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5/07/25

李登輝代台灣人感謝日本統治:看志願台籍日本兵的戰爭責任與平庸的邪惡

前總統李登輝最近訪問日本,陸續發表了一些爭議言論,他在外國記者協會召開記者會,聲稱釣魚島屬於日本,不屬台灣,又指稱日本殖民統治台灣期間,幫助台灣建立近代化管理體制,日本一一年發生大地震後,大量台灣人捐款給日本,說明台灣人感謝日本。對照英國BBC在2015年 7月 21日的一篇報導「台湾的抗战:为日本远征南洋的台湾兵团」,可以看出志願台籍日本兵在台灣歷史中扮演的真正角色。

該BBC報導採訪了著名的台獨學者李筱峰,他認為「日本在統治臺灣後期大力推動皇民化...年輕一代在日本教育環境中成長,還有爭取社會地位等等原因,因此有些人就態度積極地參軍作戰。... 對臺灣而言,那是一段悲哀的歷史,因為不僅是原住民,就算是非原住民族群、一般俗稱的漢人到了戰爭末期也是被迫參軍。他以自己父親的經驗說,戰爭結束的那一天,大家集合聽宣佈投降的“天皇禦音”,李教授父親心裏所想的是“不用死了”,旁邊的日軍啜泣,他擔心被懷疑,也只好假裝哭泣。當時在臺灣,不論原住民還是所謂的漢人,都有自願參軍、更多的是被迫參軍的例子。」,關於這段文字,其實非常可疑,根據李登輝所言,當時的台灣人不是很熱愛日本嗎?怎麼會被迫參軍多於自願參軍?

李登輝還說過「台灣人到日本靖國神社也應去鞠躬一下,這是「尊重國家」的表現」,台灣人當時不也是因為「尊重國家」才參與日本對亞洲各國的大侵略嗎?而且台籍日本兵與真正的「純種日本兵」最大的不同在於,一九四二後,日本才開始在台灣徵的是「志願兵」,黃光國教授表示:「日本兵」和「志願兵」的最大差別在於:日本人被召集者,在職服務單位要付本俸給其家族作生活費。台灣人是「志願兵」,不是義務兵役,所以服務單位不必給付家族生活費!

請問,這種不要政府給家族生活費的台灣兵,不是萬分感謝日本,怎麼會「志願」?李筱峰既然自稱研究台籍日本兵,就該知道國民黨來台後其拐騙台籍日本兵參與國共內戰還需要以「學國語」、「高薪」、「不上前線」為理由。對照之下,台籍日本兵難道不是以「奉獻」之心為日本而戰嗎?

台灣文史工作者管仁健對台灣人熱烈參加戰爭有所報導,李筱峰之父認為台灣人不想戰,管仁健之父倒有不同看法:
父親19歲那年隻身來台,曾流落在彰化(台灣中部),有一天在一個小鎮的火車站前,看見有幾個農村青年要入伍,父親嚇壞了。上百的村民拉著布條,精神抖擻著唱日本軍歌、拿著歡迎布條,有的放鞭炮、有的奏軍樂。那幾個青年已先剃好了光頭,背著紅彩帶,抬頭挺胸、立正不動的等軍方來接人。父親用日語和國語交雜,請問村民後知道,只要派出所(公安局)發一張徵集令到家裡,大家就會準時來火車站集合,而且這些費用都是他們自己出的。父親看了聽了後,掉下淚來。在大陸時,國民黨在農村拉壯丁,是用草繩綁著一個又一個「實在不壯的丁」,看守的士兵子彈上膛,刺刀頂著;被拉的壯丁面容枯槁、垂頭喪氣,樣用這樣的兵去打日本鬼子。但在台灣,殖民政府徵兵卻只要用一張紙。... 二次大戰時徵調去海外的台灣軍人,戰死殘廢的比安全回來的多(農村出身的軍夫的死亡率,絕對大於那些身經百戰仍能活下來的兵油子)他們聽不懂中國話,向左、向右的口令都搞不清,連逃兵都沒地方逃,這些台灣人不會不知道利害。... 台灣人的中國心與日本情(管仁健/著)

不是對日本無限忠誠,會這樣自己掏腰包去參戰嗎?

