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5/04/22

高級外省人之嘴臉:難道​梁文傑大陳義胞的特權神聖不可侵犯?

今日聯合晚報午後熱評「低級的是心態 不是出身」點名批判台北市議員梁文傑低級外省人一說,我多次回應都被其刪除,現在更設我為黑名單,不讓我回應,難道你們大陳義胞的特權神聖不可侵犯?

梁文傑對聯合晚報的反駁說「…指出這個事實是在"撕裂族群"嗎?這把我搞迷糊了。…如果這是"撕裂外省族群",那就讓它撕裂好了,這樣,大多數的低級外省人才不會繼續被黨國神話所控制。」,我指出大陳義胞社區的都更特權、送房、送船特權,結果梁文傑卻刪文,這種掩蓋歷史的手法,怎麼有臉講「指出這個事實」?你不是封殺我提到的大陳義胞特權之言論傳播嗎?

Blackjack 2015/4/22

以下是我貼在梁文傑臉書卻被封殺的言論,以受公評: 

台北市議員梁文傑你也蠻會掰的
大陳義胞社區都更特權無以復加
你怎麼有臉說"最低級外省人"??

前陣子去參加那個邀請你的大陳展覽
看到國民黨給你們族群的漁船
還有超級都更利益
居然說自己"最低級外省人"!?

還嫌你們的外省族群利益不夠多是吧??

blackjack 2015/4/20


荒謬的大陳義胞社區都更特權
http://blog.sina.com.tw/blackjack/article.php?pbgid=19586&entryid=649018

民進黨第一文膽梁文傑的外省特權:大陳義胞村的法律定位初探
http://blog.sina.com.tw/blackjack/article.php?entryid=598365

舔梁文傑也不是這樣舔的:談永和大陳義胞村267億都更
http://blog.sina.com.tw/blackjack/article.php?pbgid=19586&entryid=635395

梁文傑欺騙陳菊
http://blog.sina.com.tw/blackjack/article.php?entryid=643309

***********
民進黨第一文膽梁文傑的外省特權:大陳義胞村的法律定位初探
http://blog.sina.com.tw/blackjack/article.php?entryid=598365
(3)這難道不是省籍特權?

根據梁文傑自己的說法,他家人被安排工作的一大堆,還有那些「忠黨愛國」的「情操」,這不就是吳乃德、張茂桂所言「恩庇體制」的再現?外省人除了黑官漂白的甲等特考與許多軍官轉公教的省籍安排工作特權,有哪些非大陳外省人誰能像梁文傑家族這麼好命?

(4)梁文傑自己的說法前後極矛盾

先看兩段梁的說法:
WC(wenchiehl) 於 2010-02-18 09:28
大陳人來台的分配住所, 似乎是按原來在島上的職業來劃分的. 我爺爺在島上是做小生意的, 就分配到永和. 我外公是漁民, 就分配到高雄林園打漁去. (也是10坪屋)  後來是身體實在不好, 才想辦法北上到永和大陳村租屋謀生. 先是學做大陳年糕的手藝, 後來才有機會到調查局當個工友.(下略)
WC(wenchiehl) 於 2010-02-18 19:00 回覆:
blackjack先生, 我家在永和大陳新村並沒有房子(下略)…


我並沒有指控梁文傑住在永和大陳新村,我只說永和大陳新村跟原住民比太誇張,很明顯梁文傑又在歪曲事實。

但我現在要公開指控,梁文傑家族至少獲得兩處土地分配,以下是他的證言:
1.高雄:我外公是漁民, 就分配到高雄林園打漁去. (也是10坪屋) 
2.永和:我爺爺在島上是做小生意的, 就分配到永和


梁文傑說他在永和大陳新村並沒有房子,我也沒說他在永和大陳新村有房子,但國民黨對梁文傑家族的厚愛極其驚人,居然分兩棟以上。

(5)梁文傑論證的荒謬

民進黨第一文膽梁文傑不但對自己的話很會忘,回應我的話也湊不到一起,不斷的把我的話亂引申,難道我每回應一次就要拍照存證一次?
我說明他講的事實就變成我「討厭他」、「怨恨」、「把大陳人說得貪得無饜」,民進黨第一文膽梁文傑你為什麼不看看自己的嘴臉,看看我提供的論證與事實,看看大家會認為誰「貪得無饜」?

難道你梁文傑認為政府應該無償給房地給你們這些外省人?

難道你梁文傑認為政府應該提供公務員涼缺、爽缺給你們這些外省人?

