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3/12/17

蔣經國為何被台灣人懷念

蔣經國長久以來在各民意調查中一直被列為台灣人認為最有貢獻的總統第一名,馬英九紀念他會提,各媒體調查也會提,泛藍或自稱橘的宋楚瑜等人也愛說,最奇妙的是在蔣經國死後多年以後,民進黨與反馬英九的人、媒體更念念不忘,無非是說蔣經國勤政愛民、清廉自持,連某些人稱第一本土大報、極反國民黨的自由時報也說蔣推動十大建設排除萬難完成,奠下台灣經濟起飛的基礎。云云,莫非這是「台灣共識」?

 

蔣經國居住的「七海寓所」已開放一般人民參觀,媒體採訪民眾時常會說「蔣經國生活好儉樸喔」,多年前還會報導他三餐吃多麼差,探訪民瘼都穿同一件夾克,還有蔣經國最好的朋友是哪幾個「民間友人」。想當年蔣經國逝世,我們還要在身上別上黑紗一個月,彩色電視突然「故障」變「黑白」,主播們個個如喪考妣,我還記得一個女作家朱秀娟當時上電視一直說蔣經國是被民進黨氣死的,當時在媒體上致喪的還不乏民進黨的大員呢。

 

而今天,2013/12/17,自由時報社論「要從「造神」的牢籠中掙脫出來」批評了台灣最近一番歌頌孫運璿執政的「懷舊風」,大意可以用其文中幾句歸納:「就算官僚的功能不能全然抹滅,但人民所共同付出的辛苦與努力也絕對不可不置一詞」、「把人民的角色自動歸零,崇尚由上而下的過程,才能延伸造神的邏輯」,又批評支持者不談這些外省權貴背後的「利益」,其實這股「以古非今」的風潮大概從蔣經國死後就不斷的吹襲台灣,說實在,自由時報怎麼有臉批評別人?自由時報自己在黨同伐異的時候最喜歡拿兩蔣當「神主牌」毆打其「不肖子孫」,就像以往戲劇中的老長輩一把鼻涕一把眼淚拿神主牌或是拿著掃帚,哀求或喝令「不孝子」跪下,自由時報的嘴臉有過之而無不及。我在過去常談及自由時報的此類行徑,如自由時報舔兩蔣與蔣友柏為何因?,其他評論則散見於我的舊文,如果認真看這些人的邏輯,為什麼獨裁者白色恐怖下的部份行為能被「懷念」「感恩」?

 

反對兩蔣者常說他們把台灣當「反攻基地」,根本不把台灣當家,或是「外來政權殖民統治」,至今仍不願「入土」只願「暫厝」等。以自由時報等人過去的嘴臉看,殖民統治對被統治者的「紅利」可以被正面看待嗎?值得相提並論有一個極著名的例子:近日來中國時報上有個小小論戰,總統府公共事務室陳永豐、安辰、陳國欽與劉廣定等先生談到馬英九對八田與一表示感恩有爭議,批馬者認為馬「只有感恩」,陳永豐表示馬總統立場是「恩怨分明」,而劉廣定則舉出當時台灣省吳國楨主席的言論指責馬,更表示「但筆者在馬總統及其他政府官員的文書中卻只見「感恩」,未見「譴責」!」,這是怎麼回事??

 

我可能猜得出原因,馬英九雖然「心中怨恨」日本殖民,但那是「說不出口」的,永遠不會「形於外」,自由時報舔兩蔣文也是如此,如果看看批馬者黃創夏,他捧孫運璿那些肉麻兮兮的文亦然,我在約7年前寫過「唉!外省人」,論到孫運璿:

外省人對民進黨來說是一個「問題」,如果他們不是「外省人」,民進黨上下一定會肯定他們吧!?

 

引申我當時的話,若「外省人」非「外人」,他們會被「肯定」嗎?自由時報譴責造神者是以「非我族類」心態來貶抑台灣本土,是這樣嗎?

 

到底捧兩蔣、捧孫運璿之人反不反對兩蔣的極權統治呢?還是像馬英九一樣「恩怨分明」只是怨「說不出口」?而那些批評國民黨殖民統治的人有批評日本殖民統治嗎?

