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5/07/02

​楊逵與皇民台灣:由蔡英文父論高級本省人的起源

2015年06月27日蘋果日報蘋論「洪子瑜與蔡潔生」談到蔡英文父蔡潔生「...在日治時代被日本人送到滿洲國學習維修飛機... 台灣是被中國割讓給日本的,台灣人成為「皇民」沒有選擇,現在80歲以上的台灣歐吉桑,誰說不出幾句日語?誰家裡沒有一段當年與日本保正的故事?以皇民化來攻擊候選人的父親,其實是違逆一般台灣家庭的日常生活經驗...」,其實大家也沒有以「皇民化來攻擊候選人的父親」,像我就寫過「蔡英文父親是日本皇民還是漢奸爭議」。該文談到:「台灣人成為「日本皇民」可以被批評嗎?固然有人說要當「日本皇民」不容易,要先成為「三腳仔」才有機會成為「日本皇民」,但我認為:乙未割台已陷台灣至任人宰割的地步,不能因此強烈責怪「三腳仔」想當「日本皇民」的意願,李登輝說他22歲以前是日本人,此其意也。」。但蘋果日報以會說日語與「皇民化」相提並論,這才是「違逆一般台灣家庭的日常生活經驗」,以下就來看台灣媒體如何無恥的說謊。

1932年間,有一台灣人寫了一篇小說,故事中提到他父親聽到日本因XX 製糖公司要開辦農場收買土地而難過,在某次集會中,日本人說不同意賣地就是「陰謀」、「共謀」,警部補老爺更說不賣地就是「...有「陰謀」,對於這種「非國民」,我是決不寬恕的。…」,翻譯的人是主任教員陳訓導與林巡查,都把「陰謀」、「共謀」、「非國民」唸的非常大聲,由於想到余清風、林少貓的下場,大家都極恐懼。後來村長要大家拿出圖章來賣地,作者父親雖身為保正卻不願意,日本警察痛罵「拖去!這個支那豬!」並痛打一番,約六十天後,死了。

這小說反映出日本佔領台灣時的情況,說起此作家,其孫女係大學教授楊翠,其外曾孫就是太陽花學運領袖魏揚,知道他是誰了嗎?鼎鼎大名的台灣作家楊逵是也,此小說名《送報伕》,原名《新聞配達夫》。

楊逵父親就是日本保正,但說他「日本皇民」,我看他會再氣死一次。如果楊逵父親是「日本皇民」,他會被日本警察打到重傷而死嗎?

楊逵哥哥後來當了巡查並逼迫村人,其母與他斷絕關係,楊逵弟弟跟妹妹陸續死了,其母把最小弟弟托給叔父照顧後上吊自殺。其遺書說
... 我所期望的唯一的兒子…… 
我再活下去非常痛苦,而且對你不好。因為我底身體死了一半…… 
我唯一的願望是希望你成功,能夠替像我們一樣苦的村子底人們出力。 

村子裏的人們底悲慘,說不盡。你去東京以後,跳到村子旁邊的池子裏淹死的有
八個。像阿添叔,是帶了阿添嬸和三個小兒一道跳下去淹死的。
 
所以,覺得能夠拯救村子底人們的時候才回來罷。沒有自信以前,絕不要回來!...


如果楊逵母親是「日本皇民」,她還會以其兒子之一當巡查為恥嗎?她還會自殺嗎?

日本於1936年9月在台灣推行“皇民化”運動後,成為皇民的台灣人要改成了日本的姓名,家門口會掛牌子“國語之家”,優先配給糧食、米油和衣服,兒女可以去念「小學」。而非皇民的小朋友唸的是「公學」。參軍的人家宅會貼上「榮譽之家」...。楊逵父母因日本人而死,他回台灣後有成為「皇民」嗎?

“皇民化”運動後,台灣文壇亦被波及,除了有被要求帶筆尖上前線的宣傳隊伍外,台灣文人被迫加入「皇民文學」的陣容也是無可責難之舉。然當時台灣文人普遍加入「文學奉公會」時,他不但未加入也以發表反映社會現實的小說為主,其著作更是時常被禁,楊逵根本沒有成為「皇民」!與1895年即引日軍入台北的辜顯榮相比,辜以台灣人身份當到日本貴族院議員,楊逵呢?

