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9/05/16

郭台銘過河拆橋:郭董說若陸威脅鴻海關廠給幾個月時間搬家?為了富士康鄭州廠,政府打死農民釘子戶

郭台銘帝國興起在壓榨中國土地、農民工之上,政府更是全力配合幫忙。之前外界質疑大陸若以鴻海關廠來威脅,郭台銘說會搬到更有競爭力的地方!但地方政府為幫忙組裝哀鳳會調派煤礦工人,為了替工廠找地還打死農民釘子戶!現在竟一句「給我幾個月的時間,我一定會搬到更有競爭力的地方」,你富士康現在還是中國政府的寶貝嗎?你郭董的富士康害死了多少人?

 2013年5月25日晚10時30分左右,鄭州市航空港區大老營村63歲村民肖馬來遭到數人持棍棒毆打,送到醫院後很快便宣告不治。該案件幕後的指使者為大老營村支部書記張喜明,起訴後張喜明自辯稱,作為村支書,上級壓下來的拆遷任務非常繁重,讓基層幹部壓力很大。案發前,他被濱河辦事處領導告知,該村土地即將被用來新建富士康廠區,拆遷任務被按時間分解進度。…

中國政府為了給富士康有廣大土地蓋工廠,基層官員壓力大,住戶壓力更大,連人都打死了。

如果大家以為中國政府才會「為虎作倀」,威斯康辛州政府為了幫鴻海搞地,「州政府為了幫富士康準備好大約四平方哩的廠房用地,大量徵收私宅民地,而引起不少抗爭」(SEE新新聞》美國期中選舉傷郭台銘,富士康建廠路變崎嶇-風傳媒)  

大陸對富士康還規定地方政府要出工,2016年生產iPhone7時,因富士康人手不足,省政府規定地方政府得為富士康提供人力,因此多家國有煤炭公司將工人借調給富士康使用,這情況已持續幾年。根據2017年的報導,富士康鄭州iPhone城,員工達25萬人。

但近年iPhone銷售不佳,《南華早報》記者Cissy Zhou日前佯裝成富士康求職者潛入,在這篇「iPhones要價800美金,我應徵富士康組裝員的工作時薪卻不到2美元,每周工時40小時」報導中發現富士康限制維吾爾族人或西藏人不能應徵,也難其門而入、3分之2的宿舍建築目前都是空房狀態、若員工不能有超時加班機會,扣除一些款項之後,只能拿1500人民幣回家,很難養家活口。

這樣的鴻海,在2005年也曾引起中國各省「晉見」,武漢市的工作組曾經耗費30萬製作了一部影片,當時所有成員“郭台銘語錄”人手一冊,郭台銘傳記深入研讀,富士康公司的發展規劃爛熟於心。2008年,富士康集團總裁特別助理孫玉麟曾經透露,來洽談的高官不少都是副省級以上。
 
2010年,深圳富士康第二次将基本工资提升至2000元,但2019年富士康鄭州廠的月薪可以低到2100元人民幣,郭台銘竟還有臉說要把台灣22K的公司買下來讓他們加薪。

富士康對地方的貢獻也備受質疑,在9年前的報導中,深圳大學產業經濟研究中心主任魏達志告訴《華夏時報》記者,富士康對深圳本地財政並未貢獻多少, 為了充分享受大陸對台商的優惠政策,富士康不斷在集團下設立子公司,自1988年在深圳地區投資建廠,規模迅速壯大,已經擁有22傢俱有獨立法人資格的下屬企業。富士康集團公司中執行“免抵退”稅政策的企業有11戶,2007年度所屬期共申報出口退稅額10億元,免抵調庫30億元,繳納增值稅1億元。

事實上,這種情況同樣也在美國發生,據報導,原本威斯康辛州已提供企業免稅優惠,為了拉住富士康投資,州政府還提供各種優惠政策,包括一筆三十億到四十五億美元的補貼。

關於富士康的新聞或醜聞,這都跟這位台灣首富郭台銘息息相關。

連自己員工的對待、設廠土地的取得都備受質疑的郭董,如果他當總統…

郭董會重視公平正義還是會為達目的不擇手段?