固然可以說日本對台灣人「皇民化」或所謂的「洗腦」極其成功,但非山寨的「原版日本皇民」其參戰還要日本政府付錢,「山寨日本皇民」台灣人卻免費提供生命,難道不是這些人至愛日本的表現?

楊逵以一生的力量撰寫「反日抗日文學」,但現在台灣對日本殖民台灣時代的描述都極其美好,王崑義教授說目前極高收視率的「春梅」描寫日本警察時,日本警察都是充滿愛心,可以把恢復記憶的女主角從台北送到家、在台北遇上火災被少年時代認識的日本退役軍官救回,與他小時傳奇人物「義賊」廖添丁的故事不同。縱觀這些新一代文學作品,可否推測楊逵的小說未必忠實呢?他的後代除了次子楊建,其他人不是都很少談了嗎?

換句話說,不是志願台籍日本兵有沒有被日本騙或被日本利用的問題,而是即使他們受到戰爭的傷害,他們仍然不悔!也所以現在有不少台灣人認為這些台籍日本兵是「烈士」,開心唱著「南十字星台灣軍」去東南亞參與「聖戰」!

2007-06-07,李登輝赴靖國神社祭拜兄長李登欽(日名岩里武則)。李登欽於1942年時當上志願兵,配屬於左營的海軍基地。其後,李登輝收到哥哥寄來的明信片,李登輝研判是在馬尼拉。後李登欽戰歿被入祀靖國神社,神社記載著「海軍上等機關兵岩里武則,昭和二十年(1945年)二月十五日戰死,死歿場所呂宋島馬尼拉市」。參拜後,李登輝時表示,這麼一來,哥哥在天之靈可以安享冥福了。以戰爭遺屬的立場,李登輝不是也不恨日本嗎?他還要台灣人去拜呢!

李登輝岩里正男李登欽岩里武則
李登欽與李登輝兄弟合影(1943年),引自wiki。

李登輝兄長李登欽怎麼死的呢?

李登輝兄長李登欽依神社記載死於1944年12月15日,台灣報導他係參與馬尼拉戰役而死,馬尼拉戰役發生在1945年2月3日至3月3日。馬尼拉戰役中有一個更慘絕人寰的悲劇,即1945年2月間的馬尼拉大屠殺(Manila massacre),平民老百姓死傷約10萬人至15萬人之間,約為當時馬尼拉人口數的百分之十。日軍曾在聖保羅大學一次殺害994名菲律賓兒童。2月4日至2月10日日軍在巴石河南岸姦淫屠殺,還燒死3000名難民;2月5日將男子用機關槍射殺,將女子強姦後射殺,將來不及殺害的無辜百姓用手榴彈炸死,陸軍第14方面軍大將司令官山下奉文於戰後被列為戰犯並絞死。試問,如果李登欽未死,參與馬尼拉大屠殺的他,該負責嗎?

參與馬尼拉大屠殺的日本軍人,依照漢娜•鄂蘭(汉娜•阿伦特、Hannah Arendt)「平庸的邪惡」(The Banality of Evil)理論,當然應該負責!沒有小螺絲釘的配合,戰爭與大屠殺機器如何能發動?正如台灣常說的「轉型正義」,二次大戰的德國納粹即使接近百歲,仍應受審,台灣總不能無恥的只山寨一半吧!?台籍日本兵若參與對亞洲的大屠殺,當然必須負責!

1993年間,李登輝通過《加強對東南亞地區經貿合作綱領》,帶領臺企由中國大陸轉往越南、泰國、馬來西亞、印度尼西亞和菲律賓等國家,也就是所謂「南進政策」,日本人利用台灣與台籍日本兵的「軍事南進政策」失敗,李登輝「經濟南進政策」也未成功。而在台灣的「南進政策」至今,台灣人受當地人排斥的消息時有所聞,如越南人攻擊台商,許多台灣人又狂妄的認為東南亞比台灣落後,宛如二次大戰時那種高高在上的態度。令人思考的是,台灣人之所以被排斥,與日本侵略東南亞的歷史恩怨,不也是原因之一嗎?

