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7/07/19

看見蔡英文唯一正面新聞,備感欣慰

聯合報社論「募兵爛攤到了該收拾的時候」說台灣全募兵恐難達成,這是一件令人開心到爆的好事,主張「自己的國家自己救」的天然獨終於有機會如國防部長馮世寬所言「含笑犧牲」了,因為義務役會死而復生。在蔡英文與民進黨長期痛恨軍人的宣傳與教育下,三個和尚沒水喝效應,通通要去挑水了啦,我們這些當過兩年兵的白癡感覺超開心。

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愛台灣要有代價,投蔡英文的代價就是義務役,實在很便宜,加油!天然獨!加油!大頭兵!

如果蔡英文推動男女皆兵的全徵兵制,我一定投妳一票啦!

Blackjack 2017/7/19

聯合/「募兵爛攤」到了該收拾的時候
2017-07-19 02:26聯合報 聯合報社論

由於近年社會對軍人趨於貶抑,加上軍公教年金爭議激烈,明年底國軍全募兵目標恐難達成。 記者洪哲政/攝影
依政府的兵役轉型規劃,明年元旦起將停徵一年期義務常備兵,到明年底,陸海空三軍將全由志願役組成。但由於近年社會對軍人趨於貶抑,加上軍公教年金爭議激烈,募兵成績遠難達標。前外長錢復最近更透露:美方官員警告台灣安全必須靠自己,募兵制是錯誤政策,應回歸徵兵。
軍隊是為維護國家安全的「必要之惡」,其規模應該多大,要視國家面對的威脅而定。舉例而言,近年因俄國總統普亭展現擴張野心,瑞典與立陶宛均已相繼恢復徵兵。反觀台灣卻毫無憂患意識,兩岸和平時,可將徵兵改為募兵;但兩岸不睦時,政府卻徒逞冷言冷語而不問兵源士氣。

中國大陸近年經濟起飛,軍費成長速度驚人。一九九七年國防經費僅八百多億人民幣,今年已經突破一兆,增加十三倍。早期中共海軍是沿海活動的「黃水艦隊」,如今則即將擁有第二艘航空母艦,並在東非建立海外基地。上月共軍在印度洋活動的船艦,總數高達十四艘;在東亞,軍艦近月數度出入第一島鏈,遼寧艦更穿越台海。

相對的,我國國防預算廿年來均維持在新台幣三千億元上下,占GDP比重愈來愈低。美方多次指出,台灣軍費應達GDP三%,方能有效自衛。但馬政府八年,國防預算占GDP比重持續下降;蔡英文上任前批馬輕忽國防,但她上任後,國防預算僅比馬政府最後一年多編一億,更跌破GDP二%。

廿年來,國軍歷經精實、精進、精粹三次裁軍,總員額由四十五萬降至廿一萬五千人;其設想,是以兩岸追求和平為目標。精粹案於二○一四年一完成,國防部立刻續推「勇固」案,遂遭質疑是替高層兌現支票而削足適履。在立院決議下,勇固案被凍結至今。

國軍停徵義務役原訂二○一四年開始實施,但因募兵情況欠佳,在二○一三年、一五年兩度宣布延後,共延四年。如今期限將屆,顯已圖窮匕見。現任部長馮世寬雖堅稱可以按時上路,但有誰相信?

國防部削足適履,還不只勇固案一端,包括社會青年報考軍士官取消國英文筆試,致遭批評是濫竽充數。尤其近年軍方憂讒畏譏,「人性管理」讓基層軍官動輒得咎,視帶兵為畏途,軍官缺員比士官兵還要嚴重。政府強推軍公教年金改革,更動搖「鐵飯碗」的誘因,今年陸軍官校招生獲得率甚至不到一半。

眼前的嚴酷現實是:以目前國軍的規模,能否維護台海安全都成問題;更別說,一旦停徵義務役,光靠募兵,連現有規模都無法維持。此一窘境,其實是台灣社會的共業:馬政府在二○一一年底貿然提出廢止徵兵,確嫌輕率;但平日逢馬則反的民進黨竟無異議配合,火速通過修法。馬政府尚以追求兩岸和平為前提,而蔡政府則唯恐兩岸無事;遑論先前扁政府不斷縮短役期,導致基層部隊經驗難以累積。簡言之,藍綠皆難辭其咎。

於今,將停止徵兵的期限再往後延,為國軍爭取喘息時間,並同步研擬恢復義務兵制,恐怕是唯一途徑。這當然是個痛苦的決策,但蔡總統既將兩岸關係帶向冷對抗,就不能不以社稷存亡為己任,主動提出新的政策方向,並尋求在野黨的支持。藍營也必須考量茲事體大,不應幸災樂禍、落井下石。否則,朝野政黨一味「相互保證毀滅」,台灣將伊於胡底?

