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6/04/22

愛因斯坦會說:大陸對台讓利、開放陸客、買農產品,是精神錯亂的表現!

蔡英文選上總統後,兩岸關係晦暗不明,看到兩岸竟還有鼓吹大陸要繼續開放陸客、買農產品、優惠台商及諸多讓利行為,實令愛好兩岸和平的人感到憂心。愛因斯坦曾有名言「精神錯亂是一遍又一遍地重複作同一件事,而期待會有不同的結果。」。如果大陸繼續維持兩岸經貿的現狀,然後期待台灣人「認同中國」,那真的是一種極為嚴重的精神錯亂。

阿爾伯特•愛因斯坦(Albert Einstein,1879年3月14日—1955年4月18日)是著名理論物理學家,世所皆知的相對論、E=mc2及許多理論由他所提出,他雖然未必是精神錯亂的專家,但他把「一遍又一遍地重複作同一件事,而期待會有不同的結果」給予「精神錯亂」的評價,卻也符合一般人的思維。中國人有所謂「愚公移山」、「精誠所至金石為開」、「精衛填海」的說法,但這種「為之在人,成之在天」的神話要成功運用到現代,未免也太愚蠢了!馬英九這八年來,兩岸經貿往來、觀光客來台、買農產品不是更密切?結果兩岸敵意不是更深?大陸對台灣詐騙犯害死這麼多人難道心存感激?台灣不是整天說兩岸往來,台灣人沒有真正受益?現在還想出動F16去北京搶詐騙犯呢!    



每當看到所謂「學者」、「專家」、「政客」鼓吹大陸要維持以往的交流模式及才不會「喪失台灣民心」的說法,我就覺得他們把大陸當局當成精神錯亂。當然,如果大陸當局確實本身沒有「病識感」而認為這樣「一遍又一遍地重複作同一件事,而期待會有不同的結果」且樂此不疲,那我也只能說他們得到的不是兩岸和平而是兩岸敵對了。

回顧歷史,在兩岸初交流時,兩岸看對方充滿幻想,但越交流觀感越差。賺大錢的台商嫌賺不夠多,搞起毒油生意;賠錢的台商回來靠夭說大陸環境險惡,真的越得到大陸好處,反而越要在台灣恨大陸。舉例來說,台灣歌手陳昇,2014年5月表示他反對服貿,希望大陸遊客不要再來臺灣了、2015年又支持香港佔中,但誰能想到他曾旅居大陸多年呢?

想當年他在台灣混不下去後,開始到處流浪,去中國麗江住了很久,又是吹那裡的人文風景多美他多愛雲南麗江,還出了「陈升流浪日记首部曲.丽江的春天」唱片,之後還說「死了也要葬在麗江」、「未來他還打算寫出大西北、大東北、中原和沿海,要用音符寫遍大陸各地。」,真肉麻啊!大概又在那混不下去,再回來台灣批大陸,改口說「因為我會老死台北、我會老死台灣!」!反正反中勢頭旺,又可以鹹魚翻身?這麼討厭大陸的話怎麼能住那麼久?若是突然「醒悟」,「吃麗江米,喝麗江水」還靠麗江撈錢又怎能對那如此無情?「死了也要葬在麗江」「我會老死台灣!」?他的愛哪個是真??  



批評陳昇並無意義,因為演藝事業是show business,台語俗諺:「做戲肖(空),看戲憨」,簡單說看戲的人入戲太深就是笨蛋。但這類影帝影后的例子無論在兩岸交流的商界、學界、政界、演藝界中都不勝枚舉,如果大陸真的希望兩岸和平,請不要繼續「精神錯亂」下去。

然而,如果大陸與台灣交流仍維持以往讓利、開放陸客、買農產品模式,這樣「一遍又一遍地重複作同一件事,而期待會有不同的結果」,顯然就是希望台灣人更痛恨大陸,進而成為促成台灣法理獨立的推手了。   

Blackjack 2016/4/22

阿尔伯特•爱因斯坦(德语:Albert Einstein,1879年3月14日-1955年4月18日)
精神錯亂:一遍又一遍地重複作同一件事,而期待會有不同的結果。
原文:Insanity: doing the same thing over and over again and expecting different results.

