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6/03/01

李登輝的餘生-變不了新把戲

李登輝餘生:我的生命之旅與台灣民主之路

近日讀了李登輝引起爭議的「餘生:我的生命之旅與台灣民主之路」一書,除了一些老掉牙的「內幕」外,讓我訝異的是:這個2年前寫給日本人閱讀的書到今日還被許多台灣人當成「新書」閱讀,台灣人整天想與世界接軌,連日本都接不上,還要說其他嗎?

此書的評論不少,我關注的只有一點,他在該書特闢一篇寫「為什麼不能稱之為支那」,通篇文章展現了他的愚蠢與無知。我在想,李登輝到美國時會不會對非裔美國人說「為什麼不能稱之為negro?」「為什麼不能稱之為colored?」。李登輝於1952年到到愛荷華州立大學研究農業經濟。1953年取得碩士學位。1965年,李登輝到康乃爾大學,1968年,李登輝取得農業經濟學博士學位。非裔美國人民權運動在李登輝留學美國期間達到高峰,李登輝竟對相關理論與脈絡完全無知,不能類推由日本人說出的「支那」與白人說出的negro、colored同樣是貶意?李登輝你留學留假的嗎?你博士論文別人幫你寫的嗎?

李登輝餘生:我的生命之旅與台灣民主之路

許多台灣人也不懂「支那」何以是貶意,常發文表示過去此詞也被使用過,令人感嘆台灣離正常人類文明、普世價值未免太遙遠,那些留學歐美的教授難道沒吸人家先進的知識嗎?話說歐美國家在工業革命前後,套一句柯文哲的話,開始從非洲「大量進口」黑人,運送過程中,死在船上的人不計其數。到達目的地後當作奴隸外,被奴隸主當成貨物財產而任意處置、殺害、強姦。這些毫無人性的白人套用葡萄牙人稱暗膚色者的用語指黑人為negro,而美國歷史上最惡名昭彰的吉姆-克勞法案(Jim Crow Law)允許各州在公開區域隔離有色人種,Colored就頻繁出現於其中。在黑人積極爭取民權後,這些話才開始被禁忌,亦所謂的N-WORD,因為這些話就是那段黑暗的過去!如果查看非裔美國人民權運動的演進,1954年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判定教育委員會種族隔離的學校違法,1955年阿拉巴馬州蒙哥馬利市,黑人公民以反對公車上的黑白隔離措施,1963年金恩博士在林肯紀念堂廣場發表《我有一個夢想》,1968年金恩博士被殺。李登輝你那段時間不是人在美國嗎?或至少該知道這些運動吧?難道你去美國只是學農業,對美國文化完全無知?

中國人在日本手下所受苦難極多,因此對日本人稱中國人「支那」一語感到痛苦,就如同黑人對negro、Colored不認同,這種普世價值對許多台灣人是難以理解的,我們這些與世界接軌的台灣人有必要有義務開導他們,並且台灣應該推動「去日本軍國化」的教育,讓台灣人正常化,以下是兩個例子:

一、南進政策
日本當年侵略亞洲時以「大東亞共榮圈」為號召,推動「南進政策」,除了強迫當地荷蘭人當慰安婦外,在各地也進行大屠殺及強徵慰安婦。在新加坡殺了10萬華人,在菲律賓也進行不分婦孺的大屠殺,李登輝哥哥李登欽就死在對菲律賓人燒殺擄掠的馬尼拉大屠殺之中。雖然當地政府在日本銀彈攻勢下選擇遺忘,但人民的傷痛與真實的犧牲確實存在。正如李登輝認為李登欽「報效國家」而死,但對馬尼拉人來說,這些「日本兵」是殺人兇手是強姦魔鬼。台灣既然自認是戰敗國,理應進行轉型正義為過去的殘暴殺人負責,更不應該「延續」這個殘殺幾十萬東南亞人的恐怖名詞。

二、「殺猶太鎮」改名
中廣新聞網報導西班牙鎮議會同意更改原鎮名「殺猶太鎮」為「猶太山鎮」,此鎮「殺猶太鎮」原因1492年,西班牙要求猶太人「改信天主教」或者「滾」,沒走的人就被殺,因此此鎮改名「殺猶太鎮」。如今終於改名,可西班牙人懂的事,曾被西班牙殖民的台灣人不懂。

我相信「正常的台灣人」都能明白negro、colored即使在歷史上被當時的人所用,如今卻成禁忌的原因。但在未去種族仇恨化的台灣人來說,例如李登輝,可能是盡其「餘生」也難以理解之事。哪一種台灣人多,看看今日台灣媒體與網路就可明白。台灣一直說要讓世界看見台灣,但卻總是不吝展現種族仇恨的一面,從瘋狂仇韓、仇日、仇中,到2015年還有首都市長柯文哲說台灣「進口外籍新娘」更有延續日本軍國「南進」及不向東南亞人民道歉、合理化「中國人滾」言論的台灣人與媒體…

李登輝的餘生,正反映出台灣在人類人權的反動思維。

多年前,我看到關於台灣慰安婦的紀錄片時,有台籍日本兵「現身說法」表示他在馬尼拉也遇到台灣慰安婦,他的臉上寫的是「他鄉遇故知」,不是愧疚與罪惡感。許多台灣人談到「軍中樂園」只罵國民黨,卻不談真正進行性侵害、人口販運的也有極多台灣本土役男、卻不談真正視若無睹或成為幫凶的是許多台灣人。台灣人都沒有錯嗎?台灣人都不是兇手嗎?轉型正義是這樣選擇性的無恥工具嗎?

李登輝即使他29、42歲到了民權運動興盛的美國,也大概沉迷在他擔任日本砲兵少尉打美國飛機的日子。當時,日本人一捉到被擊落的美國飛行員,那些醫學教授就開始進行活體解剖。這種文化下成長的李登輝,對人權無法有新觀念不足為奇,但為什麼仍有日本人可以不再用「支那」一語並自我反省,李登輝卻不行?

93歲的李登輝,他的思考已無法改變與進步,何以極多台灣人也選擇同樣的道路前進?

只有台灣人才是人嗎?

Blackjack 2016/3/1

link:
台灣種族仇恨猖獗的原因:談Benedict Cumberbatch的失言
種族歧視無言論自由可言:談林書豪與Benedict Cumberbatch 
查理週刊屠殺事件後,法國教給世界及台灣上的一課
台灣人萬分醜陋的族群想像
台灣人是東南亞人?東南亞人怕死了!
被隱藏的二戰台灣人角色與台灣戰俘營二戰70年紀念



民進黨將嚴加懲罰二二八罪行,要蔣介石「洗門風」嗎?←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外省人《巨流河》的流亡意識-台獨恨之欲其死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