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5/08/05

​女兒的眼淚在日月潭:木苦依五木

看到中時報導「女童悲文 飯做好了媽媽死了」,原來是四川大涼山的小學四年級彝族小姑娘木苦依五木寫的「淚」,文字精練簡單,每一段每一段,都充滿了女兒對母親的思念,非常感人。

木苦依五木 淚

文中談到日月潭,故事如文末所附,這我倒沒印象。

三姐弟的照片,只有小弟在笑,或許「還沒長大」是一種幸福。被迫長大的姐姐,令人心疼。

木苦依五木

即使是日月潭,也承擔不了這許多愁。

blackjack 2015/8/5


女童悲文 飯做好了媽媽死了
2015年08月04日 21:29 徐尚禮

木苦依五木(筆名柳彝),一個來自四川大涼山的小學四年級彝族小學生。父逝4年後,相依為命的媽又病死。她在一篇《淚》的作文中,道盡對媽媽的思念,母逝前,她給媽做飯,「飯做好了媽媽死了」,不捨母逝的她寫道,「有個地方有個日月潭,那就是女兒想念母親留下的淚水。」然而日月潭能承載如此多的辛酸嗎?

4日陸媒刊出小女孩故事。四川大涼山至今仍是大陸貧困區,新華社調查採訪說,當地「大米每10天逢集時才能吃到,肉一年最多吃3次。」木苦依五木就是在這種環境長大。如今媽媽走了,小女孩心境正如那首歌─「世上只有媽媽好,沒媽的孩子像根草,隨著風兒飄落幸福那裡找」。以下是《淚》全文:

爸爸四年前死了。爸爸生前最疼我,媽媽就天天想辦法給我做好吃的。可能媽媽也想他了吧。

媽媽病了,去鎮上,去西昌,錢沒了,病也沒好。那天,媽媽倒了,看看媽媽很難受,我哭了。我對媽媽說:媽媽你一定會好起來的,我支持你,吃了我做的飯,睡睡覺,就好了。

第二天早上,媽媽起不來,樣子很難看。我趕緊叫打工剛回家的叔叔,把媽媽送到鎮上。第三天早上,我去醫院看媽媽,她還沒有醒。我輕輕地給她洗手,她醒了。媽媽拉著我的手,叫我的小名:妹妹,媽媽想回家。

我問:為什麼了?「這裡不舒服,還是家裡舒服。」我把媽媽接回家,坐了一會兒,我就去給媽媽做飯。飯好了,去叫媽媽,媽媽已經死了。課本上說,有個地方有個日月潭,那就是女兒想念母親留下的淚水。柳彝 2015年6月20日(中時電子報)

新聞來源
出版編輯:徐尚禮
關鍵字:四川大涼山、木苦依五木、媽媽

***************

日月潭的傳說(二) 
在臺灣北部的一個山寨裡,住著一對十分恩愛的年輕夫妻,男的叫水銀,女的叫社蘭。他們發現沒有了太陽和月亮,心裡非常著急,眼看著村寨凍死餓死了那麼多人,他們決心要找回太陽和月亮。但是他們的家中還有一個臥病在床的老媽媽。為了找回太陽和月亮,水銀決定拿著火鏟去挖太陽和月亮,留社蘭在家裡照顧老媽媽。 
水銀走後,社蘭在家精心照顧老媽媽,把家裡所有能吃的東西都給老媽媽吃。可是後來,老媽媽再也受不住凍俄,還是死去了。社蘭傷心地把老媽媽安葬後,她也趕到山下要和丈夫一起挖太陽月亮。可是,當她來到山上一看,山頂上挖了一個很大很大的大泥坑,水銀已經累死在大泥坑裡了。社蘭傷心不已,她跳進大泥坑裡,把水銀的屍首緊緊抱在懷裡放聲大哭起來,淚水像斷了線的珠子滴在大土坑裡。不知哭了多長時間,漸漸地大土坑裡滴滿了她的淚水,形成一灣碧潭。社蘭再也哭不出來了,她和水銀的屍體緊緊抱在一起,靜靜地躺著。潭水慢慢地把這座山山肚裡的岩石和泥土滲透了,有些鬆軟了。太陽和月亮呆在山底下正透不過氣來,它們用力供了一下,鬆軟的岩石和泥土鬆動了。太陽的力氣大,先從水銀和杜蘭的屍首的東北面鑽了出來,升到空中,在潭裡留下一個圓圓的窟窿;月亮力氣小,等太陽在天上從東邊走到西邊,天黑下來時,才好不容易從水銀和社蘭的屍首的西南面鑽出來,升到空中,在潭裡留下了一個月芽狀的窟窿。從此以後,太陽和月亮再也不敢一起在天上行走了。人間又恢復了往日的生機,人們又過上了豐衣足食的日子。 
為了紀念水銀和社蘭,人們就把這灣潭水叫成水社湖,把他們變成的那座島叫做水社島,而這座山附近的村落就叫做水社村。這座山上的潭水慢慢滲進太陽和月亮留下的那兩個不同形狀的窟窿裡,形成兩灣不同形狀潭水,這就是日月潭了。



The Lion king被屠殺 美國人是兇手←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宋楚瑜的轉型正義 黃瑞華的廢死 林清玄的台灣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