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6/03/23

​以戰爭之名!台灣人參與大屠殺無罪?

有網友「寶」至我「中華民國於二戰轟炸台灣,那台籍日本兵為天皇殺了多少人?」回應留言,大約是反對我認為死於台灣皇民手下的人也有活著的權利該文主旨,其一談到「他們是「皇民」的言論,不就是站在戰勝國的角度嗎?」,這就奇怪了,是某些台灣人自認是皇民的,難道這些台灣人也是「站在戰勝國的角度」?我引用這批人自我認同,難道還不對?目前很多台灣人認為「台灣是日本天皇神聖不可分割領土」,很多人以前有個日本名字,也自願「為日本犧牲」,李登輝的哥哥不就死在馬尼拉大屠殺嗎?李登輝不是說他們「為國犧牲」?李登輝在靖國神社還感激日本政府紀念他呢!你能說這些人不以皇民為榮嗎?這怎麼會是以「戰勝國」角度?相反的,你們剝奪了這些台灣人的自我認同,才應該被批評

「寶」又說 「若已經承認大家都是「中華民國」的一份子,又何須去區分誰是「皇民」呢?」,這點我也不認同。李登輝說他「22歲以前是日本人」,你能說他22歲以前是「中華民國」的一份子嗎?套蔡英文的說法,這難道不是「歷史事實」?現在很多人不認同「中華民國」,談這個不嫌不合現實?

其次,「寶」表示我該文談到中村輝夫,我當時只說「若不把日本是二戰侵略者且台灣非自願的角色認清,他作為軍人到印尼,難道可以說他與日本的侵略行為無關嗎?」,沒想到「寶」把議題提高到高砂義勇隊、原住民的教育,又說「送到南洋的大部分是高砂義勇隊」云云,這就有很多討論空間了。

我看過台籍日本兵陣亡名冊,20多萬死亡的台籍日本兵絕大多數都在南洋,除了原住民的「高砂義勇隊」外,漢人參與者也不少,不要都賴給原住民。根據管仁健紀錄其父的說法,當時許多台灣人參軍可是興高采烈張燈結彩喜洋洋的呢。「寶」又說中村輝夫是單純的軍伕,明明中村輝夫被發現時身上有帶武器,「高砂義勇隊」作戰勇猛也名聞日本與東南亞,怎麼現在又都變軍伕了?

在討論到許多台灣人也否定的「南京大屠殺」時,我也會談李登輝的哥哥李登欽參加的馬尼拉大屠殺,根據我看過的一些紀錄片與書本,有學者認為日本人在教育時長久以來灌輸「支那人劣等」的概念,以致於日本人在對付中國人時毫不手軟,屠殺平民跟「奮勇殺敵」有什麼關係呢?李登輝的哥哥李登欽是機關槍手,請問機關槍掃射馬尼拉婦女小孩平民與「奮勇殺敵」有什麼關係?

「被日本軍國主義洗腦」不能當作台灣人殺人的「正當理由」,如果這可以成立,那納粹還有往後所有的大屠殺都該無罪,二二八、白色恐怖的轉型正義按此邏輯也不必再談,盧安達、前南斯拉夫的種族滅絕按此邏輯也不必再追究,這是現今的台灣價值?

再提日本人對待戰俘好了,日本人對待戰俘的殘暴,不到8萬的巴丹死亡行軍前後就死了4萬多人,這些美菲聯軍是倒楣死的?

在戰俘營中,台灣扮演的角色更奧妙,台灣戰俘營的死亡率是最高的,台籍監視員有好的,壞的也不少,逼迫他們勞動挖礦時,拿鐵鎚長柄毆打戰俘貧弱的身體,這是「奮勇殺敵」嗎?這是為國效力嗎?

後來許多台籍監視員在戰後被以BC級戰犯判刑,龍應台談到此事,台籍監視員柯景星不滿被判的如此重(《大江大海一九四九》,338頁以下),認為只是遵守上級命令…,腦殘反應完全痛恨龍應台的人大概不知道她「為台籍監視員說話」吧?

但是,也有台籍監視員認為他們應該被審判,因為他們固然戰後是以虐待戰俘被判刑,但他們在運送戰俘過程中可是實實在在用槍用刀用各種方式殺不少戰俘的,這是戰爭中「無可奈何」之事嗎?若追究他們殺人,早就都被判死刑了。日本軍人知道日內瓦戰俘公約,但還不是當成空氣?

我看過一本瓜島戰俘的口述歷史,台籍監視員比日本人更殘暴,根據我與何麥克的討論,來自殖民地的人為了表示效忠,反而更瘋狂。人家「正版」的日本皇民都不想當兵了,台灣「山寨」皇民狂熱的去為日本「殺敵」「殺戰俘、殺小孩、殺女人、殺非戰鬥人員…」,都是同一道理。

遠比台灣先進的人類文明如德國可不會這樣:集中營的帳房、守衛且不論男女,就算九十幾歲,只要現在還活著,就會被起訴,台灣連公開指責的聲音都沒有?然後又怪 「「這個以「勝者」之姿前來接收台灣的這群人,無疑是帶來了另一個階段的殖民」」!真是見鬼了,我什麼時候談國族認同了?我說的是以人類視野的高度來譴責戰爭罪行,為什麼談到台灣人在二次大戰的暴行就開始瞎扯這些呢?殺人就是殺人?馬尼拉大屠殺死了10萬人,新加坡死了10萬人!東南亞死了很多人!

