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01/07

外省人的叛徒,台灣人的叛徒

 
 

The Last Supper ,Leonardo da Vinci (1452-1519) 最後的晚餐,達文西。引自 wiki

叛徒,在各種文化中都是負面的。台灣有兩種特別的「物種」,分別是「外省人的叛徒」與「台灣人的叛徒」。

 這兩種「叛徒」,顧名思義就是他們背叛了外省人或台灣人。那怎麼樣才算是「背叛」呢?

 台灣的標準很奇特,完全存乎一心,這個「一心」,就是你的「政黨取向」如果你看一些民進黨支持者的抗議言論,你可以輕易的發現他們「認定叛徒的SOP」,那就是「批評阿扁」=「背叛台灣」、「反對民進黨」=「背叛台灣」,現在的演變是「監督公共建設」=「背叛台灣」,昨天消基會在高鐵說「勿做白鼠」,結果當場被痛罵「你們欺負台灣人」、「滾回中國」(請見「勿做白鼠」 消基會反遭嗆),民進黨的十幾寇也遭受到「類似的待遇」。

那「外省人的叛徒」呢? 同樣簡單的邏輯也存在於一些人的思維之中,他們認為:因為這些人「生為外省人」,他們卻不支持國民黨或親民黨,甚至於跑到民進黨。因此,他們是「外省人的叛徒」。

我在外省台獨、弒父情結、轉型正義一文說:「說支持台獨的外省人「數典忘祖」我也覺得沒必要,我不認為任何人有必要因為他的背景或血統決定政治傾向。」,用政治立場與血緣判斷其是否是「叛徒」,真的很奇怪。

 那什麼樣才算是「叛徒」?

我想,再也沒有哪一個「叛徒」比此人更有名,那就是歷史上「最著名的叛徒」─猶大(Judas Iscariot)。 關於他的「叛徒事蹟」最著名的就是因為猶太教祭司想殺耶穌,猶大為了三十個銀幣的代價指認耶穌,耶穌因此被釘死在十字架上。

有趣的是,在台灣被指認為「外省人的叛徒」或「台灣人的叛徒」的人往往自認在「揹十字架」,台灣人「運用」基督教義真是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

 還有更妙的。

這些「叛徒」,到了另一個陣營,另一個陣營往往熱烈擁抱,把他們視為「失散已久的兒子」,很巧,這個類型的故事在聖經中也找得到。 在路加福音Luke第15章中的「浪子的故事」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在那段故事中(Luke 15:11,http://bible.ccim.org/cgi-user/bible/ob?version=hb5&book=luk&chapter=15),老父親對在外浪蕩已久的小兒子歸來給予原諒與莫大的溫暖,在家始終如一的大兒子吃味了,他說「我服事你這多年、從來沒有違背過你的命.你並沒有給我一隻山羊羔、叫我和朋友、一同快樂.但你這個兒子、和娼妓吞盡了你的產業、他一來了、你倒為他宰了肥牛犢」(Luke 15:29、15:30) 老父親的回答則是:「兒阿、你常和我同在、我一切所有的、都是你的。只是你這個兄弟、是死而復活、失而又得的、所以我們理當歡喜快樂」(Luke 15:30、15:31)

 台灣的人就像這位老父親,對他方的「叛徒」當作「回頭的浪子」。無論這個「叛徒」過去做過什麼,說過什麼,只要這個「過去的叛徒」成為「今日的忠臣」,什麼都可以一筆勾銷。 基本上,這種「叛徒判斷機制」或許過去曾存在於我的腦海中,但該機制已經「故障」許久,而且是全毀,毫無修復可能性。現在我的判斷標準是「比例原則」、「實害程度」,簡單舉例來說,如果一個人認為許文龍『錢進中國700億』仍是「愛台灣」,但老兵返鄉探親花幾萬塊卻是「不愛台灣」,那我會認為此人判斷標準有問題,完全是種族、族群歧視,因為他們不以實際對台灣的「損害」為判斷基準。其次,我以現在進行中與已發生的實際侵害為批判目標,以任何未來可能的危險來限制我的權利,我都會認為他們不過是假借公義行犯罪行為。

 說起來,這完全要感謝許多網友與大學者的協力贊助。

本文比照陳水扁國務機要案的稱謂,以下以甲、乙、丙、丁君稱呼之。

去年初,我開始寫老兵問題,一年來,出身外省的政治色彩各為藍、橘、綠的甲、乙、丙諸君儘管立場不同,但面對此問題有極其驚人的共識,他們都認為這是「階級問題」,並認為是蔣介石為了反攻大陸所採取的政策所致。 分兩方面來看,如果認為蔣介石政權「真的要反攻大陸」,為什麼軍官可以結婚,士兵不行?難道蔣介石與軍官認為士兵有為他們「絕子絕孫」的義務?難道只有軍官要去打仗?

