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7/07/16

東亞史觀進入課綱後首要之務:從女作家感嘆美軍轟炸台灣,卻無知台灣人參與亞洲大屠殺談起

蔡英文新課綱要將台灣放入東亞史觀,我認為這是台灣面對自身醜惡歷史的時刻到了!胡晴舫曾感嘆美軍「他父親來轟炸我的島」,卻不知台灣人參與馬尼拉大屠殺、新加坡恐怖統治、巴丹死亡行軍,這些全被蔣介石掩蓋,想到台灣存在千萬萬個胡晴舫我就覺得悲哀!新加坡被日本人屠殺好幾萬華人,趾高氣昂的台灣人去新加坡協助日本人高壓統治而被李光耀紀錄,台灣人不知道!台灣監視員在新幾內亞與菲律賓的殘暴無人性而虐殺戰俘,台灣人還是不知道!台灣人被迫或自願當志願軍,進而參與了慘絕人寰的馬尼拉大屠殺,加害人包括了李登輝的哥哥李登欽,台灣人就是不知道

 

胡晴舫們覺得美軍轟炸台灣是台灣人受害,顯然她他們受國民黨毒害太深,腦裡既存在蔣介石的「戰勝國史觀」又有民進黨與台獨的「戰敗國史觀」,他們認為台灣是純粹的「受害者」,然後有臉質疑美國人「為何轟炸台灣」?

 

胡晴舫們不知道台灣是日軍用來轟炸亞洲的基地,也不知台灣人作為日軍的監視員時遠比日本人還殘暴,更不知道台灣人在日本高壓統治東南亞時扮演的「二鬼子」角色,甚至於在加害台灣慰安婦的人之中也包括台灣人,不只是誘拐,還有去姦淫慰安婦的!我在早期慰安婦的紀錄片中就看到一個台籍日本兵陳述他在馬尼拉遇到「同鄉」的情景,這些真是台灣歷史的莫大悲哀。

 

我過去一直認為「皇民未必犯了戰爭罪,犯了戰爭罪的也未必是皇民」而因此不可指責皇民,該譴責的是戰犯!但既然蔡英文要把台灣與中國「脫鉤」並把台灣帶入東亞歷史,日本人帶著台灣一起做的壞事,豈能煙消雲散?就像胡晴舫看到二戰美軍之子,即使已經70多歲了,還要嘆「他父親來轟炸我的島,而我的島成了他父親的葬身之處」,那菲律賓人看到李登輝,是否也應該感嘆「他弟弟來馬尼拉進行大屠殺,而馬尼拉成了他弟弟的葬身之處」?新加坡的華人看到台灣人是否也可以說「他們幫日本人來新加坡殺十萬華人,而現在卻像沒事一樣?

 

對歷史無知的台灣人,才會忽略台灣人曾經狂熱參軍的一切,這當然不能說是日本「洗腦」,而是這些人的「盲從」也是一種泯滅人性的自我決定!就像李登輝,他到大陸青島後就覺得中國人「低一等」,這個自認「高一等」的皇民也難怪對歧視與侵略完全無負罪感,難怪李登輝認為台灣人都該去靖國神社參拜了。然而,台灣人不能因為「被殖民」而免責,因為人都有人性是作為、生為人最底限的準則,因為即使在德國納粹時代,「服從」不是「做了甚麼都沒錯」的保證日本人的殘暴,即使對待自己人也瘋狂到極點,沖繩之戰時,逼女學生與人民自殺來一起「玉碎」,這些皇軍還有人性嗎?難道不該譴責?           