Blackjack 2019/5/16

Foxconn, a tale of slashed salaries, disappearing benefits and mass resignations

as iPhone orders dry up


影/若陸威脅鴻海關廠 郭董:給我幾個月時間搬家
2019-05-06 18:54
經濟日報 記者楊超丞╱即時報導

國民黨總統初選參選人郭台銘4日自美返台,6日召開記者會。針對外界質疑中國大陸若以鴻海關廠來威脅台灣主權,該如應對?郭台銘回應「給我幾個月的時間,我一定會搬到更有競爭力的地方」,他指出,鴻海在世界特地都有投資,包括日本夏普、美國威州等,可有效降低政治風險帶來的經濟風險。

富士康鄭州iPhone城 員工達25萬人
04:102017/07/05 工商時報
賴瑩綺

鴻海旗下富士康位於河南省鄭州市的iPhone工廠,2011年時員工約10萬人,經過5年,員工規模現今已擴展到25萬人,每年生產1.5億部iPhone,該廠也被稱為「iPhone城」。而為籌備新一代iPhone的生產,招聘者最近趕赴多個村莊,為富士康鄭州廠招聘工人。

華爾街日報報導,富士康最早生產iPhone的主力工廠是在深圳。然而,2010年發生多起工人自殺事件,加上深圳工資水平較高,讓富士康選擇將主力工廠遷移至鄭州。

富士康稱,選擇鄭州有很多因素,除這裡離工人的家鄉更近,基礎設施和交通條件適宜外,當地政府還頒發親商政策,並持續投資建設發達的基礎設施來支持製造業。

2010年,富士康用4個月的時間打造「iPhone城」,1年左右將員工擴展至10萬人,至今,鄭州廠已有25萬名員工。這些員工在淡季能賺到1,900元人民幣(下同)左右,旺季加班則能拿到4千元以上。這樣的收入並不高,但比起當農民時還是要好多了。

而為滿足數量龐大的富士康員工需求,iPhone城還建起了許多購物中心、餐館和卡拉OK廳,其中一些是由前富士康工人開設。

但看似可觀的員工數量,遇到iPhone生產時期,還是不夠。據悉,去年生產iPhone7時,因富士康人手不足,省政府規定地方政府得為富士康提供人力,因此多家國有煤炭公司將工人借調給富士康使用,這情況已持續幾年。

據分析師預估,目前富士康每年生產1.5億部iPhone,外加2千萬台iPad以及其他電子產品。

事實上,富士康在鄭州打造iPhone城並非一帆風順,2013年在富士康工業園區內的一個項目建設過程中,一位農民因抗議對其房屋的拆遷計畫,被政府毆打致死。還有一些農民稱,政府為提供富士康土地,拆房所給的補償費用實在太少。

隨著iPhone銷量去年首度出現下滑,引發當地政府與民眾的疑慮:富士康或蘋果還需要iPhone城多久?對此,富士康強調,已買下了公司在鄭州使用的80%廠房,其餘的為租用,未來會繼續在當地投資。
***

郑州村支书雇凶打死钉子户 8人被控故意伤害罪

2014年05月24日05:50  南方都市报 收藏本文
 
冯三英手捧丈夫遗像站在被拆的家园前。 南都记者 孙旭阳 摄 冯三英手捧丈夫遗像站在被拆的家园前。 南都记者 孙旭阳 摄
肖马来就在这间屋内被人雇凶用乱棍殴打致死。南都记者 孙旭阳 摄 肖马来就在这间屋内被人雇凶用乱棍殴打致死。南都记者 孙旭阳 摄

  南都讯 记者孙旭阳 5月21日,河南省郑州市中级法院公开审理农民肖马来被村支书雇凶伤害致死一案,包括村支书张喜明在内的8名被告人全部当庭认罪。而肖马来家属及代理律师则认为,公诉机关应该以故意杀人罪而非故意伤害罪起诉上述被告人。

  钉子户半夜被打死

  2013年5月25日晚10时30分左右,郑州市航空港区大老营村63岁村民肖马来在借住的村委会房屋内,遭到数人持棍棒殴打,送到医院后很快便宣告不治。经公安机关和检察机关侦查认定,该案件幕后的指使者为大老营村支部书记张喜明。

  据介绍,张喜明负责肖马来所在村民小组的拆迁事宜,肖马来未经允许在旧屋上加盖房屋,在2013年4月被强拆后,肖马来成为“钉子户”,多次堵门责骂张喜明,并到辖区办事处门口烧纸诅咒强拆人员。2013年5月中旬,张喜明指示另一村干部张超奎雇凶“教训”肖马来。之后,因张超奎迟迟没有动作,张喜明又打电话催促。张超奎于是通过附近村庄的村民孟凯纠集王二兵等5人,购置木棍,在案发当晚开车赶到大老营村,殴打了肖马来。

