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8/01/08

抓狂仇中台商變形記:陳昇為何從「要死在麗江」搖身一變成「拒絕人民幣的男人」

旺報社評「荒謬的新南向至上」談台商仍瘋狂西進,遠見說太陽花學運世代還是很多去大陸!為何明明仇中卻又要去大陸?歌手陳昇曾愛中國愛的要死,台灣媒體卻不說他「要死在麗江」而只說「拒絕人民幣的男人!陳昇30年來10首經典證明:就算不賺中國錢,台灣人也不怕餓死」?真相只有一個,經商失敗後就會憤怒到極點,在中國經商、工作失敗的台灣人回台灣後就會痛恨中國到極點!

話說從頭,風傳媒有篇「拒絕人民幣的男人!陳昇30年來10首經典證明:就算不賺中國錢,台灣人也不怕餓死」拍陳昇馬屁,這樣造假也真夠無恥了,當年陳昇到雲南長住出唱片,還說要死在麗江,為什麼風傳媒記者查證能力這麼差,又為什麼這種假新聞可以得到4.2萬個讚及26萬點閱,這證明了媒體爛加上台灣民眾喜歡吃迷幻藥,所以輕易的被騙了。

陳昇好像很會嗆中國「我把中國市場封殺了」,但他過去多愛「大陸」呢,除了「死了也要葬在麗江」、「未來他還打算寫出大西北、大東北、中原和沿海,要用音符寫遍大陸各地」的狂言外,還有一些歌也不是普通台灣人寫得出來唱得出來的。風傳媒記者林子靖為了舔陳昇提了他過去的成名曲,我倒有幾首陳昇如何「媚中」的歌介紹給大家: 

 流浪日記三部曲:延安的秋天> 我愛這土地 
我愛這土地

作詞:艾青
作曲:陳昇

假如我是一隻鳥
我也應該用嘶啞的喉嚨歌唱
這被暴風雨所打擊著的土地
這永遠洶湧著我們的悲憤的河流
這無止息地吹刮著的激怒的風
和那來自林間的無比溫柔的黎明
然後我死了
然後我死了
連羽毛也腐爛在土地裡面
為什麼我的眼裡常含淚水

因為我對這土地愛得深沉
為什麼我的眼裡常含淚水

因為我對這土地愛得深沉

然後我死了
然後我死了
連羽毛也腐爛在土地裡面
為什麼我的眼裡常含著淚水

因為我對這土地愛得深沉

為什麼 為什麼 為什麼 為什麼
因為我對這土地愛得深沉

為什麼 為什麼 為什麼 為什麼
因為我對這土地愛得深沉

報導說2007年起,陳昇展開了他的「流浪日記」,從《麗江的春天》至《家在北極村》後,2013年底在延安完成了三部曲。《延安的秋天》是陳昇以旅人身份用音樂記錄了他在這個看似塵封許久的小鎮流浪時的情感

其實陳昇在中國失敗是因為他與艾未未等人合作並因此名列黑名單,當時他為了力挽狂瀾說:
「我不叛逆,我表彰的是自由化的精神,不知為何祖國沒幽默感?」
「我一輩子沒投過票,因為理想人選沒出現過。」不解為何名列黑名單,他舉例〈北京一夜〉被解讀成一夜情而被大陸列為禁歌,其實他創作源由是台語「我哪耶底北京」(我怎麼會在北京,音似one night in beijing),他昨笑說文字由人解讀,好比「春晚是一個女生,我要上她不行嗎」?

這就是陳昇這「拒絕人民幣的男人」對中國有強大的想像的過去。

2017-10-遠見的楊瑪利「不要再說年輕人只想小確幸」提到: 
主計處資料,台灣海外就業人口,十年來已倍增,從2005年的34萬人,增加到2015年的72.4萬人,其中58%到大陸。儘管兩岸關係緊張、現任執政黨努力跟對岸保持距離,但大陸還是台灣人民海外工作的最愛
目前,出走海外的台灣人還有年齡下降趨勢。優秀高中生寧願放棄台灣頂尖大學,紛紛就讀香港與大陸的大學,近來各大專院校大學生暑假流行到大陸實習,也是為了卡位,希望盡快在大陸找到未來舞台
本期另一專題〈台客再闖新大陸〉,並報導記錄片《闖蕩》中的台灣青年。令人難過,為何台灣已經沒有做大事做大夢的空間,年輕人只好一批批離鄉背井到大陸吃苦當吃補

我認為,陳昇可以從「要死在麗江」搖身一變成「拒絕人民幣的男人」,台灣人到大陸找工作有很大的風險,這些天然獨為了錢勉強在中國老闆手下工作,心裡一定恨的要死,就像一堆經商失敗的台商回台就看中國沒一個順眼的地方,這樣對兩岸和平有害無益

正如我一貫強調,為了兩岸和平,兩岸斷絕一切交流才是正道。如果陳昇從來沒去過中國,他也不會對大陸唱出「因為我對這土地愛得深沉」的歌,也不會說「未來他還打算寫出大西北、大東北、中原和沿海,要用音符寫遍大陸各地」的妄語,更不會從要死在麗江大變臉了。

佛教要人脫離生老病苦,重點在跳脫輪迴,兩岸不會越交流越融洽,反而是越交流越仇中,只有一開始就斷因緣「跳脫輪迴」,這樣才不會永受輪迴之苦! 