我曾批評政治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副教授劉曉鵬於蘋果日報的「馬習共同悼念李光耀的背後」一文,我認為他該文根本是反人類論述,而且他引用李光耀回憶錄的小部份來歌頌日本,卻忽略了李光耀對日本在新馬的大屠殺之批判:
沒想到日本人以征服者的姿態對英國人稱王稱霸之後,卻對同屬的亞洲人顯示他們比英國人更加殘暴、蠻橫、不義和兇狠。在日本占領的三年半裏,每當我自己或是我的朋友當中有人被日本兵折磨、毆打或虐待時,我們都不禁深深歎息,恨不得英國人早日回來。新馬人民對同是亞洲人的日本人感到失望,幻想破滅了。
當年日本人總共從緬甸、馬來亞、爪哇和泰國強征了27萬名苦力,送到泰國修築泰緬鐵路,到1944年8月就死了15萬人

以上言論完全被台灣學者忽略,這不是斷章取義嗎?怎麼有這樣造假的學者呢?

台灣人參加「大東亞戰爭」或「太平洋戰爭」是被日本拉下水的,有身為殖民地的不得已,但台灣既然自命為「戰敗國」,或許我們該重新審查台灣在二次大戰的角色。更重要的是…

殖民地不能作為反人類的遮羞布。

德國前殖民地奧地利許多前納粹在現今還被審判,不能全賴給「納粹德國」的教育,同理,若台灣人在二次大戰強姦婦女、殺平民殺戰俘,絕對不能說「都是日本的錯」,因為這是徹底的否定其他人類生存的價值與意義。很可惜,這是許多台灣人理解能力以外的事。

台灣人在歷史上很悲哀,難道因此在二戰中被台灣人屠殺的犧牲者就該死嗎?

Blackjack 2016/3/23


附:
台灣人對二戰的無知或惡意欺騙:馬習共同悼念李光耀的背後(劉曉鵬)的反人類論述
李光耀講了上述話之外,他如何說日本殘暴呢:
沒想到日本人以征服者的姿態對英國人稱王稱霸之後,卻對同屬的亞洲人顯示他們比英國人更加殘暴、蠻橫、不義和兇狠。在日本占領的三年半裏,每當我自己或是我的朋友當中有人被日本兵折磨、毆打或虐待時,我們都不禁深深歎息,恨不得英國人早日回來。新馬人民對同是亞洲人的日本人感到失望,幻想破滅了。

日軍對「大東亞共榮圈」的勞工如何「利用」呢? 
到了1945年3月左右,數幹名身穿麻袋的爪哇勞工,像無主的孤魂,在新加坡街頭遊蕩,飽受饑寒交迫流離失所之苦。日本人當初強征幾十萬爪哇人到泰國修築泰緬鐵路。到1944年末,由於英軍節節挺進,建築工事被迫放棄,他們再也沒有什麼用處了。日本人用火車把這些爪哇勞工送到新加坡。他們一到丹戎巴葛火車站,日本人便把他們放走,聽其自生自滅。日本人根本沒船把他們送回爪哇去。同年9月,英國人重返新加坡時,發現還有8000名骨瘦如柴的爪哇人流落在這裏。當年日本人總共從緬甸、馬來亞、爪哇和泰國強征了27萬名苦力,送到泰國修築泰緬鐵路,到1944年8月就死了15萬人,占總數的一半以上。流落在新加坡的80O0名爪哇勞工,在絕望中掙紮,隨時會倒斃街頭。當局不得不把他們從躺著的地方帶走,送到醫院接受緊急治療,幾個月後,他們才被遣送回爪哇。 

劉曉鵬若是欠學而對李光耀一點瞭解都沒有,那真是非常可悲。若是惡意引用「新加坡經驗」而隱匿其他事實,用這種謊言洗腦台灣人,那還真是荼毒台灣的下一代。

進一步說,他用謊言欺騙社會說「新加坡經驗」不認為「日軍殘暴」後,又說「二戰時日本在東南亞摧枯拉朽之勢,非僅依殘暴手段。」。日軍在馬尼拉戰役中,進行了屠殺10-15萬人的馬尼拉大屠殺,李登輝哥哥李登欽死於是役,馬來之虎山下奉文因此暴行被絞死。菲律賓前總統羅穆斯(Fidel Valdez Ramos)則說,馬尼拉戰役期間菲律賓10萬名平民慘遭日軍殺害的歷史事實「無可爭辯」,never forget!印尼副總統尤素夫.卡拉(Jusuf Kalla)在「日本-東南亞國家協會媒體論壇」建議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應向二戰受害者道歉....,劉曉鵬為了洗腦大家而剪裁李光耀回憶錄外,東南亞因日本大屠殺死了幾十萬人,居然還有臉說「二戰時日本在東南亞摧枯拉朽之勢,非僅依殘暴手段。」,劉曉鵬你不把東南亞人當人嗎?怎能說出這種無人性的話? 

