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6/12/07

居於少數的國民黨立委還能做什麼?先把立法院長蘇嘉全變成王金平吧!

「一例一休」與「砍7天假」《勞基法》修正案在國民黨立委居於少數的情勢下,毫無懸念的經立法院院會三讀通過,想當年國民黨執政,為什麼民進黨總能抗爭成功,原因就在有一個寬容乃至縱容朝野協商的立法院長王金平,才把民進黨的席次所代表的力量不成比例的放大。所以當國民黨開除王金平黨籍時,一堆法律人完全無視王金平妨礙司法的事實,說什麼國會議長多偉大不能動,現在司法的信任度屢創新低,連蔡英文都說「有錢判生,無錢判死」,全民懷疑司法貞操,都要感謝這批法律人們挺關說王金平挺的不遺餘力。

中時社論「執政坦克壓境 國民黨慎選戰場」指出:
…這樣的意識型態違和感,加上不擅鬥的黨性,使得國民黨即便在國會議場上採取抗爭杯葛,都不像民進黨在野時的虎虎生風。有限的抗爭意志與杯葛手段,在民進黨國會多數的現實上,也注定了難以阻擋法案的實際結果。…

為什麼民進黨能「阻擋法案」,國民黨卻不能「阻擋法案」呢?  

原因就在民進黨缺乏像王金平這樣的「人才」,像太陽花學運時,立法院宛如空城,學生進駐後,好生招待,冷氣電力全面供應,王金平讓民進黨立委當學生的通行證。等到政黨輪替,民進黨蘇嘉全當立法院長,警察變成民進黨的「使用人」,抗爭者想學太陽花學運學生佔立法院,別作夢了!

換言之,國民黨立委在立法院既無法在表決上有表現,抗爭也不像民進黨,又沒有「民進黨的王金平」當友軍,大概只能等蔡英文多行不義了。

反過來說,只要蔡英文沒有搞的天怒人怨,國民黨豈有再起機會?

台灣民意的藍綠比在太陽花學運後已確定逆轉,除了有「好心」的外星人幫國民黨把立法院長蘇嘉全變成王金平外,國民黨大概起不來了。

中時社論「執政坦克壓境 國民黨慎選戰場」認為國民黨應挑選最能和主流民意同一陣線、正當性最強的議題與民進黨正面抗衡,就如日本核災食品進口事件一樣。寄望對手的錯誤而佔上風,大概也是在野的國民黨唯一求生之道了

然而,前提必須是國民黨人是團結而且一心為民,國民黨是否一心為民不得而知,但王金平這活寶還在國民黨立委中當頭牌,還有不甘寂寞的前總統馬英九與前副總統吳敦義…

國民黨的未來,前途無亮矣。
  
Blackjack 2016/12/7


社論》執政坦克壓境 國民黨慎選戰場
2016/12/7 下午 08:32:58  主筆室
在勞團場外激烈抗爭、國民黨場內霸占主席台議事杯葛下,爭議不休的「一例一休」與「砍7天假」《勞基法》修正案,依然經立法院院會三讀通過。國民黨未能成功擋下《勞基法》,接下來還有日本核災地區食品進口、同性婚姻、年金改革、司法改革,乃至於與國民黨利害攸關的黨產問題,多個戰場等待國民黨應戰,國民黨該如何扮演在野角色?

以這次《勞基法》修正的攻防為例,可看出國民黨在監督角色上,面臨的意識型態、黨性與國會現實面困境,都需要國民黨慎思。在意識型態面,以蔡英文下令通過的「一例一休」和「砍7天假」,在政策實質面言,民進黨版本已在勞方與資方立場間做了最大程度折衷,資方對這個方案大體上「不滿意但接受」,勞團則「不滿意也不接受」,總體來說,該政策不能以「全好全壞」的二分法立判。外界集中批評的是民進黨在選前承諾勞團周休二例、7天假,卻在選後跳票的不誠信。

發展經濟向來是國民黨的理念地基,同時,國民黨長期就具有偏向維護體制的「建制派」黨性,在這一波朝野攻防中,國民黨不免顯得有些違和感。因為,若是國民黨執政,未必會提出比民進黨更高明或更讓勞團滿意的版本,甚至可能更偏向企業利益。這一層違和感,使得國民黨在國會中的杯葛,未能讓勞團「感動」,甚至被質疑「打假球」。

這樣的意識型態違和感,加上不擅鬥的黨性,使得國民黨即便在國會議場上採取抗爭杯葛,都不像民進黨在野時的虎虎生風。有限的抗爭意志與杯葛手段,在民進黨國會多數的現實上,也注定了難以阻擋法案的實際結果。

接下來的所有爭議性議題,國民黨都會面臨相類似的困境,必須重新定位監督角色與在野手段。首先,國民黨必須調整「建制派」政治風格,這不意謂國民黨要180度轉彎為「反建制派」。畢竟從國家發展角度言,台灣對有「建制派」精神的國民黨的需要,遠大於「反建制派」的國民黨。就算從選舉勝負的角度,國民黨大轉彎為「反建制派」,選民恐怕也不會接受。但國民黨有必要蛻變成為「修正建制派」,也就是變成維護體制,但仍保有體制外彈性的在野黨。其指標做法是,善用直接民主路徑,譬如公投、罷免等「議會外、體制內」的半運動路線。

國民黨副主席郝龍斌日前發起的核食公投,是國民黨在野監督路徑的新選擇。長期以來,「公投」一直被視為是民進黨的神主牌,國民黨相對傾向維護代議,對「公投」持保留態度。但公投是直接民主的行使,運用得當,可以成為代議補充,減少民主失靈,公投仍屬於「體制內的手段」,無違國民黨建制派的定位與傳統。最近世界各地大選結果顯示,全球政治進入「顛覆年代」,代議政治受到選民愈來愈強烈的質疑,民主國家的政治發展,勢必往直接民主方向發展,國民黨要進化為符合現代潮流的民主政黨,必須跟上這個趨勢。

就現實面言,國民黨在國會與民進黨席次懸殊,國民黨的抗爭與反對,現實上最多只有遲滯議事作用,缺乏有效的實質制衡。國民黨抗爭、杯葛若屢屢以「失敗」收場,不免會帶來「看破手腳」效應,讓民眾覺得國民黨沒有能力。公投可以結合公民力量,一同監督執政者。在公投過程中,國民黨也可以動員社會力量,提高認同度。

除了靈活運用公投、輿論與國會議事等監督路徑,轉型為更有彈性、更接地氣的「修正建制派」外,國民黨也必須慎選戰場。

蔡英文雖在口頭上宣示以「馬拉松」精神穩健改革,但在行動面卻完全相反,執政坦克正一路輾壓而來,加足馬力開闢戰場、囊括戰果。社會能量、監督路徑有限的國民黨,必須更加謹慎地選擇戰場。不是民進黨開的戰場,就要全面跟進、全面反對,應挑選最能和主流民意同一陣線、正當性最強的議題與民進黨正面抗衡。以日本核災食品進口為例,食安為民眾最關心的議題,在這個議題上「與民同在」,就是一種「勝於易勝」的有利戰場。

在民進黨漫無節制擴張權力的此刻,國民黨不必為反對而反對,但一個有力量、有方法的國民黨,才能扮演確保台灣民主品質、落實權力制衡的關鍵角色。



​談談洪素珠上身聯合報與PTT的錯亂仇恨言論:台獨自稱被國民黨殖民又說國民黨是難民←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驚!?蔡英文520以來的重大政策!衛生紙要丟馬桶 不要丟垃圾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