總之,既然台灣現在要重新看待歷史教育,認為台灣與中華民國無關,那就不要藉中華民國躲避侵略責任,不如與東南亞聯手書寫台灣與日本共同侵略屠殺的那段歷史,並向被害人與東南亞諸國認錯、道歉、賠償,這才是李登輝與課綱爭議能給台灣的正面意義!

blackjack 2015/7/25

李登辉感谢日本殖民台湾 声称:钓鱼岛属于日本
2015-07-23 14:59:20|
来源:凤凰网|

据日本新闻网报道,正在日本访问的李登辉,今日下午在日本外国记者协会举行的记者会上表示,尖阁列岛(钓鱼岛)属于日本。他同时没有否认安倍首相到酒店看望过他。
李登辉在记者会上被问及对于钓鱼岛的立场时表示:“对于这一个问题,我已经说过多次,尖阁列岛(钓鱼岛)是属于日本的领土,不属于台湾。”
有记者提问:“战后70周年之际,你如何看待当年日本对台湾的殖民统治?”李登辉表示,当年日本对于台湾的统治,实行了近代化的管理,实现了司法与行政管理的分离,帮助台湾建立了近代化管理体制。在农业、基础设施建设方面也投入了大量的财力。他还妄言,台湾人是感谢日本的。
李登辉同时还表示,自己这一次不会去靖国神社参拜。但是他对于安倍首相积极推行安保战略表示欣赏。李登辉说:“美国的力量正在变弱,他需要日本的支援。而日本应该强化自己的防卫力量,不要过于依赖美国。日本不要忘了自己的作用,要寻求作为一个独立国家的姿态参与国际和平事业。”
针对记者询问“安倍有没有去酒店看望过你?”,李登辉未作否定,称“我不能告诉你。”
李登辉在记者会开始前,用日语读了一份讲稿,除了介绍自己推进对于台湾的贡献之外,还对台湾和大陆、台湾与日本的关系进行了评说。

*************

李登輝訪日 大陸國台辦嚴詞批
字級:    
發稿時間:2015/07/25 00:39 最新更新:2015/07/25 00:39
(中央社記者周慧盈北京25日電)前總統李登輝最近訪問日本,中國大陸國台辦發言人馬曉光對此表示「強烈不滿」,並指「堅決反對任何國家為『台獨』活動提供舞台」。

中國大陸國務院台灣事務辦公室發言人馬曉光24日深夜透過新聞稿回應李登輝訪日一事。新聞稿措詞強烈,其中包括「竄訪」、「卑劣」等字眼。

馬曉光說:「我們堅決反對任何國家為『台獨』活動提供舞台,對日方允許李登輝竄訪日本強烈不滿。」

馬曉光表示:「李登輝公開發表『台獨』言論,美化日本對台灣殖民統治,妄稱釣魚島(釣魚台)屬於日本,遭到兩岸一致譴責。他的卑劣言行,讓兩岸同胞更加看清『台獨』分裂勢力對兩岸關係和平發展和中華民族整體利益的極端危害性,必將遭到兩岸同胞唾棄。」1040725

*********

李登輝挺安倍:台灣應拜靖國神社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http://news.wenweipo.com   [2014-01-23]    【文匯網訊】據台灣《中國時報》22日報道,日本最新一期《WEDGE》月刊刊登了對李登輝的專訪。被問到如何看待安倍參拜靖國神社,李登輝稱,「國家的領導人去參拜為國家犧牲生命的英靈是理所當然的事」,「這並非政治問題,而是靈魂的問題」。
對於安倍的外交政策,李登輝在專訪中稱,「(安倍)不屈於中國和韓國的不合理要求,打算展開在亞洲擁有主體性的外交」,「日本為了全世界,應成為亞洲領袖」。李登輝還表示,日本有未完成課題,就是制定日本版「與台灣關係法」。
《中國時報》稱,安倍曾於2010年訪台,拜會李登輝,並主動到台北忠烈祠獻花致敬。當時李登輝宣稱,安倍到忠烈祠致敬是應該的,同樣,台灣人到日本靖國神社也應去鞠躬一下,這是「尊重國家」的表現。
對於李登輝的言論,國民黨發言人楊偉中22日說,這是李登輝一貫的立場,但未必是真正堅持台灣主體性的立場。日本高層官員去年參拜靖國神社,引起台當局強烈關切、中國大陸和韓國譴責以及美國的失望,日本國內也有相當部分的民意反對首相參拜靖國神社,所以,李登輝的觀點顯然不是東亞乃至世界輿論的主流。至於媒體稱李登輝將靖國神社與忠烈祠並列,楊偉中表示,忠烈祠祭拜的是真正為捍衛「中華民國」而犧牲的英靈,靖國神社卻包括了侵略者,實在無法等同看待。

