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5/04/17

​馬關條約120周年,台灣向軸心國史觀邁進

今日,是馬關條約割台120周年。從去年郝柏村批評柯文哲祖父為日本皇民後,「我們都是皇民後裔」之聲在台不絕於耳,要求台灣「正視二戰」之聲此起彼落,大家希望的是牢記台灣與日本「血一般友情」的軸心國史觀:先是說台灣被當成同盟國美軍轟炸目標很冤枉,現在則把參加皇軍的台籍日本兵當成「拿著血書、唱著「南十字星台灣軍」的台灣先烈」,日本A級戰犯有被當成「日本先烈」嗎?顯然台灣在頌揚奴隸人類的法西斯史觀上,已比日本走的更遠。

像今日自由時報投書台灣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碩士林冠志「你們抗戰勝利我們?」指出:
「…在舉辦所謂抗戰紀念活動之前,我們必須先搞清楚,二戰時期的台灣為誰而戰?為何而戰?我們是戰勝國?還是戰敗國?…
…台灣在二戰期間屬於日本帝國的一部分,是戰敗的一方…
…二戰期間,台灣志願加入日本「陸軍特別志願兵」的青年,報名人數高達四十二萬六千多人,在那樣的時空背景下,
台灣人穿著皇軍制服,前進南太平洋對抗盟軍,這才是台灣本身真正的歷史。…
…二戰期間,美軍對台北、基隆、高雄進行大空襲,台灣人死傷慘重,誰來紀念?二戰期間,以原住民為主的高砂義勇軍和美軍在婆羅洲進行激烈叢林戰,又有誰來紀念?二戰期間,新竹空軍基地被中華民國空軍投彈轟炸,又可曾看過誰代表官方來紀念?二戰尾聲死傷慘重的沖繩戰役,裡面也有許多戰死在沖繩的台灣人,又有誰能為他們紀念?那些數以萬計,埋骨在印尼、菲律賓等國,從此再也沒回到故土台灣的台灣戰士,
又有誰為他們獻花說聲「謝謝你們」呢?…
那些當年拿著血書、唱著「南十字星台灣軍」的台灣先烈,他們倒映在二戰戰場的身影,又情何以堪?
林冠志「你們抗戰勝利我們?」


被日本矇騙下參軍的台灣人竟被說成「志願」,真是荒謬至極。此人談「沖繩島戰役」,我們就來談。在日軍大勢已去時,軍人自己自殺外還脅迫平民集體自殺。日本為了掩蓋真相而修改教科書,沖繩人抗議要求列出來而且要大家「認識沖繩」,要讓今天的兒童知道過去到底發生了什麼!該文作者說「沖繩戰役,裡面也有許多戰死在沖繩的台灣人,又有誰能為他們紀念?」,怎麼不談談這些日本人拖台灣人下水參加法西斯戰役又強迫他們自殺還害死一堆平民呢?

該文作者頌揚印尼、菲律賓等南洋戰役,還說「又有誰為他們獻花說聲「謝謝你們」」!?一個歹徒衝進你家裡要你爸爸當恐怖份子,你爸爸犧牲自爆了,這個兒子不說歹徒壞,卻要對爸爸當恐怖份子去自殺炸彈恐怖攻擊的行為感謝!?

這就是台灣目前甚囂塵上的史觀。


當恐怖份子去恐怖攻擊的自殺炸彈客能成為普世價值下的「台灣先烈」嗎?不認清日本帝國對台灣人民的宰制就會有這種思維。遺憾的是,從捷運施工害死四人的台中市長林佳龍到該文作者,確實可以看到台灣民心的轉變。

那就是馬關條約120周年,台灣向軸心國史觀邁進。

既然如此,被屠殺的印尼、菲律賓等南洋戰役之受害者、繩戰役倖存者及後代、二戰中被日本大屠殺的人民與國家…你們能不真實的「認識台灣」嗎?

