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4/01/20

胡說黃埔精神,郝會鬼扯!(郝=郝柏村)

 

黃埔軍校一期胡宗南其子胡為真欲將其父傳記與舊作重新出版,表示「希望在今年黃埔建軍九十周年,提醒國人重視歷史,抗戰是由中華民國與蔣中正委員長所領導,這個事實絕不該被抹殺」、並請前閣揆郝柏村寫序,看到這樣的用心與郝序,想到一個關於胡適的笑話「有天胡適在黑版寫道,各家學派自成一說,姓李的為李說,張為張說,胡適為胡說」,看到這二位,真是胡說!

 

郝柏村在「黃埔精神的典範——胡宗南上將」一文洋洋灑灑二千字,虧他寫了關於蔣介石的「郝柏村解讀蔣公八年抗戰日記」,看看第一肉麻的這段,其捧胡宗南略為:

胡將軍正如孫子所言,善戰者無智名,無勇功。尤足稱道者則為武德。武德之首要為忠。胡將軍忠於三民主義,忠於中華民國,忠於領袖蔣公,忠於其職責,忠於其部屬,故能以身作則,同甘苦,共患難,士兵不能享受者,他亦不享受。

 

胡宗南真的忠於中華民國嗎?

 

若真的要重視歷史,更該做的是全方位的檢示相關資料,只看郝柏村序的這段文即發現胡宗南的不忠與郝的自打嘴巴:

「鐵肩擔主義」 字聯抒壯懷

剿共戰爭自徐蚌會戰後,大局逆轉,總統蔣公引退。當時,胡將軍尚統領十個軍卅個師,為完整精銳的部隊,以中樞無主,竟滯留陝南五個月之久。迨民國卅八年十月,蔣公以總裁身分,赴重慶坐鎮,急調胡將軍入川,乃於十一月末,僅第一軍一個團,趕到重慶,掩護蔣公,於最後時機離開重慶,飛抵成都。

 

蔣介石引退後,中華民國總統為李宗仁,怎麼會「中樞無主」?是胡宗南自甘為「蔣」軍、國民黨黨軍而拒絕服從中央,「竟滯留陝南五個月之久」就是郝也意外。蔣介石無論在北伐、抗戰、勦共對軍隊皆有私心,雜牌軍往往是犧牲品,嫡系軍隊心中只有蔣而無其他,連友軍死活也不管。天子門生如胡宗南、劉峙等不善用兵者擔大任,胡宗南好意思說「鐵肩擔主義」?又視中華民國為何物?

 

再論及胡宗南被彈劾文,更不見其「武德」,所謂的「西北王」,即:

平時養兵四十五萬,部隊不為不多;新式武裝當全國三分之一(各倉庫所儲其數尤多),配備不為不精;國家所給餉項,未欠絲毫,地方供應糧秣,十足輸納,加之臨時征之又征,借而又借,軍需不為不裕(國防部、財政部、糧食部、田糧處皆有帳可查)。三十七 年冬夏,兩度征調民工,環繞西安省垣,挖掘三五丈寬深之壕溝一百六十里,沿壕一帶,地壘相望,即其司令部四周,莫不修筑工事,用民不為不勞。

 

可這四十五萬兵、全國三分之一新式武裝聽見共軍六十萬渡河謠言便望風而逃,保全「蔣介石」的有生力量嗎?最後還不是全滅?何來武德?

 

是西北之喪失,雖非胡宗南一人之罪,而胡宗南實負最大之責任。政府不加罪責,復畀以川陜邊區」,而蔣介石又令胡守邊?論匪諜,蔣介石腦裡就住了一個中國最大的匪諜!

 

再論聯合報「其人其事/被稱「西北王」 胡宗南清廉低調」報導胡宗南「為人清廉低調,也為人所稱道」,但實際上呢:

又謂胡宗南所部號稱四十五萬人,實不及半,空運西昌,僅只兩營,猶月向政府所十萬人軍餉。又謂胡宗南飛出西昌之日,下午二時,召集地方士紳,聲言決與城共存亡,乃於六時而去。凡此種種,胡宗南猶可借口,無可查考,以自規免,而不知其不能逃責者,國家歲靡巨餉,為胡宗南所養之數十萬大軍,今皆何在,所畀予之軍地,節節放棄,以至於寸土無存,喪師失地,事實昭然,全國之人,共見共聞,何庸更問其它。

 

二十幾萬人領四十五萬人軍餉、兩營人領十萬人軍餉,若有吃空缺也吃太大了吧,下午2點向地方人士宣誓要共存亡,6點就走。郝柏村說「胡部陸續趕抵成都,面對叛離軍閥及共軍攻勢,保衛蔣公,在成都坐鎮十日,最後於十二月十日,由蓉安全飛台。胡將軍達成勤王任務,並奉蔣公指示,率部轉進西康,在大陸行最後之奮鬥,以致犧牲殆盡,蔣公不忍其在西康殉職,於最後時機接運來台。時窮節乃見,胡將軍臨難不苟、唯命是從的武德,足為年輕世代效法。」,郝柏村你要大家效法胡什麼?

