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4/12/26

團結在癡漢色狼底下的偽善團體-陳為廷與婦女團體之「癡漢自新聯盟」

性犯罪者陳為廷除了自承「兩次」違反性自主而進行性犯罪外,又被爆料還有許多「犯罪黑數」,他的行為除了可追溯自高中時期外,也有一些指控說太陽花學運期間有某些人行為不軌。在陳為廷一開始說出此事時,婦女團體如現代婦女基金會副董事長林美薰、婦女新知基金會秘書長林秀怡、兩性專家吳娟瑜紛紛表示「肯定陳為廷自已反省的態度」,像現代婦女基金會副董事長林美薰說「她可以肯定陳為廷自已反省的態度,也希望他未來從政後,能說到做到檢視自己言行,不再有歧視、不當碰觸女性身體。」婦女新知基金會秘書長林秀怡表示「該事件已是過去式,被害人也已經透過司法程序提出告訴處理性騷擾的問題。她說,接下來關注陳為廷宣布參選後言論是否出現性別歧視或不當行為,以及當選後有沒有提出性別政策比較重要。」,絲毫未言及年輕的性犯罪者再犯率極高及台灣體制對性犯罪者極其寬大的問題。只有前警大教授葉毓蘭指出「陳為廷屬高再犯危險個案,早該接受更專業的協助。…不管建中、清大或地檢署,因為各自為政,沒有互通信息,主管機關也沒有建立個案管理制度。以至於每個案件都當成小案、初犯,讓陳為廷錯失接受治療的良機。…」。這種問題,婦女團體如現代婦女基金會副董事長林美薰、婦女新知基金會秘書長林秀怡、兩性專家吳娟瑜不知為什麼完全想不到。

然而,事情往想像不到的方向發展。

在性犯罪者陳為廷「犯罪黑數」可能要一一爆開之際,甚至他於學運中行為不軌的謠言也逐漸蔓延,性犯罪者暨太陽花學運領袖陳為廷決定退出2015苗栗縣立委補選,婦女團體如現代婦女基金會副董事長林美薰、婦女新知基金會秘書長林秀怡開始改口。

現代婦女基金會副執行長林美薰表示「社會應該給自新者有改過機會,但不代表性騷擾的行為人適合擔任民代;因為他們如果擁有更大的權力,就可能利用權力造成更大的傷害。」婦女新知又聲明指出「性騷擾案件中,加害人是否應該被原諒,只有受害者有資格決定,並非社會大眾所能公判。」 云云。

真見鬼了,之前說「…希望他未來從政後,能說到做到檢視自己言行,不再有歧視、不當碰觸女性身體。」「該事件已是過去式…當選後有沒有提出性別政策比較重要。」,現在怎麼又說「社會應該給自新者有改過機會,但不代表性騷擾的行為人適合擔任民代」?說什麼「加害人是否應該被原諒,只有受害者有資格決定」,怎麼之前說「該事件已是過去式」??性犯罪受害者一輩子的陰影就被現代婦女基金會副董事長林美薰、婦女新知基金會秘書長林秀怡等人抹殺!!  

曾國藩說天下大亂之前有三種前兆:「1.無論何事,均黑白不分。2.善良的人,越來越謙虛客氣;無用之人,越來越猖狂胡為。3.問題到了嚴重的程度之後,凡事皆被合理化,一切均被默認,不痛不癢,莫名其妙地虛應一番。」,非常多人指控這些團體因為政治是非不分,其實現代婦女基金會、婦女新知基金會把所謂「婦女議題」視為禁臠,常自以「婦女代言人」的姿態出現,現在倒以「癡漢自新聯盟」的嘴臉現世?妳們要把性犯罪被害人送上「癡漢的祭壇」?這未免太醜陋!   

個人聽過性犯罪被害人要多大的勇氣才敢指認加害者,也知道台灣司法要折磨性犯罪被害人多久才能把性犯罪者繩之以法,陳為廷魔掌鹹豬手下幾個受害者也不清楚,只因陳為廷參加個學運然後認兩個錯就可以被捧為「悲慘世界」雨果筆下的尚萬強Jean Valjean?這種「贖罪」也太廉價了吧!