  案发后,涉案8名犯罪嫌疑人先后归案。随后,当地办事处和村委会出面与肖马来家属协商,赔偿家属75万元。在达成赔偿协议后,肖马来遗体火化。

  雇凶者称没想杀人

  5月21日上午11时左右,庭审开始。因为8名被告人此前都做了有罪供述,对检察院起诉的故意伤害罪名,以及当庭出示的各组证据都无异议,庭审进行至下午1时40分左右,审判长宣布休庭,将择日宣判。

  此案在审判中,最先指使殴打肖马来的张喜明被列为第四被告人。本案的第一被告人,则是1992年出生的王二兵,他在8名被告人中也最年轻。案发当晚,他和另一名被告人岑金海持木棍进屋殴打肖马来。根据警方笔录显示,因为进屋顺序不同,王二兵当时击打的是肖马来的上半身和头面部,岑金海打的是腰部以下。

  庭审中,张喜明延续了此前在警方所作的有罪供述,自称只是想让张超奎找人“教训”下肖马来,还特意叮嘱不要打得太狠,让他休息一段时间不再闹事即可,并没有想打死肖马来。

  张喜明自辩称,作为村支书,上级压下来的拆迁任务非常繁重,让基层干部压力很大。案发前,他被滨河办事处领导告知,该村土地即将被用来新建富士康厂区,拆迁任务被按时间分解进度。

  张超奎则供述,在接到张喜明的指令和9000元经费后,他一度很犹豫,认为肖马来是本村人,不好意思下手。在张喜明电话催促下,他才通过孟凯召集其他5人去实施作案。张超奎说,他与肖马来并无冤仇,也没有预料到本案的后果。

  打人者磕头求原谅

  庭审中,公诉人在发表起诉意见时称,张喜明是本案的指使人,但起关键作用的,则是组织作案的张超奎和孟凯。现年27岁的孟凯与张超奎是发小。孟凯及其辩护人则恳请法庭考虑到孟小学辍学,属于文盲和法盲,能给予宽大处理。

  直接持木棍殴打肖马来的被告人王二兵,则在最后陈述阶段向肖马来家属下跪磕头,泪流满面地请求原谅。其辩护律师表示,王家将尽其所能赔偿被害人家属,希望法庭能给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与公诉机关的起诉意见不同,肖马来家属及代理律师则认为,本案主犯和第一被告人应为张喜明,而且8名被告人所涉罪名应该是故意杀人罪,而非故意伤害罪。

  肖家的代理律师在法庭辩护阶段表示,本案是一起有组织、有预谋、有计划的故意杀人案件。被告人张喜明为了经济、政治等个人目的,对被害人有明确的致害故意,虽然曾要求张超奎不要打得太狠,但一直打电话催张超奎动手,对被害人的死亡以及雇凶杀人的结果持放任态度,且不排除致死被害人是其希望和追求的结果。被告人张超奎明知肖马来年过六旬,却雇凶多人,且购买1米多长的木棍做凶器,对肖被打死的结果主观上具有放任的故意。至于被雇佣的孟凯等人,明知多人无辜打一人还人手一木棍作案,其目的不排除非法剥夺他人生命的成分。

  强拆合法性存争议

  在5月21日的庭审中,公诉人和部分被告人辩护律师在表述中,都将肖马来在案发前被强拆的房屋称为“违法建筑”。被告人张喜明的辩护律师还提请法庭注意,肖马来在本案中也存在过错,应该成为张喜明量刑从轻的情节。

  公诉人则回应说,肖马来对本案并无过错,因为在案发前很长一段时间内,肖马来夫妇并未再去闹事,而张喜明则还在催促张超奎动手。肖马来家属的代理律师则认为,当地办事处和执法局对肖马来家进行的所谓“行政强拆”,早已被现行法律法规所禁止。而且,刑事案件中所谓过错,应该与该案件发生有直接关系。案发当晚参与张超奎等人,要么与肖马来没利益纠葛,要么根本就不认识肖马来,所谓过错无从谈起。

  本案侦查阶段,事发地辖区滨河办事处向警方出具了大老营村拆迁的奖惩办法,以及一份对强拆肖马来家的情况说明。但案卷中,并未有当地政府对该村合法征迁的手续文件。“他们根本就没征地手续。”肖马来的大女婿说,案发时肖马来家的土地还属于宅基地。当地在违法强拆前,总是禁止村民新建房屋,甚至连修缮都不允许,以免在拆迁中补偿更多。

