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5/05/06

澳洲反思:談台灣人如何虐待勞工

今日台灣出現一個新聞:澳洲廣播公司(ABC)有節目調查當地食品產業的勞工狀況,揭發很多工人受到「奴隸」待遇,包括被中介剋扣工資、住宿環境惡劣及工時長等,部分更遭受語言暴力甚至性侵。受害人包括來自香港和台灣的年輕人。報導又指,澳洲農場工人平均時薪應有21至26澳元(約新台幣514至636元),但她所接觸的部分工人時薪只有一半。一名良好教育程度的20歲香港少女在當地摘葡萄,每周工作60小時,時薪竟只得3.95澳元(約新台幣96元)。節目更稱有工人日做22小時,只得1小時睡覺。工人的居住環境亦相當惡劣,有些要50人擠在狹窄的臨時宿舍內,另有人要在穀倉、帳篷和貨櫃睡覺,更有男工人被要求睡在狗床上,有年輕女性工人亦投訴遭到性侵。…

台灣對待大陸漁工,有些也極盡虐待之能事。弄個海上「船屋」不準其登上台灣外,生活環境差也發生燒死人的意外,這種殘暴的勞工政策,可是台灣政府制定的,不像澳洲沒有此「國策」伺候 。富士康跳樓事件之外,台商要求勞工不准上廁所、罰跪一事的傳聞更駭人聽聞。 

除了仇中情緒下虐待大陸漁工外,台灣對外籍看護工的濫用與不公平對待更是罄竹難書。我就曾寫過多篇文章,因為有許多外籍看護工被強迫一天24小時全天伺候,全年無休,台灣仲介還說「24小時只要528/天」 ,時薪等於22台幣,澳洲人也沒這樣狠心吧!
台灣人如何虐待勞工

民進黨執政時期,高雄捷運虐待泰勞,因而暴動,我在2006/03/17「再也沒有比這更讓台灣難堪的」一文說到台灣如何歧視來自東南亞的外籍勞工,如今台灣人到白人國家亦受如此對待,作何感想呢?

當然也有網友質疑該報導:
sking17 發表於 2015/05/06 09:00:50# 41樓不是说澳洲没有刻薄的雇主!但是abc 报导有一部分简直是胡说八道! 什么一天工作22小时! 睡狗床!时薪相当于96元新台币! 台湾时薪也有115元,香港洗碗一个月6万元+新台币还找不到人!一天睡一两个小时请问要怎么活下去? 有那么多狗床吗? 新闻应该经过查证!不能这样捕风捉影的! 
这样哪来的新闻专业? 


什麼澳洲工作要你作22小時,有這種「耐力」為什麼不願回台灣找工作?又不是被綁架…!無論如何,台灣人虐待勞工是受國際認證的,若台灣政府要向澳洲表達意見,也該好好檢討自己如何殘暴的虐待勞工,以免貽笑世人。

Blackjack 2015/5/6

台灣虐待外勞文章link:
 台灣如何用法律壓榨外勞:15840奴工與180個教授http://m.blog.sina.com.tw/blackjack/article.php?pbgid=19586&entryid=602305
由一張綠色傳單看台灣之恥http://blog.sina.com.tw/blackjack/article.php?entryid=602333

