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5/04/28

台灣應為二次大戰屠殺向世界道歉

近來馬英九因教科書調整課綱一事引起廣大批評,主要還是質疑「中國史」在台灣被重視的情況。連所謂「統派媒體」聯合報亦以問紙團隊「台灣史觀或中國史觀 誰來定奪?」一文來討論「史觀」。依我的看法,現在所謂「台灣史觀」根本難稱公正,像我閱讀馬階博士《福爾摩沙紀事:馬偕台灣回憶錄》發現漢人對原住民的壓迫,還有自荷蘭、明鄭、滿清來台後利用漢人對原住民趕盡殺絕的瘋狂屠殺、侵略佔地。就以現存漢人無恥的「原漢通婚」謊言為例,馬階就說原住民認為「漢人對於任何疑點都有辦法加以合理化,並從什麼都沒有,而能變成擁有這土地。」,所謂平埔族「土地當嫁妝」一說當然必須揚棄。如果真要談「史觀」,台灣人必須為種族滅絕的反人類罪行認錯、反省,以避免其再度發生。

其次,有許多持「台灣史觀」者認為應該把台灣歸為二次大戰的「戰敗國」。以二次大戰期間日本軍隊的組成來說,既有朝鮮籍日本兵也有台籍日本兵,為什麼朝鮮不自認自己是「戰敗國」呢?

儘管1910年大韓帝國(李氏朝鮮)成為日本殖民地是透過日韓合併條約所完成,但沒有人認為這是大韓帝國的人民或皇朝的意志所向。日本對其徵兵,當然也不存在人民與政府間「徵兵義務」、「國家與人民」間的關係。換句話說,大韓帝國人民屬於被壓迫、非自願,無論其朝鮮籍日本兵做了什麼,都不能視做大韓帝國選擇成為「軸心國」的一員,當然亦非「戰敗國」。

台灣因滿清甲午之戰戰敗而割讓給日本,按照道理說也算「非自願」,但前副總統呂秀蓮曾前往日本下關的春帆樓「慶祝」清、日在那簽定「馬關條約」,她說「因為…《馬關條約》,台灣終能脫離中國,讓我至感不幸中之大幸」,現在這種想法已成為所謂「台灣史觀」的主流思潮。

雖然日本統治台灣期間,包含一開始的諸多鄉土志士「乙未抗日」、以生命對抗日本的侵略,但現在顯然被現代台灣人當成屁。許多台灣人忽視百年前台灣人自始不願被日本統治的初衷,又美化台籍日本兵參軍的悲劇,把他們說成拿著血書、唱著「南十字星台灣軍」的台灣先烈…。幾年前自焚抗議的台籍日本兵許昭榮要是知道現在台灣人消費他們的悲哀,絕對死不瞑目!

然而,既然所謂持「台灣史觀」者自甘為「二戰戰敗國」而抹殺台籍日本兵「生為台灣人的悲哀」,那這些人就應該承擔起「二次大戰戰犯」的歷史責任。因為,以他們的邏輯,台灣米成為了在東南亞大屠殺日軍的軍糧,拿著血書、唱著「南十字星台灣軍」的台灣先烈是日本戰犯的「共犯」!

極多台灣人屬於「歷史盲」,對二次大戰是「反法西斯戰爭」茫然無知,他們不知道日本在世界如何屠殺人民、強徵慰安婦作性奴隸,也不知道另一個軸心國德國如何屠殺猶太人,他們更不知日本、德國如何凌虐戰俘!許多台灣人就是希望台灣成為「二戰戰敗國」的一員!  

是故,既是戰敗國,台灣就應為二次大戰屠殺向世界道歉,台灣應向被屠殺的印尼、菲律賓等南洋戰役之受害者、沖繩戰役倖存者及後代、二戰中被日本大屠殺的人民與國家認錯、道歉、賠償!若「統派媒體」聯合報該文「…因為新住民增加,我們會需要學習越南、泰國、印尼等地的歷史呢!…」一語為真,台灣身為「二戰戰敗國」更是該向他們贖罪!

