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7/12/29

新黨郁慕明說台灣約有二成人口支持統一,卻不知天然獨越交流越仇恨!死也反統一!

郁慕明說台灣約有二成人口支持統一,三民主義統一中國嗎?那台灣哪個政治勢力以推動三民主義為己任?郁慕明又說“交流可緩和大陸民間武統聲音”,兩岸卻是越交流越仇恨,天然獨恨死中國了,而且絕不會為人民幣折腰!中國新歌聲來台被打、陸客來台被台灣司機屠殺、陸生暴斃被PTT狂歡、人民支持蔡英文歧視大陸配偶歧視陸生…,“交流可緩和大陸民間武統聲音”?

是“交流可緩和大陸民間武統聲音”這種說法可以遮掩台灣仇恨大陸的事實吧!因為大陸接觸的都是新黨之流的人物,大陸以為新黨能代表台灣人的想法,然後覺得台灣對大陸有”善意”!

用千萬分之一的腦細胞思考就知道,新黨代表不了台灣人,仇恨中國的人占多數,不然充斥仇中與歧視思想的太陽花學運為何能風起雲湧?為何蔡英文能當選?為何民進黨明日之星賴清德勇於以行政院長的姿態宣示自己是台獨?

把統派聲音不成比例的放大只有一個原因,那就是姑息台獨,或者是大陸中央要”尊重台灣人的生活方式“但又不願大陸民眾發現中央的真正想法,我看兩者必有其一。

無論何者,蔡英文都發現到了而且妥善利用,難怪蔡英文整新黨整的得心應手,然後新黨郁慕明開始做春秋大夢了。

話說回來,新黨你當這種脫離現實的統派,既不能像蔡英文世交海霸王一樣撈錢,也不能在台灣有政治影響力,到底有何意義?

Blackjack 2017/12/29


郁慕明語中評:台灣約有二成人口支持統一 
http://www.CRNTT.com   2017-12-29 00:40:31



新黨主席郁慕明。(中評社 張嘉文攝)
  中評社台北12月29日電(記者 張嘉文)新黨主席郁慕明接受台灣中評社專訪,對於2018和2020選舉,郁認為,支持統的選票會增加,原因是一個是國民黨的,一個是統的聲音,現在雖然民調是獨的大,但“中性統”很多人。郁也說,2018新黨在台北市和新北市的議員選舉,每個選區都有機會,而在經過一年多,新黨可以幫台商打抱不平,可以做有實際成效的事情,2020新黨要過5%政黨票門檻(可取得不分區“立委”席次)機會就高很多。 

  台灣中評社總編輯林淑玲、主任記者張嘉文27日下午在新黨黨中央專訪郁慕明主席。 

  專訪中提到選舉議題,郁慕明認為,接下來的選舉,支持統的選票會增加,原因是,一個是國民黨的,一個是統的聲音,現在雖然民調是獨的大,但“中性統”很多人,“中性統”就是不要跟大陸鬧翻,他現在的統就是“中性統”,現在是不鬧翻,兩岸和平交流發展,不要去刺激他(指大陸),都是終極統一,不需要現在統一。 

  對於台北市長選舉,郁慕明強調,在緊要關頭的地方,國民黨可以當選,我們不會去擋他,這方面不會刻意去作對,不會去拉垮國民黨,民進黨勝選我們沒好處。  

  郁慕明提到,但如果民進黨棄柯文哲而推自己人選,國民黨其實可以可慮藉著民進黨的無情無義,以有情有義之姿轉支持柯文哲,畢竟柯是主張兩岸一家親,國民黨支持柯,那下一次台北市的地盤就可順利拿回來了,這就是策略。 

  以下是部分專訪全文: 

  中評社:大家都關心新黨在2018選舉的參與。目前新黨沒有“立委”席次,只有二席台北市議員,您認為2018選舉,台灣支持和統的選票會不會增加?  

  郁慕明:支持統的選票會增加,原因是一個是國民黨的,一個是統的聲音,現在雖然民調是獨的大,但“中性統”很多人,“中性統”就是不要跟大陸鬧翻,我現在的統就是“中性統”,現在是不鬧翻,兩岸和平交流發展,不要去刺激他,都是終極統一,不需要現在統一,所以我才把同志、同胞、同道分成三大類。  

  我這次去大陸跟國台辦主任張志軍說,過去大陸說寄希望於台灣人民,現在情勢扭轉,我代表部分民眾是寄希望於大陸。我還分成三類,第一類的是,覺得共產黨快點來吧;第二是覺得台灣內耗,大陸很多機會,不管工作還是求學就去了;第三是希望大陸多點政策宣布,將來被統一不會有影響。譬如軍公教,退休金統一後能全部歸還等等,我講得很明白,沒有掩飾。  
  中評社:這些類型可以反映在選票上?  

