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4/03/26

太陽花經驗:換顏色,就換了腦袋

 

這次「太陽花學運」被指為「綠鬥兵」,主要因為學運領袖曾經在民進黨的相關職務有過經歷,現場也充斥台獨標語。即使如此,我仍未指控「太陽花學運」是民進黨發動或控制,因為沒有確切證據(SEE 太陽花學運與民進黨的關係)。很多人對「太陽花學運」有褒有貶,不過呢,我怎麼看待過去的學運、群眾運動、紅衫軍,就怎麼看待現在的太陽花。我也以同樣的標準在看這些學生、教授與支持者。寫blog已經十年,一堆人的嘴臉已經被紀錄下來了。

 

舉例來說,羅文嘉寫了篇「孩子 你們比我們棒!」,其中說:

不過,當他們訴說這一晚的抗議場景時,我的心忍不住想說:你們好棒!二十幾年前,我們也參加類似的活動所謂民主體制,到底隱藏和犧牲了多少底層人民的實質利益。這些被犧牲的人,通常就是在現行體制下,沒有能力發聲的ㄧ群人。因此,他們東奔西跑、南征北討,有國家力量蠻橫介入的地方,就有這群年輕人的身影孩子,你們真的比我們棒。

 

看了這篇文章,第一個感覺就是想吐,因為同樣的羅文嘉,在陳水扁時代面對十四、十五號公園拆遷事件中的抗爭學生時,他說的是「學生應努力唸書,不應搞運動。」。我在2006/08/29外省權貴陳師孟一文已留下記錄。

 

老野百合、立法委員林佳龍對學生攻入立法院表示「透過衝突引起共鳴是學運常見的方法,而統治者一定會用你所採取的手段去否認你的目的,但只要你的訴求具有正當性,就會得到社會的共識。」。(別怪學生 林佳龍:立委才該補上民主課),這個被蘇貞昌大叫「凍蒜」的傢伙,曾經說過什麼話呢?

 

他曾質疑10年前「野百合重現」的學生運動!趙剛在「百合既腐,寧當蕪草」寫道:林佳龍先生根據他的野百合經驗,對此次學運仍有分別關於目標、自主性、與時空條件的三個質疑。這三個質疑我認為很有商量的餘地。

 

看到沒有,林佳龍說「統治者一定會用你所採取的手段去否認你的目的」,因為他做過統治者也做過這事,所以他以過來人的身份告解。

 

我曾批評過野草莓,曾認為哪個黨在場比較多,誰就暗助比較多,民進黨、陳水扁不就是這樣批紅衫軍的嗎?但在歷經台灣多個社會運動後,終於發現一個台灣規律,那就是「換顏色,就換了腦袋」,以前的標準,對「友軍」是不適用的。

 

因此,我對太陽花學運的評論方式也有所轉變,不再像他們一樣,不再以民進黨批紅衫軍的方式論述太陽花。其實我對太陽花學運也算部份支持,例如他們要佔領立法院我沒反對意見,這正好證明立法院是台灣的盲腸。他們有誰支持,我也不在意,但支持與參與者兩套標準我就要批評了。

 

說社會該對學生寬容,立法院不是送給你們去玩了嗎?還想搶行政院?

 

說好的「逐條審查訴求」,怎麼又變成修憲?

 

說你們年輕,20歲學生的比其他人偉大十倍以上嗎?葉冠亨(葉少爺)22歲還是和春技術學院學生時酒駕撞死人,最後被判6年,怎麼沒人說應對年輕學生寬容?

 

至於說到國家暴力,這我就不懂了,這些教授認為學生們進攻行政院時,行政院該不設防嗎?他們想去哪就可以去哪?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後,被老虎咬還怪老虎兇?公民不服從其一定義不就是人民要承受其後果?想當年我讀「公民不服從」時,它說要藉此突顯不義的法律而使人民理解、同情並促成法律改變,法律還沒改變怎麼現在就變成「應該無罪」?就算該無罪好了,偷錢偷吃太陽餅的「公民」是好「公民」嗎?

 

難道「公民不服從」意義變了,拿錢的賊是可容許的?

 

台式山寨海賊版的「公民不服從」,真污辱了「公民」兩個字。

 

有太多人的標準隨對象而改變,說台灣曾有一刻是民主社會,你,相信嗎?

 

Written by blackjack 2014/3/26

 

太陽花學運Link

太陽花學運:請學「甘地」版「公民不服從」

太陽花學運vs.醒來吧!台灣

學生佔立院,立委應放無薪假

五月天、閃靈freddy,愛人民幣還是愛台灣?

五月天愛台灣人民,還是愛人民幣?

太陽花學運與民進黨的關係

 

http://www.ttv.com.tw/103/03/1030324/10303244955002I.htm

攻政院毀公物 偷錢塗鴉吐檳榔汁  門被拆電腦被砸 行政院清查損失  錢被偷!蕭家淇辦公室遭吐檳榔汁  政院:未闖院長辦公室 無機密外洩

2014/3/24  陳韻涵 報導

辦公室像是颱風過境般,凌亂不堪,就連天花板也掉了下來,行政院總共有三間房間、一間辦公室慘遭破壞,被眼前這一切嚇傻眼的的還包括,行政院副秘書長蕭家淇,桌上的太陽餅還有屏東的蛋糕,被吃掉了,冰箱的飲料被喝光了,還有職員抽屜裡頭的一千塊也被偷了




太陽花學運與王金平←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太陽花學運中的募款箱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