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5/07/27

台灣人是東南亞人?東南亞人怕死了!-譴責聯合報!

今日聯合報網站刊出一篇「你覺得自己是東南亞人嗎?台灣=東南亞?」,明顯的有歧視東南亞國家的影射,其內文的問題之一就是該文一段話:「還有一點很有趣,根據中央研究院的基因調查,台灣有85%的居民有南島民族的血統。(雖然我們似乎老覺得自己是炎黃子孫或是中華民族之類的,但是…)單就血緣和地緣來說,台灣似乎和東南亞更接近一點。」,我個人覺得這一點都「不有趣」,因為這段話是徹頭徹尾的謊言,聯合報什麼時候墮落到毫不查證就亂刊登了?若對照自由時報記者鍾智凱以色情新聞意淫李豔秋,這種態度真是台灣新聞自由的悲哀。

台灣人是東南亞人
台灣人是東南亞人

聯合報「訴諸權威」鬼扯「根據中央研究院的基因調查」,但實際上中央研究院沒有這種基因調查,做基因調查的人是台日混血醫師林媽利,她於2010/07/01有發表「我們流著不同的血液:台灣各族群身世之謎」的新書,該書講的是「...近85%的「台灣人」(閩南人及客家人)帶有台灣原住民的血緣...」,就算聯合報該文作者認同這句話,怎麼能跳接「85%的居民有南島民族的血統」,因為「台灣原住民=南島民族」嗎?林媽利在研究方法也極其掩蓋,據人類學博士陳叔倬,以及西拉雅文化研究者、西拉雅族人段洪坤,共同在《台灣社會研究季刊》上撰文《平埔血源和台灣國族血統論》指出:「在林媽利的研究中,判定「原住民血統」時使用了「絕對寬鬆標準」,只要研究對象的母系血緣、父系血緣、組織抗原這三個基因系統中有一與原住民相同,則被歸類於「原住民血統」之列,但對「漢族血統」的判定卻相當嚴苛,必須三個基因系統都不含原住民基因才能納入漢族範疇。若用同一標準衡量原住民血統和漢族血統,則可得90%的台灣人有亞洲大陸血統,而85%的台灣人有原住民血統,但林媽利只選擇性公布了後者。」,換句話說,台灣人90%有亞洲大陸血統,林媽利與聯合報你該怎麼說?

何況,林媽利的研究倫理被批評為欺騙原住民,國科會學術倫理審議委員會首度以違反「醫學研究倫理」要求林媽利『必須「永久封存」葛瑪蘭族人的唾液檢驗數據,絕不能用作任何研究及發表論文。』這種人的錯誤又欺壓原住民的研究居然被不斷散佈,真是台灣倫理的悲哀!

值得附帶一提的是,台灣人在東南亞的形象不佳,除了因為有不少台灣人極盡虐待東南亞外籍勞工(移工)外,對東南亞外籍配偶更是以「人肉市場」方式羞辱,台北市長柯文哲還洋洋得意的大談「奇怪,不是很多外籍新娘嗎?已經進口30萬了怎會這樣?」,越南勸窮家女勿嫁到台灣,因為她們「被視貨物互相轉售」,這不是台灣之恥,什麼是?

最後,談談台灣人曾在東南亞大屠殺的往事,1942年間,美軍進攻馬尼拉,2月時,日軍在馬尼拉大屠殺,即「馬尼拉戰役」。最駭人聽聞的就是日軍屠殺994名菲律賓兒童。又將避難所的3000名難民燒死,並用機關槍射殺男子,將女子強姦後射殺,將百姓用手榴彈炸死,平民死傷約10萬人至15萬人間。在這個「馬尼拉戰役中」,台灣前總統李登輝(岩里正男)的哥哥李登欽(日名岩里武則)其實也參與其中。許多台籍日本兵對東南亞大屠殺,既不負責也未道歉賠償,居然還有台灣人有臉嫌東南亞「落後」?
李登輝岩里正男李登欽岩里武則