販賣人口之島>看台灣如何凌虐外籍看護工http://blog.sina.com.tw/blackjack/article.php?entryid=649320

赴澳打工…台、港青年淪奴 甚至遭性侵
2015-05-06 03:28:10 世界日報 編譯中心/綜合4日電
澳洲是不少人打工度假的熱門選擇。然而,澳洲廣播公司(ABC)有節目調查當地食品產業的勞工狀況,揭發很多工人受到「奴隸」般待遇,包括被中介剋扣工資、住宿環境惡劣及工時長等,部分更遭受語言暴力甚至性侵。受害人包括來自香港和台灣的年輕人。
每年約有15萬人利用工作假期簽證到澳洲打工,主要是亞洲和歐洲的背包客。據ABC報導,他們大多從事低技術工作,例如採果或包裝食物,而部分人不太懂英文,更易遭到剝削。
中介扣工資 日做22小時
報導指出,超市近年不斷向農夫和食品工場壓價,迫使他們從工資著手減低成本,有中介公司於是宣稱可找來低價勞工,從中剋扣薪資,部分工人最終只拿到不足平均兩成的薪水。
報導又指,澳洲農場工人平均時薪應有21至26澳元(約新台幣514至636元),但她所接觸的部分工人時薪只有一半。一名良好教育程度的20歲香港少女在當地摘葡萄,每周工作60小時,時薪竟只得3.95澳元(約新台幣96元)。節目更稱有工人日做22小時,只得1小時睡覺。
女工遭性侵 男工睡狗床
而且,工人的居住環境亦相當惡劣,有些要50人擠在狹窄的臨時宿舍內,另有人要在穀倉、帳篷和貨櫃睡覺,更有男工人被要求睡在狗床上,有年輕女性工人亦投訴遭到性侵。
澳揭發打工族遭剝削 駐澳處關切
【中央社/台北5日電】
澳洲部份企業爆出惡意剝削外國打工族情事,中華民國駐澳代表處發出聲明,正密切注意這件事是否關係台灣度假打工青年權益,並已向澳方表示關切。
澳洲電視節目在5月4日深夜及今天整點新聞報導,澳洲大型連鎖超市及大賣場,工作環境惡劣,度假打工青年受到猶如奴隸般惡劣待遇。
駐澳大利亞代表處今天發出新聞稿,聲明對這項報導深表重視,也注意是否關係到台灣度假打工青年的權益,因此向澳洲聯邦主管官署包括移民部、聯邦警署及公平工作委員會表示關切,盼釐清真相,如果屬實應給予合理補償及改善。
駐澳代表處指出,本案若屬實,是由少數不肖仲介業者與若干雇主所造成,並非針對台灣度假打工青年,也並非常態,駐處先前已經多次主動向澳方關切度假打工青年權益。
此外,駐澳代表處已通知駐雪梨辦事處、墨爾本辦事處與布里斯本辦事處,注意後續發展;並呼籲度假打工青年注意工作權益,並請勇敢向不肖仲介、雇主及主管的霸凌及剝削說「不」,不再姑息委屈;駐澳代表處及各辦事處均可提供協助。
打工族遭剝削 台少盟:台、澳政府消極
【中央社/台北5日電】
澳洲媒體報導,當地賣場與超市剝削度假打工青年。台少盟今天表示,違法低薪聘僱、透過仲介或遊學代辦招募等是剝削常見作法,但台澳政府卻仍是消極以對。
澳洲電視節目在5月4日深夜及今天整點新聞報導,澳洲大型連鎖超市及大賣場,工作環境惡劣,度假打工青年受到猶如奴隸般惡劣待遇。
近幾年申請澳洲打工度假的年輕人快速攀升,台灣少年權益與福利促進聯盟表示,部分無良商人聯手剝削不熟悉澳洲勞動法令的年輕人,用違法低薪直接聘僱、以二簽申請證明對背包客予取予求、透過仲介或遊學代辦在台灣以「海外實習」名義招募員工等都是常見手法。
台少盟指出,不少惡質雇主以現金給薪、口頭排班、不提供真實姓名的方式聘僱青年,避免任何證據留下,這種手法常見於大城市的餐廳、咖啡店、清潔公司、建築工等,也有看準背包客對第二年簽證的需求,以不到法定1/3的薪資,聘僱背包客從事重度的勞動工作,如農場或肉廠。
台少盟表示,也有台灣商人在背包客出發前,透過打工度假分享會或進入校園招募海外實習名義,仲介年輕人赴澳洲擔任廉價勞工,且絕口不提勞工在澳洲當地應享的權益,而澳洲當地違法剝削台灣背包客的商人,也不乏台灣移民。
「T-WHY台灣打工度假青年」聯絡人許韋婷表示,打工度假原是美事一樁,但台澳許多無良商人為獲取最大利益,聯手壓榨背包客,才會有這麼多欠薪、甚至工殤的案例不斷發生,但台澳政府卻消極以對,僅處理有申訴的個案。
「T-WHY台灣打工度假青年」除了將透過和澳洲工會合作,持續向澳洲政府施壓外;也呼籲台灣政府應有所作為,如外交部應積極處理背包客受剝削問題,勞動部應規範遊學代辦和仲介誘騙青年至海外當廉價勞工,並加強勞動教育。

**************

何忍台灣外勞宿舍變成了集中營?
2005年八月二十四日      聯合報A2版焦點新聞社論

燒得樑柱發黑的辦公室,鐵絲網裡火光熊熊,與玻璃碎裂的鐵皮工寮,電影裡監獄暴動才看得到的場景,在台灣的外勞宿舍真實上演。高雄捷運泰勞的一夜"暴動"之後,相關單位正忙著追查滋事分子,有的人可能因而被遣返;但此時更值得我們關切的是:一個號稱人權立國的政府,如何讓外勞宿舍變成了鐵絲網團團圍住的勞動監獄?