  事实上,肖马来家不但加盖的二层被强拆,一层房屋也大面积被砸塌,家电和家具多有损毁。这也是肖马来夫妇一直去找干部讨说法的原因。在公安机关所作的笔录和庭审中,张喜明也承认,强拆时没有通知肖马来。

  附带民事诉讼成焦点

  在本案的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中,肖马来的妻女和父母等共向8被告人索赔64万余元。在去年,肖家曾从办事处和村委会获取75万元赔偿金,这方面成为辩论的焦点。

  公诉人在质证阶段,出示了肖马来家属与办事处及村委会达成的赔偿协议,但却以“有关方面”指称办事处与村委会。张喜明的辩护律师则表示,这75万元的收据和协议证明肖家已获得了民事赔偿,因为办事处此前拖欠有张喜明的工程款,经双方商议,这75万元在工程款中冲抵,应该算张喜明的支出。

  这遭到了肖马来家属代理律师的反驳。肖家代理律师认为,75万元是当时官方给的抚慰金,与该案8名被告人毫无关系。该律师向法庭提交了一张光盘,刻有当时肖家与办事处和村委会干部协商的录音,以证明官方当时承诺,领取这75万元不影响该案进入诉讼程序后的民事索赔。

  肖马来家属在查阅本案卷宗后,质疑警方涉嫌有意袒护张喜明。案卷显示,在2013年5月27日上午10时、翌日凌晨4时、2013年7月4日下午4时,对张喜明做的三份讯问笔录中,对案情的描述高度雷同,大多数段落几乎一字不差。记者注意到,前两次讯问地点为郑州市公安局航空港区分局案件侦办大队,第三次则是用笔划掉该地址,手写为“郑州市第一看守所”。

  在庭审中,张喜明对案情的交待先后高度一致,成为其代理律师为其辩护的理由之一。

(原标题:郑州开审“钉子户”被打死案)


*******
富士康鄭州園區 餐廳女老闆2度自殺

2018-12-30 16:23聯合報 記者蔡敏姿╱即時報導

河南鄭州一名30歲的餐廳女老闆仵書奇,日前自殺被救活。在長達四頁中的遺書中,陳述她在承包富士康鄭州科技園一餐廳15個月以來的種種「軟刀子殺人」的遭遇。

紅星新聞報導,仵書奇原本在富士康鄭州科技園租了一個小攤位,做點小買賣,期間結識丁海峰。丁海峰告訴她,能幫她承包一個餐廳,但要人民幣6萬元打理費。事成後,每月營業額2%須提撥給丁分紅。

之後,仵書奇與創維康(富士康餐廳外包公司)簽訂餐廳承包經營合約,仵書奇接管的餐廳,是園區E區五家餐廳中,生意最差的。在仵書奇的苦心經營下,營業額有些起色,單月營業額就達到人民幣89萬元。

報導稱,她原本以為,自己經營得好,公司就會按時結帳給她。但事實並非如此,公司幾個月都不結一次帳,她去問,公司的人說她帳上是負數,公司還得貼錢為她發工資。

仵書奇感到納悶,自己餐廳每個月的營業額不低,錢都去哪裡了?

此外,丁海峰每個月都會向她要分紅。剛開始兩個月,仵書奇還老實把營業額的2%給丁,但後來一直沒結到帳,就沒再給他。丁便威脅她,如果不給,就跟領導說不讓她繼續做。

據報導,仵書奇估算,自己經營餐廳15個月,前後營業額共人民幣600多萬。而累計的食材費、水電費等共計人民幣300多萬元,加上之前與創維康公司四次結算拿到的人民幣26萬元,以及創維康公司代發的50多萬元工資,扣除下來,至少還有人民幣200多萬元還在帳上。怎麼還倒欠公司了呢?