逼回教徒吃豬肉、虐待泰勞...,這事層出不窮,你說台灣人是東南亞人?東南亞人怕死了!

blackjack 2015/7/27

link:
一個外省人的血液分析:看李筱峰林媽利的國族神話
台灣民主之恥:勿以柯文哲失言掩蓋台灣人口販賣與種族仇恨問題!
台灣民主之恥:自由時報以A片手法寫新聞,記者鍾智凱與自由時報公然意淫李艷秋


研究葛瑪蘭唾液 林媽利遭糾正中國時報
李宗祐/台北報導
被喻為「台灣血液之母」的馬偕紀念醫院醫學研究科研究員林媽利,今年初採集葛瑪蘭族原住民唾液進行研究,引發部落族人抗議。國科會日前召開學術倫理審議委員會,裁定林媽利違反「醫學研究倫理」,發函糾正。
馬偕醫院因未確實執行「醫學研究倫理」審查,國科會一併糾正。這是國科會成立學術倫理審議委員會以來,首度以違反「醫學研究倫理」,對學者及所屬機構提出糾正。國科會並要求林媽利,必須「永久封存」葛瑪蘭族人的唾液檢驗數據,絕不能用作任何研究及發表論文。
醫學研究倫理 馬偕也被糾正
這起國內首度爆發的基因產權爭議,起因於林媽利執行國科會補助的「南島民族的分類與擴散」跨領域研究計畫,今年一月間到花蓮縣豐濱鄉採集廿九名葛瑪蘭族原住民唾液。連同過去兩年採集的巴宰、西拉雅和凱達格蘭等原住民族唾液,進行DNA分析比對,追蹤研究台灣族群與東南亞國家及亞洲大陸族群的關係。
研究團隊表示,採集唾液前,曾與部落長老及頭目溝通,並取得當事人同意。但葛瑪蘭發展協會認為,林媽利未完整告知研究目的及接受採檢唾液者應有的權利,也未依《原住民基本法》取得部落會議同意,違反研究倫理。三月間發函抗議,並向國科會和原住民委員會舉發。
未完整告知研究目的 須銷毀
經多方協調,雙方同意四月一日由國科會派員見證,公開銷毀唾液檢體,成為國內首宗因被採集者異議,而銷毀基因檢體的案例。葛瑪蘭發展協會在銷毀檢體的同時,也要求國科會必須懲處林媽利違反研究倫理的部分。國科會日前召開學術倫理委員會,決定發函糾正林媽利和馬偕醫院。
國科會高層官員指出,學術倫理審議委員會原本僅就研究剽竊和論文抄襲進行懲處,違反醫學研究倫理不在該委員會規範領域。經討論後,認為林媽利的行為不構成違反學術倫理,但醫學研究倫理上,確有行政瑕疵。國科會認為,研究團隊透過翻譯向受檢者說明研究目的,因語言溝通發生問題,沒有完全說清楚,引發爭議。而研究團隊未經部落會議同意,就逕行採集唾液,也有程序瑕疵。

***********

http://ppt.cc/-3SL
「被視貨物互相轉售」越南勸窮家女勿嫁到台灣
「保證處女」、「跑一個,賠一個」,在台灣和越南婚姻介紹所的大力催谷下,近年台灣的越南新娘數字暴增。不過,隨 台灣的越南新娘遭到夫家虐待、性侵害的個案不斷湧現,越南政府近期加強宣傳,警告越南少女不要被台灣人的重金迷失,試圖阻止健康、貌美的越南姑娘流失到台灣。
由於經濟原因,近年前往越南娶妻的台灣男士大增,據台灣和越南官方估計,現時台灣的越南新娘有六萬五千多人,是越南女子嫁往外國最多的地方。這些新娘主要是越南的婚姻介紹所從鄉下將願意出嫁的窮家女一車車接到市區,供人挑選。婚介所還會承諾「保證處女」、「跑一個,賠一個」,吸引來「相睇」的台灣客。