  2018跟2020選舉不太一樣,地方選舉比較是派系影響,2020是要政見拿出來見真章,新黨要過5%政黨票門檻機會就高很多(可取得不分區“立委”席次),新黨這幾年可以幫台商打抱不平,可以做有實際成效的事情,怎會沒有收穫呢?  

  中評社:請主席分析,若以台灣2300萬人口來看,您認為支持統的比例約有多少?  

  郁慕明:大約有20%,國民黨裡面很多支持統的,只是他們投票給國民黨。我可以講,你叫他表達他會怕,但投票時不一樣,為何過去不支持新黨,因為力量不夠,現在看到國民黨舉棋不定,看到新黨在大陸發展可以幫忙講話,這票就會扭轉的很快。不只5%目標,還有希望到10%。2018的選舉,新黨只要看台北市跟新北市,這兩個地方每個選區都有機會,其他縣市我們沒有扎根。  

  中評社:新黨如何整合統派力量?  

  台灣選舉不單是意識形態,是錯綜複雜,派系宗親等,可以看到有些黨的黨員很多,但投出來的票沒有很多,所以是要爭取選票不是爭取黨員。  
 
  中評社:國民黨主席吳敦義的兩岸論述偏重反獨,不談統,認為統在台灣沒有市場。  

  郁慕明:他為了選舉考慮我們可以諒解,但在我們的考慮,國民黨跟民進黨比起來還是比較溫和一點,光譜上的選擇,在緊要關頭的地方,國民黨可以當選,我們不會去擋他,這方面不會刻意去作對,不會去拉垮國民黨,民進黨勝選我們沒好處。  

  台北市長提名就看情形,譬如柯文哲,民進黨不推人,支持他,他穩當選,要翻他不容易,那新黨可能就派人出來。因為國民黨不可能當選,民進黨假如推人出來,譬如賴清德,我們就去挺柯文哲。國民黨假如推出一個很優秀的,那國民黨來談,我們可以合作支持,這都是看狀況,假如民進黨推人出來非常強,柯文哲沒希望,國民黨有人,那新黨就支持。  

  我甚至認為,民進黨假如推人出來,國民黨為何不能支持柯文哲,這觀念很多人罵我,但這是策略運用,假設我是國民黨,民進黨上次藉柯文哲把台北地盤拿走,現在民進黨無情無義利用完了柯文哲,那國民黨可以有情有義支持柯文哲,下次地盤就拿回來了,國民黨為何沒這種想法呢?  

  國民黨挺柯文哲可以說看不慣無情無義,雖然被柯文哲搞過,但看在兩岸一家親的立場,可以支持柯文哲,結果國民黨一堆人罵我,說以後絕對不投新黨了,但這是策略啊!
***
【 第1頁 第2頁 第3頁 】 
郁慕明語中評:交流可緩和大陸民間武統聲音 
http://www.CRNTT.com   2017-12-29 00:39:23



新黨主席郁慕明。(中評社 張嘉文)
  中評社台北12月29日電(記者 張嘉文)針對近來大陸武統聲音高漲,新黨主席郁慕明接受台灣中評社專訪時表示,大陸也是有民意的,如果十四億人口中的民意超過三分之一支持武統,大陸是要有動作的,而新黨去大陸進行交流,國民黨舉辦國共論壇等等,都可以緩和這樣的聲音,大陸也希望緩和,因為沒有人想打仗。 

  新黨受大陸之邀於12月9日至16日,由郁慕明主席率領“創新之旅”訪問團,先後訪問北京、南京、上海。全國政協主席俞正聲12月12日在人民大會堂會見新黨訪問團一行。  

  台灣中評社總編輯林淑玲、主任記者張嘉文27日下午在新黨黨中央專訪郁慕明主席。  

  針對統獨的問題,郁慕明說,他之前講“中華民國”亡了,是殼被借用了,裡面的實質都被扭曲掉了,現在綠營執政的“中華民國”不是“中華民國”,所以才說真正的“中華民國”亡了,但在他心裡,他要努力捍衛,所以在台灣地區他要喊統,要求遵守“中華民國憲法”。 

