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5/07/08

​台灣如何無恥的虐殺轉型正義:論台灣作為殖民地必須承擔的戰犯責任

今日楊渡於中時發表「另一種凝視-還原歷史真相,找回人間正義」一文,談到台灣到底是「戰勝國」還是「戰敗國」,其略謂「... 不是戰勝國,也不是戰敗國,因為它是一個殖民地。戰敗的是日本國,戰勝的是中國,台灣是身不由己的殖民地,無論戰勝戰敗,都只是被決定的命運。戰前,被徵召參戰的是殖民地的台灣人,成為日本軍,成為美軍轟炸的戰爭炮灰;戰後,被歸還給戰勝的中國,是中國的一個省...」,看來不周,以下引申之。

有許多否定中華民國的人,認為蔣介石政權也是「殖民台灣」,台灣仍是「殖民地」,對國民黨以往的不義,應以「轉型正義」來治療。依此脈絡,楊渡所謂「被徵召參戰的是殖民地的台灣人,成為日本軍,成為美軍轟炸的戰爭炮灰」,我認為應予思辨。

據統計,從1937年至1945年,共有207183台灣人當日本兵,其中30304人陣亡。173名台灣兵戰後被判有戰爭罪行,其中26人被處死刑。殖民地的台灣人有極多是以參與「聖戰」的心情去參與日本皇軍在亞洲各地大屠殺的,也嚴重違反人權,173名台灣兵戰後被判有戰爭罪行,其中26人被處死刑就是一個證據。

因此,就算是「殖民地」,也不能完全說他們無辜,台灣目前鼓吹轉型正義之人常以漢娜•鄂蘭(Hannah Arendt)「平庸的邪惡」論國民黨的附庸,所謂「服從就等於支持」,必須清算。漢娜•鄂蘭(Hannah Arendt)她談的是納粹時代,為什麼同時期的部分台灣人參與日本皇軍大屠殺不討論?台灣在掩蓋歷史嗎?

審判德國納粹的標準,應該也要套在對亞洲大屠殺的日本皇軍頭上,即使是「殖民地台灣」的戰爭犯罪者,亦必須承擔戰犯責任。

在二次大戰中幫助日本皇軍大屠殺亞洲之台灣人,亦如附庸蔣介石白色恐怖及二二八之人,都必須經過轉型正義的審查,若只針對其中一方,都是不正義!

blackjack 2015/7/8
 

link

专访德问罪纳粹机构负责人 追逃至今未止

 日本殖民統治下的孩子 (楊逵自述)

美軍為什麼要轟炸台灣?那些台灣人不願承認面對的真實歷史及其簡介

 

以下為本人文章

皇民台灣:由蔡英文父論高級本省人的起源

反課綱微調隱瞞的罪:台灣人的聖戰

泯滅人性的某種台灣悲情

台灣是永遠的「戰敗國」嗎?論台灣媒體的錯亂

台灣應為二次大戰屠殺向世界道歉

台灣不應認同二戰軸心國德、日的核心價值:再談美軍轟炸台灣

台灣人參加南京大屠殺vs.美軍轟炸台灣

美軍為何轟炸台灣?你必須知道的台灣歷史真相!

中華民國於二戰轟炸台灣,那台籍日本兵為天皇殺了多少人?

日本人屠殺了多少無辜的台灣人?(尹章義

美國人不會忘,台灣人不想知道

日本人開始反省,台灣人卻緬懷二戰皇軍

馬關條約120周年,台灣向軸心國史觀邁進

修改教科書爭議:課綱微調要隱瞞的台灣人罪行

以謊言遮蓋謊言的台灣歷史、並淺談台漢人對原住民的大屠殺

台灣歷史研究的墮落:以課綱微調及二二八為例

蔡英文父親是日本皇民還是漢奸爭議

馬英九反對老兵接受大陸閱兵邀請非常虛偽

國安法第11條揭示:紅二代與皇民後裔將在兩岸對決

灣人反紀念抗戰的真正原因,亦論二二八中外省人被屠殺源由

謝長廷們、江春男們、姚人多們、吳叡人們還在阻撓真相

台灣轉型正義之無恥:納粹士兵受審,台灣皇軍戰犯卻沒事


另一種凝視-還原歷史真相,找回人間正義
2015年07月08日 04:10 楊渡
今年是二戰結束70周年,世界各地陸續舉辦紀念活動,歐美各國就不用說了,連澳洲都辦了活動,英法德諸國還特地拍了紀錄片;大陸也舉行「抗日戰爭和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周年」展覽會;唯獨台灣,一邊是政府舉行紀念活動,另一邊還有異議的聲音。其中有一個疑問是:台灣到底算戰勝國的一方?還是戰敗國的一方?