楊逵在一九八二年五月七日應邀至輔大草原文學社講故事,談到日本人如何屠殺台灣人 :
...日軍鎮壓過後,傳說很多。
有的說:日軍看到有人就抓,不管參加不參加都把村民關在廟裏。
有的說:日軍迫著村民挖個大坑,把農民們蒙眼排隊,一個個砍頭踢下去,製造萬人坑。如此就地被虐殺的不算,被串在一起送到臨時法院的也有幾千人,被判死刑的就有六百多人。
我的兄長楊大松也被抓去當軍伕,替他們搬運軍火糧食,回來之後也證實了這些事情。
後來我到台南讀中學,仍念念不忘小時候目睹以及聽到的這次事件。
那個時候我的讀書慾很盛,每有空就逛古書店,也常到圖書館去找書看,在偶然的機會,買到一本日人寫的「台灣匪誌」。回家一看,寫的都是這類事件有十多次,噍吧哖事件也列在其中。
對我們而言,噍吧哖事件是對抗日本迫害的民族運動,參加的都是民族烈士,而日本人竟把他們當做匪徒。
其後又得悉,日本中央政府曾發佈了所謂「六三法案」,授權台灣殖民當局任意立法「匪徒刑罰令」,得依法把抗日同胞處以極刑。
因此我才理解到有些歷史之不可靠,有些法律之不公道。真是弱肉強食。...


被屠殺的台灣人會是「皇民」嗎?

楊逵說「我這一輩子,除了抗日實踐運動之外,也寫過幾篇小說和劇本,好壞我不敢講,但都是走這條路線的。」,他談到中學時代,同學在唸一首英文、台語、日語連成的打油詩:「Country King Policeman(草地皇帝是警察)腰佩油抽 汪汪汪!」...,台灣人不是把日本警察當「四腳仔」的狗嗎?

楊逵死了,他的過去已不被重視,台灣歷史隨著仇中反中的腐敗媒體惡意書寫。當然,我們知道蔡英文父親蔡潔生因當了皇民而發達,現在蔡英文身家也不知有幾億,這些「台灣皇民」正是台灣高級本省人的起源。但媒體把你們以當皇民為榮的父祖用「一般台灣家庭的日常生活經驗」來說明,未免是嚴重污辱以楊逵為代表的台灣人!

楊逵說「我小時候就喜歡到鎮上媽祖宮去聽一位老先生「講古」,到我認得幾個字之後,就喜歡看小說,因此,我決心要做一個小說作者,把這些被歪曲了的歷史糾正過來。」,「這些被歪曲了的歷史」在他死後又被歪曲,可說是台灣的悲哀。其實要不要當皇民或是否以當皇民為榮都是你們個人的事,我一貫的思想還是認為:當皇民不可被責難,某些台灣人是否參與日本對亞洲的大屠殺才是該被認真討論的台灣歷史。

blackjack 2015/7/2
 

link

 日本殖民統治下的孩子 (楊逵自述)

美軍為什麼要轟炸台灣?那些台灣人不願承認面對的真實歷史及其簡介

 

以下為本人文章

反課綱微調隱瞞的罪:台灣人的聖戰

泯滅人性的某種台灣悲情

台灣是永遠的「戰敗國」嗎?論台灣媒體的錯亂

台灣應為二次大戰屠殺向世界道歉

台灣不應認同二戰軸心國德、日的核心價值:再談美軍轟炸台灣

台灣人參加南京大屠殺vs.美軍轟炸台灣

美軍為何轟炸台灣?你必須知道的台灣歷史真相!

中華民國於二戰轟炸台灣,那台籍日本兵為天皇殺了多少人?