  郁慕明強調,既然現在公投法通過了,就公投把“中華民國”去掉,“憲法”改了,到時他再決定要不要喊統,要不要為統犧牲,那是那時候決定,但現在根本不需要,因為現在的“憲法”本來就是統。 

  以下是部分專訪全文:  

  中評社:主席月初率團赴大陸進行創新之旅,請談談大陸目前對兩岸關係的整體氣氛。  

  郁慕明:非常冷,2005年到現在,當時也是民進黨當家,官方也停了。當時中國國民黨主席連戰主席去了,是黨對黨民間交流,親民黨主席宋楚瑜去了,我去了,經過這樣一個起頭,對台灣沒有害處。去了以後兩岸民間交流很熱絡,保持和諧態勢,等到馬英九上來了,兩岸完成多項協議,那是幫助台灣的,所以推動民間交流不會影響政府。政府不動,外交休兵都不休了,對幹了,但民間關係還在。兩岸一家親,大陸要對台灣下重手總是會有點顧慮,民間感情的保留,對於大陸採取比較強硬的手段都會有所考慮。 

  所以我們以民間名義去大陸沒有礙到他們(指蔡政府),我又不是最大在野黨,推動的是保障台灣鄉親權益,這有什麼不對?新黨明白表明和平統一,和統保台,為何要和統?就是要保障台灣安全,所以新黨出發點是站在兩岸能維持和平基礎。  

  我有三句話常在大的兩岸交流活動時講,“和平是基礎、發展是過程、統一是目標”,這種的話就很清楚是終極統一。在和平基礎上推兩岸交流,兩岸和平發展,對於台生、台商、台胞的權益都是有利的。你說政府不辦那是你的事情,我沒有影響到你,沒有去跟大陸說我簽個和平協議。就算我簽和平協議也沒有用,因為我不是執政的,何況我連形式都沒簽。可是在和平基礎上,大陸可以去來往的話,有什麼好約束我呢?  

  台商去大陸,至少對台灣的入超是有利的,台商在那裡的權益,你(蔡政府)沒辦法保護,因為海基、海協停了,那總要有人替他們說話。新黨扮演對口角色,創新之旅到那裡跟他們(指大陸)形成共識。他們為什麼會讓新黨做這服務工作?為什麼?這本來是國民黨在做,但已八年不統了,人家也讓利了,八年維持和平,國民黨卻垮掉了,現在跟你(國民黨)再繼續,能推動什麼?  

  換言之,馬英九時期你(國民黨)談了人家也接受了,但這樣的讓步卻讓獨的氣焰愈來愈高,站在他們(指大陸)的職責上應不應該另外思考?八年試過了,不只獨的氣氛愈高,還讓國民黨慘敗,所以大陸要修正,不然將來會被怪罪,大陸民眾會說,你看對國民黨好了八年,國民黨垮了,統的聲音也沒了。他們(大陸)希望在台灣有統的聲音,今天要將心比心,而是人家所思考的,台灣不是只有一種聲音,也有統的聲音。  
  中評社:大陸與新黨合作是要支持統的聲音?  

  郁慕明:這是很明確的,不需要他告訴我,我心裡當然有數。但我站在台灣立場上,我本來就是統,是因為馬英九時代不統,把我統的聲音壓下去,這是民主社會。憑什麼只能講獨,講不統,我本來就代表台灣的統派聲音,我為什麼會統?因為“憲法”規定,國民黨的創黨精神,“中華民國”就是中國,只是原來在大陸被打出來,現在跑到台灣來,那就變成兩府,可是你還是一個中國啊!  

  這是根本的原則,你說我統,我不是標新立異,我統是天然的,天然統,為什麼?因為我拿的是“中華民國”身分證,有人說你把身分證交回來,那是你(指獨派)該交不是我該交,“中華民國”本來就是統,“憲法”規定的,是你們不守“憲法”,結果變成守“憲法”的人是叛國,這到哪裡都講不通。  

  你們(指獨派)假如有膽量就把“憲法”改掉,說你是獨,那我就是叛你台灣國,你們自己明知道獨不能獨,那統可以講統啊,跟大陸和平交往有什麼不可以呢?講統不是現在舉手投降,我是根據“中華民國憲法”,根據“中華民國”到台灣來,就是代表中國政府到台灣,就是代表中國,在1971年以前在聯合國代表中國,後來人家強大了,你就變老二了,可是你變老二還是中國啊,怎麼把自己立場拋棄掉。  

