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05/12

愛爾蘭給台獨的啟示:我對《想像的共同體》作者Benedict Anderson來台的感想

這幾天出版《想像的共同 體》(Imagined Community : Reflections on the Origin and Spread of Nationalism)的民族主義大師班納迪克.安德森(Benedict Anderson)來台灣,陸續以「愛爾蘭經驗」發表許多建言,獨派眼中的「統派媒體」聯合中國如獲至寶,紛紛報導,而「統派媒體」眼中的台獨機關報自由 時報卻沉默不語,真是一個台灣,兩個世界。

這位大師班納迪克.安德森(Benedict Anderson)的書我沒看過,原本以為他又是個「外來的和尚會念經」的例子,但看了介紹他的幾句話後頓生好感,有空我會把他的書讀一讀。

讓我有好感的是什麼話呢(see 安 德森:228 台灣官方是否做太多 2010/05/10 聯合報):
關於父親在中國的一切,安德森是從他留下的日記和書 信中得知。他表示,父親對當時的中國老百姓、文化和歷史「懷抱很高的敬意」,對中國政治領袖「強烈厭惡」,尤其討厭蔣中正和他的妻子。

呵呵,他的父親觀念正確,好父親當然會教出個好兒子,寫的東西一定不差啊!

他說了什麼話讓聯合中國報導,又讓自由時報歷來逢愛爾蘭必捧的政策改變呢?
安 德森:228 台灣官方是否做太多 2010/05/10 聯合報
談到二二八,安德森以愛爾蘭爭取獨立的經驗提醒台 灣:「就像愛爾蘭一樣,台灣在過去數百年中承受了許多苦難,然而台灣不應重蹈愛爾蘭的覆轍,長期陷入地方 主義和無法忘懷的怨恨之中。」他說,「過去絕不該被遺忘」,「但對現在來說,重要的不是過去的黑暗,而是在前方向我們招手的光明。」
對於台灣將盛大舉行民國建國百年紀念,安德森直言:「如果我是台灣人,我會問為什麼要慶祝?」他形容兩岸慶祝建國的作法「就像年輕人終日在電腦前凝視自己 的Facebook」,「與其不斷問『我是誰』,不如去想我可以為未來做什麼!」

遊 俠般的學者 勉台灣向前走2010-05-10中國時報
台灣「愛台」口號蔓延,正如同美國人喜歡把國旗插在 家門口一樣,唯有透過客觀理解每個國家民族認同的形成,才能擺脫傲慢的民族中心主義。
 他以他的祖國愛爾蘭為例,鼓勵台灣繼續發展民主、自由、開放的進步價值,也提醒台灣不要重蹈愛爾蘭的覆轍,被保守而極端的民族主義拖累, 長期陷入地方主義和怨恨之中。

這些話是不是觸了台獨的楣頭?

然後我又看到該書譯者中央研究院台灣史研究所助研究員吳叡人在中時投稿「 想像我們的世界」,提到他譯的書在中國被刪去整個第九章,他〈導讀〉 最後一段反思台灣的文字被刪除,譯後記也被刪掉了「台灣史」字樣。

吳叡人是相當反對「中國上空的保守民族主義幽靈」的,而他卻也是相當熱愛「當代台灣民族主義」,他在文中歌頌著:擁有完整精神自由的台灣!…(see 想像我們的世界 吳叡人

現在本尊安德森來台灣,卻說「台灣不要重蹈愛爾蘭的覆轍,被保守而極端的民族主義拖累, 長期陷入地方主義和怨恨之中」、又說「過去絕不該被遺忘」、「但對現在來說,重要的不是過去的黑暗,而是在前方向我們招手的光明。」,與現實相比,吳叡人說的「完整精神自由」果然是「想像」??

吳叡人在過去也未認同過經過全民民選的國民黨算「本土政權」,也是年年「紀念二二八,不作中國人」,譯完了一本書,與此書常相左右的他,卻無法得到安德森 的想法?還要強調台灣民族主義?

