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9/09/10

見風要轉舵:平秀琳平論無雙收視率0.37,還輸給公視南部開講,讚啦!

平秀琳跳槽東森開「平論無雙」,由於上傳分段亂七八糟,我就沒看了,七月後我也只看少康戰情室一個政論節目。偶然看到連鍾佳濱都痛斥平論無雙炒作韓粉大鬧煎餅店事件,正如陳揮文改董志森名言說「名嘴大部分是垃圾」,我又想起董智森麻吉黃智賢所言政治性置入行銷在台灣是常態。很多名嘴是公關公司的老闆,收很多政客、地方政府的錢,他們為了上節目甚至會收買主持人,送禮給敲通告的工作人員。」,我就決定再也不看平秀琳「平論無雙」,要看變臉我去看川劇變臉比較爽。


前幾日查了一下收視率調查,2019/09/06潤利公司【家庭收視率】排名表 (日報)平論無雙收視率高達0.37,我真的快笑死了啦,哈哈哈!

不過,「平論無雙」也讓我有收穫,讓我完全對鍾佳濱改觀,我原本以為民進黨盡是唯恐天下不亂只想黑韓的傢伙,竟然還有這樣有種打臉主持人的「嘉賓」,讚啦!
見風要轉舵:平秀琳平論無雙收視率0.37,還輸給公視南部開講,讚啦!


Blackjack 2019/9/10

鍾佳濱反面打臉《平論無雙》平秀琳談論「韓粉大鬧煎餅店」事件,大爆笑!

平秀琳《平論無雙》十日討論「韓粉大鬧煎餅店」事件,輪到鍾佳濱發言時,他表示韓粉韓黑對立是媒體利用刻板印象為了收視率才炒作這個話題,這個指責既包括搞新聞的民視也包括發起討論的平秀琳,平秀琳有看懂嗎?我看了真是快笑死了。

此事起因為民視新聞誘導韓粉去要罷免韓國瑜的煎餅店買一千元的煎餅及簽署連署書,因此引起一堆紛爭,這個新聞是「香蕉煎餅發大財特賣1000元 韓粉不滿爆口角-民視新聞」,民進黨立委鍾佳濱說的大略為:
韓粉沒有組織難以控制,媒體惡意塑造韓粉、韓黑的刻板印象,目的就是為了收視率。這次爭議挑選了符合刻板印象的韓粉韓黑的爭議擴大報導,將造成黑民主、黑台灣、黑中華民國的結果…

鍾佳濱同時批評了兩個拿藍色麥克風的媒體中天與民視,但其實東森也不能被排除在指涉範圍外,因為《平論無雙》不也是在討論韓粉、韓黑的鬥爭嗎?《平論無雙》不也是在追求收視率嗎?


沈富雄聽不懂鍾佳濱的話,真的不夠聰明,至於平秀琳有沒有聽懂,那就不得而知了。


我要補充一點,有人主張韓粉「恐怖」,重點在於「壞的數量多」,我要表達不同意見:我至今還沒有寫一篇完全正面肯定韓國瑜的文章,也多次發表勸韓國瑜不要選總統的文章,在郭台銘出來選後我發表九篇文章認為他出來選是好事,但我開始談富士康血汗工廠後,恐怖的郭粉開始長期在blog點名攻擊我,說我引用台大。港大兩岸三地教授論文是「汙衊郭台銘」又要我小心被郭台銘告,我反對韓國瑜選總統沒被搞,說郭台銘富士康血汗工廠卻被點名批判,我看某些郭粉才恐怖。   

某些郭粉會去一大早打電話找上門謾罵教授、收恐嚇電話和人身攻擊信大量寄到學校,還有一大堆email…,還被寫到論文裡,但這些媒體都不會報導啦!

...