仵書奇說,因為創維康公司不與自己結帳,周轉現金缺乏,她不得不借錢墊付員工工資,以及支付單獨在外採購的食材等費用。15個月裡,自己投人民幣80多萬元。同時還欠銷售商20、30萬元,員工工資也欠好幾個月。

無奈下,仵書奇幾乎每天都找創維康公司負責人黃繼紅,但每次去,都挨一頓罵。在「談判」無果的情況下,仵書奇從包裡取出藥片,先服下20顆降壓藥,然後再吞下80顆安眠藥。她從黃繼紅辦公室走出後,突然就昏倒在地。

報導說,仵書奇被送往醫院,兩天後才清醒過來。她躺在病床上,問的第一句話是:「媽,我的事解決了沒?」四天後,她在醫院再次選擇服用安眠藥自殺。她在遺書上寫到:「希望找到富士康領導能讓我死得瞑目。創維康的經營方式就是軟刀子殺人。」

黃繼紅表示,沒跟仵書奇結帳的原因,是仵書奇一直在虧錢,「她經營不善,幾個月不來(餐廳)一次,賠了是她自己的事」。

醫院稱,每天都有人來看望仵書奇。其實,名為看望,實為要錢。12月25日,因沒錢交住院費,仵書奇只能出院。

自殺,不能解決難題;求助,才是最好的路。求救請打1995 ( 要救救我 )

***
失宠的富士康:对地方财政贡献很小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06月25日 22:11  华夏时报

  本报记者 陈小瑛 深圳报道

  富士康马上就要面临10月份第二轮的工资上涨,郭台铭急了。

  在与政府洽谈一个多月后,富士康火速启动了搬迁工作。《华夏时报》记者独家获悉,6月25日,天津市有关领导前往深圳富士康召开动员会。为顺利搬迁,富士康开出了一个限制性条款:愿意搬天津的加工资,不搬的不加。

  从地方政府争抢富士康到富士康主动搬迁,郭台铭的姿态已明显放低,记者了解到的情况是,富士康最新的搬迁方向,主要是跟着客户走。而今天的深圳,力争产业升级,也许已不再需要富士康,这可能代表的就是制造业国内转移的大方向。

  郭台铭失宠

  还在5年前,为了吸引全球代工大王郭台铭的投资,武汉市的工作组曾经耗费30万制作了一部影片,当时所有成员“郭台铭语录”人手一册,郭台铭传记深入研读,富士康公司的发展规划烂熟于心。

  “每个月甚至每一天,都有地方政府来富士康蹲点,开出优惠条件,排队邀请我们去投资,我们选择余地很大。”两年前,富士康集团总裁特别助理孙玉麟曾经透露,来洽谈的高官不少都是副省级以上。

  但是,这种受宠的日子正在渐行渐远,因为跳楼事件,两次连加工资使得富士康深圳用工的成本翻倍,搬迁计划提前了。向来强硬的郭台铭也不得不放低姿态,由主动变被动。

  6月25日,天津市有关领导前往深圳富士康,召集计划搬迁的部门员工代表开动员会。为促进办公室员工内迁工作,富士康甚至开出了一个条件,愿意搬往天津的员工就加工资。据悉,这项工作进展快速,也就一个多月时间。5月10日,天津市委常委、滨海新区党委书记何立峰就会见了前来考察的惠普企业服务器事业群全球副总裁杰克•法博,以及富士康国际集团服务器副总经理傅富明一行,洽谈搬迁一事。

  记者了解到的情况是,早在2005年,郭台铭就曾前往天津会见了当时的市政府高层,表达扩大投资的意愿,并希望能拿到7平方公里的土地,因面积过大,天津市政府并没有同意。目前富士康在天津只有两个小厂,一是1998年建的100×100平方米生产手机电池的旧厂,另一个是2008年在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生产手机外壳的约200×200平方米的新厂。据富士康内部员工透露,此次搬迁较为突然,富士康并未提前做好准备,而是直接搬往别人已建好的厂房,可能是原来三星在天津滨海新区的工厂。

  深圳呆不住,天津没地方,而在其他省份,富士康的遭遇也不那么好了。一位湖南省参与招商引资的官员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他们这两年来在深圳希望招商的计划对象中,并没有列入富士康,“现在区域优势越来越明显,地方也开始选商了。”

  记者了解到的另一个情况是,5月23日到28日,四川省委书记刘奇葆率代表团访台,主要是感恩台湾对四川地震的支持,会见了多名台商,而郭台铭只是其中一个而已。5月26日早上,郭台铭与四川经贸代表团共进完早餐,便飞往深圳召开“跳楼事件”新闻发布会,当晚又风尘仆仆地从深圳赶回日月潭出席签约晚宴,宣布鸿海将加速西进设厂。