 

我這幾年談二戰,刻意不談南京大屠殺,因為我知道很多台灣人仇中恨中到與日本右翼一鼻孔出氣,既不承認或認為日本屠殺中國人殺得好。所以,我提台灣人在東亞其他地方的明確犯行:虐待戰犯、參加馬尼拉大屠殺、當日本人血腥統治新加坡等東南亞國家的幫兇。這些事過去到現在都未寫入歷史教科書,在蔡英文要把中國史放入東亞脈絡之時,難道不該教育下一代台灣人,台灣人的歷代祖先除了屠殺原住民外,也曾經充當日本屠殺亞洲的幫兇嗎?而且還藉著蔣介石搖身一變成為戰勝國,對東亞諸國完全不認罪、道歉、賠償?

 

台灣要選擇東亞史觀,要把台灣排出於中國史的脈絡之外,那就不能掩蓋台灣人曾跟隨日本人征戰亞洲各地的歷史,無論是軍伕或士兵,台灣在日本為亞洲帶來的傷痛過去中確實扮演重要角色

 

我知道還是會有人宣傳「大東亞共榮圈」,或像政大教授劉曉鵬無恥的捏造李光耀感謝日本的反人類論述,也如我當年上課時,某個留日教授說「亞洲人還真的相信大東亞共榮圈這套」云云。但他聽到的是身為主犯的日本人及身為共犯的台灣人的一面之詞,他們問過被屠殺受害者的真正想法嗎?

 

當台灣史脫中入亞後,台灣人在二戰期間的暴行就有義務呈現在歷史教科書之中,我們不能只教育出胡晴舫們「他父親來轟炸我的島,而我的島成了他父親的葬身之處」的單一思維,而是必須了解台灣虧欠人類一個公道,這也是李登輝與司馬遼太郎所談那句話的真諦:我二十二歲以前是日本人

 

台灣人曾經是日本人,這是台灣的大命運使然,如果現在的台灣人要把這段「被迫」「被割捨」的歷史當成台灣的「不幸中的大幸」,請注意,台灣在那段「我二十二歲以前是日本人」的日本人歲月中,對人類和平造成的傷害,絕對不能抹滅!

 

台灣人現在看待歷史「只有台灣人死才是人,其他人死或因台灣而死都不重要」的反人類心態是二戰遺毒,實在該趁此次課綱修改時撥亂反正了!

在討論到許多台灣人也否定的「南京大屠殺」時,我也會談李登輝的哥哥李登欽參加的 馬尼拉大屠殺 

Blackjack 201​7/7/16

 ink:   
台灣人對二戰的無知或惡意欺騙:馬習共同悼念李光耀的背後(劉曉鵬)的反人類論述
蔡英文父親是日本皇民還是漢奸爭議
李登輝代台灣人感謝日本統治:看志願台籍日本兵的戰爭責任與平庸的邪惡
蔡英文祭二戰台籍日本兵,也順便紀念了李登輝哥哥李登欽參與馬尼拉大屠殺的醜事
自由時報造假污辱李登輝哥哥李登欽戰死日,說他沒參與馬尼拉大屠殺,抓到了!

蘋中信:第三次世界大戰(胡晴舫)

20151014       更多專欄文章

 

歷史選擇自我遺忘

上周末,我認識了一名70幾歲的美國老人。他是獨生子,卻對父親一點記憶也沒有,因為他在二次大戰時失去他的父親,當時他仍在襁褓。直到他母親去世,他在整理母親遺物時才發現一疊父親參加太平洋戰爭時陸續寄回家的家書。19452月,他父親在一次轟炸行動中喪生,他的飛機掉在一塊叫福爾摩沙的島,墜毀在一處叫雞籠的港灣裡。一時我們兩人都沒說什麼。他父親來轟炸我的島,而我的島成了他父親的葬身之處。看似兩個不相干的人因為分享了某種殘酷的歷史命運而有股奇妙的莫名感傷。

歷史不是自我重複,而是自我遺忘。 

 

作家

 




台灣戒嚴有禁書禁歌禁方言,解嚴後三十年蔡英文戒嚴蔣介石←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這次我挺柯文哲:柯P轟蔡英文政府沒比馬英九好、要宰了交通部次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