日本人屠殺了多少無辜的台灣人?(尹章義

美國人不會忘,台灣人不想知道

日本人開始反省,台灣人卻緬懷二戰皇軍

馬關條約120周年,台灣向軸心國史觀邁進

修改教科書爭議:課綱微調要隱瞞的台灣人罪行

以謊言遮蓋謊言的台灣歷史、並淺談台漢人對原住民的大屠殺

台灣歷史研究的墮落:以課綱微調及二二八為例

蔡英文父親是日本皇民還是漢奸爭議

馬英九反對老兵接受大陸閱兵邀請非常虛偽

台教授:日據時代的“皇民”被駡“三腳仔”
http://news.sina.com   2014年02月25日 16:00   鳳凰網
原標題:台教授陳鵬仁:日據時代的“皇民”被駡“三腳仔”
台海網2月26日訊(海峽導報駐台記者 林靖東文/圖)日本殖民統治,有台灣人稱是“最美好的時代”。可是,歷史事實到底是怎樣的?只有親歷過那個時代的人,才有發言權。
24日晚,台灣“中國文化大學”日本語文學系兼任教授陳鵬仁,在台灣大學演講“日據時代的台灣人”。通過他的親身經歷,還原了“二二八”事件前台灣被"皇民化"的歷史,也還原了在1949年前那個特殊的歷史階段,台灣人、日本人與國民政府之間的交錯糾結。
人物名片
陳鵬仁,1930年出生,小學畢業時被送到日本讀書,直到1945年日本戰敗后才回台。成年后,他獲得日本明治大學經濟學學士、明治大學政治學碩士、日本東京大學國際關係學博士學位,也曾任國民黨中央黨史委員會主任委員,長期研究日本的政治、歷史、外交、社會。著有《戰后日本的思想與政治》、《蔣經國先生傳》、《決定日本的一百年》等160多本專著,是當今中國近現代史、日本近現代史及日本政治、外交領域知名學者。
從小被教化“是日本人”
“我們小時候講‘我們是台灣人’,它的意思是‘我不是日本人’。”陳鵬仁说,那時雖然他在學校成績最好,經常受到日籍老師的表揚,但他從小就知道自己不是日本人。
有一次,他幫日本老師抄寫全班的籍貫,看到很多“福建”的字樣。於是回家問父親,“福建”是什麼意思?父親告訴他,“孩子,我們就是福建人”。
而當時,日本老師教他們的卻是“我們是日本人”。
可是,日本老師也有自相矛盾的時候。有一次,老師教大家“裕仁”就是天皇。陳鵬仁發問,“那天皇姓什麼”?日本老師大怒,駡道:“天皇就是天皇,哪有姓。”“從那時候起,我就知道自己不是日本人。”
台灣為什麼要叫台灣?“台”的閩南語音同“埋”,陳鵬仁说,“埋了就完了,所以台灣的閩南語是‘埋完’的意思”。既然連台灣的名字都是從福建來的,又跟日本扯得上什麼關係?
“皇民化”的台灣人被瞧不起
當時,日本在台灣推行“皇民化”運動,哪一家人只要改成了日本的姓名,就會在那家人門前掛個牌子,名曰“國語之家”。而這個牌子可以給那家人帶來很多好處,比如在糧食、物質匱乏的時候,會優先配給糧食、米油和衣服,兒女可以去念小學。“那時日本人念的學校就是小學,我們讀的是公學。小學的老師好,教的內容也比較多。”
陳鵬仁说,日本人還利用有人貪小便宜的心理,把台灣人進行兩極化管理,“但當時愛占小便宜的人不是很多”。“可是台灣人不如朝鮮人敢反抗”,他说,當時日本也在朝鮮推行“皇民化”,有個朝鮮人故意改名為“田農丙下”,念起來與日語“天皇陛下”同音,以此嘲笑日本人。
雖然表面上不敢反抗,但私下裏,那些被“皇民化”的台灣人還是會在鄰里親朋面前抬不起頭來。“我們駡日本人是狗,狗有四條腿,人有兩條腿,而那些‘國語之家’就是介於狗與人之間的‘三條腿’,我們駡他們‘三腳仔’。”據说,有次一年輕記者到李登輝的家鄉採訪,聽到人們叫李父“三腳仔”,以為“三腳仔”是誇人的話,還撰文猛拍李氏的馬屁,说鄉親們讚揚李父勤勞勇敢、簡朴刻苦。
終於等來日本“輸輸去”
日本戰敗前夕的內閣總理大臣,叫鈴木貫太郎,日語發音與閩南語“輸輸去”相近。
那時,陳鵬仁在日本讀初中,“我們這些小孩子常说‘輸輸去’最好,這樣我們就可以回台灣了”。
日本投降那天,他們被命令穿上正裝,站在操場聽廣播,雖然廣播的效果很不好,一直有嚴重的干擾,但他聽到“天下太平”這四個字時,就想可能是日本投降了。可是老師卻稱,廣播是说“天皇叫我們好好學習,長大以后效忠天皇”。
不久,他聽到隔壁教室有女同學在哭,“我就知道,日本投降了,我很高興”。
“二二八”沒有元兇
“‘二二八’事件是個悲劇。”陳鵬仁说,當時國民政府剛剛接收台灣,到處一片混亂,百廢待興,民心動蕩,造成族群對立。“那時區分你是台灣人還是外省人,就看你會不會唱日本國歌。”
“從日本回來后,我在高雄讀初二。‘二二八’事件發生時,我想回台南老家,但高年級學生把着火車站不讓上,讓我們留下來參加‘二二八’。我不想參加,就從高雄左營火車站走了一個半小時,走到下一站去坐火車回家。”陳鵬仁家在台南縣的山上鄉,在新市下車,陳鵬仁遇到一個叫洪平山的同學,此人在高雄畢業后在政府部門做事。可是那天遇見的時候,洪平山臉上擦了很多土,慌慌張張地说他正在跑路。后來,陳鵬仁再也沒看到洪平山,“估計是被人殺了”。
“這是民族的最大悲劇。”陳鵬仁说,他在很多報紙上寫過,“二二八”事件是由於當時本省人與外省人語言、價值觀念的不同造成的,“二二八”沒有元兇,它只是一個偶然爆發的事件。“即使‘二二八’有元兇,那也是后來有心人人為製造的。”


​馬英九反對老兵接受大陸閱兵邀請非常虛偽←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國安法第11條揭示:紅二代與皇民後裔將在兩岸對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