 

黃智賢談台灣政論節目潛規則 言論可以買的
http://www.CRNTT.tw   2019-07-05 00:09:31
黃智賢接受中評社訪問。(中評社 王淑觀攝)
  中評社台北7月5日電(記者 王淑觀)台灣正逢選舉年,許多政論節目立場鮮明,有近4年政論節目主持經驗的資深媒體人黃智賢接受中評社專訪時表示,政治性置入行銷在台灣是常態。很多名嘴是公關公司的老闆,收很多政客、地方政府的錢,他們為了上節目甚至會收買主持人,送禮給敲通告的工作人員。

  黃智賢,1964年生於台北市,英國萊斯特大學企業管理學碩士、湖南中醫藥大學中醫博士。出身於台南傳統黨外家庭,父親黃輝鍠是台灣大學醫科畢業的醫生,她排行老二,胞兄黃偉哲現為民主進步黨籍台南市長,弟蘇紫雲現為台灣淡江大學整合戰略科技中心執行長,堂弟黃重諺為總統府發言人。黃智賢於2003年發表第一篇政論文章,2004年因319槍擊案,出版《戰慄的未來》,2006年開始現身政論節目,繼而於2015年10月開始主持政論節目《網路酸辣湯》,2016年3月底停播;2016年7月開始主持的《夜問打權》,2019年6月28日停播。

  黃智賢主持的政論節目“夜問打權”6月28日正式停播,黃智賢接受中評社訪問時提到,她6月16日在海峽論壇演講,提出一國兩制是“對台灣最大的尊重與體貼”,就受到綠媒狂轟。6月23日台灣舉辦“拒絕紅色媒體、守護台灣民主”遊行,當天她不在台灣,隔天返台就被告知節目要在7月1日之前停掉,停掉的原因是“我太統、我罵太凶”,她認為關鍵原因是她談“香港反送中”。

  她說,我的節目花了七集的時間講香港反送中,是台灣政論節目唯一批判香港反送中,我第一個講這是香港版太陽花,從南京條約講起,談英國殖民香港的政治體制,第一任到最後一任港督都是白皮膚,由英國政府指派,法律是英國政府規定的,“香港人怎麼不上街抗議?”香港是九七前比較民主,還是九七後較民主?

  她也談到,6月25日接獲NCC(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兩份公文,載明依據廣播電視法第21條規定,其節目“妨害公共秩序或善良風俗”,要處以新台幣20萬元以上200萬以下罰鍰。節目之前談二二八事件、批評故宮國寶至日本展出,都曾接獲NCC來函要求寫報告。

  她直言,政府除了發公文到電視台,還有其他施壓的方式,黃智賢說,地方政府、中央政府會抽廣告,企業也會抽廣告。例如,她講日本殖民史,日商會來施壓;講中美貿易戰,美商會來施壓。

 不過,對於施壓停播“夜問打權”的指控,蔡英文總統6月27日透過臉書否認,強調“台灣已經是‘民主國家’,好不容易走出威權統治的陰影後,政府不可能、更不會僅因為媒體持不同立場,就要求停播或停刊。”

  除了談其節目受到的壓力,黃智賢直言台灣政論節目的潛規則,“置入性行銷”很普遍,但“夜問打權”絕不接受。她說,包括候選人、地方政府會給好處、送錢,然後指定來賓。也有很多來賓為了上節目會收買主持人,送錢、送禮、請吃飯。 “我不接受任何置入性行銷,即使公司要,我都不接受,但很多節目都有。”

  她說,很多名嘴是公關公司的老闆,收很多政客、地方政府的錢,對他來講是合法,收公關費用,幫忙做政策辯護,做公關規劃。外人不知道,會以為他是資深媒體人,這樣講是因為他這樣想。

  黃智賢說,台灣政論節目主持人還可以接廣告代言、當廣告明星,這不是很瞎嗎?企業給你五百萬你就代言,地方政府可否給你五百萬?

  黃智賢強調,她在台灣從2003年寫第一篇文章、上電視政論節目到現在,就秉持一個原則,“我上節目時,不做生意”。2008年馬英九執政後,她不上電視,改做蒟蒻生意,“我就是想不要做任何跟政府部門有關的生意”,等到她回到政論節目,就不做任何生意,“這是我自己的要求”。 




郭台銘跟日本人說他與李克強、汪洋中共高層認識很久,又愚弄網紅張志祺說「我也不跟中國政府交往」←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自稱經濟藍知識藍郭台銘粉對「所謂中下階層」的強烈痛恨:談談郭粉霸凌與強烈的排他性及階級仇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