說法是這樣的:二戰時,台灣兵是被日本政府徵召去服役,算是日本兵,台灣是戰敗國,有什麼好紀念的?另一說法是:台灣終究是因為日本戰敗,而擺脫殖民地的命運,所以是戰勝國,應該要慶祝。

然而,台灣到底是「戰勝國」,還是「戰敗國」呢?

有朋友如此問我。我的回答比較簡單:不是戰勝國,也不是戰敗國,因為它是一個殖民地。戰敗的是日本國,戰勝的是中國,台灣是身不由己的殖民地,無論戰勝戰敗,都只是被決定的命運。戰前,被徵召參戰的是殖民地的台灣人,成為日本軍,成為美軍轟炸的戰爭炮灰;戰後,被歸還給戰勝的中國,是中國的一個省,這一點不必再拿什麼國際條約來爭議,1945年到1949年的歷史現實,台灣就是中國的一省,還派代表參加南京的制憲會議,清清楚楚,美國日本都承認。是直到1949年兩岸分裂分治,才形成今天局面,也才有了國不國的問題。

問題是:為什麼今天台灣的歷史意識會如此混亂?為什麼台灣對抗戰勝利有如此複雜的情結?為什麼到今天為止,抗戰的歷史仍如迷霧,難以釐清?

二戰結束後,猶太人、法國人、俄羅斯人、波蘭人等,都不斷在書寫這一段歷史。中國的抗戰歷史之慘烈,遠超過任何國家。歷史學者估計:「中國抗戰死傷軍民計3,500餘萬,為第二次世界大戰各國死傷之一半,中國抗戰陣亡將士計340餘萬,亦為各國陣亡將士之首,而中國抗戰陣亡將領200餘名,則為第二次世界大戰65個反法西斯國家暨法西斯國家陣亡將領之總和!中曆西曆以來,未為有也!」

然而,在整個中國史家還來不及回顧的剎那,大陸即迅速陷入國共內戰,1949年後,抗戰早已成為兩岸各自解釋的歷史。在台灣的戒嚴時期,「聯俄容共」「國共二次合作抗日」乃至於西安事變的歷史,都是史家探索的禁區,毫無真相可言,解嚴後才逐步開放。

在大陸就更不必說了,連串政治運動、文化大革命,讓諸多抗日紀念遺跡被破壞殆盡,而抗戰歷史更只剩下一種聲音,一種意識形態,真相模糊。整個影響了海峽兩岸,影響了數代中國人,影響了世界局勢的抗戰大歷史,竟因此埋沒在內戰的烽火與塵埃裡!

誰造成的悲劇?國共都有責任。而一個沒有歷史、沒有真相的民族,要怎麼走向未來?

就台灣來說,抗日的歷史更長遠。從1895年割讓開始,台灣反抗不斷,從武裝抗日的慘烈傷亡,到文化協會啟蒙、農民運動抗日,無數仁人志士坐穿日本的監牢。台灣人的反抗,遠比大陸七七事變才開始抗日,來得更早,更悲壯。可惜的是,台灣人的抗日歷史,一直不為大陸民眾所知,到今天為止,盧溝橋的抗日紀念館裡,連台灣最大規模的農民組合運動都未收集展示,大陸對台灣抗日的知識,由此可見一斑。就更不必說台灣原住民的反抗了。

坦然說,兩岸對抗日歷史的真相,仍未盡全功。台灣對大陸抗戰的艱苦卓絕了解太少,以致於無法掌握大陸民眾的感情底蘊;而大陸對台灣的抗日歷史更缺乏深度理解,是以無法了解台灣人深層的悲哀。更重要的是,台灣人並不都是親日的,台灣人仍是有骨氣的。

不然,請看台灣的原住民去東京抗議,他們拒絕讓自己的祖靈被日本人供奉在靖國神社,要求「還我祖靈」,「讓我們的祖先,回到自由的土地」。這樣的氣魄,又豈是那些徬徨自問「戰勝國戰敗國」的茫然者所能及?

