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5/07/25

反課綱騙局:陳澄波鄭南榕的二二八外省人被屠殺事件

反課綱鄭南榕陳澄波1
2015年7月22日反課綱學生在教育部過夜抗爭,23日撤離。「藍教頭」團隊在抗議當天於教育部現場隨機街訪,許多同學對反對什麼都不瞭解,其中最「經典」的就是黃同學受訪時說「新課綱裡面反而著重在於本省人的受到壓迫,然後外省人,其實有些外省人被受到壓迫是更嚴重的就是像『陳澄波』那種。」不過隨後馬上改口,更正表示:「呃,不是,那個『鄭南榕』那種。」這段話。這個人把1947年的二二八事件與1989年始自焚而亡的鄭南榕混在一起,還有其他人全然不知課綱講的是什麼就去反對、連taiwan這個英文字都拼錯,由此可見其素質。何以致之?我認為台灣大學歷史系的某些教授要負責任,她們之前到許多學校散佈不實言論,對二二八的研究更形同偽史、穢史,這些十幾歲的未成年人無知不可責備,但歷史系教授若欺騙社會,不但殘害台灣下一代,也違背學術倫理。

舉例而言,反課綱學生認為「二二八...其實有些外省人被受到壓迫是更嚴重的就是像『陳澄波』那種。」「呃,不是,那個『鄭南榕』那種。」」,「受到壓迫更嚴重」莫過於被殺,二二八事件中外省人被屠殺當然沒有『陳澄波』那種或那個『鄭南榕』,但卻有其他人。我書中有提到一個外省教授在二二八被屠殺的案例,而且二二八基金會認證過其兇手係本省暴徒(2005年的陳錦煌董事長領導下的二二八基金會,陳水扁時任台灣總統),這件事,課綱為什麼不寫呢?這些學生當然也不會知道!

反課綱鄭南榕陳澄波2
反課綱鄭南榕陳澄波4
反課綱鄭南榕陳澄波3
另一方面,該被指責的台灣大學歷史系的某些教授,我就曾批判過,如陳翠蓮教授。陳翠蓮關於忠義服務隊的研究大有問題,只憑她的推論與看幾本小說就批評,這是哪門子史學研究方法?忠義服務隊所謂「四處抓人」的時間根本不構成蔣介石派兵藉口,除了忠義服務隊有1947年3月7日就被下令解散的說法外,蔣介石3月5日就通知陳儀要鎮壓,而忠義服務隊3月4日才成立,一天之內製造「出兵藉口」?陳翠蓮教授污辱二二八受害者廖德雄實際帶領的忠義服務隊,難道她不知道他父親在二二八被害死了嗎?死亡的台灣人其清白要被如此踐踏?這真是台灣史學的悲哀。

換句話說,學生不懂而亂扯,如果是他們自己欠學,這些四處演講灌輸錯誤言論的教授當然必須負責。她們違背學術倫理而竄改台灣史,更是可惡之事!

blackjack 2015/7/25

*...「日本兵」和「志願兵」的最大差別在於:日本人被召集者,在職服務單位要付本俸給其家族作生活費。台灣人是「志願兵」,不是義務兵役,所以服務單位不必給付家族生活費!...(粉飾殖民統治 這不洗腦?2015-07-25 02:33:53 聯合報 黃光國)

link:

誰毆打屠殺外省人?論陳翠蓮「淺論情治機關在二二八事件中的角色 ...

blog.sina.com.tw/blackjack/article.php?entryid=649304

2015311 ... 中研院許雪姬本人就是廖德雄口述歷史記錄者,而「忠義服務隊」的成立時間、受檢閱 與活動時間,陳翠蓮都沒寫也未討論,只憑她的推論與看幾本 ...

台灣歷史研究的墮落:以課綱微調及二二八為例- blackjack - 新浪部落

blog.sina.com.tw/blackjack/article.php?entryid=650346

2015618 ... 今日台灣大學歷史學系教授陳翠蓮於蘋果日報投書「我們吞不下這荒唐課綱」,大談「 史觀」,最後揚言「歷史教育最基本的要求,要提供歷史事實;進步 ...

台灣人參加南京大屠殺vs.美軍轟炸台灣- blackjack - 新浪部落

blog.sina.com.tw/blackjack/article.php?entryid=649370

2015316 ... 正如我批判陳翠蓮關於忠義服務隊的研究大有問題,二二八基金會也認為把外省人打 死的是「本省暴徒」並有文書為證,而某些台灣人選擇與日本人在 ...