Blackjack 2017/10/3

旺報社評》荒謬的新南向至上
2017/10/2 下午 06:39:46  言論部
大陸台商是世界台商重要組成部分,民進黨政府日前在高雄舉辦世界台灣商會聯合總會年會,刻意排除大陸台商的參與,出席聚會的蔡英文總統致詞時,一味強調支持台商布局新南向市場,並透露政府已匡列大額融資資金,供企業投入。蔡總統言談中未涉及大陸台商,有意以「世界台商」概念淡化「大陸台商」的重要。但大陸台商的實力,勝過全球其他地區台商的總和;意圖淡化大陸台商,不是幼稚,就是另有所圖!

蔡總統出席開幕典禮致詞時,固然邀請世界台商利用景氣復甦時機,加碼投資台灣,但這段話只是過程,重點在推動「新南向」。

她在談到台商對外發展時,強調政府會支持台商布局海外市場,「尤其是新南向市場」,並表示,政府已匡列逾千億元專案融資,協助台灣企業和新南向國或邦交國進行公共工程合作。同時與會的立法院副院長蔡其昌則表示,為提供台商更進一步的服務,政府計畫成立世界台商服務中心,籌備會已成立,預算年底就會送立法院。

這些說法,都未談到大陸台商,顯示蔡政府思維中所謂「世界台商」,並無大陸台商地位,顯然是淡化大陸台商的存在。以世界台商為名,卻無大陸台商參加,豈不怪哉,難道民進黨政府認為兩岸已經統一,大陸台商是「內商」?

事實上,大陸台商是全球台商版圖中最重要的一塊。今年1至8月經濟部投審會通過台灣廠商赴外投資數據,其中赴大陸投資331件,年增率達104.31%,總投資金額57.54億美元,年減4.99%。至於對國外投資部分,則是320件,年減6.98%,總投資金額77.46億美元,年減14.25%。

表面看,對國外投資金額高過對大陸投資金額,但國外投資總金額中「對加勒比海英國屬地投資」,高達36.76億美元,占比將近一半;其實,台商多通過這種「BVI」渠道,轉進大陸,而且投審會把廠商對港澳投資列入國外投資;但對港澳投資大都轉投大陸。實際上台商對大陸的實際投資,大於其對大陸以外地區的總合。

更何況,大陸台商對台灣經濟貢獻巨大,其他國家台商難望其項背。主要是大陸台商向台灣採購大量物料機件,既擴張了兩岸貿易,又使我方享受到龐大的對陸貿易順差,是台灣經濟增長重要動力。

今年1至8月,台灣對大陸(含香港)出口金額達808.9億美元,年增率15.8%,皆是我對所有地區出口之首位。而同期間我對陸貿易順差為481.07億美元,遠超過我整體貿易順差339億美元。換言之,若非有對陸龐大順差,則今年前8個月我外貿是逆差142億餘美元,台灣經濟增長率就會很難看。由此觀之,大陸台商及大陸市場,實是台灣經濟頂梁柱。

越來越多台商和大陸產業鏈融合發展,搭上大陸產業創新升級列車,也掌握到大陸內需市場規模持續擴大,進而生根大陸內需市場,其利基將超越以美國市場為目標的成長模式。這也可視為台灣產業實力的「西擴」,只要兩岸關係不惡化,獲利即可反向回饋台灣。另外,當前立足第三地的台商,亦有不少是面向大陸市場;如東南亞即有部分台商是向大陸供貨,或為陸廠代工,進入東南亞國家是為降低生產成本。

總的來看,蔡政府刻意凸顯以新南向為主的「世界台商」,卻淡化大陸台商的存在,是模糊焦點、脫離現實。如果蔡總統能連帶肯定大陸台商,表明願通過第三地台商,來和大陸的一帶一路搭線,那就是對陸方拋出善意,可惜蔡總統坐失了這次機會。

