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6/03/05

該死的外省人!這就是二二八轉型正義

天馬茶房

有人不懂發生在1947年台灣的二二八事件是怎麼回事,以台灣目前的主流思潮來說,我簡單歸納成兩句話:本省人死的很冤枉,外省人死的很活該。我當然認同本省人不應該被國軍殺害,但不能認同坊間二二八研究者廣泛認為外省人死的沒啥大不了的看法。舉例來說,日前台灣傷痕歷史研究者、策展人黃惠君投書蘋果日報「二二八事件中的外省人」表示「外省人受害情形,在69年前,已由政府進行全面性的處理,這與本省人在半世紀之後,才進行轉型正義(本省人受難是由政府所為,包括軍隊採無差別掃射、未經審判即槍決或密裁政治異議份子……),且至今仍未處理加害者的罪責,是不一樣的。…」,似乎陳儀在69年前「已經」替被害外省人「全面性的處理」,「陳儀政府其實已在第一時間進行撫卹補償,清鄉階段,甚至以「毆搶外省人」為逮捕及治罪重點。」、「3月21日頒布「撫卹救濟辦法」,死者20萬、重傷5萬、輕傷5千。」都是黃惠君之流認為的恩賜。原來,這筆死者20萬的撫卹金,在二二八研究者眼中這麼重要。

這些二二八研究者,大概以為那時候的錢很好用,可能不懂國民黨在大陸末期的通貨膨漲是什麼意思,就以二二八的1947年來說,年初法幣發行總額為3萬5千億,至7月增至10萬億以上。膨漲3倍的發行量,當然表示錢貶值了,也不到一年後,天才王雲五的金圓券進一步把中國財政搞垮。如果二二八研究者不懂亂印鈔票會導致貨幣貶值,看看美國的QE3貨幣寬鬆政策造成的全球金融混亂,大概可略知一二。黃惠君說賠錢賠了4000萬,當年陳儀找台灣學生搞的「忠義服務隊」也支出了3000萬呢。

再者,陳儀與國軍真的抓到屠殺外省人的「兇手」了嗎?以「二二八事件中的外省人」一文的說法,大概就是錢也賠了,追兇也追了。依此邏輯,陳儀與清鄉的國軍所做的就是「寧可錯殺一百,不可放過一人」。換句話說,屠殺外省人的「兇手」,在這些二二八研究者的想法認為「已經被懲罰了」。是嗎?如果國軍是濫殺無辜,二二八研究者怎麼會認為屠殺外省人的「兇手」一定被抓到了?如果被國軍所殺的台灣人中有曾參與屠殺外省人的「兇手」,那他們有資格申請二二八基金會的「補償」或賠償嗎?以廢死的潮流來論,就算屠殺外省人的「本省暴徒」罪不至死所以也該賠錢,那怎麼賠的跟「台灣士紳精英」一樣多?這都搞不清楚,不說是轉型正義包括揭露真相??     

或許有人會覺得,反正錢也賠給這些被害外省人了,鬼叫什麼呢?還要每年翻出來吵嗎?煩不煩啊?你們是二二八死亡外省人的遺族嗎?誰知道他們怎麼死的,說不定是剛剛好二二八那幾天死的囉…

如果上面這段話的「外省人」改成「本省人」或「台灣人」,相信會引起台灣人的憤慨。但是,以他她們看待二二八中被屠殺外省人的態度,很難不懷疑這些二二八研究者對死難者就是有差別待遇。可見,「該死的外省人!」大概也是台灣目前的主流思維,這由我看到的許多歷史資料及研究都能證明:  

以全台灣為例,關於二二八的紀念碑紀念館很多,我曾參訪幾個。9年前,我也參加過二二八公園的六十週年中樞紀念儀式,親眼看見陳水扁總統、蘇貞昌院長、郝龍斌市長等人出席。如今,他們各自成為了廢人、落選者。在台北二二八紀念館中,我也流連許久。曾進入一個迴廊,掛滿青年死去台灣人的照片,不由得令人感傷哀嘆。但是,這些展覽的共通點是,會強調「也有」對外省人「保護」的本省人,但對「本省暴徒」的屠殺外省人、強姦外省女性、殺外省小孩的行為都不談。

二二八陳水扁二二八 

由於有「陳儀給錢了,不然要怎樣」作為最高指導原則,被屠殺的外省人的事也就不必再提。那些錢是否如冥紙一樣在人間難以使用,也不在這些二二八研究者的「研究範圍」內。這些人往後生命「承受磨難、暗黑人生」,也只有主體是「台灣人」時才須要被注意。所以,外省人被屠殺的紀念碑,想都不要想!

然而,確實有外省人名列於台灣的二二八紀念碑之上,在我掌握的資料上,這被屠殺的外省教授被稱為「二二八烈士」,但去二二八基金會申請賠償時,又說他是外省人被暴徒打死所以不賠。難道,外省人不能成為真正的「二二八烈士」?名字在其上只不過「以壯行色」?     

再舉一個例子,中研院的著名的二二八口述歷史研究者許雪姬寫的一篇「從新出土的檔案談二二八歷史的研究」就充分表達出她的看法:她對雷震出現在台北市的二二八紀念館,用「掛羊頭賣狗肉」(這是觀眾在留言版上寫的)來形容。真要賴給觀眾也就算了,但她還加上一句「雷震又和二二八何干?」。換句話說,依妳許雪姬的看法,二二八是高貴的羊頭,雷震是低下的狗肉?