一千七百個外籍勞工的工作和生活起居管理,本來就不是簡單的任務,這也絕不是今天才該想到的問題。台灣引入外勞十多年後,竟由一向被企業主視為最「聽話」的泰國勞工引發這場"暴動",毋寧是個遲到的警訊,燒出了外勞在台工作條件惡劣的真相,也映照出我們人權口號下的剝削和歧視。而如果這次涉及苛管和盤剝的,又有如外傳的黨政關係密切人士涉入勾串,那麼這樁"暴動"掀開的苛虐內幕,真是臭不可聞了。

看這次泰勞的十六項抗議訴求,包括不准喝酒,不准打手機,休假要在下午四點回營,晚上十點後沒水洗澡,每月的零用金只發放代幣卡等,分別來看都只是瑣碎的生活管理;但點點滴滴加總起來,對一個旅居異鄉的勞動工作者,就成為可怕的精神枷鎖。如果這一千七百人不是外勞,而是本地勞工,高雄捷運公司或代為管理的華磐企業敢用這樣苛刻的手段來對待他們嗎?當然不敢。

正因為他們是語言不通的廉價外勞,又因為我們自以為是經濟「先進」的國家,種族和生活水平的雙重差異,讓企業膽敢用低度物質條件來對付他們的生活需要,以剝奪他們的活動自由來降低自己經營和管理的成本。試想,卅坪大的鐵皮屋裡,擠著數百個經常超時工作的勞工,那樣的悶熱,那樣的擁擠,恐怕連鴿子都難以忍受,更何況是做什麼都被禁止、動輒就被扣錢的外勞。

許多台灣企業主和幹部有過服兵役的經驗,他們也常用軍事手段來管理外勞。早年台商投資大陸,即以高密度管理聞名,是未有兵役經驗的港商所望塵莫及。包括東莞台商為防工人偷竊而將宿舍上鎖導致數十人被火燒死,都是這類苛刻管理的產物。許多泰勞來台前,都曾借貸支付仲介費用,為了償債及保持定期匯錢回家,許多人總是百般忍耐;若不是忍無可忍,誰願冒著被遣返之險發難抗議?

這次"暴動",除了歸咎管理的嚴苛,我們不能不注意到管理廠商對外勞的各種剝削。泰勞除抱怨廠商胡亂剋扣、加班費不核實發放外,他們每月支領的五千元零用金,廠商竟強制改發代幣卡。所謂代幣,僅能在工寮內消費,轉手又讓廠商以高價賺回去;而泰勞以代幣向管理員換取新台幣,竟只能兌得八折現金。這類「黑獄風雲」中才聽得到的剝削奇譚,在台灣外勞工地翻版演出,勞委會和高雄捷運公司能說自己善盡了管理責任嗎?

出外打工的辛酸,台灣人也品嘗過。如果沒忘記台語歌「孤女的願望」一曲中所表達的迷茫、期待和堅毅混雜的心情,那些口口聲聲以「降低成本」為由引進外勞的廠商,如何忍心將自己的利潤建立在對外籍勞工無度的壓榨之上?再說,在這個剝削與被剝削的關係中,除了勞資兩造,還包括了整個台灣社會要為此付出的外部成本:對本國勞工的就業擠壓、增加的治安變數、國家的文明及人權形象;這些,政府難道聽任少數自私、貪婪的廠商全部吃乾抹淨?

因此,與其問高雄捷運進度會因這場"暴動"落後幾天、成本會提升多少,不如問問勞委會:這個龐大的外勞集中營存在如此之久,為何主管部門卻毫無所覺?在違規即遭扣錢,抗議即遭遣返的片面規定下,如果外勞不能享有協商權、團結權和罷工權,豈不注定他們要任仲介和廠商宰割?

前幾年,一位菲勞以一首「台灣,一個讓我築夢的國度」的詩在比賽中獲獎。的確,有些外勞靠著在台灣賺取的外匯,完成了他們在家鄉無法完成的夢想;但我們在滿足於這樣的歌頌之餘,更該想想多少外勞的台灣經驗留下的只是一場噩夢。至少,高雄捷運的泰勞"暴動",即足以讓我們從「築夢」的幻想中驚醒。

***************

台海觀察:正視大陸漁工在台灣的非人道待遇
夏蜀
一、大火燒出一腔怒火

    7月9日上午8時許,高雄漁工船“元勝二號”在即將進入高雄港尋求避風時,船艙失火,拋錨海上待援。台灣救援人員將船上128名大陸籍和5名越南籍漁工救起,一名大陸漁工張青靚跳海求生卻失蹤在巨浪中。獲救漁工中有8人在救援過程中,頭、手或挫傷或裂傷,另有兩人因病情嚴重,尚需住院診治。