 

再論「黃埔精神」更為荒謬,黃埔在1949年之前投共者如過江之鯽,善戰或有大名的黃埔有誰呢?林彪、周恩來嗎?沒有投共的還有誰?現在對岸的黃埔網就有一位台灣人-林毅夫,真笑死人了。

 

郝柏村還表示「蔣公曾明示,黃埔精神的精義,是團結、負責與犧牲。團結是以信仰三民主義、效忠中華民國為基礎,三軍一體,如手如足;三軍一家,如兄如弟。以同甘苦、共生死的情感道義,形成萬眾一心的戰鬥意志。

 

我也不必怎麼反駁,就用蔣介石的話來揭穿郝柏村!我在2012-03-09寫下「 蔣總統集解讀1:國民黨軍隊為打不過共產黨」一文,蔣介石認為軍人間根本沒有「如兄如弟。以同甘苦、共生死的情感道義」,而是「我們官長自己沒有特殊的精神和人格,不能以身作則來做士兵的模範,或是平日不能與士兵共甘苦,或是打仗時不勇敢,早就被部下看輕,甚至怨恨,不僅不當作你是一個官長,而且不當作你是一個人了!

 

又說什麼照顧部下?是照顧浙江大陳人比較多吧,連民進黨梁文傑還在udnblog寫文肉麻兮兮的說「胡為真接任,讓我大有興味,因為他和我有一段歷史的關係」,像胡宗南這種下午2點宣誓共存亡6點就跑、10萬報45萬領軍餉的「精神」,真像蔣介石的話:

你們如果不能與士兵同甘苦,甚或自己吃空,貪污營私,則不但軍心渙散,不堪一擊,不能達成剿匪的任務,並且在危急的關頭,你這樣沒有人格的上官,所部士兵一定會要斷送你的性命。目前我們軍隊的精神和紀律,實在已經墮落到了極點,官長與士兵之間的生活與情感完全脫節了,簡直如同路人,漠不相關,甚至官兵同賭,各懷敵意。這真是我們國民革命軍最惡劣的現象!

事實上許多高級指揮官每到作戰的時候,不是在陸上準備了車輛,就是在水上準備了船舶,一到緊急關頭,就不管他的部下生死,而先自上車或者登船逃命。這樣沒有人格的官長,可以說是寡廉鮮恥,怎能再取得部下的信仰呢?而且一般高級將領,在生活上驕奢淫佚,盡情享受,而部下的官兵,則食不果腹,衣不蔽體,何嘗還有一點同甘苦共患難的意思?

 

胡為真要紀念其父或抗戰沒關係,郝柏村要吹什麼「黃埔精神」也沒關係,但就在你們自以為替蔣介石「平反」的此時,不妨也看看蔣介石是怎麼樣檢討你們這些敗軍之將!

 

Written by blackjack 2014/1/20

黃埔精神的典範——胡宗南上將【聯合報前行政院長 郝柏村】

其人其事/被稱「西北王」 胡宗南清廉低調

黃埔建軍90年/胡為真:抗戰史實不該被抹殺

從民視「新兵日記」的「黃埔軍魂」談起

 

Link 蔣總統集解讀1:國民黨軍隊為何打不過共產黨

軍官怕士兵,因為平日軍官極欺壓士兵:

蔣總統集上,658頁,軍官自勉之道——「仁民愛物」「命令的意義」「戰鬥心理」中華民國二十二年七月三十一日對軍官團全體人員講。

還有一 件事情是我們軍官個個人應該知道的,就是現在一般軍官,尤其是剿匪部隊裏一般軍官,有一種最不好的心理,比怕死怕土匪還要可恥,還要喪失自己人格!這是什 麼呢?就是怕士兵,怕自己的部下!現在的軍隊不能剿滅赤匪甚至怕士兵,是什麼原因?大概都是由於我們官長自己沒有特殊的精神和人格,不能以身作則來做士兵 的模範,或是平日不能與士兵共甘苦,或是打仗時不勇敢,早就被部下看輕,甚至怨恨,不僅不當作你是一個官長,而且不當作你是一個人了!一旦作戰,你當然要怕士兵,怕部下,格外怕敵人了!