BLACKJACK 2015/4/17 
link:

台灣不應認同二戰軸心國德、日的核心價值:再談美軍轟炸台灣
台灣人參加南京大屠殺vs.美軍轟炸台灣
美軍為何轟炸台灣?你必須知道的台灣歷史真相!
中華民國於二戰轟炸台灣,那台籍日本兵為天皇殺了多少人?
日本人屠殺了多少無辜的台灣人?(尹章義

美國人不會忘,台灣人不想知道
​日本人開始反省,台灣人卻緬懷二戰皇軍


名家-馬關條約二甲子 台中再現日神社
2015年04月17日 04:10 林金源
台中市長林佳龍月前表示,將花200萬元,把原被放倒在地的台中神社鳥居,重新豎立起來,藉以「重拾城市光榮感」。林市長阿諛日帝劣行、踐踏民族尊嚴的醜劇,就發生在乙未割台兩甲子的這一年。更令人遺憾的是,直到《馬關條約》簽署滿兩甲子的今天,全台仍不見有人阻擋此謬誤。

莫非這就是台灣「慶祝」《馬關條約》生效的方式,也是總結乙未割台歷史的「心得」?

16世紀到1840年之前,中國是全球最大經濟體,自給自足,以德服人。它也是一個組織鬆散、不具侵略性的文明邦國。周邊鄰國自動內附成為我藩屬,因為中國為首的天下秩序保障了和平,朝貢制度給予鄰國經濟實惠,卻不干涉其內政。共存共榮就是當時國際秩序的寫照。

鴉片戰爭打破了寧靜、和諧的東亞秩序,日本的「脫亞入歐」、以鄰為壑,更成為中國無盡的夢魘。1895年的今天,日本選定曾被英、法、美、荷聯軍打敗的地點,逼中國簽訂《馬關條約》,證明自己今非昔比。

甲午之前,李鴻章力陳「海防」重於「塞防」,台灣許多建設都比內地進步。《馬關條約》之後,若非三國干涉還遼,滿清的龍興之地也和台灣一起被割。這兩事實足以破解獨派別有用心、自怨自艾的「悲情史觀」。

日本據台初年,官方統計,至少殺掉當時百分之一台灣人口。終其統治,殖民政府對我抗日先賢的屠殺,罄竹難書。對我先民財產、尊嚴的侵奪,更不在話下。配合殖民統治因而獲利者,當然存在,但實在不值得一提,更不能因此掩蓋其他多數同胞遭受的苦難。

日本在台設立的首座神社,就是紀念領軍征台而死的北白川宮能久親王。據台50年,日本共建了68座神社,把它們當作地方教化中心,以此強化效忠日本的皇民精神。

總督府惱於傳統寺廟無處不有,1937年(七七事變)前後,發起「寺廟整理運動」。從此全台對寺廟、齋堂的捐款嘎然而止。建造神社的資金與數目則快速增長。潮州神社為籌建造資金,甚至強迫蕉農每賣一籠香蕉得捐一錢。總督府官員如果地下有知,必當為今日林市長的「義舉」含笑九泉。

《馬關條約》清廷賠日本二萬萬兩白銀,三國干涉還遼再賠三千萬兩。兩者加總,約等於1893年日國民所得的二分之一,或當年輸入總額的4倍。此賠款成為日本發展紡織工業資本,並建立八幡製鐵(後來的新日本製鐵)。相對之下,中國犧牲三千萬軍民、無數財產才贏得1945年的抗戰勝利,卻因兩岸鬩牆,竟未獲得日本一絲一毫賠償。

日本據台後,台糖解決了它先前購糖造成的入超問題,台米成為解決日本糧荒與支持工業發展的功臣。督造嘉南大圳、有功於台米輸日的八田與一,至今在日本故鄉雖仍默默無名,卻被台灣捧為英雄與神明。

2013年3月31日,台灣女學生穿著日本和服,慶祝新竹車站百歲生日。北白川宮能久親王的後代,也代表日本皇族來台「致意」。台灣學生毫不介意與領軍征台的寇首後代同台並列,她們也不知道1893年11月清廷修築的鐵路已達新竹。車站的百歲生日從1913年起算,那是侵略者的觀點,卻否定自己祖先的篳路藍縷。女學生更不知道,當年劉銘傳修築基隆港半途而廢,因為劉擔心台若不保,基隆的建設反而為敵所用。

乙未割台以來,台灣先被日本皇民思想箝制50年。1949年之後,台灣人民又被兩蔣反共教育及李扁反中思維綁架66年。綜觀120年間,除了短短4年之外,統治兩岸的都不是同一個政府;台灣統治者基於己利,不斷撕裂、分化兩岸人民的正常連結。兩甲子以來,台灣的認同錯亂、國格分裂,就是日據殖民與國共內戰雙重撕裂與分化的結果。診治痼疾之道,就是真誠、完整的回顧歷史,體認兩岸命運的不可分割,重塑台灣人也是中國人的價值與尊嚴。