    大陸漁工離鄉跨海來台討生活,因為台灣當局不合理政策的限制,無法上岸,只能終日甚至數月在海上飄泊,形成“台灣特色”的海上船屋,船上生活艱苦,環境差劣。

    此次失火事件發生后,漁工怒火中燒:“兩岸同是中國人,但對待大陸漁工竟然比對待越南、印尼的漁民還不如﹔他們可以進港避風并自由地在陸上行走、購物,惟獨大陸漁工不行!”還有人質問:“為什么台灣當局興建完成的大陸漁工安置中心,寧可任其閑置荒廢,也不讓他們進駐,不知台灣人權何在?”有位大陸漁工心痛地說,他們只想乘避風的時候,到大陸漁工暫時收容中心洗個熱水澡、理個頭發,台灣當局卻不准其跨上碼頭一步。

    二、大火燒出一堆問題

    1、大陸漁工在台灣的非人道待遇

    大陸漁工的非人道待遇問題,其實存在已久,只不過是台灣有關主管機關,一直故意視而未見,任令其長期虛懸擱置而已。一方面依據台灣現行法令,雇用大陸漁工屬非法行為,在可預見的未來也沒有開放跡象﹔另一方面,有關方面對傳統漁撈業的嚴重缺工問題又根本是束手無策,結果是近海漁業雇用大陸漁工比例已近乎百分之百,相關單位連個最起碼的管理辦法都沒有,唯一的做法就是將他們長期隔離在所謂“海上旅館”里,除了台風、生病之外一律不准上岸。所謂“海上旅館”,就是上百名漁工,擠在不滿百噸的漁船中,平均一平大的空間塞四個人,吃喝拉撒睡都在上面。

    難道因為非法,這些大陸漁工所遭受的非人道待遇,就可以被合理化?今天在台灣的外籍勞工與幫佣都享有起碼的勞保、工資保障待遇,何以同樣替台灣漁業打拚的大陸漁工統統不適用?一向自詡“捍衛人權”的台灣,卻任令大批大陸漁工遭受非人道待遇,這是怎樣一個對比? 

    2、台灣當局政策與現實需要的矛盾

    大陸漁工的問題,涉及台灣目前的大陸政策,也觸及現今台灣漁業發展的政策。前者觸及大陸勞工應否合法化的爭議,后者觸及若干漁民與船東的現實利益。大陸漁工難以合法化,那么漁船雇用大陸漁工就該取締不是?問題又來了,台灣漁業勞力市場嚴重供需失衡的情形又該怎么解決?惡劣的勞動條件,偏低的工資,不要說本地勞工,東南亞外勞都不一定有意愿,只有來自大陸的漁工還愿意忍受,有關方面若要下手取締,那近海與遠洋漁船半數以上可能都要停駛了。對于台灣海上作業工作,大陸漁工成了不二人選,但他們辛苦賣命,卻要把命交給大海、風災。或許老板們沒這樣狠心,但當局的法令卻是這樣,能不讓人憤慨?如果那些錯誤的政策法令不能更改,那么最起碼,讓那些大陸漁工享有合理的、人道的、那怕是最低限度的勞工待遇吧!畢竟人權不是放在嘴上說的。

    3、台灣對大陸有關方面的抗議置若罔聞

    中國政府有關主管機關一直關心大陸漁工的安全和處境問題。今年初大陸方面對大陸漁工所受到的非人道待遇感到不滿,表示在台灣方面未做改善前,將不再放行大陸漁工在台灣漁船上打工。台灣方面當時態度強硬,以開放東南亞漁工回應,并不理會大陸方面的建議。大陸從今年二月起暫時停止對台輸出漁工業務,意在抗議台灣對待大陸漁工的態度,以及台灣漁船干部對大陸漁工管理不當的行為。台灣鮪魚公會總干事黃昭欽對此表示,之所以會引起大陸方面的強烈不滿,主要是台灣“漁政單位對大陸漁工的安置與管理不妥善,不把大陸漁工當人看”。

    三、切實保障大陸漁工合法權益

    此次事故使大陸漁工在台灣的非人道待遇廣受關注,台灣當局飽受輿論的批評和遣責。台“行政院長”被迫出面表示:這次事故暴露出大陸漁工管理、海上船屋超載等問題。為解決現行海上暫置大陸船員所造成的衛生、安全等問題,“農委會”等單位要盡快在五處地方修建大陸船員岸上安置處所。有人還提出“大陸漁工安置中心計划”,內容包括:在蘇澳等五處漁港設置大陸漁工安置中心,采封閉式區塊,設立于安檢站旁,聘請人員管理大陸漁工。由警方或海巡署列為業務管轄區,并由地區漁會支付相關費用,同時限定每一中心安置人數。該計划在某些方面雖然仍存在不人道的做法,但總的說來,如能盡快實施,也能對暫緩大陸漁工的水火處境有所幫助。 
來源:人民網 2002年7月13日
(責任編輯:張愛敬)


台灣應為二次大戰屠殺向世界道歉←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台灣要加入軸心國史觀,安倍為何要向台灣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