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09/14

Labels: 司改會, 李泰安, 羈押, 蘇建和, 財團法人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 陳水扁, 青天白日勳章, 黃百韜

  今天自由時報「自由電子報- 《星期專訪》高涌誠:扁案審判缺乏人性化關懷」專訪台北律師公會秘書長高涌誠,他曾任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執行長,也多以司改會身份對扁案發表意見,我對他的說法有點意見。

 在羈押部份,問答如下:

問:對扁有沒有為押而押?
答:根本不該這樣押,有媒體替法院辯護,指前北縣地政局長莊育焜就一直押到更審才放,我要說,若莊現在還這樣,我一樣聲援他,結果有藍媒名嘴斥說「是不是所有在押的都要放出來」,我哪有這樣講,如果把暴力犯罪放出來,那還得了。貪污被告已不在位,不會再犯,也不是暴力犯,人在外面對社會危害度幾乎是零,要考慮的只有逃亡,現用重罪理由來押,非常沒有道理,沒有逃亡之虞就應釋放。 

這段話大有問題,分析如下:
一、無罪推定
不管是貪污還是殺人,都是刑事不法,殺人犯危害的是人身安全,貪污犯就沒有危險嗎?沒有常識也要看電視,那麼多威脅要殺人滅口的戲,警方對蔡守訓、陳鎮慧的人身保護,難道是警方吃飽撐著?何況吳淑珍有把黑道掛在嘴巴的紀錄。

 就算是暴力犯,難道就不適用「無罪推定」?高涌誠要大家回到以前的「初心」、「初衷」,我不必推那麼遠,看看他幾年前說的話「從蘇建和案到李泰安案」:

在李泰安第二次被聲請羈押時,檢方提出秘密證據,院方竟配合檢方要求命被告與辯護人迴避,完全侵害被告答辯權利(針對聲押理由答辯)的做法,不無違憲之嫌,也難怪引發高雄律師界四十多位律師的連署抗議。另外,檢警第一次聲押李泰安被駁回,第一時間的反應竟然是「不羈押案子辦 不下去」,雖然事後澄清絕無「押人取供」之意,不過最初顯現的心態依然可議。而李泰安在羈押後被提訊時,依法行使緘默權,據聞有執法人員脫口怒稱:「台灣 怎麼會有這樣的法律保護李泰安這樣的人!」,如此觀念仍然令人搖頭嘆息! 

如果一個人是暴力犯,可見司改會過去還是以無罪推定看待他的,為什麼無罪推定一個人卻又要說「如果把暴力犯罪放出來,那還得了」? 

換句話說,可以推論高涌誠認為無罪推定是一回事,羈押又是一回事。 

以扁案論,貪污案未必比暴力犯不會帶來暴力,蔡啟芳還要「進攻巴士底」呢,另一個證據就是陳水扁自己說過「動搖國本也要偵辦到底」的尹清楓案,陳水扁滿口的「拉法葉弊案」還有後來搬家弄丟的錄音帶,難道不是影射當時的總統李登輝與行政院長郝柏村貪污嗎?  

一個涉及「國本」的貪污案死了個上校,陳水扁如果貪污就不會死人,高涌誠敢打包票嗎? 

既然高涌誠以「暴力」為羈押衡量標準,貪污並沒有辦法證明它不會帶來暴力。

 二、愛之欲其生,論陳水扁的貢獻?

高涌誠說法官對扁「惡之欲其死 扁貢獻全抹滅」,應該考慮「扁在位八年,對社會一點貢獻也沒有嗎?合議庭有從這個角度看嗎?八年來他只知道貪污、從頭到尾都是貪污,沒有做一件好事?如果不是,八年裡面,有惡也有善,將扁善的一面與對社會貢獻之處也放進判決,量刑上重做一番合理的說理,可能會比較接近洞悉人性的司法。 

中華民國刑法好像沒有「過去貢獻」這個條文,蘋果日報才說這個判決充斥古文很封建,以「過去貢獻」做為最後結果,只有威權時代發生過。 

黃百韜在徐蚌會戰中戰死,受贈「青天白日勳章」,其子在台犯下殺人案被判死刑,其母以留下血脈與繳回「青天白日勳章」向蔣介石求情,蔣介石後來特赦,這勉強可說「過去貢獻」,但這也只發生在判決確定後。為什麼高涌誠你主張以「過去貢獻」做為判刑考量依據?

 如果法官這樣做,那有錢人、諾貝爾獎得主、「XX之光」、奧運金牌都可以在犯罪後要求法官考慮他們的「大功德」了?

 回到法律的「初衷」,不是法律之前人人平等?

 很遺憾,高涌誠以司改會的一份子發言,竟如此缺乏法治觀念。一個司法改革團體若非以體系的改進為主要使命,這所謂「改革」豈不是為個人利益奮鬥的「利益團體」?

 財團法人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不要為扁賠上清譽了!  

Written by blackjack 2009/9/14




他說了你想的嗎?-年輕人沒錢不該結婚←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李慶安的「雙重」委屈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