近年軍隊士氣淪喪,乃至招募困難,一在近年國防部主事者只剩曲意奉承和粉飾太平,而不見捍衛立場的道德勇氣;二是民粹政治高張,選民與政客相互欺騙,假裝天下有白吃不盡的午餐。這是台灣國力兵力江河日下的主因。蔡政府挑起兩岸緊張,就必須加強台海戰略、鞏固國軍戰力;而不能一味挑釁,卻完全沒有應對之計。所以,已成國王新衣的「募兵爛攤」,也該嚴肅收拾了。

國軍﹒國防部﹒軍費

【重磅快評】報告大鵬:國軍需要緊急輸血 不是維他命
2017-07-10 13:49聯合報 主筆室

國防部長馮世寬又有新點子:本周起將設置「國軍總士官長」,號稱是士官的「參謀總長」。官員表示,希望藉讓士官督導長與軍官「平起平坐」,提升士官位階,改善基層士官人力日益流失的問題。
馮世寬部長上任之後,以提振士氣與榮譽之名,想出不少新政策:包括規定官兵立正時,將雙手由平貼褲縫改為握拳;軍服上繡單位臂章,參加演訓就在袖子上加繡一條色帶;他對官兵發表文告,到部隊簽名留念,一律都用「大鵬」而非本名……

平心而論,「馮大鵬」的確不擺架子,不愛繁文縟節,試圖展現與基層打成一片。他推動這些「加強榮譽」措施,多半在先進國家軍中推行有年。但是當前國軍面臨的榮譽感低落與基層人力流失,恐怕不是大鵬部長這些小點子所能夠拯救。

一言以蔽之,國軍最大問題就是缺人缺錢。明明沒有實施全志願役的條件,但是藍綠政客競相媚俗,選民也樂得白吃午餐,上下交相賊的結果,卻要國軍來承擔。以目前國軍總人數,全改成志願役,代表將近1%的人口必須從軍,比例遠高於採取募兵的主要國家。台灣的軍人待遇與社會地位,遠遠不及歐美,卻必須招募更多的人從軍。更離譜的是,比起轉型募兵之前,國防預算額度幾乎沒有變化,顯示中華民國不必多花一毛錢,就把義務役轉為志願役。如果成功,真是古往今來軍事史上的頭號奇蹟。

國防部高層對基層資源匱乏的苦楚,千方百計遮掩不承認,但對於高層的指示,卻二話不說照單全收。例如執政黨在大選前倡議,為重視資訊、網路作戰,應該將其獨立為第四軍種。政策推出後爭論不少,各界同意資電戰愈來愈重要,但規模是否要到與陸海空三軍平起平坐的「軍種」?恐怕大有疑問。

國防部最後方法是,將原本以少將為主官的的「資電指揮部」,擴編為中將主官的「資通電軍指揮部」。國防部直轄的中將層級指揮部,先前已有憲兵、後備,算是「獨立兵種」,而非更高一級的「軍種」。

國防部其實很清楚,再怎麼擴充資通電,也到不了軍種等級,因此就在名稱上故意加了一個「軍」字,高層便可以說嘴「資通電軍成立了」。問題是資通電軍的「軍」,其實根本是個贅詞,與陸海空「軍」仍是不同等級的東西。而且對於國軍如此大的編制變化,國防部居然事前密而不宣,怕被戳破國王新衣的心態,昭然若揭。

另一方面,為讓資通電「軍」達到可派任中將的規模,國防部把陸軍各軍團的通信部隊抽出改撥給它。但是資通電軍標榜的電子戰、網路戰,與一般部隊的日常通信,是否應放在同個單位底下?會不會反而導致基層通信單位在作戰協調、人事流動方面的阻礙?未來可不可能像是防空飛彈或是反潛機,每過幾年就要「換爸爸」一次?

就在稍早,監察院發布去年陸軍564裝甲旅戰車墜河事件的調查報告,結果顯示:部隊基層的無線電老舊逾期,官兵甚至必須自購無線電對講機。當天通訊不良,行動指令沒法傳達給每一輛戰車,是事故的間接原因之一。

現代戰爭中,所謂C4ISR(指管通情資監偵)是發揮戰力的基本條件。身為國軍地面打擊主力的戰車部隊,居然出現無線電長期性失效,各車之間無法有效溝通,宛如倒退回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前。如此不堪的現實,如此嚴重直接的危險,高層無心處理,只對掛牌移編之類的虛功有興趣。

總之,國軍面臨長期的資源不足,如今又必須因應明年起停徵義務役,募兵正式上路(前兩任部長都在最後關頭喊出暫緩延長,這次看來大鵬是鐵了心,非要執行上意),加上年改政策必然衝擊軍心士氣。如今的國軍,可以說已經到了需要緊急輸血的病危地步,而國防部或更高位的府院,卻仍然以餵食維他命丸而洋洋得意,自認已經做到對國軍的關注。如果長此以往,繼續裝聾作啞,後果的嚴重與恐怖程度,恐怕遠遠超過吾人忍心想像的地步。

馮世寬﹒國軍



蔡英文製造的陸客負面印象謊言,如今一一破功←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不是說怕服貿帶來中國老闆,竟有參加太陽花學運的大學生去大陸工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