 

甚至不發士兵軍餉與沒飯吃:

蔣總統集上,877頁,勦匪與整軍之要道(網頁已移除),中華民國2465

只就經濟一項而論,現在因為兵多餉絀,一般士兵不僅月餉全無,而且有許多士兵求一飽而不可得

 

國共內戰時,情況亦無改善,此段文我之前引用過,確實為真:

蔣總統集下,1594頁,剿匪戰事之意義與重要原理之綜述中華民國三十六年四月二十七日軍官訓練團第一期及綏靖區縣各級行政幹部訓練班畢業典禮講。

但是各位將領務必要各自反省,你們已經盡到了愛護士兵的職責了嗎?許多士兵已經有許久吃不到米麥,用小米充飢,許多士兵沒有鞋襪,赤腳徒步,傷病的士兵根本得不到醫治,痛苦呻吟!這種慘狀,各位高級將領從來沒有向我報告,總要我派人去調查纔能知道。試問大家這樣帶兵,如何能夠使他們心悅誠服?這種軍隊又如何能發生力量剿滅匪軍?

反之, 你們如果不能與士兵同甘苦,甚或自己吃空,貪污營私,則不但軍心渙散,不堪一擊,不能達成剿匪的任務,並且在危急的關頭,你這樣沒有人格的上官,所部士兵 一定會要斷送你的性命。目前我們軍隊的精神和紀律,實在已經墮落到了極點,官長與士兵之間的生活與情感完全脫節了,簡直如同路人,漠不相關,甚至官兵同 賭,各懷敵意。這真是我們國民革命軍最惡劣的現象!

 

共產黨比國民黨對基層官兵更好:

蔣總統集下,1601頁,對於匪軍戰術的研究與軍隊作戰的要領中華民國三十六年五月十九日對軍官訓練團第二期全體學員

上次美國軍官二人被共黨俘去,帶到哈爾濱,後來據這兩位軍官回來說:他們在哈爾濱的時候,天氣嚴寒在零度以下,共匪士兵既無〔123〕手套,亦無好的鞋襪,共匪的政工人員看到士兵瑟縮不安,便立刻自己把衣服脫下說:「沒有手套算得什麼,我們不穿衣服也一樣可以行動呀」!他這樣以身作則,為人表率,士兵當然無話可說。反觀我們的官長和連指導員是否也能做到這樣呢?目前部隊的情形正與此相反,各官長嫖賭吃喝,無所不為,尤其是賭博一項,相習成風,不但官長與官長賭,同級與同級賭,而且官長與部下同賭,官長與士兵同賭。匪軍的紀律那麼嚴肅,而我們的軍紀如此廢弛,試問這樣的軍隊,怎麼能不為匪軍所消滅?

 

蔣介石論國軍的缺點:

蔣總統集下,1604頁,國軍將領的恥辱與自反中華民國三十六年六月一日對軍官訓練團第三期研究班全體學員講

第三、 他看到國軍各級官長,平時精神萎靡,學術荒疏,自軍長以下,以至於連排長,大家都不研究學術和典範令,更不注意偵察敵情和地形,隨便擬定計劃,隨便頒發命 令,而不能縝密研究切實準備,所以到處都是打糊塗仗,我審查過去各軍失敗的戰役都是由於所定計劃既不依照學理,而且違反原理原則,同時部隊與部隊之間,又 不知互助合作,協同一致,以求彼此補救其缺點,發揮其長處。第四、他看到我們高級官長對於部下的基本動作,如瞄準、射擊、偵探、連絡,不去切實注意考驗, 以致士兵戰鬥技術落後,不能作戰,加以軍隊的給養不足,士兵的生活不良,甚至士兵吃不飽,穿不暖,而官長尚茫無所知。官長對於士兵視同路人,不但痛癢不相關切,甚至怕和士兵見面,不但高級將領不知道接近士兵是自己的天職,甚至連長階級大多數亦是如此,這樣上下生活脫節,自然情感毫無,官長既然如此對待士兵,士兵不叛變,不逃跑已算很好,何能望其聽命犧牲! 要痛切告訴各位將領,我們的士兵幸而還有民族意識和愛國良知,至今還可維繫一時,如其不然,即使沒有共匪的宣傳煽動,也必脫離你們,將使整個國軍陷於土崩 瓦解的悲慘境地了。以上我們國軍種種的缺點,共產黨是看得很清楚的。他們在抗戰後期,尤其在抗戰的最後兩年中,看清了國軍的這些缺點,看到我們國軍的品格 精神紀律學術一天頹似一天,軍隊組織等於崩解,軀殼雖在,內容空虛,他之所以敢於以武力叛變,就是以我們這些缺點做他判斷的基礎。他總以為我們物質條件雖 然勝過他們,精神卻不及他們。所以不管我們的武器如何精良,裝備如何充實,他簡直不看在眼裏〔138〕。

 

