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7/01/02

談灣生回家騙局:台生偽裝成灣生,外省人偽裝成原住民,白人偽裝成黑人

「灣生回家」作者田中實加坦承身分造假,原來所謂「灣生」根本是土生土長台灣人,她因「灣生」所受的悲慘遭遇,完全是她的幻想與捏造。年前我曾指一些高級外省人偽裝成原住民,還有高級外省人偽裝成低級外省人的,有看到外省人就抓狂的網友表示說「難道外省人瞧不起原住民嗎?為什麼外省人不能偽裝原住民?」,田中實加妳趕快學一學吧,把整件事鬧得越大越好。

灣生是1895年至1946年間在臺灣出生的日本本島人,包括日臺通婚者所生下之子女。以前「灣生」究竟是不是一個「不幸」,還待考究,但現在顯然不是。土生土長的高雄人陳宣儒,替自己命名田中實加,在高雄火車站遇到灣生田中櫻代便說她是外婆,然後開始「文創撈錢」,以往合作過或該說被她騙過的人紛紛指責,張大春則說社會不需獵巫田中實加個人,畢竟田中實加以作品喚起大眾對灣生議題的關注…。台灣就是這樣,動機比手段重要,那你張大春恥笑蔡英文的「冉冉自由」不是莫名其妙嗎?田中實加前幾天接受自由時報記者賀靜賢專訪痛斥「黑幕」,原來「黑幕」是她自己搞得,她說「如果為這塊土地義無反顧的做了一件自己認為對的事,都得被打壓和惹腥,那台灣還有多少人願意堅持到底為這塊土地做更多對的事?」現在還有張大春支持,其實也算值得了是吧?  

相對的,從以前到現在,原住民則仍然不斷被歧視。許多高社經地位的外省人開始偽裝成原住民,不過就是假裝自己是另一種人,說不存在的人生故事,也沒有真正的投身原住民權利爭取。當然啦,痛恨外省人的會買單,因為這些人棄暗投明啦。

我的看法與台灣主流思想完全不同,我認為生為甚麼人不能個人能決定的,台灣社會當然會因為你的出身而歧視,就像社會歧視東南亞籍外籍配偶子女,歧視身心障礙者,躲到另一個身分以躲避壓迫無可厚非,但假借弱勢身分用來為自己牟利就萬萬不該了,陳宣儒當然錯了。有些外省人找原住民領養取得原住民利益,以前還有本省人找老外省人領養,藉以繼承它們的土地放領利益,這絕對不正義!

我曾批評外省人偽裝成原住民的道德問題,並以洪素珠與黃創夏為例,我也曾批評梁文傑、黃創夏、管仁健明明享受利益,卻偽裝成最底層最低級外省人,有看到外省人就抓狂者認為他們沒錯倒是我錯了。或許指責田中實加不正確,雖然她「半路認外婆」,那又怎樣?張大春還捧她呢,真不愧是小說家。台灣人那麼認真做甚麼?把歷史系改成小說系,把在二二八被屠殺的外省人省籍改成是本省人,政府不是這樣做嗎?拿小說當成史料來推翻口述歷史與其他證據,台大歷史系教授陳翠蓮不是這樣做嗎?

這樣說來,田中實加不過是跟隨者,是台灣潮流的一員,又何必苛責?

相對來說,美國一個女白人偽裝成黑人大談民權而被批,美國人的道德感也實在與台灣差太多了,學台灣人騙可撈錢又有政治利益,豈不是一兼二顧,摸蜊仔兼洗褲?

Blackjack 2017/1/2

談灣生回家騙局:台生偽裝成灣生,外省人偽裝成原住民,白人偽裝成黑人
Link:
梁文傑黃創夏的最底層最低級外省人謊言:國民黨給他們好處卻認為應該,難道還不夠爽?
外省人偽裝成原住民的道德問題:洪素珠與黃創夏的身世之謎
像管仁健這樣的「外省賤民」?


