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6/05/04

看看林濁水的「德行」

.

Pic from 立法院全球資訊網 林濁水 > 委員簡介

 

萬萬沒想到「現世報」來這麼快,林濁水今天在蘋果日報寫了一篇「偽善.強橫.懦弱與反修憲」,核四公投促進會副執行長吳建國今天也在中國時報投稿「顛三倒四才是亂源」,兩相對照之下,台灣的亂源呼之欲出,就是這群說話不算話的人!難怪,當國大痛罵立法委員是垃圾時,我一點憤憤不平的感覺都沒有。

 

舉個例吧!林濁水在當台灣的立法委員時,每個月吃台灣人幾十萬,當他拿著大家的血汗錢快樂的生活時,當他一副「理論大師」的姿態縱橫台灣時,沒有人知道他的原則究竟是什麼。

 

核四公投促進會副執行長吳建國不辭辛苦的證明了,這個林濁水口中「立委減半是真自肥」、「民粹式最高道德是亂源」的惡行,林濁水自己做起來卻覺得痛快無比,早在第五屆(二○○一年)立法委員選舉,林濁水向全太陽系乃至於全宇宙宣告「我,林濁水,支持立委減半!

 

之後,在林濁水「一千個日子」中,當台灣的失業率「步步高昇」時,他快樂的花大家的血汗錢生活;當他的同志們選舉落選時,他快樂的當「不分區立委」,他不斷簽名支持「立委減半」好幾年後,等到落實後,他又儼然自己是不世出的「聖人」,開始痛批「民粹」、「亂源」!

 

喝!

 

「民粹」、「亂源」由林濁水這個每個月領台灣幾十萬血汗新台幣的超越偉大立委的大嘴講出來真是令人髮指啊!

 

 

如果林濁水這個每個月領台灣幾十萬血汗新台幣的超越偉大立委你所說「民粹」、「亂源」為真,你卻從第五屆(2001年)立法委員選舉一路幹到2004八月二十三日立法院立委減半等憲法修正案,你都支持立委減半,若如林濁水這個每個月領台灣幾十萬血汗新台幣的超越偉大立委所說,這麼多年,這麼多天,林濁水在立法院搞「民粹」、當「亂源」?

 

 

那請林濁水這個每個月領台灣幾十萬血汗新台幣的大立委把領的薪水吐出來,台灣有多少學童繳不起營養午餐!林濁水在立法院搞「民粹」、當「亂源」,憑什麼每個月領台灣幾十萬?

 

如果「立委減半」是對的,林濁水這個每個月領台灣幾十萬血汗新台幣的超越偉大立委你現在又在「亂」什麼?整天只想「拼政治」?人民的苦難對你這個每個月領台灣幾十萬血汗新台幣的超越偉大立委不算什麼是不是?你這個每個月領台灣幾十萬血汗新台幣的超越偉大立委一點都不在乎大家失業沒飯吃嗎?

 

無論如何,林濁水與民進黨中央的立場「立委減半」已經相左,林濁水這個每個月領台灣幾十萬血汗新台幣的超越偉大立委又是不分區的,意見與黨有實質的相關性,如果民進黨中央視而不見,那證明民進黨中央對過去的承諾毫無誠意!

 

 

如果林濁水這個每個月領台灣幾十萬血汗新台幣的超越偉大立委每天花台灣人的錢,卻不願為自己過去的「民粹」、「亂源」的行為負責,不願吐出從第五屆(2001年)立法委員選舉一路幹到2004八月二十三日立法院立委減半等憲法修正案大賺特賺的台灣錢,那我真不知台灣人的尊嚴在林濁水這個每個月領台灣幾十萬血汗新台幣的超越偉大立委眼中究竟是什麼!你說「顛倒是非國之不幸」,你卻讓台灣不幸了四年!!