  所以我代表統,就是代表“中華民國”立場,你們(指獨派)今天就是乞丐趕廟公,你就是獨,不要跟我辯,你改不了就證明我還是廟公,除非說“憲法”已經廢掉,現在是台灣國“憲法”,名字叫“中華民國”,你“憲法”沒改,蔡英文宣誓效忠的正是“憲法”,這麼簡單的邏輯,怎麼我反而變成罪人?我走到世界各國可以大聲說,這是人權迫害。  

  今天假設已經“修憲”,把“憲法”去掉,現在是台灣國,那就沒有統,你拿法律來限制我。但現在限制不了,反過來你(指蔡英文)是瀆職是違反誓言,所以我一層層說明,我的統是基本的“中華民國”國民基本的責任跟義務,這是很清楚的,所以我講統,既然我講統,那過去八年因為不統把我掩蓋了,我也就認了,結果八年下來獨的聲勢愈來愈大,請問統的聲音要保衛“中華民國”該不該出來?  

  我之前講“中華民國”亡了,是殼被借用了,裡面的實質都被扭曲掉了,現在你們執政的“中華民國”不是“中華民國”,所以才說真正的“中華民國”亡了,但在我心裡,我要努力捍衛,台灣地區我要喊統,要求遵守“中華民國憲法”,要求立法的人既然立了法,公投就投啊,就把“中華民國”去掉,“憲法”改了,到時我再決定要不要喊統,一喊統你抓我,我要不要為統犧牲,那是那時候決定,但現在根本不需要,“憲法”本來就是統。  

  大陸基於過去八年兩岸和平發展,大家和諧一家親,結果獨的聲音愈來愈大,什麼天然獨?教科書那些是加工獨,反而我們天然統被壓制住了。大陸也發現台灣是有統的聲音,那不能不來往嗎?大陸是兩岸一家親,都是要追求統,至於怎麼統再說,至少方向都是追求統的,大家黨對黨再來談談,2001年談過,形成六個共識,現在2017年再會商一下,以後怎麼走。  
  
  我們這次和大陸談很簡單,新黨的立場就是堅持一個中國,追求和平統一,和平統一的目的就是保證台灣,反對“台獨”分裂勢力,這樣你能說我通匪嗎?我就說我問心無愧,坦蕩蕩,歡迎來查,講哪一句違背了法律規定。  

  我跟大陸說,兩岸很多台商、台生、台胞,新黨不做別的,也不挑釁政府,就是做好服務工作,新黨這麼理性還要怎樣?我今天到大陸不是去反“台獨”,是去大陸服務台胞,今天新黨去跟大陸談是要保障某些台商的權益,請問哪一點違反了法律規定?  
  中評社:所以新黨服務台商,也是在幫台灣的政府做事? 

  郁慕明:但是他(指蔡政府)面子沒有,但那是你家事,你面子沒有,我裡子幫你一點可以吧!  

  中評社:主席提到服務台商,限於服務認同理念的人,這是什麼概念? 

  郁慕明:我的性格就是如此,我事先講明白,不要到時候才說我有選擇性,我開始就說我能力有限,做不到全部服務,當然為比較親的人服務,所以選同志、同胞、同道來服務,綠的就請綠的服務。  

  中評社:大陸對台胞是不是也有針對不同認同,有不同的待遇?  

  郁慕明:他們應該會分得愈清楚,大陸過去是不計較,今天台灣要分清楚,大陸會分得更清楚,我只是不服務,到哪天陸方可能全部公布,要走到這天嗎?  

  針對不同認同的台商,有不同的待遇?這方向跟趨勢是會的,假如蔡政府把我們(指統派)亂搞一通,陸方也會搞的,不搞的話以後誰講統?按理推斷是這樣。所以新黨很溫和,台商有冤屈新黨幫忙做服務,至於獨的就別找我了,就去找綠營的,有人說我在搞族群對立,但這是嗎?  

  大陸將來一定會將界線畫得很清楚,這樣下去會很快,我們希望一路講和平,和統保台,就是希望緩和這些,但這樣心意也不方便明白表達,所以就是去做,因為台灣固然有挺獨的,但大多數是善良的台灣人,何必去整到別人。  

  大陸現在不會很明顯畫界線,但你逼他,他就會去做,今天至少他願意讓新黨出來,也是不希望走到絕路,為什麼找新黨呢?就是信任度嘛!如果我今天這麼不堪,人家不可能信任我,假設我今天像大家說我去大陸要錢,人家怎麼看得起我?我話都講清楚,能做不能做,也不會去求人家幫忙,我是在為兩岸發展盡點力。  

  中評社:大陸民間武統聲音最近變高是什麼因素?您覺得大陸官方有何考量?台灣要如何因應?  

