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9/07/12

百大最具影響力經濟學家說「台北與30年前幾乎沒什麼變化」,那該怎麼變?

《經濟學人》評選為「全球百大最具影響力經濟學家」的泰勒.柯文(Tyler Cowen)7月8日受《今周刊》邀請在「台灣大未來」論壇發表演說提到一句驚人之語「令我相當驚訝的是,台北與30年前相比,幾乎沒什麼變化!」,因為「台北的建築物、小巷子、滿街機車,與他在1990年初訪台北的印象差不多,可以說是85%都沒改變」,然後他歸咎為「台灣薪資成長停滯,以及資本大量前往中國投資所致」。當一位世界著名的經濟學家這麼說,台灣人該怎麼「反省」這段話?

有人會歸咎過去的政治人物「鬼混」,但很多現象可能是結構性的問題所致。像「滿街機車」在地狹人稠而停車位一位難求的台北,會不會是「唯一的選擇」 ?所謂「台北的建築物、小巷子」,是認為台灣應該不斷都更改變市容?而外國人對台北的「想像」是甚麼?台北應該形塑成外國人的「想像」嗎?

如果善意看待Cowen的發言,可以認為他建議台北乃至台灣的都市規劃應該與現在有所不同,台灣也應該在薪資與投資方面有所進步。但若以Cowen的發言為本,就可以知道他真意所指為何,他說:

「30年前的廣州與現在相比,有90%的不同;首爾、香港、新加坡,10年的變化就很大。我可以肯定地跟你說,台北是我所知的亞洲城市中,變化最小的。」

顯然他認為台北不如以上城市變化的速度,但台北三十年,真的沒甚麼變化嗎?

Cowen說他1990年初訪台北,但當時台北捷運還不存在。大安森林公園在1994年3月29日正式對外開放,台北101也是到2004年12月31日才完工開幕。無論如何,至少捷運有給台北帶來巨大的變化吧!?

有一個可能是,Cowen當然不可能完整記得1990年初台北的市容,而他所提到的幾個大都市因為有捷運,所以對台北「也有」就理所當然或見怪不怪了。

所以,真正的關鍵是Cowen其實想像的台北是一個「類似」首爾、香港、新加坡的「國際型都市」!因此,「台北的建築物、小巷子、滿街機車」也就格格不入了。

Cowen的評論,或許可以透過柯文哲曾經的批評來看:柯市長曾對北門附近雜亂的廣告看板有所批評,他說「清國美學、還有那個日本國美學跟中華民國美學,中華民國美學現在是讓我受不了的地方」,但如果看臺北市政府文化局新推出的”「臺北就是我的無牆博物館」--故事在你身邊流動”影片,清國美學、日本國美學、中華民國美學帶來的「歷史感」能否引人入勝,我想必然是見仁見智。

舉例來說,現在臺北市政府文化局「肯定」的寶藏巖,我在十幾年前拆除爭議時曾前往拜訪,老實說當地建物與其他地方的老舊房舍在外型上並沒有特殊差異,其被保留的原因無非是「歷史意義」,也因此,當年文化局似乎「毫不留情」的想要拆除這些建物。根據我當年與住民的談話,建築群的形成一開始是弱勢居民興建的違建、他們搬出後又有新的「上台北」的「移民」入住,由於當時有部分居民有部分是流亡學生被強迫從軍的居民與形形色色的弱勢居民,也就引起許多文化界、網民認為應該保存的呼籲。

寶藏巖 筆者於當年北市府將拆除前拍攝
寶藏巖 筆者於當年北市府將拆除前拍攝
寶藏巖 筆者於當年北市府將拆除前拍攝
寶藏巖 筆者於當年北市府將拆除前拍攝
寶藏巖 筆者於當年北市府將拆除前拍攝
寶藏巖 筆者於當年北市府將拆除前拍攝

本文不擬在這部分討論,但可以思考的是,台北的市容究竟要朝甚麼方向?是要維持現在的「歷史感」嗎?「歷史感」存在即合理?

還是經濟學家Cowen所期待的「10年的變化就很大」?

或是,柯文哲否定的中華民國美學不宜存在,但取而代之的又是甚麼呢?

陳水扁在1994競選台北市長選舉辯論時提到:1990許多國際雜誌說台北是西方企業家最討厭的城市、台北市是東亞的醜小鴨、台北與曼谷新加坡相比沒有吸引力…

陳水扁在1994年台北市長參選人辯論會的發言 翻攝自youtube
陳水扁在1994年台北市長參選人辯論會的發言 翻攝自youtube

25年過去了,台北的「美學目標」究竟是甚麼?

有人在思考這個問題嗎?

blackjack 2019/7/12




郭台銘穩了!聯合報說「韓黑殺手」黃光芹變身郭粉,再度讓人見識「變身、變臉的功力」←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因為不支持郭台銘,郭董暴怒揚言當總統第一個查賴正鎰稅?郭台銘你現在就可以檢舉,不要太富士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