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5/06/12

​反課綱微調隱瞞的罪:台灣人的聖戰

今日蘋果日報有一篇台大歷史系教授花亦芬的投書「別用政治話術面對學生」,指責教育部以政府意志左右中小學歷史,除了批評王曉波「說「殺死兩萬人是小case」的召集人在主事」,也反駁教育部舉以色列-巴勒斯坦、以及德國-法國合編歷史教材為例,他又說「…德法聯合出版歷史教科書,一共走過了六十個年頭。而且是以「反省認錯」為出發點…」云云。看遍全文,顯然又聚焦「國族主義、納粹與白色恐怖相關主題」。恰巧,王曉波亦對此有相關討論,他表示課綱微調的目的在於調整教科書中“台灣婦女自願到海外參加慰安工作”、“熱血青年基於愛國熱忱到海外去參加聖戰”的看法。若相互對照,假設二戰時期台灣人真的把侵略與屠殺亞洲人當成「聖戰」,王曉波隱瞞當然錯,花亦芬教授不談及於此卻吹德法聯合出版歷史教科書以「反省認錯」為出發點,這簡直是虛偽至極!

既然花亦芬教授有臉談「反省認錯」,為什麼不談台灣人如何「自願」擔任日本人在亞洲大屠殺的幫凶與共犯?既然花亦芬教授有臉談「轉型正義」與納粹,為什麼不談納粹軸心國日本及其「幫兇」台灣如何犯罪?花亦芬教授有臉選擇性遺忘日本在台歷史,但全世界可不會忘!

美國國會通過譴責日本在二戰強徵慰安婦為性奴隸,除中國外,各國政府反應如美國眾議院於2007年7月30日通過了121號議案、美國參議院2014年1月16日、荷蘭議會下院2007年11月20日全票通過動議、加拿大國會下議院2007年11月29日全票通過決議、歐洲議會2007年12月13日決議、韓國國會2012年9月3日通過議案、菲律賓國會議員2007年提出議案,譴責日本在二戰期間強徵亞洲各國婦女充當日軍性奴隸,台灣某些教科書強姦這些受害者的自由意志把她們說成「自願」,花亦芬教授你說話了嗎?

日本要求美國麥格勞-希爾公司這個老牌民間教科書出版公司修改教科書關於慰安婦章節內容,麥格勞—希爾教育集團以“支持歷史事實”為由嚴詞拒絕。美國康涅狄格州大學國際歷史學教授艾利克斯•當登發起,多名美國歷史學家聯名撰文,對日本政府施壓美國出版商修改歷史教科書的行為提出質疑和批評,第一句話「作為歷史學家,我們對日本政府最近試圖壓制日本和其他國家歷史教科書中關於慰安婦的歷史表示驚愕」。花亦芬教授你說話了嗎?

可以對台灣“台灣婦女自願到海外參加慰安工作”視若無睹,又既然把台灣當「戰敗國」,那台灣在編寫教科書時,對慰安婦受害者、對在亞洲受到屠殺的被害人,花亦芬教授若不虛偽無恥的話,台灣難道不該與中國大陸、韓國、菲律賓、越南、寮國、泰國、印尼等受害最深的地方「合出教科書」?不是要轉型正義嗎?「自願參戰台灣人」二戰所為難道與納粹德國不在同一時間嗎?

之前越南排華,結果有些人以台商出氣,許多台灣人因此抓狂,殊不知台灣人在越南人的觀感中亦極差:除了官方宣導許多台灣人變態的以父子強暴越南媳婦外,台商在當地作威作福的過去、極多台灣人整天說越南有越戰生化遺毒,再看台灣人毫不反省他們幫日本侵略屠殺越南人的過去,他們打台商洩恨,難道不是台灣人的歷史態度所致?

於是,我們應該明白的是,反課綱微調若真要以台灣為中心,並落實轉型正義,首先應該做的是:既然台灣歷史學者要記錄烏山頭水庫及嘉南大圳的建造者「八田與一」,就該為同時間的強徵慰安婦與為日本侵略屠殺亞洲人而道歉!