台灣人反紀念抗戰的真正原因,亦論二二八中外省人被屠殺源由 ...

blog.sina.com.tw/blackjack/article.php?entryid=650496

 

201574 ... 此外,我手上握有二二八基金會承認屠殺平民外省人為「暴徒」無誤的文件,台大歷史 系教授陳翠蓮稱屠殺平民外省人乃「忠義服務隊」所為並為蔣介石 ...

 


藍教頭秀完整影片!反課綱學生:是鄭南榕受228迫害啦
2015/07/24 15:31:00  
 http://www.setn.com/News.aspx?NewsID=86564

想澄清,卻分不清,我胸口好痛。
 
政治中心/綜合報導
22日反課綱學生在教育部過夜抗爭,23日撤離現場。「藍教頭」團隊在抗議當天於教育部現場隨機街訪,其中一名黃姓同學指「陳澄波是受228事件迫害的外省人」,影片播出後他跳出來澄清,表示當時原本要講「鄭南榕」,不小心講成「陳澄波」,卻全被剪掉,批評藍教頭斷章取義;對此,藍教頭24日也反擊,公布該名同學的完整訪談影片,影片中黃同學確實改口「鄭南榕」,但其實228事件那年鄭南榕才剛出生,因此就算改成鄭南榕的回答,也不符合史實。
  延伸閱讀 - 前情提要
鬧笑話!課綱微調調整什麼?抗議學生:呃,我不太清楚
http://www.setn.com/News.aspx?NewsID=86460
影片中,藍教頭問黃姓同學對228事件的看法,黃姓同學回應:「新課綱裡面反而著重在於本省人的受到壓迫,然後外省人,其實有些外省人被受到壓迫是更嚴重的就是像『陳澄波』那種。」不過隨後馬上改口,更正表示:「呃,不是,那個『鄭南榕』那種。」
台灣知名畫家陳澄波為土生土長的本省人,為228事件受難者;而支持台灣獨立運動的鄭南榕雖為外省人,但228事件爆發後他才出生,與228事件並無關係。藍教頭以此影片自清、並公布完整影片,表示自己並沒有斷章取義,但因為完整對話仍有許多不清楚的說明,因此藍教頭表示,他當時在剪接影片時,「真的很苦惱」,因為怎麼剪,學生的說法都不對。

*************

聯合/陳澄波與鄭南榕
2015-07-25 02:33:51 聯合報 聯合報黑白集 
去年有過大學生攻進行政院的教訓,又上演中學生夜闖教育部的戲碼,只能說相關單位的部署應對太不用心了。儘管警方宣稱這次的逮捕行動如何「依法行事」,但由於對象是卅多名中學生和記者,從觀瞻上看,氣勢即矮了一截。

從另一方面看,反課綱運動到底在反些什麼,走到今天的地步,也讓外界無從了解。有民眾當街問這群學生:課綱到底有什麼問題?多數學生支吾其詞,說不出所以然;更遑論他們留在地上的抗議字眼,錯字連連,連台灣的英文也拼錯。一名學生談到二二八,形容陳澄波為「受到壓迫的外省人」;他又補充說,在二二八事件中,像鄭南榕是外省人的這種特殊例子,課綱都沒有寫進去。

陳澄波和鄭南榕兩人在這種情形下交會,不免令人百感交集。陳澄波是日據時代知名台籍畫家,曾任教上海,二戰結束後當選嘉義首屆參議會議員;未料,他在二二八事件中志願擔任調停工作時,遭到粗暴殺害。至於鄭南榕,其父來自福建福州,但他是在二二八事件後才誕生於台北;在一九八九年,因主張台獨及百分之百的言論自由,引火自焚身亡。因此,反課綱學生弄錯陳澄波省籍也就算了,把鄭南榕說成二二八受難者,根本是跳接歷史。

學生對於歷史事實的一知半解,其實情有可原,古今中外這麼多人物和事件誰能全部弄得透徹?但也正因為高中課綱裝不下那麼多故事,所以有些人和事應留待有興趣的同學在課外自行研讀,而不必放進教科書裡;否則,學生恐怕難以負荷。

陳澄波和鄭南榕被當成同是二二八人物,其實是反課綱運動的照妖鏡。該問的是,推動中學生上街的那些黑手,到底給了這些學生什麼教育?

