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6/08/28

徐永明教授為何分本省外省?(兼論徐永明對外省人的群謗)

中研院社科所助研究員徐永 明大 教授今天在聯合報投稿「群眾運動萬能? 比不上選票 by 徐永明」,內容談不上特別,但卻透露出他的基本心態,他說「這是感同身受的,金總編被打的隔天,與朋友到東區一家知名的外省菜餐廳進餐,結帳時被老闆認出,朋友說,有興趣可以打折吧,老闆卻詭異地說是另一種「打」吧!結果,當然快速倉皇離開,情緒起伏中,台灣社會果然已經分裂了。這只是日常生活的一個簡單互動,卻代表了蔓延的情緒,暴力當然是錯的,不過卻有動員的效果,問題是:這是不是倒扁運動要的動員方向。」,在此特別分析之。

 

我第一次提到徐永明,是在待李敖一文,我當時說:

我舉個例,很多偏綠學者甚至於是深綠學者,喜歡在自己的「專長」上說自己是「族群研究的專家」,結果,看他們的文章根本充滿刻板印象,我敢說他們從來沒有做過田野調查,這樣每天投稿報端,根本只是為政治服務!法國人高格孚的「風和日暖:台灣外省人與國家認同的轉變」在我看來有很多問題,我在風和日暖下的台灣外省人有批判,但他還老實的去做問卷調查,這批台灣學者到底是根據什麼?TVBS的出口民調嗎?那怎麼不說連宋贏陳水扁了??

 

再舉個例,徐永明,中央研究院社會科學研究所助研究員,最喜歡談族群、統獨,也很喜歡在報紙上投稿,我每次看到報紙上他貌似中立的談族群我就納悶,你真的懂嗎?結果,前陣子沈富雄與徐永明有些爭議,徐永明還在縣市長選舉大喇喇的支持民進黨的林佳龍,中央研究院院長李遠哲在他的院長專欄說「有關競選或助選的言論,特別具有較強的排他性,更容易使大眾把發言者與中研院連起來,而傷害到本院公正中立的地位。」(見 院長專欄),徐永明根本不甩,他對三合一選舉的預測與事實也差很多,我實在很質疑他!

 

事實上,我常看到徐永 明大 教授發文談族群,但他是否真「懂」,我非常懷疑,此人是否中立,應該受到檢驗:


據我所知,徐永 明大 教授與民進黨關係極好,這沒什麼。但是,徐永 明大 教授是否因為其政黨取向影響到其學術中立,卻必須探討。據新聞報導,徐永明前陣子參加了民進黨的相關會議(好像是中評會),學術界人士不是不可以參加政黨,但說話應該客觀一點。

 

徐永 明大 教授做過什麼事呢?他曾以中研院社科所助研究員的身份在地方選舉支持個別候選人,我看徐永 明大 教授此行為是中研院所僅見。這也罷了,但他在選前以「專業角度」認定林佳龍與胡志強差距減少,選舉結果卻是相反。一般來說,徐永 明大 教授以一個學者的身份解讀林佳龍與胡志強是OK的,但他又曾表示支持林佳龍選舉市長,解讀民調結果又有利於林佳龍,我真的不懂,台灣的學術規範怎麼變成這個樣子?

 

徐永 明大 教授既然支持個別候選人,怎麼能再解讀相關民調?又做出有利解釋?完全沒有迴避的問題嗎?以結果論來說,那份結果難道不是「蓋離譜」?這民調如果是林佳龍或民進黨委託的,這麼做仍然可以嗎?

 

更可議的是,這個「山水民意研究股份有限公司」與徐永 明大 教授的關係密切,他本人就是山水民調的顧問,一般國立大學比較不願意教授「兼職」,中研院居然已經這麼民主進步了?中央研究院向來不參與政治(只有少數大頭例外),徐永 明大 教授也例外?

