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5/11/24

朱立倫的歧視:國民黨不分區無身心障代表

這次國民黨立法委員不分區名單引起批評,其中特別的一點是欠缺身心障代表。卸任的國民黨立委楊玉欣說,她很擔心推動多年的「行政院國家輔具中心」、「病人自主權立法」等重要政策法案,在執政更迭、立院換血之後,一切都會歸零。除了「屆期不連續」(每屆立法委員任期屆滿時,除預〔決)算案及人民請願案外,尚未議決之議案,下屆不予繼績審議。見中華民國憲法精義,呂炳寬等著)原則外,國民黨新的立法委員無身心障,自然也無從理解身心障礙者所受的苦。

舉例來說,眼睛看不見,明眼人自然不知道看不見走在馬路上會有什麼危險,當然也不會瞭解盲友欠缺什麼,一旦沒有身心障代表,一般身心障礙者及其家屬,更不知道該找誰,才能真正的理解與支持他們。

飽人不知餓漢飢,高級外省人暨黨國權貴朱立倫,果然在國民黨立法委員不分區名單引起批評,其中特別的一點是欠缺身心障代表,這不是歧視,什麼是?

Blackjack 2015/11/24

藍不分區名單缺身心障代表 楊玉欣憂推動中法案歸零
分享分享留言列印
A-A+
2015-11-23 15:13聯合晚報 記者程平/台北報導


立法委員楊玉欣。 記者陳立凱/攝影
分享國民黨公布不分區立委名單,確定國民黨在第九屆立法院中不會有身心障礙代表。即將卸任的國民黨立委楊玉欣說,她很擔心推動多年的「行政院國家輔具中心」、「病人自主權立法」等重要政策法案,在執政更迭、立院換血之後,一切都會歸零;國民黨這樣的不分區安排,長遠來說,對國家不利、對人民不利,對政黨就不利。
楊玉欣說,台灣目前領有手冊的身心障礙及高齡人口已經達到370萬人,但以現行的國家社福制度,根本沒有足夠財力去聘用足夠的照顧人力,因此這三年來他才積極推動設立「行政院國家輔具中心」,希望能將服務端、產業端、研發端做有效整合,變成台灣下一個黃金產業,讓被照顧者不再是國家的負擔。

經過三年來的努力,歷經三任院長,楊玉欣總算獲得行政院承諾成立服務端單一窗口,並提出「輔助科技之研發及產業發展計畫」。但楊玉欣很憂心,如果換人執政,現階段的成果將會歸零,國民黨在立院也沒有足夠力量繼續督促政府落實。

楊玉欣批評,這次國民黨的不分區名單可笑至極,因為不分區應該專心去想,什麼國家好的政策、制度及法案,不應該還要想到選舉,但國民黨不知道、不在乎她在做什麼。楊玉欣認為,這次國民黨不分區,長遠來看對國家不利、對人民不利,對政黨就不利,今後身心障礙問題是否有人接手,「就只能祈禱吧」。

******
不是消失是被塞回家中 精障病患誰來救
分享分享留言列印
A-A+
2015-11-24 15:15聯合晚報 記者徐偉真╱台北報導


2007年訂定「精神衛生法」,拉高精神疾病患者強制住院門檻後,強制住院人數逐年降低,到去年只有七百多人;但國民黨立委楊玉欣說,患者不是消失,而是被「塞回」家中,多數家屬沒有照顧專業,反衍生社會問題,陷入惡性循環;約8萬名患者因擔心遭歧視,不願申請身障鑑定,也因 記者林澔一/攝影(情境照片)
分享
前言:世界衛生組織報告指出,精神疾病是影響21世紀人類健康的重大衛生議題。官方統計,國內慢性精神病患人數逾20萬人,只有三萬多人在醫療護理機構專業照護,有更多的精障者隱藏在社區的角落;公衛護士人力不足,家屬照護也面臨巨大身心壓力。聯晚關懷精障者醫療照護問題,深入報導精障者面臨的困境,呼籲政府做好精障者社區照護,並給予家屬更多支持。