  痛苦的升级

  曾经的风光,今日落寞,何以至此?富士康的遭遇代表的是中国制造在升级与否、如何升级的问题上的整体现象。

  据深圳龙华富士康行政总经理暨商务长李金明介绍,早在2003年,富士康就提出从“制造的富士康”向“科技的富士康”转型,龙华工业园未来定位就是“研发为主,小量生产”,届时员工人数保留10万-15万。

  但7年过去了,富士康的转型并未发生根本变化,依然是以劳动密集型代工为主,普工人数占到九成。深圳的个人纳税数据显示,深圳富士康40万员工中,年收入12万元以上的中高层管理人员为3200余人,占比仅0.8%,离高新科技企业还差得太远。

  一度被认为“由硬变软”的升级之路也是流于形式。此前,富士康将它的大陆首个软件研发基地设立在南京,但南京隆戈软件科技有限公司的总经理告诉记者,富士康在南京的研发基地现在只有两百来个人,富士康在江苏更多的还是处在腹地淮安的工厂,雇佣着超过3万的普通工人。

  记者了解到,目前各个省市政府为招商给出的优惠条件差别并不大,主要是税收和土地两方面。富士康搬迁方向,更多的是考虑自身的成本问题,除了选择人才集中和物流运输便捷因素之外,更重要的是跟随大客户走。2009年10月,富士康在成都投资10亿美元,就是跟着康宁和索尼一起走,在重庆的投资也是跟着客户惠普走。

  富士康CNSBG事业群某部门的一位员工向记者透露,他们将搬往重庆,主要是因为最大客户思科已经搬往成都、重庆,富士康只好随迁,这将减少很多成本,并不是想搬就搬。

  目前,深圳富士康已经宣布加薪两次,第二次将基本工资提升至2000元将从10月份开始,富士康延迟一天搬迁,成本增加的压力就越大。而突如其来的大迁徙,只能向着已有分厂的城市去深耕。

  富士康在大陆依次迁徙的每个节点,都暗合了中国整体经济发展路径,从珠三角到长三角;先东部,再中西部;先沿海,再内陆。富士康所到之处,见证了从沿海到内陆地市的城市化进程,以及各地政府的每一次发展冲动。

  被深圳抛弃?

  在富士康出走的背后,其实是深圳的不待见。

  不可否认富士康对深圳的贡献,但富士康模式已越来越不受欢迎。今年两会期间,深圳市政府就表示,在深圳面临的“四个难以为继”(土地、能源、环境、人口)背景下,市政府正在推动新一轮的产业升级。

  深圳大学产业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魏达志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富士康对深圳经济总量有贡献,也促进了深圳加工业产业链配套设施的形成,但现在深圳的人口密度全国最高,城市已经不堪重负,产业结构急需调整,必须逐步淘汰低附加值的加工制造业。富士康转移出去,正是解决由城市饱和、资源日渐匮乏带来成本上升问题的必然结果。

  魏达志告诉记者,富士康对深圳本地财政并未贡献多少,跨国跨地区公司通常有母公司或关联企业,通过向母公司高价购入原材料或低价出售产品来达到虚增成本,实行内部贸易,以此来降低利润,达到避税的目的。富士康营业收入超过千亿,绝大部分为来料加工再出口。

  为了充分享受大陆对台商的优惠政策,富士康不断在集团下设立子公司,自1988年在深圳地区投资建厂,规模迅速壮大,已经拥有22家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下属企业。富士康集团公司中执行“免抵退”税政策的企业有11户,2007年度所属期共申报出口退税额10亿元,免抵调库30亿元,缴纳增值税1亿元。

  深圳市都会城市研究院社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陈宏告诉记者,拥有40万就业人口的富士康,给深圳创造的GDP还远远不如只有4万人的华为。而且,富士康还牵制了政府很多精力和金钱,只是因为官员政绩考核有GDP和出口收入这样的指标,地方官员才咬牙维护,但今天很多官员对此类企业的招商引资已经没有兴趣,深圳现在税收最多的是靠服务业、金融业和物流业。根据税务部门的公开数据,鸿富锦作为富士康的主体,2009年纳税59995.52万元,在深圳828亿地税中只占0.7%,而华为当年的纳税则是226249.98万元。

  “富士康要走,对于深圳短期可能有点压力,但长期是件好事。政府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姿态会表一下,但不是真的想留。”深圳市政府一位处长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而陈宏则对记者说,富士康对深圳地方财政的贡献很小,还占用了大量的公共资源,人口密度过高,员工也不舒服,他们的收入越来越跟这个城市格格不入,富士康模式只适合劳动力成本非常低的地方,可能5年10年后,内陆城市也不需要富士康,富士康又将搬往越南、印度。
*****
記者潛入富士康工廠 揭發低薪離職潮慘況