買賣婚姻報章斥恥辱
外國人到越南娶妻約需半年的手續時間,但台越聯婚,過程卻被濃縮到一個月就辦妥了。台灣駐越南辦事處秘書長張辰形容:「平均每個月要辦理一千兩百宗越南新娘手續。」這種「速成婚姻」亦衍生不少家庭問題。 
越南新娘因錢嫁到台灣,除生活不適應、還有不少遭到虐待,甚至性侵犯,因而被越南主流傳媒反覆地以「痛心」、「恥辱」等詞語大肆報道。越南第二大報《年輕人報》去年刊文指某個省逾六千人與台灣人結婚,有近五百位新娘遭性虐待,「她們被視為貨物般互相轉售,肉體及精神上均遭受虐待及剝削等而向法院申請離婚。」

宣傳片描述台漢老醜
在越南南部的永隆省,官方甚至製作了一輯二十分鐘的宣傳片,指越南新娘年輕貌美,台灣新郎卻老邁醜病,其中還不乏身心殘障,甚或是侏儒。短片警告越南少女,不要被台灣郎的重金所迷,不要嫁到台灣。 
而在越南政經界最具影響力的《公安報》則稱:「我們應採取辦法排除目前台越婚姻所存在的不公,讓越南少女的精粹,不再如目前般蜂擁到台灣。」 
《中時晚報》/《聯合晚報》
越南新娘频受辱 官方警告慎嫁台湾郎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香港《东方日报》1月13日报道】题:越政府劝妇女勿嫁台湾郎
越南新娘是近年继大陆新娘之后,大量“嫁”到台湾的“过埠新娘”,但随之而来的越南新娘遭虐待、性侵犯等事件层出不穷,引起越南政府的强烈不满,拍摄宣传影片,警告越南妇女勿财迷心窍,不要嫁给台湾郎。越南媒体亦加入挞伐行列,以“耻辱”形容越南新娘在台的生活。
根据台湾官方统计,在台越南新娘有6•5万人,民间估计人数多达8万至9万人,是所有外籍新娘中人数最多的。台北驻越南办事处处长吴建国表示,办事处平均每个月处理1200宗越南新娘手续,是办事处最大的“业务”。但同时,办事处每星期亦平均接到25至30宗越南新娘在到台一年后,因不适应当地生活,带孩子逃回越南的个案。
然而,当地媒体包括最具政经影响力的国营《公安报》、发行量极大的《西贡解放日报》和《年轻人报》曾多次对越南新娘到台作负面报道,包括新人年龄差距甚大、越南新娘到台之后被视为货物出售,甚至是供夫家“全体使用”等。
越南南部省份永隆省更有官方影片,显现年轻貌美的越南新娘,下嫁老迈丑病,其中不乏智障残障的台湾新郎。
婚姻介绍服务的推销手法以及速配营运方式也加剧了问题。婚姻介绍所成全一宗“交易”不过一个月时间,用一卡车载着三五十个越南姑娘供台湾人挑选,还强调“保证处女”,“跑一个,赔一个”,恍若人肉市场。
吴建国认为,事件牵动越南民族感情,不能掉以轻心。
台湾有超过10万名外籍新娘,其中越南籍最多。年轻的越南少女孤身嫁到台湾,由于言语不通,与丈夫沟通不良,婆媳不和,造成的婚姻暴力悲剧时有所闻。甚至更有越南新娘嫁到台湾之后,“转手”予新郎的亲兄弟甚或父亲造成“一家亲”的乱伦情况。
台湾华视早年曾经报道,一名男子由于家境富裕,先后四度“购入”越南新娘,第一任太太因为受不了这名男子晚晚苛索,要求离开,结果被家人留下,改嫁予父亲,成为男子的“继母”。之后,第二任太太同样对丈夫感到吃不消,结果改嫁其兄,成为“大嫂”。第三任太太则宁愿当家中的女佣,也不愿意与同室男子同床。另外,民视亦曾经报道,苏澳一名老人娶了一名19岁的越南少女,回台之后竟想将她让给儿子当太太作为“儿媳”。