歷史不能用來「創作國族神話」,當然也不應該用來「掩蓋台灣二戰大屠殺的罪行!」

Blackjack 2015/6/12

Link:
美軍為什麼要轟炸台灣?那些台灣人不願承認面對的真實歷史及其簡介

以下為本人文章
泯滅人性的某種台灣悲情
台灣是永遠的「戰敗國」嗎?論台灣媒體的錯亂
台灣應為二次大戰屠殺向世界道歉
台灣不應認同二戰軸心國德、日的核心價值:再談美軍轟炸台灣
台灣人參加南京大屠殺vs.美軍轟炸台灣
美軍為何轟炸台灣?你必須知道的台灣歷史真相!
中華民國於二戰轟炸台灣,那台籍日本兵為天皇殺了多少人?
日本人屠殺了多少無辜的台灣人?(一) 尹章義
美國人不會忘,台灣人不想知道
日本人開始反省,台灣人卻緬懷二戰皇軍
馬關條約120周年,台灣向軸心國史觀邁進

修改教科書爭議:課綱微調要隱瞞的台灣人罪行

焦點評論:別用政治話術面對學生(台灣大學歷史系教授花亦芬)
2015年06月12日     
從五月初高中生反課綱微調運動以來,教育部一直以「史觀」不同,來回應社會強烈的質疑與反對。歷史詮釋與歷史教育,真的如教育部認知,可以各唱各的調嗎?如果歷史教育可以任由政府意志左右,中小學教歷史是為了什麼?

學術研究都希望盡可能將目前可知的各種面向、證據搜集起來,依據理性思考邏輯,做出最好的綜合判斷。因此,當「地球中心說」被「太陽中心說」取代,相關科學知識也必須隨之更新。過去認為在胃的強酸環境下,細菌不能存活。1980年代的醫學卻證實,幽門螺旋桿菌可以存活在胃裡,而且是造成胃潰瘍與胃癌的重要原因之一。面對新知,醫學界不會說,因為「醫學觀」不同,有關幽門螺旋桿菌這個重要見解可以棄而不顧。 

教育部搞不清事實
人文社會教育,對於學界專業上有共識的最新、最好見解,也應受到同等對待。而非任由政府高舉「史觀」大旗,讓教育退步。
但教育部連什麼是歷史學講究的「事實」都搞不清楚,又如何能讓大家相信,他們有最起碼的素養可以談學術教育意義下的「史觀」?教育部提出「大家一起來寫教科書」,還講到:「國外經驗告訴我們什麼?尊重差異,積極對話」。並舉以色列-巴勒斯坦、以及德國-法國合編歷史教材為例,來證明他們的做法是對的。
鼓勵大家一起寫教科書,在微調課綱下寫嗎?用這樣的政治話術來面對學生,說得過去嗎?
以色列與巴勒斯坦合寫教科書的計劃,其上沒有充滿政治操作的課綱在主導;也沒有會說「殺死兩萬人是小case」的召集人在主事,以巴合作的基礎是希望「加強自我批判思考力(self-critical thinking)的培養,來進行對話」。但教育部這種只談表面片段現象,卻迴避具體、完整實踐脈絡的說法,不是在「陳述事實」,而是在「刻意扭曲事實」。
一個連切實切事簡述「事實」梗概都做不來的政府,能奢望他們有能力處理歷史教育問題?不懂「自我批判」為何物,就只能以「錯誤示範」不斷告訴大家,他們賴以鞏固政權的「史觀」,是建立在「拆碎七寶樓台不成片段」的斷章取義上。
德國與法國合寫教科書,基本精神是透過「反省」,在「民主多元」的核心價值上,為兩國更進一步的轉型正義共同努力,而不是為了鼓吹國族主義。我們的歷史課綱卻刻意淡化納粹與白色恐怖相關主題,此舉已嚴重違反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對教科書編寫所建議的規範。 