你自己都說「外公從年輕時就身體不好,如果沒進調查局有安穩的公家飯可吃,他可能早在三十年前就過世了。」…,我講的話哪裡過份??

把梁文傑的外公算進去他們家族根本就是剛好而已,因為他外公還把薪水供梁文傑一家享用,這可是他自己說的。

我認為若是我引用梁文傑的話被他認為是「把大陳人說得貪得無饜」,那是他自己「把大陳人說得貪得無饜」!

************

台北市議員梁文傑
1 hr • Edited • 
剛才知道聯晚用了一篇社論來罵我撕裂族群, 但這篇文章的邏輯我實在看不懂。
在傳統的黨外論述中, 外省人一向被視為單一的統治集團,但實際上當初來台的200萬人中, 和國民黨政權核心的關係都不相同。被抓伕來台的老兵和腰緾萬貫的上海大老闆(如徐旭東家族), 當然不是同一種人;情報頭子蔣經國和被他捉拿鎮壓的外省反對者們,當然也不是活在同一個世界。
在外省人的世界裏,和統治核心的密切程度決定了你的地位高低,如果你看過白先勇的<台北人>,就會知道外省人真的有分三六九等。
外省人分高低是一個事實,就像同樣是滿州人,也有主子和奴才之分。我之所以會是民進黨,很大的原因是我家和國民黨統治核心的關係實在遠到不像話,遠到比許多台籍家庭還遠,讓我不知道為什麼我必須要對這個政黨感恩戴德。如果我是國民黨高官之子,我極可能不會是今天的我。
我高中時代最好的朋友叫楊偉中,我們當時同樣是反國民黨的左派份子。二十多年後,他回歸國民黨當發言人去了,我還在民進黨。我認為主要原因就是出身背景不同。他的父親是地位尊崇的國民黨教授,在統治圈子極有聲望,我則是大陳島漁民的後代而已,就想回歸也無處可回。
指出這個事實是在"撕裂族群"嗎?這把我搞迷糊了。持這種說法的人意思大概是,外省人就是外省人,應該團結在一起,不要分你我。問題是,維持一個外省人不分彼此的神話究竟對誰有好處?既然我和蔣萬安的出身本來就一高一低,為什麼硬要我和他不分彼此?
如果這是"撕裂外省族群",那就讓它撕裂好了,這樣,大多數的低級外省人才不會繼續被黨國神話所控制。

*****

聯晚/低級的是心態 不是出身
2015-04-22 15:21:31 聯合晚報 聯合晚報午後熱評 
台北市議員梁文傑大發高論,將外省人分成四種,然後說自己是外省人裡最低級。而他可能的選舉競爭對手,是最高級的一種。梁文傑講對了一件事,說出這種言論的他確實低級,但低級之處不在出身,而在為了自己的政治利益,挑動族群撕裂的心態。

這些年來,族群問題伴隨著台灣的民主發展越演越烈,梁文傑這種人當居首功。無數的政治人物,用把族群當作選票提款機來消費。其實,現在走在街上,或者大家平日接觸的朋友、同儕,誰分得出誰是外省人、本省人。誰又能像梁文傑,分得出誰是高級外省人、低級外省人。誰又會因為這些出身看不起對方,或者妄下評論?

外省第二代的梁文傑,在分高級外省人和低級外省人的時候,恐怕並不是真的把自己當低級外省人,只不過自認此舉,可以向他的政黨支持者輸誠,強調自己是覺醒外省人罷了。一個政治人物,該從自己的主張、政績來獲得選民認同,用這種不入流的招數,只能說是可悲而已。

更可悲的是,梁文傑這種言論,還真的可能有選民埋單。族群牌之所以有效,是因為政治主張和政績必須透過辯論和檢驗見真章,但一個人出身如何,卻不是自己能夠決定。所以只要扣上「非我族類」的帽子,不管這頂帽子來自省籍或者政經地位,就很容易在「非黑即白」的二元思維獲得認同。只是當這種仇恨的種子被散播後,和諧的社會氣氛,以及就事論事的理性空間,就再也回不去了。

民進黨可能重新執政,但假如坐視梁文傑這種族群撕裂者大放厥詞,就算執政,未來也沒有資格要求不同的政治主張者理性監督,梁文傑應該好好想想,這樣的言論是否恰當。

梁文傑facebook
梁文傑facebook
 


​賣農漁產品到大陸,台灣照樣反共反華←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台灣是網路霸凌的天堂>通訊保障及監察法害死楊又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