*********

link

专访德问罪纳粹机构负责人 追逃至今未止

 日本殖民統治下的孩子 (楊逵自述)

美軍為什麼要轟炸台灣?那些台灣人不願承認面對的真實歷史及其簡介

 

以下為本人文章

皇民台灣:由蔡英文父論高級本省人的起源

反課綱微調隱瞞的罪:台灣人的聖戰

泯滅人性的某種台灣悲情

台灣是永遠的「戰敗國」嗎?論台灣媒體的錯亂

台灣應為二次大戰屠殺向世界道歉

台灣不應認同二戰軸心國德、日的核心價值:再談美軍轟炸台灣

台灣人參加南京大屠殺vs.美軍轟炸台灣

美軍為何轟炸台灣?你必須知道的台灣歷史真相!

中華民國於二戰轟炸台灣,那台籍日本兵為天皇殺了多少人?

日本人屠殺了多少無辜的台灣人?(尹章義

美國人不會忘,台灣人不想知道

日本人開始反省,台灣人卻緬懷二戰皇軍

馬關條約120周年,台灣向軸心國史觀邁進

修改教科書爭議:課綱微調要隱瞞的台灣人罪行

以謊言遮蓋謊言的台灣歷史、並淺談台漢人對原住民的大屠殺

台灣歷史研究的墮落:以課綱微調及二二八為例

蔡英文父親是日本皇民還是漢奸爭議

馬英九反對老兵接受大陸閱兵邀請非常虛偽

國安法第11條揭示:紅二代與皇民後裔將在兩岸對決

台灣人反紀念抗戰的真正原因,亦論二二八中外省人被屠殺源由

謝長廷們、江春男們、姚人多們、吳叡人們還在阻撓真相

台灣轉型正義之無恥:納粹士兵受審,台灣皇軍戰犯卻沒事

台灣人究竟反日、媚日還是反華-從楊逵談起



課綱紛爭/粉飾殖民統治 這不洗腦?
2015-07-25 02:33:53 聯合報 黃光國/台灣大學心理系教授(台北市) 
反課綱團體動員國、高中學生包圍教育部,在現場夜宿,部分學生帶梯子爬過圍牆,闖進大樓,占領部長室,在警方驅趕逮捕時,學生不斷高喊:「退回洗腦課綱,捍衛教育尊嚴」,「教育不是兒戲,學生不是白癡!」

教育部官員羅列出「反課綱」團體爭議的主題,共計有十七項,大多是專有名詞,包括把「日本統治」改成「日本殖民統治」、「接收台灣」改成「光復台灣」、「慰安婦」改成「婦女被強迫做慰安婦」、「中國」改成「中國大陸」等等。任何人都不難看出:所謂「反課綱」運動,其實是「台灣國」和「中華民國」兩種意識型態之爭。我感到大惑不解的是:即使台灣想獨立建國,有必要為日本在台灣的殖民統治擦脂抹粉嗎?為日本殖民統治擦脂抹粉,就能維護「台灣教育的尊嚴」嗎?

從中日甲午戰爭結束,日本從滿清政府取得台灣統治權後,便認為:台灣的土地及人民皆屬「日清戰役」的戰利品,土地為日本國的一部分,但人民則有區別。台灣人就是台灣人,不是日本人。在施政方面也有很清楚的區別。在台灣,日人自稱為「內地人」,台灣人為「本島人」,在人民的權利與義務方面都有差別的規定。

在教育方面,日據時代的初等教育有「小學校」與「公學校」之分,只有日人才能讀「小學校」,台灣人只能入「公學校」。中等教育也是分別區隔,在台北的中等學校,一中(建國中學)、一高女(一女中)、二高女(中山女中),都是日人子弟的學校,二中(成功中學)及三高女,才是台灣人就讀的學校。以人口來比較,台灣人能進入中學校的比例很低。

