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7/05/16

林清玄拜託你不要再叫賣佛學了

林清玄在大陸被捧為「當代散文八大家」,不過,他證明了兩件事:一是講佛學不一定要真的要去做,二是顛覆信徒「文如其人」的妄想。看到他娶新歡竟還用佛教典故「我已放下」來辯解,拜託林清玄不要再叫賣佛學了,可乎?   

林清玄怎麼「利用」佛教典故呢?他對台灣人到現在還念念不捨他當年拋棄原配另娶方淳珍的往事有以下說法:
林清玄答:“有兩位和尚趕路過河,看到河邊有一位女子想過河又不敢下水,大和尚就抱起女子趟過河,然後將女子放下。兩位和尚又趕了十幾裏路,小和尚實在忍不住,就問師兄:“我們是出家人戒女色,可是你剛才為什麼要抱女子過河呢?”大和尚聽後淡淡地說:“過完河我已經將女子放下了,難道你還沒有放下嗎?”過了這麼多年的事情,大家還沒有放下嗎?很多像我這樣年紀的人,有所成就,在情感方面都無法如實地看到自己的內在世界。我是一個比較入世的人,我真實地面對自己的情感轉變。當時看到別人激烈的反對我很錯愕,你管別人的情感世界幹什麼?我對這個事情的看法很灑脫,別人怎麼說無所謂,在痛苦的婚姻裏人猶如行屍走肉,那還不如走出來。我現在堅持認為,如果一生有一件事可以用幸運這個詞,那就是遇到了現在的太太。”

這段話有些他曾說過,但這說法出處不明確,假設林清玄引用這佛教典故,我要反駁這謬論。

這佛教典故的原型可能出自日本的佛教人物原坦山覺仙(1818~1892年,原 坦山、はら たんざん、俗名:新井良作),故事如林清玄所言,意在「放下」。不過,原坦山和尚不是因為女子美麗而抱她,而是女子要過河而抱她過河。

林清玄呢?

林清玄是因為覺得他與元配的婚姻是「在痛苦的婚姻裡人猶如行屍走肉」,因此他要「走出來」。

事實上,這個自認「行屍走肉」的林清玄在各大媒體叫賣佛學,又是身心安頓又是落花流水皆文章。換句話說,他說的一切佛學全與事實或他的「修行」無關,因為他其實在「行屍走肉」的「喪屍」(Zombie)狀態。    

「行屍走肉」的林清玄叫賣佛學之餘,錢賺的飽飽也無法讓他蛻變,於是在婚姻關係存續期間與方淳珍通姦,證據就是他與方淳珍婚後三個月即生下兒子。

「喪屍」是無法繁殖的,因此我判斷林清玄其實不是「行屍走肉」,錢賺那麼多又有婚外性關係,「行屍走肉」要騙鬼啊!?

拿原坦山和尚抱女子過河與林清玄通姦相比,人家原坦山和尚是為了助人,能算犯「色戒」嗎?你林清玄婚內通姦至少犯了「淫戒」與「妄戒」吧!更別說犯了俗世的通姦罪!

若林清玄拿原坦山和尚的典故來與自己相提並論,難道林清玄你以為你的通姦行為是為了「渡方淳珍過河」嗎?而且你還指責原配精神不穩定!

林清玄至今不認為婚內通姦有何錯誤,也不覺得他講述的佛學其實他做不到,那怎麼還能菩提系列「生平一瓣香、正向時刻、步步起清風、去做人間雨…」個沒完?

這就像蔡英文的司改國事會議中找了2007年間持菜刀當街砍殺女友致死的殺人前律師劉北元,他參加的是第五分組「維護社會安全的司法」。這個當街「破壞社會安全」的法律人來司改,真是蔡英文的黑色幽默。

人家原坦山和尚抱女子過河是為了助人,之後也真的「放下」了,你林清玄婚內通姦,又與方淳珍結婚至今,到現在還指控你前妻給你一段痛苦的婚姻生活,好像你林清玄完全沒錯!你林清玄「放下」了嗎?

這世界真是荒謬,通姦的振振有辭,錯反而是沒通姦的配偶??     

退萬步言,林清玄既然之後可以與原配離婚,那為什麼不能先離婚再娶方淳珍呢?為什麼要在婚內通姦呢?

我用一個簡單的說法輕易打趴這比喻的不倫不類,要是原坦山和尚抱女子過河時對她上下其手進行「性騷擾」或「性侵」,然後過完河再說是「放下」,今天這「故事」還有成為佛教典故的機會嗎?