 

回到徐永 明大 教授今天的大作。

 

有一群網友,常痛斥某些人不應分「本省外省」,我只是順著他們的邏輯反駁他們,我也因此寫了「何必看到外省人就抓狂?對「外省人」一詞的辯證」,徐永 明大 教授正是一個愛分「本省外省」的人,我不知道他們會不會講講話。

 

今天看到徐永 明大 教授今天的大作時,我就想指出其盲點,無奈我時間有限,拖到現在才寫,但很高興,已然有網友指出徐永 明大 教授的用心了!我的角度略有不同,我要指出的是,徐永 明大 教授為何分本省外省並兼論徐永明對外省人的群謗。

 

第一,徐永 明大 教授是一位相當喜歡分本省外省的人,但我從未看過任何一個人要求他「不應該分本省外省」,我雖然明白這是台灣固有的差別待遇,但我仍相當遺憾,我希望這些人不要因人或政治立場而異。

 

其次,在他的大作中,他灌輸的印象就是「外省人=反扁」、「在野黨=反扁」,「在野黨=反扁」也許可以成立,但「外省人=反扁」必然成立嗎?還好,徐永 明大 教授沒說「外省人=不愛台灣」^0^

 

第三,他說「這是感同身受的,金總編被打的隔天,與朋友到東區一家知名的外省菜餐廳進餐,結帳時被老闆認出,朋友說,有興趣可以打折吧,老闆卻詭異地說是另一種「打」吧!

 

我要質疑的是,「老闆卻詭異地說是另一種「打」吧!」是徐永 明大 教授的主觀心態還是客觀事實?

 

如果徐永 明大 教授素來歧視外省人,夜路走多了,覺得要碰到鬼,又加上是七月,我可以理解徐永 明大 教授急著想走的心態,但所謂「老闆卻詭異地說」究竟如何「詭異」?有比那份民調「詭異」嗎?

 

這究竟是徐永 明大 教授你個人主觀想像還是客觀事實?徐永 明大 教授你的指控有證據嗎?徐永 明大 教授分本省外省是不是在塑造刻板印象!?

 

徐永 明大 教授身為中央研究院的一份子,拿這份名頭在社會招搖行走,又在公共論壇發言,可以這樣子說話嗎?

 

 

所謂「東區一家知名的外省菜餐廳」,台北東區有幾家「知名的外省菜餐廳」我不知道,但是應該不只一家,徐永 明大 教授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在他一席話後,「東區一家知名的外省菜餐廳」變成台北東區所有的「外省菜餐廳」都有「詭異」的嫌疑,這就是徐永 明大 教授想要的嗎?徐永 明大 教授的目的究竟為何?

 

 

我在與廖元豪教授談「群謗」(group libel談到了「群謗」(group libel),留學美國耶魯大學的徐永 明大 教授應該不需要我班門弄斧「再教育」。但是,徐永 明大 教授在聯合報上公然指控「東區一家知名的外省菜餐廳」,會變成台北東區所有的「外省菜餐廳」都有「詭異」的嫌疑,這明顯的是一種對多數得特定的餐廳的一種指控,徐永 明大 教授會不懂?這位自稱族群專家愛談族群的徐永 明大 教授做的竟是這等事?

 

如果各該餐廳生意下滑,我建議,你們應考慮對徐永 明大 教授求償。

 

如果「本省外省」的情況倒置,我相信徐永 明大 教授的群謗必然引起軒然大波,但我相信這次絕對不會有人在乎的,但我對同為野百合世代的其他大教授有所期待:

 

徐永 明大 教授曾認為學生高舉「野百合再現」不妥,因為「很多人只是自認為無法代表野百合學運而表示沈默」(台灣部落格TWBLOG.NET: 百合既腐其臭尤甚於蕪草),可見野百合是徐永 明大 教授的寶貝。我想,只有同為野百合世代的其他大教授說的話他才有可能聽進去,我希望大家勸勸徐永 明大 教授

 

別再這麼說話了吧!

 

Written by blackjack 2006/8/28

 

相關連結:

1. 等待李敖

2. 群眾運動萬能? 比不上選票 by 徐永明

3. 百合既腐,寧當蕪草by 趙剛



思想控制永遠不對-從余登發一案談起←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外省權貴陳師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