高等教育更加限制台灣人的上進機會。作為台灣大學前身的台北帝大,絕大多數的人文及社會學科,都不招收本島學生。因為殖民地的青年,不需要念這些學科。當時台灣人念的,主要是醫科和農科。我的祖父是「台灣總督府醫學校」第四屆的畢業生。畢業後,擔任「公醫」的官職。當時日本人在台灣任官,一般公教人員之薪俸一律比「本島人」加六成給付,稱為「大割の加俸」。我的父親從「台北醫學專門學校」畢業後,不願意接受這種「次等國民」的差別待遇,所以到東北「滿洲國」去謀生。結果旅居東北的五千名台灣人中,竟然有一千人是醫生,東北人甚至以為台灣是「醫生島」!

再就綠營名嘴誇耀的「日本兵」而言,日本人認為當兵是日本男兒的「本望」(願望),能夠光宗耀祖,非日本人不可當「日本兵」。殖民地的台灣人不是日本人,所以不必當兵。一九三七年「支那事變」以後,日本人開始推廣皇民化運動,在鄉間各地的公學校(「日支事變」後改成「國民學校」)組織「青年團」,由校長任團長,當過兵的老師任教官,每隔幾天就召集十五歲至二十歲的男女青年,實施軍事訓練及精神教育,並誘導青年入伍當兵。

二次大戰之初,台灣人仍沒有資格當「日本兵」,只能當「軍屬」或「軍夫」,到中國大陸替「日本兵」擔任後勤補給工作。到一九四二年,太平洋戰爭逆轉,日本才開始在台灣徵「志願兵」,到南洋和海南島作戰。「日本兵」和「志願兵」的最大差別在於:日本人被召集者,在職服務單位要付本俸給其家族作生活費。台灣人是「志願兵」,不是義務兵役,所以服務單位不必給付家族生活費!

我完全贊成我們必須教育下一代認清歷史事實。可是,替「日本殖民統治」擦脂抹粉,是歷史教育的正確途徑嗎?到底哪一種課綱是「洗腦課綱」?哪一種課綱會把學生教成「白癡」?哪種課綱能維護台灣人的尊嚴?