************

马尼拉也曾遭大屠杀 日本斥巨资买菲律宾"宽恕"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打印本稿】 【进入论坛】 【推荐朋友】 【关闭窗口】
2006年12月04日 15:21
    菲律宾大学历史系主任里卡多•何塞教授在评论菲律宾对日本侵略历史的态度时说:“菲律宾人对历史的记忆十分短暂”

    11月25日,日本共同社引用原日本海军卫生兵牧野明的证词,报道了太平洋战争末期日军曾在菲律宾棉兰老岛对俘虏进行活体解剖的消息。之后,美国CNN、英国BBC在内的国际主流媒体纷纷转载。各国舆论普遍注意到,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侵华日军“731部队”和日本九州大学医院曾进行活体解剖的暴行已普遍为人所知,但在菲律宾也进行过活体解剖的证言还是首次公之于众。

    然而,这则消息无论是在菲律宾官方、民间还是网上都没有引起任何涟漪。平素专门追踪菲律宾与日本关系新闻的菲律宾记者也对这则消息提不起兴趣,而是忙于报道国会正在审议的“日本—菲律宾经济伙伴协定”。

    马尼拉也曾遭遇大屠杀

    实际上,根据历史资料记载,日军在菲律宾同样犯下过滔天罪行。

     1941年12月8日,在日本偷袭珍珠港之后仅仅10个小时,日军就对美国控制下的菲律宾发起了进攻,并在一个月之后占领了马尼拉,约有7万人成为日军的战俘。日军将这些战俘押解到100多公里之外的战俘营,全程境况惨烈,史称“巴丹死亡行军”。整个行军过程中仅在出发的时候给了战俘吃了一个饭团,此后一路上不许战俘喝水进食,凡是企图找水和食物者,即被日军以刺刀或开枪处决。一路上因饥渴而死或者遭到日军处死的战俘超过1万人,其中绝大多数是菲律宾人。抵达战俘营之后的两个月内,又有2.6万名战俘被日军虐待致死。

    在太平洋战争末期,日军撤离马尼拉时进行了长达一个月之久的大屠杀,遇难菲律宾人总数达10万人。至1945年9月日本宣布投降为止,在战争中死亡的菲律宾军民超过百万。

    日本包装“日菲友好”

    一位菲律宾学者向《国际先驱导报》指出,“菲律宾淡化日本侵略的历史有其独特的政治和经济背景。”1954年菲律宾就积极参与了美国主导成立的“东南亚条约组织”,与日本在政治上同属“西方阵营”。在美国的调停下,菲律宾在1956年7月与日本签署了和平条约以及战争赔偿协定。

    今年5月,日本驻菲律宾大使山崎隆一郎特地为一名日本移民增田女士追认了“女英雄”称号。增田女士1929年随父母移民到菲律宾,1941年日本占领菲律宾以后,增田被征召为日军翻译,她营救了许多菲律宾俘虏,演绎了日本版的“辛德勒名单”。日本官方则将她的事迹包装成为日菲友好的象征。

    为纪念菲律宾日本和平协定签订50周年,两国政府宣布2006年为“菲日友好年”。7月份在马尼拉举行的纪念仪式上,日本外相麻生太郎发表的演讲更是“可圈可点”。麻生以近乎轻描淡写的方式描述60年前的那场战争:“无论如何,就是在这片土地上上演了20世纪最悲惨的一幕,我的国家成为了你们的敌手。”接着,麻生话锋一转:“然而,也正是在这里,日本战后的主动受到了热忱的回应,宽恕了过去,如果不是忘记了过去的话。”