 

我談過蔣經國的「不接觸、不談判、不妥協政策」,自由時報因此認為馬不遵循蔣經國的「三不政策」是「不肖子孫」,但實際上蔣經國自己就私自收受來自共產黨的錄影帶(蔣友柏打官司:蔣家王朝懸崖邊的貴族哪寫錯了?)。有人說蔣經國很清廉、「犧牲享受、享受犧牲」,那蔣經國之子當蔣孝勇當加拿大人後怎麼有錢買百坪房產買兩輛高級車(see蔣友柏的財產,宋楚瑜的老家)?還有人感念蔣經國「開放探親」!發起「外省人返鄉探親促進會」的姜思章憶及當年說「老兵們的舉動驚動了蔣經國。7月份,《聯合報》刊登其談話稱:現在的台灣社會,有人假借返鄉探親,實際在做破壞台灣社會安定的事。”…」(1987:去臺老兵歸來(下)),聯合報與蔣經國支持者還敢昨是今非嗎?高級外省人如錢復可以出國與親人相聚,白色恐怖時高級國民黨黨官、萬年國大立委、可以寫信到「唐光華信箱」與對岸親友聯繫,這公平嗎?

 

姜思章這個學生被抓兵,他說國民黨抓兵就被白色恐怖關三年(姜思章談外省人返鄉運動),這個「還算走運」的白色恐怖受害者或許越來越少了,死人也沒辦法說話,台灣人對蔣經國的回憶漸漸成為「他是一個好總統」,江南案、林家血案、美麗島、白色恐怖就會被淡忘嗎?

 

曾被牽阮的手女主角田孟淑(田秋堇立委之母)評論為「豬仔歌」的國民黨禁歌「美麗島」有一段歌詞說:

婆娑無邊的太平洋,懷抱著自由的土地



 

 

太平洋上的「美麗島」,台灣,是怎麼樣的地方呢?

 

台灣霉體、政客、人民選擇「沒有回憶」或「片面回憶」,自己都偶爾拿兩蔣神主牌要別人拜了,怎麼敢不知羞恥的說別人「造神」?

 

我非常喜愛的電影The Shawshank Redemption,主角Andy DufresneTim Robbins飾演)說太平洋是沒有回憶的海洋,台灣這個座落在太平洋上的「美麗島」,或許就如Andy Dufresne,已經承受太多苦難,要忘卻一切才能活下去?又「美麗島」其實是一個不在乎回憶與歷史的地方,我說美麗你說是豬,台灣人看過去的態度還真像亂世佳人(gone with the wind)白瑞德的那句經典台詞:

 

Frankly, my dear, I don't give a damn.

 

Written by blackjack 2013/12/17

 

 

熱門話題-紀念嘉南大圳 看看當年吳主席

中國時報 劉廣定/台大名譽教授 20131217 04:10

 

有關對八田與一表示感恩一事,筆者因未見到政府或馬總統同時對日本軍國主義者有任何譴責,而質疑何以只談「恩」,不說「怨」。總統府公共事務室陳永豐主任答覆安辰先生、陳國欽先生與筆者等時只一再強調,就八田與一主持建造「嘉南大圳」等事,馬總統的立場是「恩怨分明」、是「譴責殖民統治」的。但筆者在馬總統及其他政府官員的文書中卻只見「感恩」,未見「譴責」!

 

民國3991日是嘉南大圳的30周年紀念,當時的台灣省吳國楨主席特別南下主持。他在致詞中說:「…台灣被異族統治了50年,這是我們情非所願的事,但是他們有功勞的地方,我們也應表達的。日治時期50年,所花費的心血精力,不謂不大。就以嘉南大圳來說,什麼人在此地,還不是我漢族的同胞。這種民族精神是無法消滅的。無論如何壓迫,總是堅守自己崗位,這種精神是甚堪佩服的。」

 

他又說:「看現在水田青青,更想起三百年前是如何的荒涼。當時開番民、墾土地、搬石填海的辛勤,這種精神是表現了大漢民族的偉大。雖然日本人對嘉南大圳也有不少的功勞,…但是比起我們祖先前來開荒的精神,就差得遠了。從嘉南大圳的紀念會,想起了祖先創業的艱難,所以本人今天抵台南,先到孔廟和鄭成功祠獻花。…」(民國3992日《新生報》)由此觀之,吳國楨能從歷史的層面論事,若就這一點來說,現在的馬總統實不如當年的吳主席。

 




林濁水貪污,立委除罪化-論9A立委與會計法九十九條之一←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香港有吊頸嶺(調景嶺),管他台灣寶島一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