家人挺她: 人生不就是真真假假嗎
2017-01-02 02:43聯合報 記者劉星君、楊濡嘉/高雄報導

紀錄片「灣生回家」作者田中實加昨為身世造假認錯。田中的姊姊表示,「人生不就是真真假假嗎?」「她的事自己解決,家人什麼都不知道,就是支持她」;田中的同學多認為,她要為自己負責,鄰居則認為「田中自己毀了自己」。

田中實加承認身世造假,在高市文化局長任內支持這部影片的副市長史哲說,田中身世的事令人有點遺憾,但「灣生回家」的確喚起世人關注一段一直被忽略的歷史事實,這很重要。

史哲說,灣生回家紀錄片讓大家看到被忽略的「灣生」問題,不只地方政府,中央政府也支持;當然,作者出現身世上的疑問,是有點令人遺憾。

田中的同學表示,田中小時本名不是陳宣儒,而是「陳金燕」,離婚後才改名。小時同學都稱她為「燕子」,長相可愛,功課才藝非常好。

「她有才能,畫畫也很有天分,但可能走錯路了。」同學說,「田中可能想要出頭,不想給同學、朋友看扁,才會如此」,她的作品「灣生回家」很不錯,「但個人行為要檢討」。

「她是真正大林蒲人。」同學說,田中曾在大林蒲教書法、畫畫。田中離婚後,就很少回來大林蒲;國中同學有聯繫群組,田中上電視節目受訪都說是灣生後代,同學都不解:「她為什麼要這樣說?」

田中的姊姊仍住在大林蒲,昨天以上課為由不願回應。但她上周受訪時表示,「灣生回家」的出發點就是好的,就是為日本這個奶奶。

****
(專訪)《灣生》身世風波 田中實加掀「黑幕」
2016/12/23 20:59
〔記者賀靜賢/專訪〕賣座紀錄片《灣生回家》監製田中實加,遭《產經新聞》前台北支局社長吉村剛史指控「虛構」自己是灣生後代的身世,田中昨向本報反駁吉村的說法,但以要保護家人為由,無法以實證公開反駁,也不會控告吉村,顯有難言之隱。
吉村剛史在《台灣映畫2016》一書中指自己在2013年的訪問中,以細節「戳破」田中實加自稱的身世,並表示田中已向他坦承自己是台灣人,使目前身陷假畫風波的田中,又受到雙重打擊。
昨天上午,田中以千字長文對日前畫作風波認錯及道歉,並提及當初訪談時,吉村連珠式發問,加上翻譯有誤,因此雙方不歡而散,並否認曾說自己是台灣人。
本報記者直接問田中,究竟是否「灣生後代」?田中答:「我是!」再問她為何不拿出實證反駁吉村?田中答:「你有要保護的人嗎?你喜歡把自己的生活攤在陽光下嗎?你想讓你的家人被看見嗎?你也想保有自己的隱私權嗎?」、「正如灣生,他們也有不願意被看見的,我也必須保護他們,而我做這件事(指查訪灣生故事)始終只是灣生要被看見,而不是田中實加和她的家被看見。」
田中也說,當初根本沒有反駁機會,就被吉村以「妳是騙子」一句話趕出去,哭著離開採訪場地。但她不會控告吉村,「他讓我知道了什麼是人生和人性,我想做一個隨時可以轉身離開的人,所以不須再結惡緣。」
除了上午千字長文,田中實加也寫給本報記者,暗示出先生在學術界的狀況,引起的此次風波:
「15年灣生之路我失去了什麼?一個女人的青春、人生、金錢,2015年管仁健的文章沒把我打倒,但我要謝謝管先生讓我知道下一段風波在那裡。當時搧動管先生的人包含一位幾年前因學術論文和我先生有了過節的博士生以及一位斗六文史工作者和他的幾位朋友,那次風波一日消失,他們揚言下次一定致命讓田中死再無翻身機會,而這些人中竟也有在臉上互動良好,表面上支持者。」
一路被打著,這次我因為自己當年為籌募款做了失錯的事帶來別人的困擾與大不敬,而傷了自己,沒有舞台沒有人知道我,甚至從此失去了很多很多,我都無所謂,如今這群人揚言要號召這些畫家一起控告,要田中一次死得澈底,於是在網路帶風向球,連帶灣生也受波及,這也是我的錯。現在當務之急最該去和幾位畫家道歉,因為這是我的無知對他們造成的錯誤和不是。
如果為這塊土地義無反顧的做了一件自己認為對的事,都得被打壓和惹腥,那台灣還有多少人願意堅持到底為這塊土地做更多對的事?」我除了要和畫家致歉外,還有灣生,我的能力不足,我的愚昧,讓灣生受批評受質疑,這也是我的大錯。我也要向支持灣生和我的的說對不起,我雖盡了力,但我沒做好。