我知道台籍日本兵許昭榮的故事後深感台灣人的不幸與悲哀,但許多人爭相將台灣推向軸心國「二戰戰敗國」的行列,不如說更是漠視他們的犧牲!無論如何,如果台灣人的新選擇包含自認為「二戰戰敗國」,那台灣為二次大戰屠殺向世界道歉就有其必要性!

不是說牢記歷史才能避免歷史悲劇再度發生嗎?
   
Blackjack 2015/4/28

link:

台灣不應認同二戰軸心國德、日的核心價值:再談美軍轟炸台灣
台灣人參加南京大屠殺vs.美軍轟炸台灣
美軍為何轟炸台灣?你必須知道的台灣歷史真相!
中華民國於二戰轟炸台灣,那台籍日本兵為天皇殺了多少人?
日本人屠殺了多少無辜的台灣人?(一) 尹章義
美國人不會忘,台灣人不想知道
日本人開始反省,台灣人卻緬懷二戰皇軍
馬關條約120周年,台灣向軸心國史觀邁進


時論─甲午恩怨說分明
2014年03月11日 04:09 林金源
前副總統呂秀蓮3月8日來函,對於7日拙文指呂「前往馬關朝聖,感謝日本據台」一節有所指正。呂文說:「當年有台日各界人士100多名在春帆樓回顧百年歷史,既非朝聖,更非感謝日本,重點在譴責中國當局完全不顧台灣400多萬人的意願,出賣台灣,其結果是讓台灣脫離腐敗、落後祖國。」

甲午戰後《馬關條約》除了割台之外,還割遼東半島。若非後來三國干涉還遼,滿清連「龍興之地」都被日本占去,中央政府並未獨薄台灣。

「人為刀俎,我為魚肉」之下,祖國並未如呂所說「出賣」台灣,而是日本「搶奪」了台灣。我們豈能獨責防禦的祖國,反倒縱容侵略的敵國?

何況戰敗者哪有資格談「意願」?馬關談判中因拒絕割台,以致遭日偏激分子刺殺的李鴻章,難道真如呂氏所說,不顧台灣人的「意願」嗎?清廷關照過遼東半島的「意願」嗎?日本會尊重台灣人的「意願」嗎?

李鴻章與左宗棠曾在御前展開海防、塞防孰重孰輕的辯論。李主張加強海防,爾後台灣的積極建設都跟李的主張有關。這樣的李鴻章,會說出「台灣鳥不語,花不香。男無情,女無義。棄之並不可惜」的話嗎?偏偏包括呂女士在內的現實政治中人,都曾把這句不知出處的話,硬塞入李鴻章嘴裡,製造悲情台獨史觀。

呂女士的心情是矛盾的,她一方面指責清廷不顧台灣人(拒絕割讓的)意願,一方面又說台灣脫離的是腐敗、落後的祖國。台灣如果不願被割讓,怎會嫌棄祖國的腐敗與落後?如果祖國腐敗又落後,台灣的意願到底是堅拒割讓,還是慶幸割讓?

呂秀蓮在春帆樓說:「因為…《馬關條約》,台灣終能脫離中國,讓我至感不幸中之大幸」。這是1995年4月18日報紙的白紙黑字。當時和呂一起去馬關的人士,如果「既非朝聖,更非感謝日本」,為何要選在《馬關條約》簽訂百年紀念日,而不是日本投降紀念日?

一段國恥,兩種反應。不做中國人的人,所以對於國恥無感,依賴強權制衡祖國是其上策。國恥是繼承愛國傳統之台灣人的刻骨銘心之痛,他們不抱怨祖國,只想盡一己之力讓國家富強,才能贏回尊嚴,不再被欺凌。

(作者為淡江大學副教授)


請先摘掉看台灣的粉紅色眼鏡!←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澳洲反思:談台灣人如何虐待勞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