖國”狡辯的氣焰,將所有問題歸結為馬英九執政以來的兩岸開放政策。在綠色政黨及媒體的炒作之下,甚至創造出“兩岸政商權貴聯盟”等概念,使許多台灣青年誤將所有問題歸結為“兩岸走近”帶來的市場衝擊,從而在“反服貿運動”中打出“反中護台”的旗號,在“九合一”選舉中流行“為了孩子未來懲罰親中的馬當局”的說法等。 

激進無罪卻“有利有票”的政治環境讓“台獨”青年有恃無恐。台灣雖然是藍綠二元化的政治結構,但“立法院”的制度設計卻為激進民意開了後門,讓少數可以綁架多數。台聯黨原本隨著李登輝的老去而日益邊緣化,但2012年“大選”中,卻以其激進、衝撞的表現獲得“極獨”民意的青睞,得到近9%的政黨票,拿到3席不分區“立委”,取得在“立法院”組建黨團獲得與國民兩大黨平等協商法案的權利。此後,台聯黨愈發衝撞、激進,只要法案稍不如意,動輒霸佔主席台,與民進黨一唱一和,阻擋幾乎所有事關兩岸的法案進入議事日程,讓執政者無法施展抱負。可以說,台聯黨是“衝撞秀”最大的獲益者,也給青年激進分子起到示範作用。比如:從M503、亞投行到“習朱會”、“國共論壇”,台聯黨青年軍翻進陸委會、潑漆“總統”官邸和國民黨中央、機場圍堵朱立倫,不但在行前都發採訪通知告訴媒體,而且行動不像以前政治團體抗爭多半只是在警察人牆外嗆聲丟鞋。台聯黨青年軍動輒衝撞的行動,讓其主任張兆林屢次被捕,但也使其反而越來越“衝”,還因此不斷招進新血。而台灣的法治秩序雖然一再受到民粹政治運動的衝撞,卻因為馬當局的軟弱及“有心者”的庇護並沒有給予衝撞者足夠的警示,反倒讓作秀的激進分子逍遙法外,甚至獲得“英雄般”的追捧,可以輕鬆轉向投入選舉,讓激進行徑成為從政當選的捷徑,反過來加劇台灣政治的非理性趨勢。 
台灣青年世代“台獨”傾向增長的影響 

(一)影響政黨政治發展趨勢 

青年世代的總體泛綠化、“台獨化”傾向,在青年群體中造成“台獨”話語權的擴張,讓是否支持“台獨”成為衡量青年言論與行徑政治正確的唯一標準,對不同政治人物與政黨的寬嚴尺度也因其政治光譜而不同,對台灣各政黨及政治人物起著不同的牽製作用。 

一是拉抬激進“台獨”勢力聲勢。觀察今年台灣政黨政治可以發現,小黨頻繁成立、發聲,似乎都看到了明年“大選”分一杯羹的希望。除了打著“第三勢力”旗幟的社運力量外,“台獨”勢力尤其是“極獨”勢力組黨的熱情也是極為高漲。除因國民黨士氣低迷留下的逐鹿空間,壓抑了8年的“極獨”勢力似乎在新世代身上找到了再次折騰的底氣,比如:“台灣獨立行動黨 ”意圖借殼上市,希望通過黃國昌實現時代力量的“極獨化”;台聯黨青年軍更是動作頻頻,一會兒機場攻擊張榮恭,一會兒攪局連戰金婚晚宴,不斷進行符號化的衝撞行為,以突顯自己的存在感,捍衛激進“台獨”基本盤。 

二是牽制民進黨兩岸政策調整。民進黨為騙取選票,曾划出“台獨”的大餅吸引支持者。但陳水扁執政8年的教訓已經說明“‘台獨’之路走不通就是走不通”。如今,民進黨看到重新執政的希望,黨內開明勢力不願意重新走上陳水扁時代被國際社會邊緣化的老路,試圖對兩岸政策做一些更加務實的調整。但是,曾經受“台獨”教育浸淫長大的年輕世代已然長大成人,成為蔡英文口中“天然的‘台獨’世代”,在網絡中更是充斥著極端的“台獨”抱負,對民進黨調整兩岸政策起著極大的牽絆作用。比如:在審查“行政院版兩岸監督條例”時,民進黨有意放水,以方便將來執政後處理兩岸協議。但台聯黨的3位“立委”卻採用霸佔主席台等各種招數慢慢杯葛拖延,於是PTT及臉書上開始流傳“民進黨棄守,只剩台聯黨力擋‘行政院版兩岸監督條例’”的說法,不少“台獨”網友稱讚台聯黨“2016不分區一定投你們”,也痛罵民進黨“立委” 。 

三是加速國民黨的本土化。首先,國民黨面臨後繼乏人的窘境。在藍營的造勢場合,能夠見到的基本上是中老年人,跟綠營青年聚集的狀況完全不同。更為嚴重的是,原本是藍營鐵票的部分也在悄然綠化。許多外省人第三代,軍公教及眷村後代甚至台商二代都有親綠傾向,其藍綠比例也在3:7或2:8上下。這意味著,藍營正在失去一代人的支持,未來的發展將受到極大限制。其次,刺激國民黨轉型。國民黨的傳統動員方式受到新世代參政熱情提高的衝擊,不得不更加重視網絡新媒體經營,加強議題應對能力。另一方面,國民黨內門閥政治再難長久維繫,如何培養及拔擢青年才俊,重建制度化管道迫在眉睫。最後,影響國民黨內本土派與外省籍精英的博弈。台灣青年世代對本土政治精英的偏好會提升國民黨內本土勢力的聲量,也會刺激不得志的本土力量出走國民黨,從而改變國民黨內當前的權力結構。 