陳昇再撐黃傘 高呼:叔叔沒在怕,因為我會老死台灣! _ 娛樂星光雲 _ ETtoday東森新聞雲.html
2015年01月01日 23:45
記者林淑娟/台北報導
56歲「音樂老頑童」陳昇的跨年演唱會,進入第21個年頭,1日晚間在台北國際會議中心進行元旦場,他依舊走言談舉止百無禁忌、勇敢做自己路線,他連續兩晚,當吉他手小強演唱《海闊天空》時,在舞台上撐起「黃雨傘」,行動支持香港佔中,1日並高呼:「叔叔沒在怕的,因為我會老死台北、我會老死台灣!」…


陳昇邂逅麗江 錯的多美麗
【聯合晚報╱記者梁岱琦/專訪】
麗江的美死也要葬那
因為循著普洱茶香,陳昇來到了雲南,卻在麗江找到他心目中的香格里拉,他愛上那裡的風土民情,直嚷著死了也要葬在麗江,不過一旁「夫人」(昇嫂)悠悠地說,「沒有人會去掃墓哦! 」。
說起自己的麗江行,一切起因於一場美麗的錯誤。愛喝普洱茶的陳昇,本來是跟著青島朋友到西雙版納去買普洱茶,怎知朋友到那才發現,不只明年,連後年的普洱全都被台商買光了,正當他們倖倖然想離開時,遇到了麗江旅遊局的副局長,年輕的副局長強調自己是陳昇的歌迷,「以前沒錢買卡帶,都用偷的」,一定要招待陳昇夫妻到麗江玩,就這麼讓陳昇譜出了他的麗江戀。
陳昇形容,麗江是個完全天然的地方,喝的、用的都是雪山的水,自古以來,城裡居民都約定幾點到幾點是喝水時間、幾點到幾點是洗衣服時間,有時還會把雪山水堵起來,成了「洗街」的時刻,「連嗯嗯的地點都集中」,陳昇不可思議地說,「後來我遇到台大城鄉所的朋友,他們都說研究都市計畫時,都得到麗江住上半年」。
麗江的空氣不用大麻都high
另一個不可思議的事是,陳昇形容他一到麗江,空氣中就傳來濃濃的「大麻味」,不過別緊張,陳昇解釋「麗江不產棉、絲,大麻就是他們做衣服最好的布料」。麗江滿山遍野都是天然的大麻,曾捲入大麻風波的陳昇老神在在說,「我不玩這個的,況且那裡缺氧已經很High了」。麗江氣候宜人,連當地人都感覺溫吞,陳昇曬著太陽,忍不住就想發呆,英國小說家希爾頓寫了「失落的地平線」,虛構出一個不存在的完美之地香格里拉,離麗江不遠的中甸,幾年前索性改名為香格里拉,但陳昇認真地說,「麗江才是我心裡真正的香格里拉」。
雲南的普洱茶雖都被台商炒作、屯積,但愛喝普洱茶的陳昇,第二次再回到麗江時,還是一口氣買了二十斤的普洱,買到隨行的樂手、同事行李都超重被罰錢。只是隨興的陳昇平時都把普洱茶放在湯鍋裡,要喝時再打開鍋蓋捌一塊來泡,陳昇喝著麗江帶回來溫潤的普洱,彷彿又回到美麗的麗江。

麗江的春天陳昇流浪的起點
新專輯「麗江的春天」以麗江為藍本,也是陳昇流浪日記的首部曲,麗江算是流浪日記「五部曲」裡的大西南的部份,未來他還打算寫出大西北、大東北、中原和沿海,要用音符寫遍大陸各地。說起這項計畫,陳昇就生氣,他不滿地表示,「要不是檢察官那個死囝仔,讓我工作中斷了兩個月,我現在應該早就在東北了」。莫名被捲入大麻案,雖然最後檢驗結果還他清白,但陳昇餘怒仍未消,他坦言寫了首歌叫「歌手與妓女」,是專門罵檢察官的,會收在日後的專輯裡。

【2007/08/22 聯合晚報】




用水泥修古蹟億載金城,這才是真・台南精神←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中國豬滾回去!?美國豬,不必滾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