我在近七年前寫下「林清玄居然還爬得起來​」一文,在結尾我說道:    
我其實蠻欣賞林清玄娓娓道來的敘事風格,他的文筆真好,他那堆錄音帶我都聽過了,十多年來我只記得這句: 
「正人說邪法,邪法也成正;邪人說正法,正法也成邪」 
林清玄是正是邪呢?他說的是邪法還是正法呢? 

如果林清玄真的拿原坦山和尚抱女子過河的故事替自己辯解,我真的要認為這是邪法了!

Blackjack 2017/5/16

林清玄_百度百科
baike.baidu.com/item/林清玄
…林清玄的作品曾多次被中國臺灣、中國大陸、中國香港及新加坡選入中小學華語教本,也多次被選入大學國文選,是國際華文世界被廣泛閱讀的作家,被譽為“當代散文八作家”之一。[2] 
婚變
1979年與陳彩鸞結婚。
林清玄應付臺灣報紙激烈的競爭,生活忙碌,內心空虛,陳彩鸞卻無法與他進行精神上的溝通。
在某一年的新年,陳彩鸞離家外出不知去向。林清玄和兒子只能以速食麵充饑,自己的家如此淒涼,林清玄心灰意冷。
三個月之後,林清玄選擇辭職上山,隱居起來,兩年後林才重入紅塵。就在林清玄以為自己看破七情六欲的時候,他遇見了方淳珍。
在一個雨天之後林清玄提出了離婚的要求,陳彩鸞對離婚也持贊成態度。和陳彩鸞離婚以後,林清玄很快和方淳珍辦理了結婚手續。
1997年娶了年輕貌美的方淳珍。
關於他的謠言便滿天飛。林清玄一直保持沉默,他希望用沉默來打動大眾,得到大家的理解和祝福。但事與願違,大眾對他的抗議終於在他宣佈新婚的時候達到了白熱化,甚至有激進的婦女組織,在“林清玄教育文化基金會”門口焚燒他的書。有人在網上大罵他是“偽君子”,有人說他“說一套,做一套”。
事實上,陳彩鸞卻和方淳珍私交很好。平時她們會相約喝茶、聊天,方淳珍還會為林清玄和陳彩鸞已經長大的兒子買電影票,約女朋友。當事的三人,早已相逢一笑不談過去,林清玄對方淳珍說:“在脆弱中堅強才是真正的強健和堅忍,時間才是評價一個作家作品好壞的最公正的法官。”[3]

繁華落盡真淳自見:林清玄  .百度貼吧.2009-11-15

當舊事重提,林清玄十分平靜。“事情過去那麼久了,不應該再成為話題。我的婚姻產生的影響,我覺得意外,也感得好笑。我的感情生活只對家人負責,新聞效應是暫時的,生活卻是一輩子。如果一生有一件事可以用幸運這個詞,那就是遇到了現在的太太,我很愛她。”

     連續多年來穩坐臺灣十大暢銷書作家的寶座。在人們的心裏,林清玄似乎已不再是具有七情六欲的世俗男子,而是為大眾指點迷津的“聖人”和精神領袖,大眾容不得他有半點的瑕疵。於是,當林清玄因感情破裂,與髮妻離婚,娶了小自己十餘歲的少妻方淳珍,並在婚後三個月即生下兒子時,大眾暴怒了:林“聖人”豈能犯凡夫俗子的錯誤!林清玄偕新婚妻子上電視傾談“我眼中的另一半”後,有人打來匿名辱駡電話;接受平面媒體專訪,喜氣洋洋報告自己即將得子,希望大家分享他的喜悅,第二天報紙出來,卻又是罵聲一片——報導的內容竟和事實差了十萬八千里,顛倒是非,一派胡言亂語。
然而,面對謾駡和攻擊,林清玄一律保持緘默。

     歲月匆匆流過,時間幫林清玄夫婦驅散了愛情的烏雲,日光重現。林清玄終於面對大陸媒體,重新袒露了心聲:“找到淳珍,找到我一生的幸福。”他坦誠地向記者細述了自己那條縱使充滿艱難困苦,也依然無怨無悔的愛情婚姻之路……



大學之道在通姦:台灣不肖男教授們吃女研究生的荒淫樂園←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通姦罪除罪化是「知識份子之優越」,協助強勢配偶「免費」拋棄元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