(二)不利於兩岸未來和平發展 

兩岸的未來是和平統一還是走向戰爭,取決於兩岸未來的主人翁。台灣青年世代的“去中國化”傾向不利於兩岸拉近距離,對未來兩岸關係走向敲響警鐘。同時,我們也應該看到,統一的道路是曲折的,但前途是光明的。雖然今天台灣青年世代出現了總體偏好“台獨”的傾向,但背後成因複雜,很多人並沒有真正認識到“台獨”的虛偽與危害,只是被綠營政黨及政客的宣傳所蒙蔽。隨著兩岸交流的全面、深入展開,尤其是大陸綜合實力的不斷增長,人民生活水平的不斷提高,台灣青年世代的認識與判斷能力增強,會有許多人改變看法,主動投身到促進兩岸和平交流發展的大潮中去。 

未來應對的思考 

(一)國民黨青年團的失敗與新黨青年軍發聲的借鑒 

一方面,需要總結國民黨失敗教訓。在“反服貿運動”中,我們發現,儘管國民黨擁有青年團,卻因為馬王政爭的因素不敢發聲。只有新黨培養的以王炳忠為代表的青年軍在為《兩岸服貿協議》的正當性發聲。這表明,不重視青年培養而只是選舉時拼拼場面,平時就擺擺花瓶、做做樣子是不行的。我們發現,雖然國民黨“立委”人數最多,但“立委”們的助理後來從政並作出成績的寥寥無幾;反倒是民進黨“立委”們培養的助理紛紛踏入政壇並打下一片天地。因為民進黨長期在野,各派系都普遍重視人才接班,即便“立委”自己無法連任,也會讓所在派系給助理安排好去處,而國民黨則因為門閥政治嚴重,官僚體系森嚴,一般“立委”分量不足,也難以抱團取暖,助理的前景也就因“立委”的沈浮而中斷。這表明,百年老黨的官僚文化讓許多出身草根的人才缺乏上升通道,政黨及政治人物缺乏培養人才的文化,也讓國民黨的青年培養停留在紙上。 
另一方面,需要培養扶持統派青年。在對新黨青年軍的考察中發現,雖然其培養模式仍然帶有很大的傳統政治色彩,但新黨對青年軍的重視也讓其發揮了許多意想不到的影響。比如:新黨的青年軍成立自己的網軍,有很大的自主權,在網絡上避免了一邊倒聲音的出現。當台北市長柯文哲就職百日備受追捧之際,新黨青年軍就已經整理出柯選前選後的主要言論 ,就其政績、失職、失言、違背承諾等各方面的言行歸類,一目瞭然,這種擺事實講道理的做法,無論反應速度還是批評力道都比國民黨官方乃至“立委”發言生動有力許多。與此相應,島內統派也普遍呈現高齡化趨勢,青年統派寥寥可數,需要高度重視統派青年的培養,加強其組織聯繫,放手讓其宣揚統派主張。 

(二)重視兩岸新世代的成長及其培養 

一是陸配後代。兩岸的融合最終是人的融合,是血緣的重新匯聚與親情的其樂融融。陸配群體是兩岸人員往來中連結兩岸最密切的群體,陸配子女更是兩岸和平發展的寶貴結晶。呼吁台當局重視陸配權益,協助陸配群體解決生活問題,尤其是幫助陸配子女赴陸上學、工作,讓擁有兩岸連結的台灣人獲得更多讓人艷羡的發展機會,或將成為未來對台工作卓有成效的重要領域。 

二是台商後代。在大陸的台商群體龐大,台商的後代與大陸也有著天然的連結優勢。然而,台商子女求學大多在島內,鑒於兩岸教育及文化氛圍的鴻溝,對兩岸關係的看法也跟父輩頗有距離。要讓台商後代繼續成為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推動力量,就需要解決兩岸教育的融合問題。台商子弟學校尤其是公益性質的東莞台商子弟校給予我們很大啟發,其教育充分融入中華傳統歷史文化,又能銜接台灣考試內容,學生既可以在大陸深造也可以返台高考,返台後能夠理性的傳遞對大陸的認知與判斷。這類比較成功的融合經驗,值得推廣與借鑒。 
(三)破除青年的“台獨”迷思仍需從宣傳上尋求突破 

“台獨”之所以在島內還有很大的市場,與綠色媒體選擇性報道大陸負面新聞有關,也與大陸媒體聲音無法在台灣順利傳播密切相關。如果自己的聲音無法直接傳遞,只能依靠別人轉述,勢必產生遺漏甚至誤會,從而難以建立真正的信任。 

迄今為止,大陸電視媒體在島內仍無法落地,平面媒體大部分亦無法刊行,一直以來對台宣傳或傳播的主陣地是廣播,不乏青年聽眾,但總體受眾有限。大陸的影視劇入台也還面臨嚴格的審查,即便如此近年來大陸一些影視劇如《漢武大帝》、新《水滸傳》、《後宮甄嬛傳》在台灣備受歡迎,這至少表明台灣的這一代青少年對中國文化還是有比較濃厚的興趣的。另外,像大陸娛樂節目《超級女聲》、《非誠勿擾》、《中國好聲音》,在台灣也有不小的影響力。未來,如何整合相關媒體,充分利用網絡、新興自媒體的力量,建立有影響力的對台網絡廣播、網絡電視和專業網站 ,值得思考。



蔣友柏有被騙感覺,我們呢?←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又是「義不容辭」的政客 綠黨市議員王浩宇真不要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