陳為廷有朝一日或許可以因為他的「道德高超」被捧為「台灣之神」,甚至於可以當上台灣總統,他還有大好的翻身機會。但現在現代婦女基金會、婦女新知基金會妳們的所做所為,終於讓人看出妳們心中所謂「更高的價值」,那就是把人性尊嚴踐踏在腳底,只為墊起妳們心中的神人。

BLACKJACK 2014/12/26

時論-雙重標準 霸凌民主
2014年12月26日 04:09
黃智賢
11347點閱
學運領袖陳為廷(左)23日在林飛帆(右)的陪同下,針對襲胸事件表達歉意,並重申近2年「沒再犯過同樣的錯」。(季志翔攝)
學運領袖陳為廷(左)23日在林飛帆(右)的陪同下,針對襲胸事件表達歉意,並重申近2年「沒再犯過同樣的錯」。(季志翔攝)
台灣歷經數十年的掙扎與崎嶇,和多少先人的血汗,為我們掙下了「民主」和「文明」這兩項產業。可是我們現在卻處在「文明退化」和「民主逃離」的狀態。觀察這種文明退化和民主逃離的病,最容易判讀的顯明病徵,就是「雙重標準」這件事。

因為所謂民主,就是大家共同遵守一致的標準。所以民主跟雙重標準是無法共處一室的,如果社會同意雙重標準,那民主就只好黯然離開。文明的起始,就是我們可以用共同的理解與默契,彼此尊重的過生活。當有人把雙重標準拿出來對付其他人的時候,他已經霸凌了我們的文明。當社會充斥雙重標準到大家習以為常時,可以確知,這個社會,已經瀕臨法西斯的危險狀態。

當阿扁的信徒,面對鐵證如山,看阿扁如何用國家資產和優惠,換取財團的賄賂時,竟可以哀號哭喊阿扁的貪汙是被政治迫害。一邊卻轉頭換臉,疾言厲色質疑馬英九是否收了頂新的錢?馬英九的清廉問題,是他自己要去捍衛的,但標準一致這件事,卻理應是這個社會要捍衛的。

危害社會共同良知

監察院和考試院行使同意權,國民黨要求立委技術性亮票,民進黨立刻霸占主席台,罵國民黨亮票是反民主。現在選議長,蔡英文下令亮票,高檢署說選議長亮票真的違法,民進黨卻罵說,你反對我亮票是反民主,是政治打手。國民黨亮票叫做反民主,民進黨亮票卻變成真民主。民進黨用種種理由開除別人黨籍,並以此自豪,國民黨因為司法關說而開除人,又變成反民主。

面對陳為廷的強制猥褻累犯,渾身充滿法西斯媚態的王丹,可以說出「不好色才是人格有缺陷」,這種把強制猥褻的色狼行徑,謬比為好色而已。更可以把陳為廷的犯罪行為,與吳育昇兩相情願的偷情同等看待。

太陽花領導黃國昌、林飛帆等人,和偽善卻霸占婦女議題與資源的團體現代婦女基金會、婦女新知,和綠營眾多男女們,團結在陳為廷的犯行下,只因為他是自己人,就毫不考慮,努力為他讚聲。他們毫不在意,這樣自私的墮落與雙重標準,已經危害了社會的共同良知,敗壞我們的文明價值;同樣的一批人,過去一再指控別人「物化女性」。但還有比強制猥褻更物化女性的嗎?

在台灣做人,當然要做太陽花跟民進黨。政治路線選舉輸了,占領國會比較快。以法西斯的霸氣鹹豬手,痛快凌虐這個社會,壓制一個庸懦無力的總統,屈服在我的占領之下,順從我的路線。遂了我的意,幹掉民主程序下早該完成的《服貿協議》。

自己人永遠不會錯

選民的意願與意志算什麼?只有我,才代表人民,我才包辦了所有的真理。整天宣傳要放下仇恨,要推倒藍綠高牆。你們要趕快放下仇恨,但我可要繼續割藍委。藍委唯一犯的罪,只是違逆了太陽花路線。而我孤獨的出口,卻是我合理化侵犯與霸凌別人身體的理由。

在許多人的心靈宇宙裡,民進黨和太陽花,是自己人,永遠不會錯。我們的民主和文明,被法西斯幹掉了,只剩下葉克膜。 (作者為自由作家)

社論-襲胸陳為廷 民進黨照妖鏡
2014年12月26日 04:09
本報訊
8102點閱
投入苗栗立委補選的太陽花學運領袖陳為廷。(季志翔攝)
投入苗栗立委補選的太陽花學運領袖陳為廷。(季志翔攝)
在襲胸風暴持續擴大的情況下,投入苗栗立委補選的太陽花學運領袖陳為廷,在記者會中所表達的語氣看來,他應該是不甘心的,畢竟就在昨天召開記者會前幾個小時的氣氛,民進黨還在為要不要禮讓陳為廷而爭鬧不休呢!而且更重要的是,陳為廷並非是在爆出襲胸事件的第一時間就宣布退選,而是在風暴瀕臨失控情勢下才作為,所以更正確的解讀應該是政治算計下的危機處理,並不是真心道歉!