  郁慕明:習總書記講過,他後面有十幾億人,不能不顧到他們感受,過去大陸不去挑起這些東西,但從太陽花學運後,網路辱罵聲音多,造成大陸民意也反彈,加上現在獨派搞去中國化等等,我認為,如果大陸十四億人口超過三分之一支持武統,大陸就要下決定。共產黨也要接觸民意,一般民眾如果很反感,他們一定有這種民意蒐集。  

  所以需要我們這種人出來緩和,當新黨能常常去大陸交流,國民黨能辦國共論壇等等,就會降低這種聲音,國共論壇還是要辦,陸方也期待能降低這樣的聲音,他們不希望,誰想打仗呢?
***
中評重磅專訪:郁慕明談應和統保台 
http://www.CRNTT.com   2017-12-29 00:13:44


  
  中評社:怎麼看宋楚瑜和親民黨? 

  郁慕明:宋很可惜,真的很可惜,是命也運也,假設我是馬英九老早就請宋出來當“行政院長”,像之前朱立倫那一次,我就公開呼籲請宋先生出來,國民黨沒人,宋楚瑜不是嗎?今天一直搞不定人選,宋有機會幹嘛不找他呢?行政能力絕對是強的,但一直打壓他打成今天這樣其實也是命也運也。 

  宋楚瑜、連戰命中沒有就沒有(指“總統”),兩顆子彈怎麼會想到呢?但要怪他們自己,2000年如果整合好,就沒有後來了,所以宋也可惜,當然懷才不遇,他有機會但錯過了,這是每個人性格,就像我是不做官的,搞政治是有興趣,該講的話要講。 

  中評社:親民黨還是泛藍陣營? 

  郁慕明:已經不是了,秦金生一走,很多人都變了,現在都變綠了,已不是泛藍陣營了,宋自己也拉不回來,宋的打擊很大,兩個左右手也差不多時間走掉,對一個政治人物影響蠻大的。  

  中評社:國民黨主席吳敦義的兩岸論述偏重反獨,不談統,認為統在台灣沒有市場,您怎麼看。 

  郁慕明:他為了選舉考慮我們可以諒解,但在我們的考慮,國民黨跟民進黨比起來還是比較溫和一點,光譜上的選擇,在緊要關頭的地方,國民黨可以當選,我們不會去擋他,這方面不會刻意去作對,不會去拉垮國民黨,民進黨勝選我們沒好處。 

  台北市長提名就看情形,譬如柯文哲,民進黨不推人,支持他,他穩當選,要翻他不容易,那新黨可能就派人出來。因為國民黨不可能當選,民進黨假如推人出來,譬如賴清德,我們就去挺柯文哲。國民黨假如推出一個很優秀的,那國民黨來談,我們可以合作支持,這都是看狀況,假如民進黨推人出來非常強,柯文哲沒希望,國民黨有人,那新黨就支持。 

  我甚至認為,民進黨假如推人出來,國民黨為何不能支持柯文哲,這觀念很多人罵我,但這是策略運用,假設我是國民黨,民進黨上次藉柯文哲把台北地盤拿走,現在民進黨無情無義利用完了柯文哲,那國民黨可以有情有義支持柯文哲,下次地盤就拿回來了,國民黨為何沒這種想法呢?

blog.sina.com.tw/blackjack/article.php?entryid=671153
2017年12月5日 ... 天然獨恨死中國,沒有以全球華人為對象的產業最好!駁王浩威”消失在網路時代的 台灣”. ​王浩威蘋中信”消失在網路時代的台灣”痛批政府心態保守逼產業出走,其提 到”原本可能台灣搶得先機的產業,一個以全球華人為對象的產業”,這簡直荒謬絕倫, 台灣憑什麼以全球華人為對象呢?台灣明明就是天然獨,仇中到 ...
 

 




發現中正文物在公園,台獨與蔡英文的轉型正義要不要去砸個稀巴爛?←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陸客跨年被羞辱:習近平這樣餵蔡英文三百萬陸客,臺灣照樣成為仇中大本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