*****

「灣生回家」作者田中實加 偽造身世履歷道歉認錯
2017-01-02 02:43聯合報 記者陳宛茜/台北報導

二○一五年感動無數人的紀錄片、暢銷書「灣生回家」,身兼製作人與作者的田中實加,昨透過遠流出版社發表聲明,承認自己非台日混血的灣生後裔。她在演講、書籍中提到的「日本奶奶」田中櫻代,也無血緣關係。田中實加真名陳宣儒,是土生土長的高雄人。
田中實加日前先被揭發在網路上截圖盜圖,接著遭日本媒體質疑偽造身世。經一周沉寂,她昨透過遠流發表道歉聲明,並向讀者致歉。

田中實加宣傳「灣生回家」時,總稱是灣生後裔,外婆田中櫻代是在花蓮出生的灣生(在台灣出生的日本人)。田中實加昨聲明中說,田中櫻代確有其人,是她高三時在車站遇到的日本灣生。當時田中櫻代帶著管家竹下健志夫婦來台,遇到田中實加後,覺得實加跟她難產而死的女兒陽子很像,實加的生日又剛好是陽子的忌日;因此田中櫻代把她當成外孫女,田中實加的名字也是櫻代取的,田中實加對外稱櫻代是「日本奶奶」。

田中櫻代還資助田中實加到日本、法國、美國進修,「但我不長進,全都沒有完成學業。」田中實加聲明中坦承,她未取得國外學位,「灣生回家」、「我在南方的家」兩本著作所寫的履歷「畢業於紐約市立藝術學院美術藝術科」,也是造假。

田中實加承認,她把別人的畫作當成是自己的放在臉書上,「是我的大錯。」現正努力與原作者聯繫、請求原諒。她否認自己「盜畫賣錢」,但承認曾送過三幅畫給幫忙募款的朋友,這三幅都是她畫自己的小狗。

為何拍「灣生回家」?田中實加說,田中櫻代辭世後,她協助櫻代的灣生朋友回來找家、找親人和領戶籍謄本,「才深深體會到為什麼田中櫻代和管家夫妻以前每年都要回台灣。此時我才突然覺得自己很糟糕,辜負田中櫻代栽培,應為她做些什麼。」於是投入灣生田野調查與紀錄,甚至決定拍片。

在道歉聲明的末段,田中實加鄭重向大家道歉,表示「灣生的故事是真的,他們對台灣的愛也是真的,台日之間的牽絆與情感,更是真實的。千萬不要因為我個人的問題,而遭到抹滅!」

遠流董事長王榮文昨說,上周五田中實加到遠流認錯,寫了聲明稿道歉;在這之前,遠流團隊始終相信田中實加沒有造假。王榮文曾問田中實加為什麼要造假,她表示,「因為說了一個謊。所以要拿更大的謊來圓。」

******
田中實加造假案作家張大春這麼說- 自由娛樂
ent.ltn.com.tw/news/breakingnews/1934699
〔記者楊媛婷/台北報導〕《灣生回家》作者田中實加(陳宣儒)今日坦承身世攏是假,引發各界撻伐,但作家張大春卻認為,田中實加事件其實反映台灣閱讀社會的愈趨成熟。…張大春也說社會不需獵巫田中實加個人,畢竟田中實加以作品喚起大眾對灣生議題的關注。

********
田中實加為謊言道歉 花蓮合夥人:遠流應強勢回收
2017-01-01 19:29聯合報 記者徐庭揚╱即時報導

花蓮縣吉安鄉慶修院執行長陳義正在101年與田中實加有近半年合作關係,卻因田中種種不誠信的行為而與她終止合作關係。對於遠流今天所發出田中道歉的聲明,陳義正表示,遠流是出版社,應提供讀者正確的資訊,既然現在書中有誤,應作內容上的更正比較恰當。