我沒看過吳叡人譯的這本書,但我近來的文章應該已經透露出這個訊息了,而且是loud and clear,我厭惡一切以國家民族為號召的「光榮」(see 法國也禁演的戰爭電影:光榮之路 Paths of Glory),我也不相信任何藉口(see 共產黨民進黨的動物農莊),所有的背叛都不如國家背叛的殘酷!(see國家的背叛 是最惡劣的背叛-從實尾島風雲與太極旗飄揚談起

但我前陣子才發現海明威這麼段話,說的比我更精煉:
「什麼神聖、光榮、犧牲這些空泛的字眼,我一聽就害 臊,我可沒見到什麼神聖的東西,光榮的東西也沒有什麼光榮,至於犧牲,那就象芝加哥的屠宰場,不同的是肉拿來埋掉罷 了。」(大意)

民族主義前面加上個「台灣」,就神聖、光榮了嗎?就值得大家為它去犧牲了嗎?

我想納迪克.安德森也不會這麼想吧。

最後再談他提到的小故事:(引自《想 像的共同體》 安德森剖析民族主義
昨天現場有位從香港來台讀書的大學生提問說,他感到 有些困惑,因為自己懷 有民族的認同感在,不知道該如何看待自己的民族認同情感。
 安德森於是說了一個小故事回應,他在耶魯大學的課堂問三個華人學生「你覺得你是哪裡人?」
 第一個華人學生大聲說「我是中國人」,但這個學生一口美式英語,一問之下這人是在美國出生長大的。第二個華人學生則回答「試著當一個台灣人」,這個學生 的父母是外省台灣人。第三個華人學生則生氣地 說:「我討厭美國,每個人都對著我說你是中國人。他媽的,我是新加坡人!」現場觀眾大笑。

我覺得第二個華人學生很好笑,他父母是外省台灣人,他還要「試著當一個台灣人」,他為什麼不是「生而是台灣人」呢?

虧他讀到耶魯大學,而且還受教於安德森,或許這個台灣人腦筋自以為從「大中國民族主義」解脫了,卻又無法融入「大台灣民族主義」,怎麼這麼傻呢?

看看安德森怎麼說:
 「你可以對傳統感到驕傲,只是不要相信那些強化國族的神話。」安德森說:「這種神話,只是政治型塑出的謊言。」

台灣國族的神話也是一種「神話」!這個外省台灣人,聽到沒有!

所以,藉由吳叡人譯的這本書(雖然他自己還沒讀通),不要再被「神話」綁架了,正如我在「 蘇格蘭獨立運動與台獨」一文回應提到台獨追捧的 史恩康納萊(Sean Connery),接受英國女皇受封爵士仍表示不影響到他主張蘇獨,但他生活在英國一輩子,演一輩子「英國情報員」,人生精華都在另一個國家度過,又說不 認同那個國家,喝英國水吃英國麵包不認同自己是英國人,難道台獨希望外省人不要認同台灣嗎?

看不出台灣民族主義的神話本質嗎?


安德森說「國家(nation)是關於未來,而不是過去!」,關於二二八、民國建國百年,台灣應檢討官方是否「做太多」,「記憶若要好好保存,就不要太常 提起!」,我想這些都是不可能的,台灣的國族神話已經興起一陣子了,不可能嘎然而止。

台灣喜歡「挾洋自重」,我也藉此畫葫蘆一回,至於台灣究竟會走上愛爾蘭獨立的道路,還是會出現愛爾蘭共和軍之類的台灣共和軍,從那個傻頭傻腦的外省台灣 人,實在沒有讓人樂觀的理由。

Written by blackjack 2010/5/11

I was always embarrassed by the words sacred, glorious and sacrifice and the expression in vain. We had heard them, sometimes standing in the rain almost out of earshot, so that only the shouted words came through, and had read them, on proclamations that were slapped up by billposters over other proclamations, now for a long time, and I had seen nothing sacred, and the things that were glorious had no glory and the sacrifices were like the stockyards at Chicago if nothing was done with the meat except to bury it.

(Ernest Hemingway (1899-1961), U.S. author. Frederic Henry, in A Farewell to Arms, ch. 27 (1929).)

Link:
蘇格蘭獨立運動與台獨
法國也禁演的戰爭電影:光榮之路 Paths of Glory
共產黨民進黨的動物農莊
國家的背叛 是最惡劣的背叛-從實尾島風雲與太極旗飄揚談起
不要再捐錢給任何政黨與政客了!



濫用媒體的蔣友柏←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二二八黨產來台黃金對蔣介石家族追究的理論基礎:分析jun5238有得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