蔣介石與軍官擄掠農民當兵已違反其意志,若士兵是志願從軍,蔣介石與軍官也未在一開始聲明此「絕子絕孫」義務存在。換句話說,蔣介石與軍官把士兵階級當成類似人的生物予以凌虐。這不只是「蔣介石騙了外省士兵」的問題,而是蔣介石與軍官一開始共謀以士兵為奴隸的問題。

另一方面,如果認為蔣介石是「外來政權」,那所謂的「這些原因都是階級」之前題根本不存在,違法存在的階級怎麼能成為今日差別待遇的討論基礎?

 我相信,如果台北眷村人沒有得到蔣介石政權配發的眷村,如果他們要自己花錢去租房子,我相信某些台北眷村人絕對無法從小就培養「看皮鞋新舊分辨本省外省人」的能力,以台北市昂貴的房租來看,也許他們連布鞋都買不起。 更別說極不合理的薪資結構,及士兵因蔣介石多種殘害人權作為導致士兵娶特殊台灣本省女性等其他問題。

至於丁君,完全忽視蔣介石軍事獨裁政權的階級壓迫,居然拿眷村人來羞辱我,真是夏蟲不可語冰。 眷村人第一代、公教第一代不過佔來台外省兵的少數,但由於蔣介石之愛護,其後代繁衍不已,也許成為了台灣外省人的多數。但是,幾個眷村人或教師後代以兩句「階級」就想打發我?我對眷村人幾近澈底絕望… 唉!我終於明白這些人的殘忍。

 「階級」不就是「你們」訂的嗎? 「制度」不就是「你們」訂的嗎?


當我的腦中去除了「叛徒判斷機制」,當我的腦中去除了「統獨」,當我眼前浮現了我父母的現在與過去,一切都豁然開朗,我認識到誰才是壓迫者,誰才是我應該反抗的對象。 外省人的叛徒,台灣人的叛徒,說起來都是自己玩弄出來的,有誰去探討誰是「真正的猶大」,不過是塑造「虛假的猶大」罷了。

因此,我不以他們「現在說了什麼」為判斷,我只以他們「過去做了什麼」為基準。 不必拿「統獨」來壓我,也不必拿「民族大義」、「台灣認同」來壓我,誰壓迫我,我就反抗誰。

 無論是任何人。

Written by blackjack 2007/1/6

 註1:本文是本blog2007年的第一文,也是本人截至目前為止最明確、最真實的思想呈現,任何要瞭解我思考的人可透過此文來「發現」,本blog的舊文亦不刪除,因其記錄了本人思想改變與演變的過程。

 註2:由於我的文投入與回饋不成比例(也就是沒啥人看啦),我亦非以blog寫作為業,因此,我以本文做為我過去一年討論的總結,算是對自己與大家的交待,往後我應該會想更有意義、更有效的方法來表達我的意見,在此謝謝大家。

 註3:我非基督徒,但覺得聖經中的這些例子頗能帶出我要的「感覺」,希望不是引喻失義。

註4:本文引用聖經經文中英對照:http://www.o-bible.com/cgibin/ob.cgi?version=hb5&version=kjv&version=bbe&book=luk&chapter=15 15:29 [hb5] 他 對 父 親 說 、 我 服 事 你 這 多 年 、 從 來 沒 有 違 背 過 你 的 命 . 你 並 沒 有 給 我 一 隻 山 羊 羔 、 叫 我 和 朋 友 、 一 同 快 樂 . [kjv] And he answering said to his father, Lo, these many years do I serve thee, neither transgressed I at any time thy commandment: and yet thou never gavest me a kid, that I might make merry with my friends: [bbe] But he made answer and said to his father, See, all these years I have been your servant, doing your orders in everything: and you never gave me even a young goat so that I might have a feast with my friends: 15:30 [hb5] 但 你 這 個 兒 子 、 和 娼 妓 吞 盡 了 你 的 產 業 、 他 一 來 了 、 你 倒 為 他 宰 了 肥 牛 犢 。 [kjv] But as soon as this thy son was come, which hath devoured thy living with harlots, thou hast killed for him the fatted calf. [bbe] But when this your son came, who has been wasting your property with bad women, you put to death the fat young ox for him. 15:31 [hb5] 父 親 對 他 說 、 兒 阿 、 你 常 和 我 同 在 、 我 一 切 所 有 的 、 都 是 你 的 。 [kjv] And he said unto him, Son, thou art ever with me, and all that I have is thine. [bbe] And he said to him, Son, you are with me at all times, and all I have is yours. 15:32 [hb5] 只 是 你 這 個 兄 弟 、 是 死 而 復 活 、 失 而 又 得 的 、 所 以 我 們 理 當 歡 喜 快 樂 。 [kjv] It was meet that we should make merry, and be glad: for this thy brother was dead, and is alive again; and was lost, and is found. [bbe] But it was right to be glad and to have a feast; for this your brother, who was dead, is living again; he had gone away and has come back.

相關連結: 1. 外省人的原罪 2. 國民黨外來政權之悖論-兼論「台灣轉型正義」之選擇性 3. 從「外省權貴陳師孟」談起 -眷村經驗所向無敵? 4. 外省台獨、弒父情結、轉型正義



台灣的外省賤民階級←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馬英九之可憐,豈無可惡之處?-兼論馬英九被起訴與宣佈參選2008總統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