2007年訂定「精神衛生法」,拉高精神疾病患者強制住院門檻後,強制住院人數逐年降低,到去年只有七百多人;但國民黨立委楊玉欣說,患者不是消失,而是被「塞回」家中,多數家屬沒有照顧專業,反衍生社會問題,陷入惡性循環;約8萬名患者因擔心遭歧視,不願申請身障鑑定,也因此不能接受居家服務資源。

全台17萬患者

住家中或獨居

楊玉欣和社福團體建議,病患離開醫院回歸社區的同時,現有社區資源也應強化,才能讓患者得到妥善照顧。

楊玉欣說,台灣每年有約238萬人次到精神科、身心科就診,佔健保門診人數11%;到去年為止,因慢性精神疾病而領有重大傷病卡約20萬6千人,其中因精神疾病領有身心障礙手冊者,約12萬2千人,兩者的落差,可見有約8萬名患者因擔心遭歧視,不願申請身障鑑定,也因此不能接受居家服務資源。

楊玉欣說,目前精神病患醫護資源皆不足,全台有20萬6千位精神慢性疾病患者,但是住院病床、日間留院、復健機構和護理之家可收留人數才3萬多人,其他超過17萬名病患是在家中由家屬照顧,甚至獨居;此外,復健資源也嚴重不足,國內目前復健機構僅能提供8千5百多個名額,也缺乏完善的追蹤和照護服務。

調整住院門檻

強化社區照護

「結果病情復發只能再度入院,變成『旋轉門效應』,一直重複住院出院的過程。」楊玉欣說,部分病患未接受規律治療,精神情況欠佳時會做出激烈行為,在國內精神疾病社區照護資源不足的情況下,家屬承擔主要照顧責任,但會因缺乏外部協助、照顧技巧,時常爆發衝突;因此,最近有家屬希望再度修法,降低強制住院門檻,由醫院承擔。

楊玉欣認為,調整住院門檻無法解決問題,最重要的還是要強化社區照護的資源,增加人力,也結合社政單位開辦日間作業設施,加強精障病患的生活技能、人際關係訓練等各種提升病患社會適應能力的服務方案;另外,專業醫療團隊也可主動到病患家中訪視,建立醫病關係,讓病患接受規律治療,才更可能根本解決問題。
******
怕被收治 強演歡笑躲過審查不久卻輕生
分享分享留言列印
A-A+
2015-11-24 15:15聯合晚報 記者李樹人/台北報導

「我很好,謝謝你們關心。」30多歲小如(化名)患有幻聽、幻覺,幾度在家試圖自殺,家人希望強制就醫;但在七人專家審查會視訊時,她以高超演技騙過人權、法律團體代表,得以離開醫院。

不久後,她在家裡自殺身亡。

為了保障人權,衛福部在2007年通過新版精神衛生法,提高精神患疾強制就醫門檻;康復之友聯盟理事長黃敏偉指出,新制看似提高人權,卻限制了醫師的治療選擇,對家屬來說,更可能帶來一輩子的遺憾。

「人權、法律團體代表根本無法體諒家屬的煎熬及痛苦。」黃敏偉說,具有邊緣性人格的精神患疾者有如演戲天才,在家裡威脅、恐嚇家人,但在視訊會議上,卻又正經八百,講得頭頭是道,為自己辯護。

小如就是典型個案,多年來飽受幻聽幻覺之苦,好幾次想跳樓輕生,遭家人及警方多次強制就醫;但在新制上路後,她擁有辯解權力,在審查視訊會議上,她演出精彩,騙過了多名專家代表,家屬強制就醫申請遭駁回,沒想到,她回家後兩三周就跳樓自殺。

對於部分精神患疾病友的「精湛演技」,鹿東基督教醫院老人精神科主任莊睿祥也有同感,有一名在外獨居的強烈被害妄想症男子,在社區到處遊蕩,危及居民安全,警方申請強制就醫。