7月7日起,馬政府將有一系列慶祝抗戰勝利70周年的活動。這些活動的主軸如果不是振奮民族意識,而是與對岸爭話語權的話,那麼愧對先賢先烈的,就不只是林佳龍而已。

(作者為淡江大學副教授)

***********

時論-馬關割台 美國助日
2015年04月17日 04:10 王曉波
今年4月17日,是馬關條約割台120周年。

中研院黃嘉謨教授在《美國與台灣》中說:「中日甲午一戰以後,日本要脅割取台澎列島,雖不一定是出自美國的主謀,而若干美國人在日本脅取台灣的過程中,多方面的給予日本助力,史實俱在,實非任何遁詞所能否認的!」但在唯美是崇的台灣學界,這段歷史卻被抹煞,黃嘉謨之論遂成絕響,而罕人知之。

《馬關條約》割台,雖不一定出自美國的主謀,但是「若干美國人」多方「給予日本助力」卻不是沒有原因的。

1854年,打開日本鎖國政策大門的美國遠東艦隊司令培里(M.C. Perry)就曾派人登陸基隆考察,並向華盛頓當局提出備忘錄,而主張美軍占領台灣,因為能占領台灣即能控制東南亞海運的樞紐,並且,有一支充分的海軍,就能控制中國沿海港口,就能控制中國。當時美國力猶未逮,而沒有接受培里的建議。

至1871年,中日天津條約在天津續約談判,其中包括一條準軍事同盟條款,當時日本「明治維新」已有一定績效,中國亦在「自強運動」中,若相結合則足以對抗西方的壓力,故時美駐日公使迪龍(E. Delong)即上書國務卿費雪(H. Fish)言此乃美國「莫大之災難」,並說:「日本與中國有所不同。我們應歡迎日本成為一個盟友,當與中國有衝突時,文明諸國應視日本為一伙伴。」費雪則批示:「設法誘導日本盡可能遠離中國,而與其他強權勢力在商業上和社會上相結合。」

當時,又發生牡丹社事件,琉球人遭台灣原住民殺害,日本代為申張,而總理衙門以「化外之民」回覆。

所以,迪龍找李仙得(C. Legendre)攜台灣地圖見副島種臣,說服日本征台謂:「美國不願略取他國土地,但其友邦如擬擴張疆域,實行占領他國控制不到的地方,美國當樂觀其成。」故有1874年,西鄉從道出兵恒春,其中有美軍嚮導卡薩(D. Cassel)和華生(J.R. Wasson)。但受到原住民堅決抵抗,清朝援軍又到,故無功而退。

若培里主張的是「占領台灣,以台制中」,那麼費雪則是「日據台灣,以日制中」。

至「甲午戰爭」,黃嘉謨言:「美國政府與民間對於日本的同情與支持,由來既久,到了中日甲午戰爭發生前後,表現得尤為明朗。」

除了美國駐華大使田貝(C. Denby)左袒日本外,由張蔭桓推荐的中方談判顧問前美國國務卿福士達(J.W. Foster)吃裡扒外。不但田貝說:「問題出在中國是否希望和平,如果她的確希望和平,就應該接受日本提出的條件。」福士達數次警告不願割地的李鴻章謂:「假如戰爭繼續下去,則中國獨立與清廷統治的地位,勢必極端危險」。並且還說:「台灣割給日本,並不是那麼可厭,因為這是一個大戰爭的結果,給勝利者一些報酬似乎是自然的。」

《馬關條約》割台引起朝野反對,除康有為率進京考試的各省舉人「不避斧鉞之誅」在天安門前擋皇帝的輦車,「公車上書」要求「誅奸相,絕和議」。光緒皇帝亦謂:「台灣割則天下人心皆去,朕何以為天下主?」

關於割台,李鴻章亦謂伊藤博文:「如果勒令中國照辦,不但不能杜絕爭端,且必令兩國子孫永成仇敵。」但美國要的就是中日「兩國子孫成仇敵」。

今年是《馬關條約》120周年,美國除了牢牢控制台灣外,又以釣魚台主權挑撥中日關係,反省歷史,日本應該「詳審慎擇」,不可再蹈歷史的覆轍了。

(作者為世新大學教授)


​台灣夢揭密←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查理週刊屠殺事件後,法國教給世界及台灣上的一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