2019-03-04 11:06聯合新聞網 綜合報導
 

富士康公司盛況不再。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富士康公司盛況不再。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鴻海集團旗下的富士康曾被貼上「血汗工廠」的標籤,隨著蘋果手機銷售不佳,富士康現況眾說紛紜。中國大陸媒體《南華早報》為了得知真相,日前派出記者佯裝成求職者潛入工廠,以「iPhones要價800美元,我應徵富士康組裝員的時薪卻不到2美元,每周工時40小時」為標題,揭露富士康鄭州廠種種慘況。

南華早報》記者寫了一篇求職者眼中的富士康公司,報導指出記者於2月間潛入鄭州廠,她以「富士康巨大廠區的大門壟罩在灰色的陰霾中,污染物無時不在空氣中飄著。」突顯廠內盛況不再。記者應徵時招募人員只看了一眼身分證,便告訴她下午就可以上工、發配宿舍,招募人員表示「我們現在很缺員工,得要在2個月內招募5萬人。」

即使人力短缺,富士康仍對求職者有條件要求,求職者必須受過教育,年齡在16歲至40歲間,且不歡迎維吾爾族人及西藏人。關於族裔限制這點,在富士康官網上雖無這項要求,但記者發現多個招募代辦商廣告上都有「族裔限制」。另外,透過外派公司進入富士康,不僅能避稅還能躲掉義務的社會保險費用。

因此,招募人員在詢問記者意願後,聯繫代辦商(外派公司)。代辦商告訴記者,「如果在富士康連續工作55天,就可以得到1600人民幣(約新台幣7300元)的獎金,8人共享4張上下舖,每個月的房租是150元人民幣(約新台幣690元)」,應徵者必須接受心理測驗,通常是詢問有無失眠症狀,代辦商表示「你只要回答沒有就好啦」,可見代辦商為了賺取佣金大力遊說她接受工作。

隨後,代辦商告訴記者,吃完午餐後會帶她去抽血檢查,檢測費為50元人民幣(約230元台幣),而記者以「不想離家太遠」為由,躲避了後續就職動作,對於富士康生產線樣貌,她也不得而知。

不過,記者在隔天佯裝成員工,針對富士康居住環境加以觀察。記者發現有3分之2的宿舍為空房,宿舍的門禁也相當寬鬆,雖然有設有檢查所,但記者從沒被要求出示證件。

在招募廣告上的宿舍區,聲稱有良好的居住環境,但記者發現宿舍區看似有著超市、ATM、卡拉OK吧、遊樂區、網咖等,但這些設備年久不修,數個燈泡已燒壞。而廣告上打著免費洗衣服務也是假的,從2019年開始,員工必須「依市場化模式費用自付」。

走出宿舍區更讓記者發現奇景,員工正排隊提交離職文件,一旁的管理人員喊著「規矩點,不然就別想離職」。等離職的員工告訴記者,「每天排隊的人都差不多這麼多,薪水太低了」,鄭州在2018的平均月薪為6929元人民幣(約新台幣3.2萬),富士康鄭州廠的月薪可以低到2100元人民幣(約新台幣9661元)。

富士康每天都有大批人潮排隊等辦離職手續。圖擷自南華早報
富士康每天都有大批人潮排隊等辦離職手續。圖擷自南華早報
 

加班機會減少,薪水不復當年是員工出走的主因。近日傳言富士康鄭州廠接到華為公司的訂單,集需招聘5萬名員工,這消息富士康尚未做出回應,而網友看完此篇報導,有不同的看法。

因《南華早報》為阿里巴巴集團旗下的媒體,與中國大陸政府關係良好,有人質疑「這是在黑郭」、「單憑記者言論很難判定」,而鄭州平均月薪,有網友認為「應該要刪除高薪的人」。

富士康工廠的免費洗衣服務改為員工自行吸收。圖擷自南華早報
富士康工廠的免費洗衣服務改為員工自行吸收。圖擷自南華早報


 




郭台銘當總統後,中華民國總統的持股企業設有共產黨黨部、三萬以上共產黨員←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萬物生長靠太陽,郭台銘富士康發展靠共產黨的「紅色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