還原台灣人抗日與大陸抗戰的真相,絕對不只是挖歷史遺跡,記歷史仇恨,而是要「還原歷史真相,找回人間正義」。(作者為作家)(中國時報)

關鍵字:抗戰、台灣

***********

林博文專欄-日本仍在唬弄東南亞
2015年07月08日 04:10 林博文
日本在40年代初發動太平洋戰爭的最大藉口是,幫助東南亞國家掙脫英法美荷等西方帝國主義的殖民統治。飽受日寇侵凌的中國人對這個說法也許會嗤之以鼻,但在東南亞國家卻頗為奏效,因此直到今天,日本右翼史家和媒體仍照樣放大音量吹噓他們的「功勞」。可悲的是,這些東南亞國家竟然默默地接受日本的說法。當年和日本人合作的緬甸民族英雄翁山,就是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翁山蘇姬的父親。

為太平洋戰爭找藉口

前年推出一本《中國,被遺忘的盟友》而在東西方讀書界享大名的牛津大學印度裔中國近代史教授拉納‧米德,去年在上海接受復旦大學教授和媒體的訪問時,就提到亞洲各國對日本投降70周年的理解與紀念,並沒有一種共識,各國有各國的想法,和歐洲的情況完全不同。米德以自己身為印度裔做例子,他說二戰時許多印度人認為日本人是在幫助他們脫離英國的統治,有個名叫蘇巴斯‧錢德拉‧鮑斯的印度民族英雄,也是獨立運動領袖,是日本的盟友,在加爾各答仍有他的紀念館。鮑斯曾做過國大黨黨魁,1941年投靠納粹德國。1943年11月初,一群東南亞的日本傀儡跑到東京朝貢,中國的傀儡汪精衛和周佛海亦去了。鮑斯在演說中盛讚日本「給予亞洲人民光明和指引」,那是所謂「大東亞共榮圈」的成立大會。

與日本人合作的菲律賓總統荷西‧勞雷爾亦和鮑斯同時赴日。米德說,勞雷爾的畫像今天仍掛在馬尼拉總統府裡,和其他元首並排。菲人並未因勞雷爾當日本人傀儡,就視他為「菲奸」,仍把他當菲國掙脫美國殖民統治過程中的一個民族英雄。緬甸的翁山和他的戰友八莫都是二戰期間日本的盟友,但亦被緬甸人民當作民族英雄。菲律賓、緬甸、印尼、馬來西亞和其他東南亞國家都被日本統治過,時間雖不長,控制手段亦很嚴厲、無情,但這些國家的人民認為日本人對他們比對英國俘虜還好(如電影《桂河大橋》),而且日本統治時間遠短於西方帝國主義,並從日本統治者身上學到了日後推翻西方殖民者的手段。

日戰敗70年 東南亞無感

米德認為在亞洲的所有日本殖民地中,台灣人民最順從、最聽話。米德之言,並非沒有根據,從1937年至1945年,共有207183台灣人當日本兵,其中30304人陣亡。173名台灣兵戰後被判有戰爭罪行,其中26人被處死刑。在另一方面,台灣子女就讀國民學校的比例僅次於日本本島。

米德指出,蔣介石本人亦是一個反帝國主義的人,邱吉爾一直不讓他去印度訪問,怕他去向印度領導人甘地和尼赫魯宣揚反英獨立思想。1942年2月,老蔣終於訪問印度,距他上次出國訪問俄國,已快20年了。老蔣一面敦促尼赫魯和甘地戮力抗日,甘地說他是非暴力主義者;一面又鼓勵印度尋求獨立,但又擔心他們會削弱英國在南亞次大陸的抗日力量。

東南亞國家今年在日本戰敗70周年的歷史性時刻,都沒有像海峽兩岸和南韓那樣舉行一系列紀念活動。

反之,日本卻極力拉攏菲律賓,以共同對抗中國。沒出息的阿奎諾總統,完全忘掉當年日軍在菲島的殘忍統治,對戰俘、文職俘虜以及菲人,都展現了極其野蠻的一面,而向日本右翼政客安倍賠笑臉。許多國際政論家都說,菲律賓是個失敗的國家,良有以也!

當安倍、他的妻子和其他日本大官參拜靖國神社時,東南亞國家都不當一回事,難怪日本右翼分子一直認為他們發動太平洋戰爭是替天行道!(中國時報)

關鍵字:中國、印度、日本



台灣轉型正義之無恥:納粹士兵受審,台灣皇軍戰犯卻沒事←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教宗方濟各為「有人以上帝之名對美洲原住民犯罪」而道歉,台灣人對原住民大屠殺卻無動於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