******

台灣“南進政策”受創 臺商憂心非越南一地

華夏經緯網   2014-05-22 10:19:51       字號:小 大 摘要:除了面對中國大陸尋找“備胎”的經濟戰略考量,還夾帶了兩大私貨,一個是綠營在意的“台獨”表態,一個是為了虛幻的“外交突破”,藍綠都在拼的與東南亞國家發展“實質關係”。
香港《南華早報》5月20日引述越南官方內部調查結果稱,在越南的暴力抗議中,首當其衝的受害者是台灣企業。在位於越南南部的騷亂中心平陽省,約351家工廠遭到不同程度的破壞,其中190多家是台灣工廠。有人說,這是台灣推進“南向政策”以來最大的受創事件。面對驚恐逃離越南的臺商,一直鼓吹“南進”的島內政客們,又躲在何處,有什麼話說?
“南進政策”的前世今生
台灣“南向政策”始於上世紀90年代初,至今持續20多年,歷經李登輝、陳水扁、馬英九執政三個階段,其目的是通過前進東南亞淘金,為兩岸經貿合作熱降溫,減輕台灣經濟對大陸依賴,李登輝、陳水扁時期還夾雜台獨因素。可以說“南進政策”是一個以政治駕馭指導經濟的做法。
台灣當局的“南進政策”經歷了三次演變。
1993年7月到8月間,時任台灣“經濟部長”的江丙坤率團赴越南、新加坡考察後,提出了“以東南亞國家為今後對外投資和貿易重點地區”的“南進政策”。隨後一年,台灣當局通過《加強對東南亞地區經貿合作綱領》,帶領臺企由中國大陸轉往越南、泰國、馬來西亞、印度尼西亞和菲律賓等國家。但東南亞的投資與商業環境不佳,臺商投資並不積極,還有不少臺商因此血本無歸,而且也並未阻擋臺商面向中國大陸的“西進潮”。
1998年1月,為重整受到亞洲金融危機衝擊的東南亞臺商經濟,台灣“經濟部”決定實施“加強對東南亞及澳新地區經貿工作綱領”。隨著金融風暴的繼續發酵,一些東南亞國家的經濟困難引發政治與社會動亂,尤其是臺商聚集較多的印尼爆發排華暴亂,臺商性命難保更遑論投資;1998年9月,被台灣當局視為“南向政策”堡壘的馬來西亞也由於經濟問題引發政治危機,使“南向政策”失去了最後的著力點。1998年9月,台灣“經濟部”發佈的新聞稿表示:“鋻於東南亞地區政治、經濟形勢不穩定,並恐有進一步擴大的趨勢,政府將不再鼓勵國內廠商到東南亞地區投資,因應國際經貿形勢的變化,適時調整南向政策。”至此,第二輪“南向政策”提前告終。
民進黨上臺後,陳水扁當局重啟“南進戰略”。2002年7月,陳水扁在出席“亞洲台灣商會”會議時表示,中國大陸市場不過是台灣全球佈局的一部分,他要求“臺商要致力於東南亞投資,政府將政策配合,作臺商的後盾”。台灣“經濟部次長”施顏祥也稱,東南亞地區向來為台灣對外投資重鎮,“廠商赴東南亞投資,除利基在當地低廉的工資製造成本,適合作為外銷基地外,東南亞約5億的人口,是一處值得深耕的內需市場”。
進入21世紀後,東盟各國與中國大陸的經濟聯繫正在不斷加強,特別是與東盟建立自由貿易區的構想出臺後,台灣當局十分緊張,擔心台灣如果不能參加到大陸與東盟組成的自由貿易區中來,將被邊緣化。因此,台灣盡力通過實施“南向政策”進入東南亞國家建立生產據點,加強雙方經濟技術合作關係,以促進台灣對外經貿的持續增長。
不看口號看療效
如今,臺商們又遭遇了越南的暴亂,所受內傷嚴重。
反觀“南進政策”,似乎永遠是躲在“西進”大陸潮流陰影裏的PLAN B,處在一個尷尬的“小三”位置上。但“南進”在島內一直持續不斷,有人鼓與呼,政客們比商人們熱情。除了面對中國大陸尋找“備胎”的經濟戰略考量,還夾帶了兩大私貨,一個是綠營在意的“台獨”表態,一個是為了虛幻的“外交突破”,藍綠都在拼的與東南亞國家發展“實質關係”。前者如島內綠營又借這次越南暴動,拿馬當局的“一中各表”說事;後者如在東南亞金融危機後,台灣提出援助東南亞國家的計劃,企圖達到“不建交而相互承認的事實”。
“南進政策”好不好?我們不看政治口號看療效。有人說,蔣經國把台灣交給李登輝時,台灣是亞洲四小龍之首!而從李登輝時期到民進黨上臺,台灣不顧廠商意願執意“南進”越南、柬埔寨等東南亞國家,而其最大競爭對手南韓卻大舉進軍中國大陸,僅僅十幾年光景,亞洲四小龍前兩名已換作南韓和新加坡了。
臺商憂心的非越南一地
台灣是最早在越南投資的地區之一,目前是越南的第四大外資來源地。可見臺當局推動“南進政策”不可謂不用力。越南如今的投資環境究竟如何?通過這次暴亂又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在越南的臺商這兩天陸續搭機返回台灣,見到前來接機的領導幹部,彼此互相擁抱,想到在越南的工廠遭到砸毀,仍心有餘悸。一位越南臺商說:“臺商都被放火燒,我們工廠被砸。”另一位表示:“有幾千輛摩托車進去,整個工廠砸,門要打開讓他們進去,如果不打開就會被整個推倒。”有的臺商趕著離開,穿著拖鞋,什麼行李都來不及帶,雖然暫時安全無虞,但投資損失難以估計。
力推“南進政策”的台灣當局外事部門卻錯誤地估計了形勢,給在當地的臺商出了一個“餿主意”——設計了“我是台灣人,我來自台灣”的越文識別標誌貼紙,讓臺商在工廠張貼。可結果事與願違。這種拍腦袋想出來的舉措讓“南進政策”的始作俑者李登輝都看不下去了。他在受訪時表示,“唉唷,怎麼憨成這樣?”
作為在越南投資額最大的台灣企業,台塑集團正向越南政府索賠300萬美元,成為首家向越南政府索賠的外企,其他在越台灣廠商也有意效倣。有消息說,臺商圈現階段擔憂的,不僅是越南一地的風雲變色,印尼、馬來西亞、菲律賓等國都有排華歷史,難說某一天也會有越南一樣的暴動,如浮萍的臺商在東南亞今後恐難有立足之地。(文/王大可) 
    來源: 海外網
 