中共十九大即將開幕,兩岸關係特別需要維穩;無奈新閣揆賴清德日前公開表明其台獨主張,兩岸關係更加緊繃,讓人對十九大後的台海和平憂心忡忡。

面對現實,蔡總統應力謀補救;今年雙十國慶談話,是中共十九大前補救兩岸關係的最後機會。蔡總統不但應發表演講,更應在這次談話中,否定綠營有向法理台獨的可能,並宣示遵循《憲法》的兩岸關係定位不變。同時,亦應肯定兩岸經貿發展的重要,感謝大陸台商的貢獻,不要再有「新南向至上論」。

關鍵字: 台商 、 新南向 、 雙十國慶 、 十九大 、 旺報社評

******
陳昇名列黑名單 高歌〈我要上春晚〉自爽
2013年12月28日 04:09 黃雯犀/台北報導
陳昇名列黑名單 高歌〈我要上春晚〉自爽
陳昇昨為今天、31日兩場跨年演唱會彩排。(陳俊吉攝)
陳昇27日為今晚登場的跨年演唱會彩排,高唱新歌〈我要上春晚〉,他稱曾接獲春晚邀約後卻沒下文,自知是黑名單,而和艾未未等好友合唱這首歌,自娛娛人:「我不叛逆,我表彰的是自由化的精神,不知為何祖國沒幽默感?」而滾石唱片也因艾身分敏感,拒發他的新專輯《延安的秋天》,他只好自行發片。

他昨澄清自己沒意識形態,「我一輩子沒投過票,因為理想人選沒出現過。」不解為何名列黑名單,他舉例〈北京一夜〉被解讀成一夜情而被大陸列為禁歌,其實他創作源由是台語「我哪耶底北京」(我怎麼會在北京,音似one night in beijing),他昨笑說文字由人解讀,好比「春晚是一個女生,我要上她不行嗎」?

他上月才在滾石發行《我的小清新》,本月又出新輯,他說,游泳之外的時間都在錄音室,產量和肺活量不是問題,今晚第20年唱跨年,共安排57首歌曲,至少唱到凌晨兩點,伍佰、彭佳慧嗆聲踢館,他沒在怕,只怕歌迷肚子餓,籲偷夾帶食物進場。

(中國時報)

關鍵字:陳昇
*陈升 
我要上春晚

作词:陈升
作曲:陈升

春风酒店向南再向东 快到了太平洋
那有个被遗忘的小村庄 村子里住着一加三个爷
爷们最喜欢的是过年 每一年的节目虽然都不改变
但是春晚里漂亮的姑娘 哪个人会不喜欢

本来想要学魔术 可是没钱又觉得太难
想来想去最实在的是 到处去参加唱歌比赛
村里的人都知道 爷们的目标是上春晚
上了春晚 扬名天下 衣锦还乡 泡个姑娘带她回故乡

我会唱歌 我会跳舞 美化了我们的社会
我会唱歌 我会跳舞 还有懂的什么叫艺术 啦啦啦
有完没完 啦啦啦

转了三天的公交车向西又向北 好不容易到了电视台
门口有一个被尊敬的大爷 指挥着人们在排队
我们不要歌唱 只要变魔术
我说歌唱能美化社会
魔术好玩 可以把你们这些乡巴佬都变不见

本来想要学当官 可是没钱又觉得太难
想来想去最实在的是 抓紧练歌上春晚
排队的人都知道 大爷手中有彩色的黑名单
上了春晚 有了名堂 泡个姑娘带她回故乡

我会唱歌 我会跳舞 美化了我们的社会
我会唱歌 我会跳舞 就是不爱乖乖的排队
啦啦啦啦啦

*家在北极村
天上下雪
地上白
你走了多久才回来
腊月里河冻闯关外
斜阳向西江往东
你问我归人从那儿来啊
走了乡音鬓毛衰
只因年少时遍地起狼烟
就一个人到异乡
走呀
走着呀
我要回到北极村(我家住在北极村)
那儿有我
泪干的老爹
和我沉默的母亲
你不要忽悠迷了路
你家就住在北极村
天上的雪啊
你快些停
不要掩住了他回家的路
亲爱的妹妹啊
我家住在北极村(你家住在北极村)
谁说不爱
俏丽的江南
却又苦苦心系着你
滚滚巨流河呀
弯弯的黑龙江
乌苏里江畔歌声好悠扬
让我靠在她心上
亲爱的故乡
我家住在北极村 (你家住在北极村)
切切的守着
痴痴的望着
我不堪回首的故乡
你不要害怕迷了路
我家住在北极村(你家住在北极村)
江东还有六十四个英雄村
一江悔恨向海流
亲爱的母亲
我家住在北极村
捎去我无泪的灵魂
轻轻靠在她脸上


「拒絕人民幣的男人」陳昇生日願望「兩岸一家親」,又要去大陸撈人民幣啦!←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論台灣學者談到中國就喪失研究能力與人權觀念的現象:以鳴人堂陳方隅及台大教授李明璁為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