李光耀還說:
戰犯審訊開始了,但是主要的日本戰犯卻沒受懲罰。下令檢證大屠殺的遷政信大佐(上校)不知去向,以總司令身份批准檢證的“馬來亞之虎”山下奉文中將先被調到中國東北,然后又到菲律賓。1945年他向麥克阿瑟的部隊投降。他在馬尼拉受審,因冷酷血洗馬尼拉的罪名成立,上了絞刑台,而不是因為他批准殺害了5到10万名無辜的新加坡青年。 

新加坡5到10万名無辜的新加坡青年不是人嗎?劉曉鵬「二戰時日本在東南亞摧枯拉朽之勢,非僅依殘暴手段。」的結論怎麼來的?

李光耀談到來新加坡的台灣人時說「行政和管理語言從英語換成日語,對老一輩非常不利。他們學日語并不那么容易。會日語的人,像來自台灣的華人,占盡便宜。他們有的早在日治之前便已來到新加坡,其余是隨同日軍前來。」,究竟台灣人在二戰日軍大屠殺時扮演什麼角色,是轉型正義的問題。而李光耀對原爆的看法,非常值得一看,假如劉曉鵬引用李光耀不虛偽的話:
對于原子彈是否需要投在廣島和長崎的問題,我絲毫沒有矛盾的心理。如果沒有它們,新馬數十万平民和日本本士的數百万人民,恐怕會死于戰火。 

****************

台灣轉型正義之無恥:納粹士兵受審,台灣皇軍戰犯卻沒事

一名94歲的德國前納粹士兵奧斯卡•格羅寧(Oskar Groning)在德國一個法庭受審,因為他1942年至1944年秋天在奧斯維辛比克瑙集中營服役,被認為涉嫌參與30萬宗謀殺罪名:格羅寧承認了自己曾經參與大屠殺事件,但強調自己在集中營內的職責是從囚犯身上搜刮錢財,而非在毒氣室內殺害猶太人和其他人士。格羅寧在聲明中說,他認為自己罪行之大,讓他認為已經不可能從倖存者和死難者親屬那裡尋求原諒。“我只可以從上帝那裡尋求寬恕。”原告的代表律師對格羅寧的聲明表示失望,指出他應該對受害者致歉,而不是在上帝那裡尋求原諒。看到德國的「轉型正義」,想到台灣戰俘營係二次大戰期間死傷最嚴重的地方,參與日本皇軍凌辱屠殺戰俘的台灣籍日本兵,怎麼沒有受到同等級的「轉型正義」伺候??...


link:
被隱藏的二戰台灣人角色與台灣戰俘營二戰70年紀念
李登輝為日本祖國而戰,大家現在才知道?
從安倍談話看李登輝當日本志願兵(附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二戰結束70週年談話中文、英文、日文版本)
人間失格的聯合報:論「無法決定生,無法決定死-失去人的位置的台灣兵(上)」漠視被害人死亡的恐怖
台灣人對二戰的無知或惡意欺騙:馬習共同悼念李光耀的背後(劉曉鵬)的反人類論述
李登輝代台灣人感謝日本統治:看志願台籍日本兵的戰爭責任與平庸的邪惡
皇民台灣:由蔡英文父論高級本省人的起源
反課綱微調隱瞞的罪:台灣人的聖戰
泯滅人性的某種台灣悲情
台灣是永遠的「戰敗國」嗎?論台灣媒體的錯亂
台灣應為二次大戰屠殺向世界道歉
台灣不應認同二戰軸心國德、日的核心價值:再談美軍轟炸台灣
台灣人參加南京大屠殺vs.美軍轟炸台灣
美軍為何轟炸台灣?你必須知道的台灣歷史真相!
中華民國於二戰轟炸台灣,那台籍日本兵為天皇殺了多少人?
美國人不會忘,台灣人不想知道
日本人開始反省,台灣人卻緬懷二戰皇軍
馬關條約120周年,台灣向軸心國史觀邁進
修改教科書爭議:課綱微調要隱瞞的台灣人罪行
以謊言遮蓋謊言的台灣歷史、並淺談台漢人對原住民的大屠殺
台灣歷史研究的墮落:以課綱微調及二二八為例
蔡英文父親是日本皇民還是漢奸爭議
台灣人反紀念抗戰的真正原因,亦論二二八中外省人被屠殺源由
謝長廷們、江春男們、姚人多們、吳叡人們還在阻撓真相
台灣轉型正義之無恥:納粹士兵受審,台灣皇軍戰犯卻沒事
台灣人究竟反日、媚日還是反華-從楊逵談起
 河野談話與村山談話
日本不應為二戰年年道歉的問題
 日本殖民統治下的孩子 (楊逵自述) 
美軍為什麼要轟炸台灣?那些台灣人不願承認面對的真實歷史及其簡介
日本人屠殺了多少無辜的台灣人?(一) 尹章義



​92共識,檢驗蔡英文的唯一標準?←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廢死聯盟當然要為法官不判死刑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