責任編輯:李欣

*********************

http://www.bbc.com/zhongwen/simp/china/2015/07/150721_wwii_taiwan_japan_soldiers
台湾的抗战:为日本远征南洋的台湾兵团
威克BBC中文网记者 发自台湾
2015年 7月 21日
分享
 高砂义勇队纪念园区虽然位于知名的乌来风景区,但是到园区的游客却不多(BBC中文网照片)。
在台北近郊的乌来山区,有座“高砂义勇队纪念园区”,纪念的是二战期间为日军在南洋战死的原住民。
“高砂义勇队纪念碑”原先并不在现在的地点,但是后来地方政府以地权问题而强制拆除,引起了争议。
后来经过调解,才在现在的地点兴建了如今的纪念园区。
首次见光
纪念园区在台北附近,但是根据史料,当年参加义勇队的原住民并不仅限于北部,例如1974年曾经在印尼的丛林中发现一名汉名为李光辉、日本名中村辉夫、本族名为史尼育唔的台籍日本兵。
他自1944年与部队失散后,独自在丛林里生活了30年,他是台湾台东阿美族原住民。
 纪念碑上刻着阵亡原住民战士的名字, 一个人有汉名、日名以及本族名三种名字(BBC中文网照片)。
曾经研究台湾原住民文化的陈俊安说,台湾的原住民加入日军,很大一部分是和原住民文化有关。
陈俊安表示,日本统治台湾之后,严格禁止部分原住民部落的猎头“出草”习俗,但是到了战事吃紧之后开始招募原住民,对原住民而言,参军成了一个他们可以重拾“传统光荣”的机会。
另外就是日本进军东南亚,但是来自寒带的日军并不适应南洋的丛林作战。
反而是来自台湾的原住民部队在丛林作战中如鱼得水,到了战争末期,日军人力吃紧,就开始大批招募台湾的原住民参军。
陈俊安说,在原住民的心中,本来就不是一般汉人的那种国族认同,所以他们不见得是为了日本而战,以部落为中心的原住民是没有什么中国人、日本人之分的。 思想教育
 纪念园区内还展示了日本民间人士书写的赞扬“高砂义勇队”“英勇作战”的诗句(BBC中文网照片)。
李筱峰则认为,日本在统治台湾后期大力推动皇民化,在当时台湾老中青三代中,效果最为显著的是青年一代。
他指出,老一代接受汉学教育,中间一代仍然还有父母的影响,但是年轻一代在日本教育环境中成长,还有争取社会地位等等原因,因此有些人就态度积极地参军作战。
花莲太鲁阁族的优姬纱韵则说,不否认有些原住民是自愿参军的,但是她们的部落就有人是出于无奈被迫响应日本的参军号召。 战后,当局一直不提“高砂义勇队”的事情,不论是教科书或者是正式史料都没有这段历史的踪迹。
 据称大约有数千人为日本参军而战死(BBC中文网照片)。
曾经担任台湾政府原住民族委员会的孙大川在任内形容“高砂义勇队”是“老人不说,年轻人不问”。
1990年代,台湾解严之后,这段历史得以见光,但是其后所引发的争议一直到现在,之前就有立法委员不满日本的靖国神社里面有台湾原住民的牌位,要求迎回。
李筱峰教授说,对台湾而言,那是一段悲哀的历史,因为不仅是原住民,就算是非原住民族群、一般俗称的汉人到了战争末期也是被迫参军。
他以自己父亲的经验说,战争结束的那一天,大家集合听宣布投降的“天皇御音”,李教授父亲心里所想的是“不用死了”,旁边的日军啜泣,他担心被怀疑,也只好假装哭泣。
自愿与被迫之间
 从纪念碑前的供品来看,不少是从日本捎来的,例如正中间那瓶有“靖国”刻印的酒(BBC中文网照片)。
李筱峰教授说,当时在台湾,不论原住民还是所谓的汉人,都有自愿参军、更多的是被迫参军的例子。
他认为,由于当初这段历史被当局掩盖,所以今天会有那么多的争议,而不同的人片面地只用一种看法或者史观来看台湾的那段历史,让还原事实更加地困难。
李教授说,抗日在台湾是很多元的,大家应该用不同的眼光来看和阐释这段让多少人家毁人亡的历史。
(责编:萧尔)