德法以教科書自省
馬政府上台以來的教育部是否有在沒有告知國人的情況下,進行與特定合作方「合寫課綱」之事,本文不便揣測。但以巴是開誠布公讓全世界知道他們合寫教科書的夥伴是誰;他們也清楚表明,合寫教科書是為了「加強自我批判思考力的培養,來進行對話」。我們教育部要不要鼓勵自己以及想要對話的那方,先從培養「自我批判思考力」開始?
從1951年西德開始推動與法國中小學老師討論教科書問題以來,直到2010年代德法聯合出版歷史教科書,一共走過了六十個年頭。而且是以「反省認錯」為出發點,在符合兩國各地地方政府所訂課綱框架下(不受教科書合寫計劃影響)進行。長達六十年的對話過程中,二戰後的德法也各自將自己國家的民主制度確實打造得穩固。
如果國民黨夠成熟,願意誠實處理不當黨產,並積極轉型成民主政黨,筆者深信,六十年後,不論他們想跟誰合編課綱或教科書,台灣公民會像德法那樣,在公開透明的民主體制下,寄予他們理應得到的祝福。 

************************

王曉波語中評:民進黨史觀是皇民史觀      
http://www.CRNTT.com   2015-06-11 00:38:52    
中評社北京6月11日電(記者 王秀中)台灣世新大學教授王曉波先生昨日出席甲午乙未120周年圖片展系列活動,會後就此次活動及台灣教科書等問題回答了中評社記者的提問。他表示,現在民進黨的史觀根本就是皇民史觀、日本史觀,在此情況下,讓兩岸來合作台灣歷史的研究、兩岸合作撰寫台胞抗日史是不可能的。但是可以多通過此次圖片展這樣的活動,來研究、紀念這段歷史。 

王曉波說,教科書問題在蔣介石時期基本是被忽視的,李扁時期開始篡改教科書甚至扭曲了這段台灣抗日曆史,而歌頌和肯定日本的殖民統治。馬英九上台以後,希望把課綱重新調整過來。今年8月起台灣開始實施高中歷史課綱微調後的新版本,但在島內引起軒然大波,出現很多質疑與反對的聲音。 

他說,據台灣課綱規定,課綱裡面有提到的,課本一定要寫。但是課本具體怎麼寫,“一綱多本”,有相當的自由。目前的課綱寫出的教科書,舉最簡單的例子來講,在課綱中要求寫慰安婦,目的是要曝露日本軍國主義的暴行。但根據現行課綱,有課本竟將此寫成“台灣婦女自願到海外參加慰安工作”,所以此次微調加入了“被迫”二字。其他例子來說,課綱有列出日本人在台灣征志願兵的問題,結果被寫成也有“熱血青年基於愛國熱忱到海外去參加聖戰”,所以我們要把它調整過來,改為“被迫參加戰爭”,結果很多人反對說,“也有人是自願的。”所以這個問題會怎麼樣他也不清楚。 

王曉波對中評社表示,現在民進黨的史觀根本就是皇民史觀、日本史觀,所以在此情況下,讓兩岸來合作台灣歷史的研究、兩岸合作撰寫台胞抗日史是不可能的。但是他提到,我們能做的工作還有很多。包括此次圖片展,背後做了大量的台灣史的研究工作,搜集了很多新的資料,台灣民間學者也貢獻了很多珍貴照片。台灣方面,今年台北市也會有相關展覽,但是在很多措辭問題上都無法達成一致,民進黨會掌握一定的話語權,很多事情更難做,但是學者可以發揮自己的力量,多為紀念這段歷史,研究這段歷史發揮光熱。
http://hk.crntt.com/doc/1037/9/1/6/103791604.html?coluid=93&kindid=15350&docid=103791604

********************************

要求修改教科書「慰安婦」內容 日遭美拒絕
2015年01月17日 08:41 徐秀娥/綜合報導

為捍衛教科書歷史論述,日本政府立場向來強硬,不僅與鄰國爭論不休,就連美國也時有交鋒折衝。先是為了維吉尼亞州教科書將日本海、東海名稱並列,日本當局曾提出抗議,未料近來更對美國民間教科書出版公司交涉,要求對方修改「慰安婦」內容,只因教科書說法與日本立場「有出入」。