    马尼拉的外交界人士认为,日本为了突破在亚洲外交的困局,刻意将菲律宾视为日本与周边曾经受到侵略国家关系发展的一个“典范”而悉心经营,并在相当程度上得到了十分需要日本经济援助的菲律宾政府的配合。
 
    斥巨资收买人心

    从经济的角度看,日本不仅是菲律宾最重要的贸易伙伴、投资国、旅游客源国,而且是最大的官方发展援助提供国。日本迄今向菲律宾提供了近100亿美元的援助资金。在首都马尼拉地区和菲律宾各主要城市,许多机场、公路、供电等基础设施都是用日元贷款建设。在这些设施上,都特意用菲律宾语、日语标有日本援建的醒目字样。

    此外,据菲律宾官方估计,今年9月菲律宾和日本签订的《经济伙伴协定》将可为菲律宾带来50亿至60亿美元的利益。日本在这个协定中还破天荒地部分开放劳务市场,允许菲律宾医护人员前往日本工作。对于贫穷的菲律宾人来说,到国外打工是摆脱贫困的唯一机会。

    可以说,生活的困境和现实的经济利益使菲律宾人对“历史教科书”、“参拜靖国神社”乃至最新揭露出来的“菲版731”事件都抱有某种淡漠甚至淡忘的态度。
 

来源:国际先驱导报

******************

以下引自wiki
人類學博士陳叔倬,以及西拉雅文化研究者、西拉雅族人段洪坤,共同在《台灣社會研究季刊》上撰文《平埔血源和台灣國族血統論》,對林媽利的研究方法提出了三點質疑:
1.    數據前後矛盾。在人類組織抗原方面,林媽利所聲稱的台灣人體內單倍型來自原住民的比例從13%(2000-2001年)變到52%(2007年);在線粒體DNA方面,則是由26%(2006年)變到47%(2007年)。
2.    歸類標準有選擇性。在林媽利的研究中,判定「原住民血統」時使用了「絕對寬鬆標準」,只要研究對象的母系血緣、父系血緣、組織抗原這三個基因系統中有一與原住民相同,則被歸類於「原住民血統」之列,但對「漢族血統」的判定卻相當嚴苛,必須三個基因系統都不含原住民基因才能納入漢族範疇。若用同一標準衡量原住民血統和漢族血統,則可得90%的台灣人有亞洲大陸血統,而85%的台灣人有原住民血統,但林媽利只選擇性公布了後者。
3.    歸類方法不準確。如上所述,林媽利評判時的判定標準是「基因系統有無原住民基因」,而非「原住民基因比例是否比漢族高」,以提高「原住民血統」比例。但人類基因上萬,若依此「絕對寬鬆」標準,只要多檢測幾個基因系統,「原住民血統」的估算比例可以升到99.99%,但若按同一標準衡量「漢族血統」,估算比例達到99.99%的速度更快,所以全無意義。
林媽利撰文《再談85%帶原住民的基因》回應。
針對林媽利的回應,陳叔倬、段洪坤於《台灣社會研究季刊》發表《台灣原住民祖源基因檢驗的理論與統計謬誤》,他們指出林媽利選擇性迴避他們的質疑,卻花大量篇幅提出無關原文內容的問題,又指出文中並未回答兩人的問題,而林媽利僅質疑其動機是否有宣揚漢族血統論的政治意圖,要求林媽利正面回應。他們討論了追溯祖源基因檢測是否符合科學原理,指出「基因溯祖」方法不可能準確,也引用Brodwin、Bolnick等學者的論點,指出追溯祖源基因檢測不單是科學研究也同樣的會影響政治政策。
除此以外,葉高華指出,在研究中,只要受試者自稱為平埔族人(無論是否真的有平埔族血統),林媽利就會將之置於平埔族樣本列中,而不需做進一步確認。



李登輝代台灣人感謝日本統治:看志願台籍日本兵的戰爭責任與平庸的邪惡←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臺灣.故事」的謊言及對原住民的滅史與歧視-譴責聯合報&《臺灣.故事:十個歷史的轉捩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