許雪姬還舉了個例子,相信對二二八略有認識的人都看過以下這個版畫黃榮燦《恐怖的檢查》:
黃榮燦《恐怖的檢查》

黃榮燦是四川人不是「台灣人」,1945年來台後任文藝主編,對美術有愛好與專長,1947年228之後,創作了《恐怖的檢查》,1951年因白色恐怖被認定為叛亂罪在馬場町槍決,32歲就死去。一般來說,這幅版畫已成為了二二八事變的象徵之一,許雪姬對黃榮燦的看法是什麼呢?

馬場町紀念公園與刑場
馬場町紀念公園與刑場馬場町紀念公園與刑場
2000年,高雄歷史博物館以黃榮燦的版畫介紹二二八,許雪姬認為「這種種的吊詭都不是一言可以道盡」,並用「甚至要在二二八帶隊去追悼黃榮燦」這語氣表示她的不滿,她因此呼籲「請大家用點心協助監督台北市二二八紀念館,否則有一天我們會失去以台灣人的立場為主的二二八解釋權。」 

有人說黃榮燦是「台灣人」,當然我也不曉得他們的理由何在,但他不畏兇險創作了此一版畫,又影響了無數的台灣人,並在白色恐怖的過去不服從國民黨,這樣還不能稱之為「台灣人」,連在二二八追悼他也不恰當?

看看上面那個版畫,黃榮燦讓看到的人「失去以台灣人的立場」了嗎?

我能理解許雪姬呼籲應該要把黃榮燦「下架」的心情,因為他不是「台灣人」,他沒有在二二八紀念館的一席之地,就勉強說他為台灣而死好了,也不關台灣屁事,誰叫他要來台灣…

是嗎?

許雪姬批評「你不知道的228」,其實李敖的論述我也讀過:李敖在「評李登輝指示二二八事件研究報告」中指控報告中大量引用唐賢龍關於國軍濫殺台灣人的部份,卻不提「台灣菁英」如何強姦殺害外省人,還有拿武士刀砍外省孕婦為兩半、任意打死外省小孩之事。許雪姬們無法反駁李敖質疑為什麼該報告只引用「本省人死」卻不引用「外省人死」的批評,許雪姬只能在「二二八新史料出土後我們可以做什麼研究」說「…研究事件中外省人的情形(包括軍隊、普通人民),如受害、受難情形,以及受到台灣人保護情形更有其必要。二二八事件的研究不僅在了解史實真相,也在追求公平正義,既然如此,應該明確,讓對此有誤解的外省朋友有所改變。…」。可是,被剖成兩半的外省孕婦,她的悲劇還是沒有給下一代的台灣人及全世界知道啊!?

為了替這些被屠殺的外省人找「兇手」,台大歷史系教授陳翠蓮說打死外省人的是外省人,是被中統、軍統滲透的「忠義服務隊」幹的,藉以製造國府出兵的藉口,但她引用的資料全是小說內容(林木順,台灣二月革命;蘇新,憤怒的台灣;吳濁流,台灣連翹),這是歷史研究的態度嗎?明明有史料證明蔣介石於3月5日下令派兵,且二二八受難者及「忠義服務隊」副總隊長廖德雄也證明「忠義服務隊」係3月2日決定成立、3日被陳儀檢閱、4日才開始「上班」,如何製造蔣介石出兵的口實?廖德雄又說「忠義服務隊」亂打人是3月8日之後的事了!我讀過許雪姬妳自己親自對廖德雄做的口述歷史,妳忘了嗎?什麼時候小說的證明力大於口述歷史與史料了??

若以小說對小說,鐘理和的「二二八記事」也談到228當天就有外省人被殺。把一切都賴給「外省人」自己做的,「本省暴徒」就是烈士?

許雪姬陳翠蓮不要忘了,一個外省教授被屠殺,其遺族多年後向二二八基金會求償,他們可不認為他們是死於政府之手,而是死於本省暴徒之手啊!

當然,在可見的將來,台灣的教科書與各地二二八紀念碑紀念館不會談被屠殺的外省人,死於馬場町的黃榮燦他《恐怖的檢查》版畫可能也會因為「失去以台灣人的立場」而被消滅。民進黨的黨魂侯水盛任立委時曾表示他保留強暴中國小姐的「權力」,他的邏輯是他認為中國政府壓迫台灣人,所以台灣人有對中國人民特別是女性有實施「性報復」的「權力」。這些蔑視二二八中被屠殺外省人的研究者,認為國軍濫殺台灣人所以外省人之死不重要的人,在我看來,與侯水盛並無差別。   

明年就是二二八事件70週年,外省人被屠殺的史實能否再現,且讓我們拭目以待。

Blackjack 2016/3/4

Link:

民進黨將嚴加懲罰二二八罪行,要蔣介石「洗門風」嗎?

蔣介石是獨裁者、屠夫兼二二八元兇大審判?-蔣友柏的高貴與蔣孝嚴的悲哀

馬場町紀念公園與刑場


228
二二八國家紀念館
228


外省人《巨流河》的流亡意識-台獨恨之欲其死的原因←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韓劇《太陽的後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