 

林濁水這個每個月領台灣幾十萬血汗新台幣的超越偉大立委,請你即刻辭職,因為你說反修憲是「偽善.強橫.懦弱」,那請你為過去「偽善.強橫.懦弱」的行為道歉並賠償台灣人你這幾年將近千萬新台幣的薪水,如果林濁水還要滿口「偽善.強橫.懦弱」

 

請林濁水立即退黨,你不但花了台灣人千萬新台幣(不算助理費的話),又玩弄台灣人,你一點當立委的資格都沒有!!

 

Written by blackjack 2006/5/4

 

2006.05.04  中國時報

 

顛三倒四才是亂源

 

吳建國

 

    拜讀林濁水委員「民粹式最高道德是亂源」後深感訝異,林文將國會減半喻為「民粹壓力下之產物」、「造成了各選區極度畸形的票票不等值」、「民進黨自殘式的國會減半」,將我的記憶剎那間拉回到二○○一年。

    第五屆(二○○一年)立法委員選舉,民進黨所有立委候選人(含不分區)皆簽署「國會改革切結書」,內容為:「…將全力推動並支持『國會席次減半』、『單一選區兩票制』、『制定陽光法案』及『修定國會法規』等相關修憲及立法工作,以落實國會改革,並提升國會功能。本人若違背上述承諾願意接受黨紀最嚴厲之處分以示負責。」林濁水委員為該屆的不分區立法委員。

 

    二○○三年十二月三十一日立法院議案關係文書,由立委柯建銘、邱垂貞、陳其邁等七十七人提「為精簡國會席次健全國會選舉制度並提升國會問政品質,擬具憲法增修條文第四條條文修正草案」,其中主張立委席次改為一一三席,林委員簽署名列其中。

    二○○四年三月十七日立法院議案關係文書,由立委柯建銘、蔡煌瑯、李俊毅等八十七人「為推動國會改革立法委員席次減半,爰擬具憲法增修條文第四條條文修正案」,亦主張立委席次改為一一三席,林委員又參與連署。

    又,二○○四年二月二十日林委員簽署由李遠哲院長及林義雄先生所發起「掌握歷史時刻,完成改革使命:落實立委減半的國會改革」連署書,允諾二○○四年三月二十日前促成立法院通過立委減半的修憲提案。同年八月二十三日立法院以二○○票對一票通過立委減半等憲法修正案時,在民進黨宣示祭出黨紀之立場後,當日林委員亦投下贊成票。

    我們相信政黨擬定一個政策是經過全黨與學者專家充分討論,凝聚黨內共識之後作成決策才會慎重提出。黨內同志須以此結論為依歸戮力捍衛,尤其是不分區委員更應為黨的政策辯護。二○○一至二○○四年間,林委員為民進黨不分區立法委員,期間更曾擔任該黨政策會執行長一職,未因立委減半一案替黨的政策辯護,或捍衛自己的主張而辭去職務,或捨棄不分區身分參選區域立委尋求民意的支持來取得正當性。只見林委員前前後後曾簽署四份文件表示支持,但自從二○○三年社會上開始討論「立委減半」議題,林委員卻又大肆批判黨內同志及黨的無知,猶似眾人皆醉唯他獨醒。

    再者,林委員念茲在茲的就是「票票等值」,本人也同意此一理念。但是,現在二二五席立委選舉也沒有票票等值,林委員擔任多屆立委為何從不提起?為何一一三席就需要票票等值而二二五席卻視若無睹?況且歷來選舉哪一次是真正票票等值?如此立場反覆,使人無法理解真正主張為何?