講實在話,如果拿台灣許多運動人土的道德尺碼,陳為廷昔日的行徑與記錄,根本就不應該投入這場選舉,但他顯然低估了社會的的容忍度,畢竟他的個人作為,所逾越的不僅是倫理的界限,更是法律的界限,更何況他還是性騷擾的累犯,他該做的是去接受治療與輔導,絕不是參選,他最終被迫選擇退選,正是他觸碰了台灣社會的這個道德與法治底線!

然而很遺憾的是,就在陳為廷被爆出昔日有襲胸記錄的24小時內,竟有許多人站出來為他辯護,為他緩頰,提出一堆似是而非的理由,力挺他參選,而這些為他背書的人們,有很大部分都是平日法相莊嚴拿著超高道德在指責人的公眾人物,如今這些標準一碰到陳為廷似乎立即就轉彎,彷彿他享有道德豁免權一般,這些站出來發言的人,他們甚至比陳為廷更不值得原諒!

前大陸學運領袖王丹為了替陳為廷辯護,不僅搬出「不好色是有人格缺陷」的謬論,更扯出國民黨立委緋聞往事對比,結果反被網友嗆,拿人家兩情相悅的外遇去比擬他惡意襲胸的行徑,我們很難理解,一向拿著高標準對人說三道四,嚴責於人的王丹,為什麼這次標準拉得這麼低呢?

更遺憾的,是民進黨內的女性領導精英,如蔡英文、管碧玲等竟然都跳出來替陳為廷背書,連一向批判力最強的婦女新知與現代婦女基金會等負責人也替他說話,說什麼事件已是過去式、肯定陳為廷反省的態度云云。難道那些昔日曾被襲胸的女性,出面所指控的內容,她們完全視而不見嗎?她們昔日的使命之一,不正是要保障這些曾經受害的女性同胞嗎?怎麼一碰到陳為廷,標準就全變了?講實在話,她們所表現的雙重標準,才讓我們感到不寒而慄。原來,說到底,一切都是政治算計!

是的,陳為廷是太陽花學運的領袖,他曾經被奉為媒體明星,他們占領立法院議場,占領街頭,被請到電視台,享有很高的發言位置,他曾搬出一堆崇高的道德標準,指責這、修理那,還對著縣長丟鞋子,幾乎成了台灣的道德良心,難道就因為這樣,他就享有無上的道德與法律豁免權?參加學運的人都享有不被指責的光環?

講得直白一些,正是這樣的雙重標準,反而摧毀了3月學運的正當性。他們口口聲聲宣稱,他們是跨黨派、超越藍綠,身段彷彿高人一等,結果呢?他們一樣要爭搶綠營的政治資源。還理直氣壯的要綠營主動禮讓,鬧出了襲胸事件,更要綠營與社運人士站出來替他背書,這一切的一切,受到重傷的,豈止是陳為廷一個人?3月學運的神聖性,如今還剩多少呢?民進黨的道德標準,從蔡英文以降,如今還剩幾許呢?那些昔日法相莊嚴的社運人士們,如今又如何呢?不是都全被看破手腳了嗎?

這場因為陳為廷襲胸所引起的參選與退選事件,映照的絕不是苗栗的補選問題,它彷彿是一個照妖鏡,讓我們看清了許多事情,原來有許多人士搬出的道德,並不是普遍適用的,主要都是用來打擊政敵的,對於自己的同志所犯任何法律道德罪行,基本上是不適用的。或許也是透用這樣的照妖鏡,這樣的試煉,我們才能理解,何以民進黨至今對陳水扁的A錢,從來沒有過任何道德上的譴責與反省。這或許是陳為廷的襲胸事件,所能提供最大的啟發!    



若'悲慘世界'是性變態的故事:把性犯罪比尚萬強if Jean Valjean was a pervert←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你們敢找現代婦女基金會舉報性侵害、性騷擾嗎?在陳為廷事件之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