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4/03/27

看太陽花學運,應該寬容到什麼地步?

blog常客張爺兄在「太陽花學運領袖演出的「黑箱記」」表達了一些意見,應該是不茍同近日來我對「太陽花學運」的批判。其實我算手下留情了,我並沒有指控「太陽花學運」是「綠的」或小英青年軍,而且其實我對他們佔領立法院一直真心的表示樂觀其成的態度,至今仍未說過他們是「佔領國會非法」。因為,這群國會議員違法亂紀的程度,早就沒有資格審什麼法案了。

 

 

也如我在「太陽花學運與紅衫軍異同:從媒體報導談起」的結語「「太陽」底下沒有新鮮事。」,看了這麼多社會運動,早就知道它的結局。我也不相信未來台灣會像其他國家一樣演變成更激烈的社會流血運動,警察會打死人,甚至於開槍,這是不可能的。台灣選舉頻繁,很多民怨一下子就找到出口,我根本一點都不緊張。

 

但對年輕人應該寬容,年輕人有犯錯的權利?這是違反我所學與所遭受到的,18歲就在刑法上成年,20歲就在民法上成年,成年人要為所作所為立即付出代價,不是等到以後「成功後」才應該被「狠狠監督」。張爺兄說:

學生查驗記者證,對來訪記者搜身,和「佔領國會」是同一回事,某種程度上都是代行立院職權,是相同意義的「非法」

然而,指出他們「非法」是小學生都會做的事,也沒有再深的涵義了。但很抱歉,這個社會仍然有許多「大人」,包括若要綁赴刑場也要好幾卡車載送的教授仍然同情學生,而且認定三一八佔領國會的正當性。

理由很簡單,就是大家無法再忍受馬卡茸這種以黨治國,直接撼動民主根基的罪行。

所以,佔領國會非法又怎樣?我很清楚帶頭的學生正在累積他們的政治資本,有朝一日一定會飛黃騰達,但等到那一天吧,等到那一天再狠狠監督他也還不遲。

 

2006紅衫軍時,我去現場好幾次,沒有出口「阿扁下台」,民主制度就是任期制。然而,我也同意大家有遊行集會的權利。就如同今天的「太陽花學運」。

 

張爺兄表示「學生查記者證、搜身,和「佔領國會」是同一回事,某種程度上都是代行立院職權,是相同意義的「非法」」,我覺得不同,公民不服從不是這樣的,要不然請不要說自己是「公民不服從」。

 

我厭惡拿美麗口號替自己加冕的人。

 

至於如果覺得馬政權不公不義,對我這個已在社會打滾的人倒有些看法:

 

出社會以來,沒有父母餘蔭的我一直都是單打獨鬥,所有的事像對政府抗爭抗議或糾舉不法,也是我一個人來。做出所有的事情後,完全接受其後果與負起法律責任。曾與一些人一起抗爭,但也從未獲得任何支援。我覺得這也沒什麼,只是社會怎麼對我,我就怎麼看待社會,包括這些年輕人。

 

這句話大家一定常聽到,「社會是現實的」,我從小時候就知道並經歷,我也不裝可憐求施捨,我不認為他們有權可以天真。

 

其次,我的「狠狠監督」大概也不過是行使我的「言論自由」與「行為自由」,正如他們「太陽花學運」。廣大媒體幾近一面倒的把「太陽花學運」捧在手心,我看「媒體漏報」而指出來,算是在這個扭曲已久的媒體外表達我自己的意見,這也沒什麼不公平。

 

國民黨很快就會變成在野黨,2016大概是民進黨的總統上台,這一切很快都會過去,服貿過不過我不關心,台灣有種要與中國完全斷絕往來也可以。只是他們不滿社會,我也不滿社會,我這個「不滿社會」還包括他們,這個「不滿社會」還包括人模人樣卻雙重標準的教授,我是很多不滿,這應該也沒什麼不可以吧?

 

Written by blackjack 2014/3/27

太陽花學運Link

太陽花學運:請學「甘地」版「公民不服從」

太陽花學運vs.醒來吧!台灣

學生佔立院,立委應放無薪假

五月天、閃靈freddy,愛人民幣還是愛台灣?

五月天愛台灣人民,還是愛人民幣?

太陽花學運與民進黨的關係

太陽花經驗:換顏色,就換了腦袋

太陽花學運中的募款箱

太陽花學運與紅衫軍異同:從媒體報導談起

太陽花學運領袖演出的「黑箱記」


反服貿第9天人數大減 打沙包洩恨消磨時間 http://www.CRNTT.com 2014-03-27 11:03:22 http://hk.crntt.com/doc/1030/9/6/8/103096857.html?coluid=1&kindid=0&docid=103096857&mdate=0327110322  

中評社台北3月27日電(記者 倪鴻祥)反服貿抗議群眾18日晚間佔領“立法院”進入第9天,27日上午人潮愈變愈少,總計約1千餘人,“立法院”正門中山南路段院區獨派佔據區塊暫停開講,抗議者在青島東路段的馬路上架設拳擊沙包與拳擊套,沙包上貼著馬英九的圖像,還寫上“全民緝兇”的字樣,頗有消磨時間、打沙包洩恨的意味。

  為解決抗議群眾佔領“立法院”的問題,馬英九願與抗議學生代表在不設前提下對談,但抗議學生團體意見不一,代表難產,至今未與“總統府”發言人李佳霏進一步約定時間,“立法院長”王金平上午在官邸再邀朝野協商,盼朝野各退一步,達成共識。

  抗議群眾佔領“立法院”第9天,不論是“立院”正門中山南路、青島東路與濟南路兩邊側門路段,抗議人潮都愈變愈少,就連位於青島東路的“立院”院區內停車場上的抗議者也是三三兩兩,只剩“立院”青島院區外青島東路與鎮江街交會的區域還有約500個抗議者,若加上其餘抗議區塊,總計人數約1千餘人。

  尤其台北市太陽高掛,天氣轉為悶熱,不少抗議者都戴鬥笠、撐洋傘、掛起墊布來遮陽休息,絲毫不見抗議的氣勢。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