**************************

課綱紛爭/粉飾殖民統治 這不洗腦?
2015-07-25 02:33:53 聯合報 黃光國/台灣大學心理系教授(台北市) 
反課綱團體動員國、高中學生包圍教育部,在現場夜宿,部分學生帶梯子爬過圍牆,闖進大樓,占領部長室,在警方驅趕逮捕時,學生不斷高喊:「退回洗腦課綱,捍衛教育尊嚴」,「教育不是兒戲,學生不是白癡!」

教育部官員羅列出「反課綱」團體爭議的主題,共計有十七項,大多是專有名詞,包括把「日本統治」改成「日本殖民統治」、「接收台灣」改成「光復台灣」、「慰安婦」改成「婦女被強迫做慰安婦」、「中國」改成「中國大陸」等等。任何人都不難看出:所謂「反課綱」運動,其實是「台灣國」和「中華民國」兩種意識型態之爭。我感到大惑不解的是:即使台灣想獨立建國,有必要為日本在台灣的殖民統治擦脂抹粉嗎?為日本殖民統治擦脂抹粉,就能維護「台灣教育的尊嚴」嗎?

從中日甲午戰爭結束,日本從滿清政府取得台灣統治權後,便認為:台灣的土地及人民皆屬「日清戰役」的戰利品,土地為日本國的一部分,但人民則有區別。台灣人就是台灣人,不是日本人。在施政方面也有很清楚的區別。在台灣,日人自稱為「內地人」,台灣人為「本島人」,在人民的權利與義務方面都有差別的規定。

在教育方面,日據時代的初等教育有「小學校」與「公學校」之分,只有日人才能讀「小學校」,台灣人只能入「公學校」。中等教育也是分別區隔,在台北的中等學校,一中(建國中學)、一高女(一女中)、二高女(中山女中),都是日人子弟的學校,二中(成功中學)及三高女,才是台灣人就讀的學校。以人口來比較,台灣人能進入中學校的比例很低。

高等教育更加限制台灣人的上進機會。作為台灣大學前身的台北帝大,絕大多數的人文及社會學科,都不招收本島學生。因為殖民地的青年,不需要念這些學科。當時台灣人念的,主要是醫科和農科。我的祖父是「台灣總督府醫學校」第四屆的畢業生。畢業後,擔任「公醫」的官職。當時日本人在台灣任官,一般公教人員之薪俸一律比「本島人」加六成給付,稱為「大割の加俸」。我的父親從「台北醫學專門學校」畢業後,不願意接受這種「次等國民」的差別待遇,所以到東北「滿洲國」去謀生。結果旅居東北的五千名台灣人中,竟然有一千人是醫生,東北人甚至以為台灣是「醫生島」!

再就綠營名嘴誇耀的「日本兵」而言,日本人認為當兵是日本男兒的「本望」(願望),能夠光宗耀祖,非日本人不可當「日本兵」。殖民地的台灣人不是日本人,所以不必當兵。一九三七年「支那事變」以後,日本人開始推廣皇民化運動,在鄉間各地的公學校(「日支事變」後改成「國民學校」)組織「青年團」,由校長任團長,當過兵的老師任教官,每隔幾天就召集十五歲至二十歲的男女青年,實施軍事訓練及精神教育,並誘導青年入伍當兵。

二次大戰之初,台灣人仍沒有資格當「日本兵」,只能當「軍屬」或「軍夫」,到中國大陸替「日本兵」擔任後勤補給工作。到一九四二年,太平洋戰爭逆轉,日本才開始在台灣徵「志願兵」,到南洋和海南島作戰。「日本兵」和「志願兵」的最大差別在於:日本人被召集者,在職服務單位要付本俸給其家族作生活費。台灣人是「志願兵」,不是義務兵役,所以服務單位不必給付家族生活費!

我完全贊成我們必須教育下一代認清歷史事實。可是,替「日本殖民統治」擦脂抹粉,是歷史教育的正確途徑嗎?到底哪一種課綱是「洗腦課綱」?哪一種課綱會把學生教成「白癡」?哪種課綱能維護台灣人的尊嚴?



​學生收民進黨錢 不意外←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反課綱高中生林冠華自殺新聞剪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