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06/18

由一張綠色傳單看台灣之恥



語言文字要用的精確與理解的精確都是 相當困難的事,有時候擅自替作者想像「言外之意」是不對的,但有時作者說的不確定也是問題。在我一些討論上有時難免犯錯,如果我是寫學術論文,大概會檢查 5遍以上也會刪去贅字,網文寫完後再看一遍就貼了。

所以,我現在要釐清一下相關討論。

很多人主張台商返鄉,也主張基本薪資與外勞脫鉤,我主張台商返鄉,但沒主張基本薪資與外勞脫鉤,網友評論我的意見怎麼可以看到黑影就開槍,想當然爾我的主 張包括哪些東西?

再如台商返鄉的問題,為什麼別人主張遷回製造業也代表我這樣主張呢?

我在文章放上連結也不代表我100%贊成,就像廢死爭議,我正反並陳不代表我既贊成又反對啊。

現在回到主題,請各位看看我拿到的一張綠色傳單。

很多人主張不可基本薪資與外勞脫鉤,但明明有超過半數的外籍勞工與基本薪資脫鉤,這不是很奇怪嗎?

這是因為看護工不會壓縮到台灣人的工作權,所以不必用基本薪資來障礙大家用他們的可能性,也因此不把他們當勞工。

既然大家認為外勞與本勞都是勞工,應該適用勞基法,那為什麼外籍與本籍看護工「應該」有差異?為什麼當一般勞工的外勞死亡有賠,外籍看護工死了不賠?

如果說台灣給外勞的薪水算是亞太最高,薪水高難道代表不必給他們法律上的勞工權利嗎?那為什麼在工廠的有,在居家的卻沒有?又為什麼看護工24小時待命領 15480,工廠外勞加班後可領3萬多呢?這不是歧視嗎?

勞資巨大財力上的差異正是不平等契約的根源,不是因為越南、印尼與菲律賓人太 窮,他們會願意做這種工作嗎?用一點小錢逼窮人做你自己也不做的事,難道不是剝削嗎?

再提提所謂的「雙重標準」。

我寫了「台灣如何用法律壓榨外勞:15840奴工與 180個教授」這文章代表我反對什麼嗎?

我沒有反對外籍看護工,也沒有支持外籍看護工,但我認為這是剝削,薪水與權利 比其他外勞差太多。

180個教授的問題大概只有極少數人可以免於我的指控,我批判他們的基礎在於:

這批人根本只有極少數人關心勞工權利,現在趕著新聞熱頭去連署自己也不一定懂的事,是偽善,而且說不定自己也是壓迫勞工者。

就像我說那些對「基本薪資」有意見的「忽然工運派」,一方面主張台灣外勞的人權,大喊「絕不可脫鉤」,但明明超過一半都「漏鉤」,這不矯情嗎?

因為看護工可以任一般民眾蹂躪,自己能享受利益,但勞工服務對象不同所以權利該有差別嗎?

難道看護工被平民壓迫是「比較應該」的嗎?

180個教授中大部份包括部份社會社工系的教授,根本從來不關心這些「小事」!這就像一個髒鬼,每天吃飽睡睡飽吃,突然夢中驚醒,看到別人家裡很髒又偷東 西,叫警察來抓,沒想到自己也髒之外手上還有贓物呢!

5年前我寫過一篇馬主席絕不可在此讓步,我當時批評國民黨讓有案立委參加司法委員會很荒謬,傳染病人治傳染病嗎?

賊頭可以抓賊頭嗎?

這些教授200%做不到不用MIC,漠視或容忍或當欺壓外勞的共犯,藥方也錯了,不知道台灣之恥有哪些,窮人喊脫貧,你相信嗎?

曹植在「與楊德祖書」中說「有南威之容,乃可以論其淑媛;有龍泉之利,乃可以議其斷割。」,我不是道德超人,但我無法想像一個自己父母都不孝順的人去養老 院看不認識的老人,我無法想像一個自己小朋友都不養的人去孤兒院看不認識的小朋友。

台灣人用15840強迫外勞當不休假的孝子已經18年了,2年內從不休假日夜待命又不給她們勞工的保障,這種「台灣之恥」可以「忍耐」18年…

你還要我說他們「知恥」嗎?

Written by blackjack 2010/6/18

Link:台灣如何用法律壓榨外勞:15840奴工 與180個教授



台灣如何用法律壓榨外勞:15840奴工與180個教授←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一個外省人的血液分析:看李筱峰林媽利的國族神話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