*******************

李登輝要馬總統讀歷史 洪秀柱:憤怒
2015-07-25 18:49:01 中央社 台北25日電

中國國民黨總統提名人洪秀柱今天說,前總統李登輝把國家領土送給別人,喪權辱國莫此為甚;而回應總統府聲明時,竟要總統馬英九好好去讀一讀歷史,這一點更令人感到憤怒。
洪秀柱晚間透過臉書表示,日前,李登輝在日本受訪時,再次聲稱「尖閣(釣魚台)是日本的,不是台灣的。」她對此感到匪夷所思,一個中華民國的前總統,居然公開拋棄自己國家的主權,把自己國家的領土送給別人,「喪權辱國莫此為甚」。
況且,她說,李登輝在回應總統府聲明時,竟要馬總統「好好去讀一讀歷史,認清釣魚台是日本的這個事實」,這一點更令人感到憤怒。
洪秀柱認為,一位有志於國家領導人的政治人物,必須負責任的向全民交代對國家主權的看法。在此,她也呼籲民主進步黨主席蔡英文對這件事一同表態,「因為我們絕不容許任何人以任何形式,來傷害中華民國的主權與領土」。
洪秀柱說,無論從國際法、歷史、地理、地質、使用等觀點而言,釣魚台列嶼屬於中華民國固有領土不容置疑。她要再次嚴正聲明,「釣魚台是台灣宜蘭縣頭城鎮的管轄領域,釣魚台是台灣人的土地,釣魚台是中華民國的領土」。
她表示,回歸歷史,日本外務省編纂公開的日本外交文書中,已明確記載日本企圖竊取釣魚島的經過與企圖。相關檔案清楚地顯示,1885年當時日本政府雖覬覦釣魚島,但完全清楚認識這些包含台灣在內的所有島嶼主權不屬於日本,不敢輕舉妄動。
洪秀柱說,時任外務卿,後來的外務大臣井上馨,更在回覆山縣有朋的文書中提到:「…。近日清國報紙等,風傳我政府欲佔台灣近旁之清國所屬島嶼云云,對我國心懷猜疑,我國已屢遭清政府之警示。此時若公然驟施立國標諸策,則易為清國所疑。…」
洪秀柱表示,李登輝不斷強調要讀歷史,但很可惜的,教科書中對日本企圖竊佔中華民國土地,及殖民掠奪的歷史的確不足,「就連李前總統對於歷史都有錯誤的認知,這一點實令人感到悲哀。」

************

李登輝參拜靖國神社「哥可享冥福了」
 
〔自由時報記者鄭曉蘭編譯/綜合報導〕正在日本訪問的台灣前總統李登輝,自從透露盼能赴靖國神社祭拜兄長李登欽(日名岩里武則)的心願後,就引發外界高度關注。李登輝七日早上在東京召開記者會宣布將前往參拜後,在各國媒體記者守候之下,低調地由北門進入靖國神社正殿參拜,同時在參拜結束後哽咽地表示「暌違六十二年後能與兄長重逢,實在令人鼻酸落淚」。他並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這麼一來,哥哥在天之靈可以安享冥福了。...根據日本女作家上?冬子專訪李登輝寫成的「虎口的總統」一書指出,李登欽於一九四二年時當上志願兵,配屬於左營的海軍基地。其後,李登輝與哥哥在高雄街頭見面,拍了幾張照片,當天,他哥哥僅對他說要出征了,但沒說要到何處。不久,他收到哥哥寄來的明信片,寫的是在有海與夕陽的美麗港口守備,李登輝研判是在馬尼拉。
後來,李登欽戰歿被入祀靖國神社,神社記載著「海軍上等機關兵岩里武則,昭和二十年(一九四五年)二月十五日戰死,死歿場所呂宋島馬尼拉市」。...


鄭捷廢死效應:死刑在台灣無法嚇阻犯罪的原因←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台灣人是東南亞人?東南亞人怕死了!-譴責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