多年來飽受威脅,身心煎熬的患者家屬,為了讓該名男子順利住院治療,甚至不惜在臉書公開家醜,希望引起社會大眾關注,讓他接受強制接受治療,不要危及街坊鄰里。

但事與願違,該名男子在醫院緊急安置期間,透過視訊與專家、代表們對談,舉止充滿自信,談話邏輯清晰,一點都不像是精神疾病患者,最後警方強制就醫申請遭駁回。

該名男子離開醫院後,不再回診,行蹤不明,電話關機,社工、個案管理師找不到他,連家屬也不知他的下落。由於該男子曾放話報復那些想關他進瘋人院的人,讓街坊鄰居提心吊膽,深怕遭受攻擊。

********
精障患者的尊嚴與長照,政府給了嗎?
分享分享留言列印
A-A+
2015-11-24 15:15聯合晚報 記者劉開元/台北報導


2007年通過的新版精神衛生法,提高精障患者的強制就醫門檻;立委與社福團體建議應配套,強化社區照護體系。 圖/攝影中心情境照片
分享
這樣的案例不時上演:

深鎖家中揚言自殘的孩子,痛苦無助的母親,一通一通求助電話「我該怎麼辦」…

「我不要去醫院,我不要去醫院!」社區一角,精神障礙者「阿榮」把自已鎖在浴室裡,一邊高喊著不要上醫院,一邊砸浴室木門、肥皂、衣服、窗簾...;阿榮的媽媽瑟縮浴室外的角落,無助喊著「阿榮,不要做傻事」,卻又不敢強行進入浴室,怕遭阿榮打傷又怕阿榮自殘。

20多歲的阿榮在念高中時,因課業壓力太大,出現精神障礙,有多次傷人自殘紀錄,也多次進出醫院;這天他突然揮拳砸爛家裡的落地窗,媽媽見狀好言相勸,但阿榮不聽,媽媽拿起電話想要向外界求助,阿榮就躲進浴室亂砸亂打,糾纏了一上午,最後勞動警察與醫護人員,才把阿榮送到醫院。

這樣的案例,每天在社區的某些角落不時上演;中華民國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副主任張筱嬋表示,該會照顧者專線0800-507272(台語「有你,真好真好」),一年約接獲求助電話2000多通,精障者家屬占一成以上;有的精障者手拿菜刀或揚言要跳樓,家屬打電話求助「我該怎麼辦」,也有求助者不願透露家屬有精神疾病。

張筱嬋指出,有患者因受不了課業壓力發病;也有患者當兵時女友變心「兵變」、或女性遭男友拋棄;也有人做生意失敗、財產一夕之間化為烏有,而導致憂鬱症、躁鬱症甚至精神疾病。


精神病患強制住院人數資料來源:台灣精神醫學會理事長周煌智 製表:陳麗婷
分享張筱蟬說,該會受理的精障者家屬求助電話,有的家屬願意侃侃而談面臨的情況,有人怕遭外界異樣眼光,不敢坦承有精障家屬;有的精障者的家屬因遭病患傷害而搬出去,家中只剩老父或老母在照顧,年邁的照顧者擔心「萬一我走了怎麼辦」;還有家屬怕精障者以後乏人照顧,乾脆攜精障者一起走上絕路。
張筱嬋指出,目前政府對於未滿50歲的精障者,可依身心障權益保護法,給予短期托顧照顧;滿50歲以上精障者依長照法提供照顧。

但該會統計,精障者居家照顧仍占大多數,而且大多委由公衛護士;然而公衛護士要照病患太多,癌症病患、肺結核病患、愛滋病患,都由公衛護士一肩挑起,根本無法應付,有的護士視照顧精障者為畏途。

張筱嬋說,照顧精障者比照顧其他身心障礙者還要辛苦,希望政府加強對精障病患的照顧,減輕家屬的身心壓力。



台灣人對「武統論」一廂情願的看法←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台灣媒體怎麼有臉辱罵建國高中生斷章取義,可笑的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