陳義正在101年於鳳林鎮公所的舉辦「百鬼夜行祭」,認識田中實加,當時田中實加提到要帶20多位日本灣生到花蓮,陳義正當時覺得很有意義,也非常支持她的想法,後來因為「吉祥安康平和水燈祭」移到吉安鄉舉行,兩人有更進一步接觸。

在合作期間發現田中說要發行書籍,並以預購方式籌款,沒想到募款到位,書籍進度卻一拖再拖。且田中在接吉安鄉的案子,與廠商的款項也都不明,讓陳義正對她產生質疑。

原本陳義正對於田中的身分未有懷疑,但是田中的學歷是東京藝術大學,卻不黯日語,公開場合不僅要透過翻譯與日人溝通,書寫日語的文法、發音也多有誤,在日籍好友提醒下,也讓陳心中開始產生許多問號。

加上,田中實加曾在多次公開的活動場合一再重複頒發戶籍謄本給清水一也。陳義正說,「同樣的戲碼,每次都來一次,真的很怪!」,也暗指田中在炒新聞、消費灣生。兩人合作半年,在101年底特色農產品設計案結案後,他就不再與田中有所牽扯。

陳義正表示,灣生紀錄片及書籍他都未完整看過,不過根據前導片中的灣生主角都還在世,故事也是透過他們口述給田中實加,以此推斷,紀錄片的真實性大過於「灣生回家」這書本。但是因為拍攝紀錄片所涉及的募款及贊助款項,才是最大的問題,多是好友「情義相挺」的,她卻對外說是自己賣房、賣畫而來的,也傷害了這些支持她的人。

陳義正也提到書本中角色多、故事也多有質疑。,他舉例,田中實加在演講中最常說到的故事,就是她的灣生奶奶田中櫻代,在24年前和她去拜訪高雄岡山一啞巴農婦,田中櫻代以日語問啞巴農婦,「美紀,好久不見,好嗎?」,啞巴農婦竟開口以日語應答,「這些年,妳好嗎?一定很辛苦吧?」。

根據田中實加的說法,原來是在38年,美紀雙親知道遣返日本必然艱辛,故把女兒嫁給佃農之子,非法居留的美紀為避免口音洩漏來歷,只得裝聾作啞45年。陳義正說,不過此事經時間考證,不僅時間與國民政府戒嚴的時間兜不攏,後來影評人、書評人也對此多有質疑,可見書中多有虛構的成分。

*****

該死的外省人!這就是二二八轉型正義

…為了替這些被屠殺的外省人找「兇手」,台大歷史系教授陳翠蓮說打死外省人的是外省人,是被中統、軍統滲透的「忠義服務隊」幹的,藉以製造國府出兵的藉口,但她引用的資料全是小說內容(林木順,台灣二月革命;蘇新,憤怒的台灣;吳濁流,台灣連翹),這是歷史研究的態度嗎?明明有史料證明蔣介石於3月5日下令派兵,且二二八受難者及「忠義服務隊」副總隊長廖德雄也證明「忠義服務隊」係3月2日決定成立、3日被陳儀檢閱、4日才開始「上班」,如何製造蔣介石出兵的口實?廖德雄又說「忠義服務隊」亂打人是3月8日之後的事了!我讀過許雪姬妳自己親自對廖德雄做的口述歷史,妳忘了嗎?什麼時候小說的證明力大於口述歷史與史料了??

若以小說對小說,鐘理和的「二二八記事」也談到228當天就有外省人被殺。把一切都賴給「外省人」自己做的,「本省暴徒」就是烈士?

許雪姬陳翠蓮不要忘了,一個外省教授被屠殺,其遺族多年後向二二八基金會求償,他們可不認為他們是死於政府之手,而是死於本省暴徒之手啊!

當然,在可見的將來,台灣的教科書與各地二二八紀念碑紀念館不會談被屠殺的外省人….



短影評:阿拉丁Aladdin1992←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來自日本人本田善彥的詛咒或預言?台灣「這個國家」終將自我解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