美國《華爾街日報》15日揭露日本外務省的聲明,證實日本政府去年12月中旬曾透過日本駐美外交機構,對美國麥格勞-希爾公司提出交涉,希望這家主流出版商就出版的歷史教科書《傳統與遭遇:環球視角看過去》作出「修改」。

按照日本外務省的說法,書中關於「慰安婦」的說法存在「嚴重錯誤」,「有關描述與我們國家(日本)在『慰安婦』問題上的立場有出入」,因而要求對方修改書中章節內容。

據統計,日本在統治朝鮮半島、台灣期間,強徵南韓、台灣、中國大陸、東南亞等國大約20萬名女性充當日軍「慰安婦」。不過,日本右翼勢力一直打死不認此歷史事實。

法新社指出,對於日本在二戰中的不光彩歷史,其政府近年加強力度在海外粉飾,不過,以有關歷史內容向外國出版商提出交涉,此官方舉動頗為罕見。

********************

本再改教科书 美国历史学家联名谴责

2015-04-07 23:57:00东北网 
日本政府施压改教科书美国历史学家联名谴责
突击洗白侵略历史是徒劳的
美国历史学家协会将在今年3月出版的官方刊物《历史的角度》中,刊登一篇由19位美国知名大学历史学教授联名撰写的文章,批驳日本安倍政府篡改有关慰安妇历史的种种企图。
事件源于美国麦格劳—希尔教育集团出版的一本历史教材。这本历史教科书名为《传统和经历:有关历史的全球视野》,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一些公立高中使用。书中讲述了日本在二战中强征和胁迫超过20万名女性作为慰安妇的事实。
出版后,日本政府屡屡施压,要求麦格劳—希尔教育集团修改有关慰安妇的内容。据《产经新闻》今年1月报道,日本外务省称其在纽约总领馆的工作人员去年12月就与麦格劳—希尔教育集团人士见面,“要求修改教科书中有关慰安妇、日本与韩国争议海域的名称”,称在上述两问题上教科书的内容与日本政府所持立场相左。
麦格劳—希尔教育集团以“支持历史事实”为由严词拒绝。因此,由美国康涅狄格州大学国际历史学教授艾利克斯•当登发起,19名美国历史学家联名撰文,对日本政府施压美国出版商修改历史教科书的行为提出质疑和批评。当登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日本政府企图推翻既定的历史事实,让外界严重担忧“日本学术自由”。他指出:“安倍正试图公开粉饰已被证实的国家记忆,他需要分清记忆和历史是两回事。”
有美国主流媒体指出,安倍为了“提升日本在海外的国家形象”而突击“洗白历史”,向麦格劳—希尔教育集团施压就是其中一例。《纽约时报》在今年1月的一篇报道中直言不讳:“安倍之流的保守派篡改历史描述,将战时日本作为侵略者的行为描述成为亚洲解放而战。”
作为联名发表批评文章的历史学家之一,波士顿大学历史系教授弗兰兹斯卡•塞拉费穆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美国历史学家协会即将发表题为“与日本历史学家站在一起”的声明,是为了支持日本历史科学协会去年10月就慰安妇问题批驳安倍的声明。
康奈尔大学东亚项目高级研究员马克•塞尔登也是发表联名文章的19位历史学家之一。他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日本政府直接、公开地向美国出版商施压是很不正常的。19位美国研究日本和亚太历史的学者之所以发表联名文章,除抗议日本政府的施压外,也是为了批驳日本政府拒绝承认包括慰安妇、南京大屠杀、731部队等历史事实的企图。”塞尔登认为:“日本政坛的新民族主义正在直接伤害日韩关系以及与美国的关系,当然还有与中国的关系。”
波士顿大学历史系教授戴文•潘达思对本报记者表示,美国历史学家集体就一个特定的事件发表声明是一件非常不寻常的事情。事实是,当美国历史学界得知日本政府向麦格劳—希尔教育集团施压时,大家感到非常困扰。篡改历史不仅误人子弟,更是对学术自由的公然践踏。



修改教科書爭議:課綱微調要隱瞞的台灣人罪行←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對台灣有意義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