蔣介石其實時常告誡將領治軍:

蔣總統集下,1611頁,國軍如何纔能完成剿匪救民的任務中華民國三十六年六月五日在軍官訓練團第三期研究班講。

你們看一看匪軍的小冊子,看看他們的組織是怎樣的嚴密,訓練是如何的精勤,紀律是如何的嚴明,官兵之間又是怎樣的甘苦與共和精誠的團結。

第五、 如何整頓軍風紀?國軍軍風紀現在敗壞已達於極點,在山東前線民眾有幾句諺語說:「新四軍扒路,中央軍砍樹」。並聽說官兵對民眾動輒打罵,甚至有姦淫婦女的 情事。前方軍紀這樣敗壞,而你們各級將領給我的報告都沒有一個人說到,可見大家的報告如何虛偽不實!以後要整頓軍風紀,首先要嚴禁上面所說的劫掠、破壞、 虐待人民、奸淫婦女幾件事

 

國共軍隊的差別,看蔣介石自己說:

蔣總統集下,1627頁,軍事訓練之方針和要旨中華民國三十七年一月十三日在軍事訓練會議講。

要怎樣 實施生活訓練?我以為唯一要務就是要作到官兵集體生活,共同生活。具體的說來,就是官長要吃士兵所吃的飯,穿士兵所穿的衣,住士官所住的營房。現在匪軍幹 部對於這一點可以說完全作到了。他們官兵之間,只有職務上的分別,而無生活上的懸殊。官與兵平時完全是同飲食,共起居。到了戰鬥的時候,士兵受了傷,官長 就將自己的車馬讓給他坐。所以他們能籠絡一般無知的士兵,驅其送死。 大家要知道:官兵之間,一定先要能同甘苦,然後纔能共患難,這是一定的道理。現在我們部隊官兵的生活誠然清苦,但士兵吃的食物,如果我們官長也能吃,士兵 住的地方,如果我們官長也能住,那他也就覺得心安理得,而不以為苦了。而且現在我們部隊裏面一般下級幹部都多不健全,甚至違法舞弊,剋扣士兵,如果我們高 級官長能夠和士兵同生活共起居,那下級幹部就不敢舞弊,而士兵的痛苦就可以減輕,生活就可以改善了。

 

唉!從廣州黃埔講到陽明山了:

蔣總統集下,1643頁,軍事改革之基本精神與要點(上)中華民國三十八年十月二十二日在革命實踐研究院講。

一般部隊在前方作戰的時候,士兵要看官長,官長要看他的主官的行動如何?說得不好一點,就是對他主官皆失去了信仰心,恐怕他的上官不顧他的生死成敗,先自脫逃,只看他上官不在了,就認為逃跑了,其所部的官兵亦都跟?他一走了事。事實上許多高級指揮官每到作戰的時候,不是在陸上準備了車輛,就是在〔42〕水上準備了船舶,一到緊急關頭,就不管他的部下生死,而先自上車或者登船逃命。這樣沒有人格的官長,可以說是寡廉鮮恥,怎能再取得部下的信仰呢?而且一般高級將領,在生活上驕奢淫佚,盡情享受,而部下的官兵,則食不果腹,衣不蔽體,何嘗還有一點同甘苦共患難的意思?官兵之間,生活如此脫節,情感如此隔膜,怎樣再能使得萬眾一心,為你們上官效命呢?

以上是 講我們軍隊內上下脫節的情形,其次講到軍隊和社會的情形。軍民情感的隔膜,可以說惡劣到了極點。我們革命軍,原是以愛國救民為目的,而事實的表現,不僅不 能愛民,而且處處是擾民。我們軍隊每進到一個村莊,這個村莊中較好的房屋就一定被我們軍隊佔領,而最好的房間,一定是我們最高的主官住?,借了人民的東西不歸還,損壞了人民的器具不賠償。這樣,當然使人民對我們發生反感,而不願幫助我們。

蔣總統集下,1646頁,軍事改革之基本精神與要點(下)中華民國三十八年十月二十四日在革命實踐研究院講。

美國人對我軍隊批評最重要一句話,就是「中國士兵在他官長面前是沒有人格的」,就是不當作士兵是一個人,這是造成官長與士兵脫節的第一個原因。直到現在我們的部隊中還有用肉刑體罰的,這是遠在民國十三年黃埔教導隊的時候,我已曾下嚴禁的命令,當時有一位教官犯了這一過錯,我就立刻開除。而現在部隊中,仍有此種事實,實在太痛心了,此後,部隊上級官長應該以人格尊重下級官長,下級官長更應該尊重士兵的人格,切勿抹煞部隊的人格。

 




眷村改建保固無限,高級外省人的驕傲!←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白團與蔣介石的民族大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