    吾人認為今日台灣之亂象肇因於政治人物信口開河、言行不一毫無誠信可言,對於人民的承諾不僅不敢勇於面對,卻還藉口是民粹下的產物。二○○一年立委選舉人民用選票讓民進黨成為國會第一大黨,多少人是因為支持民進黨的主張而去投票,同時民進黨候選人選舉公報上亦明載立委減半的政見。如今在林委員眼中卻是民粹式的最高道德,卻是亂源。所以我們了解:「符合你的需求就是民意,你不喜歡就是民粹!」但是我們必須說:政客顛三倒四才是亂源。(作者為核四公投促進會副執行長)

 

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News/index.cfm?Fuseaction=Article&NewsType=twapple&Loc=TP&showdate=20060504&Sec_ID=5&Art_ID=2582598

 

偽善.強橫.懦弱與反修憲 by 林濁水

 

 

由於六年來在總統大權在握的體制下過了痛苦的六年日子,所以現在學術界一面倒地傾向內閣制,民意呢?根據民進黨中央黨部的調查也是如此。但是朝向內閣制的修憲運動卻被兩大黨黨中央抹黑成「立委自肥」。

確實,採內閣制的話,有些立委將任閣員,因此去年通過立委113席的修憲案必須要再修改,讓立委席次略為增加,這會增加目前立委延續政治生涯的機會,但這就是自肥嗎?

事實上,從修憲過程來看,國會減半反而是百分之百是政黨自肥的產物。

 

 立委減半是真自肥

就政黨的政治利益來說,關心的不是國會席次的總額多少而是政黨的席次比例,更關心的是選贏總統。所以在國會大選時提出減半,雖然自己國會的席次會減少,但是若能討好民粹而獲得支持,席次比例增加,反而大大有利,在總統選舉時,如果訴求國會減半獲得民粹支持,贏得總統更加大大有利。

至於立委,本身當然不喜歡減半,但是如果高喊減半,博得「最高道德」之名,獲得民粹支持,別人落選自己當選,則是利大於弊,於是大家一起高喊減半,所以,所有高喊減半的人全都是基於自利,因此假使增加席次是自肥,反對增加也完全是半斤八兩。這一點,我在立法院減半的修憲過程中實在看得太清楚了。

所以,減半對不對根本不應該從對誰有利的角度去看,而是要從對國家有利與否的角度來看。

減半對國家並非沒有好處,但只有一個,就是每年可以替國家省下一些薪水支出。

問題是,行政院那麼龐大,公務員20.6萬、軍隊27.7萬、警察1.7萬共約50萬,要由113人去監督,減半後,國會1個委員會平均只有10個委員,以內政委員來說,要監督內政部、全國警察、陸委會、中選會、蒙藏委員會、原住民委員會、海巡署六個部會,差不多1個部會只有1.5個人管,其結果是監督能力大幅減小。

有人說,這可以用增加助理來解決,但增加助理來幫忙就是增加國庫支出,結果一減一加之間,總體支出差不多,但當選的113位立委則助理大幅增加,比現在大大地肥了不少。

錢的問題,減半減少財政支出的額度就整個年度中央政府預算影響很少,但對體制運作、監督效果和選民服務則大打折扣,如對選民,新竹縣或宜蘭縣40多萬人才1名立委,其結果是找立委難如登天,民意被極「低度代表」,對人民鐵定不利。

減半本來是想削弱立委的權力,但40萬人全由一立委代表,立委權力是大幅增加,減半後,一方面監督能力減少,一方面權力反而大增,實在大大不妙。由於問題一大堆,難怪法政學者在上次修憲時才近清一色地大力反對。

 

 顛倒是非國之不幸

好了,假定大家都自肥,而依法政學者意見,減半有害國家,不減半有利國家,那豈不是主張減半的政界人士只容許自己透過有害國家的方法來自肥,倒過來反對別人透過有利於國家的修憲,並指控對手的道德,依憑民粹依憑自己是黨政領袖的有利地位惡人先告狀,還一副只有自己是正人君子的模樣,對利益真夠偽善,對學者和憲政原理真夠強橫,而面對民粹又真夠懦弱,是非完全顛倒,真是國之大不幸。



修憲就是替中華民國送終←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總統制與內閣制不該由此屆立委決定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