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5/03/14

​台美斷交果然是欺騙社會詐欺世界

王毅在全國人大記者會上表示,中國參與設計與打造聯合國,第一個簽署了聯合國憲章。報導說,綠營媒體抨擊並認為王毅的說法是要將1945年共同創辦聯合國的「中華民國」,偷天換日成「中華人民共和國」。台灣外交部強調:參與聯合國設計建造並簽署憲章者都是「中華民國」,「歷史事實至為明確,應予正視」。台聯立委賴振昌批王毅「睜眼說瞎話,黑的講成白的」;民進黨立委陳其邁更質疑:「中華民國」被「中國」取代,只有「一中」沒有「各表」。如果把時鐘倒撥,聯合國憲章於1945年6月26日在舊金山簽字,並於1945年10月24日生效。中國在聯合國憲章上第一個簽字,美國代表最後一個簽字,外蒙古獨立公民投票遲至1945年10月20日舉行。換句話說,加入聯合國時的「中華民國」包含外蒙,現在呢?

美國與「中華民國」建交過,但他建交的對象是包含外蒙的「中華民國」,簽訂許多條約的對象也非以台灣為主體的「中華民國」。後來「中華民國」與美斷交,固然你可以說這兩個中華民國內涵不同,但可以說台美斷交嗎? (見 台灣關係法之前世今生:台美未建交,何來斷交(二)台美斷交妄想症

台美未曾建交,何來斷交?

如果自認台灣就是中華民國,台灣可曾在聯合國憲章上簽字?

這些小丑就像瓜瓜叫的青蛙,要讓人以為他很大,其實不然。

不是因為「中華民國」變小,美國怎麼會放棄與中華民國的外交關係?

而民進黨、台聯、綠營媒體、外交部,若要把聯合國上的中華民國與現在的台灣連結,那中華民國憲法就與台灣有關了,怎能繼續把中華民國當成外來政權?你們想清楚了嗎?

Blackjack 2015/3/14

時論─中華民國在中國之外?
2015年03月14日 04:10
石佳音
大陸外長王毅最近說「70年前『中國』親手參與了聯合國的設計和建造」,台灣遂又掀起「參與創建聯合國」的話語權之爭。

我外交部強調:參與聯合國設計建造並簽署憲章者都是「中華民國」,「歷史事實至為明確,應予正視」。台聯立委賴振昌批王毅「睜眼說瞎話,黑的講成白的」;民進黨立委陳其邁更質疑:「中華民國」被「中國」取代,只有「一中」沒有「各表」。

既然外交部要求正視史實,我們就讓史實來說話。

「中國」之名起自西周。自1689年第一個遵照西方國際法簽訂的《中俄尼布楚條約》起,「中國」就被用來對外自稱我國。此一用法在後來的條約(包括馬關條約)裡仍然延續,而以「大清國」指稱政府(朝廷)。

辛亥鼎革後,孫文在民元元旦發表〈臨時大總統宣言書〉,首句「『中華民國』締造之始」,次句即「夫『中國』專制政治之毒至二百餘年來而滋甚」。可見「中華民國」只是新政府國號,國家還是「中國」。中華民國與大清帝國是同一「中國」內,先後相繼的兩個中央政府之國號。如同一人可改姓名而本人不變。故民國年間,中華民國皆樂見國際稱其為「中國」,以確立政權合法性。

1945年6月26日,50國代表在《聯合國憲章》正文後逐一簽字。中華民國作為創始會員國,其國號在《憲章》正文出現兩次。但是,在我國代表團簽字的那一頁左上角,印的卻是「中國」二字。按照陳其邁的邏輯,以「中國」取代「中華民國」的元凶不是王毅,是聯合國。可見在聯合國憲章上,「中華民國」和「中國」的關係正如姓名與本人,稱呼姓名和直指本人效力相同。

1949年後,聯合國內出現中國代表權之爭,也可視為中國的姓名之爭──由哪個姓名(國號)來代表全中國?

最初22年裡,ROC在聯合國代表全中國。因此1955年ROC在安理會中能一票否決外蒙入會。否則國際哪能容許蕞爾小島台灣擁有如此權力?

1971年,聯大2758號決議也只承認PRC是中國在聯合國內唯一合法代表,被驅逐出會的是「蔣介石的代表」(即ROC代表),不是作為中國一部分的台澎金馬。所以,依聯合國官方立場,中國主權一直包括台海兩岸,也始終是創始會員國和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只是經過代表權轉換,PRC繼承了ROC,繼續代表中國參與聯合國。

大陸從來沒有抗議《聯合國憲章》正文提到「中華民國」,這就是正視史實;王毅的講話直接稱「中國」,也符合《憲章》簽字頁的史實。而且,聯合國成立時中國還在國民黨訓政時期,但簽字代表卻包括中共董必武(及青年黨、國社黨代表),可見此團不只代表國民政府,而是代表全中國參與創建聯合國。

台灣若真以中華民國領導抗戰、參與創建聯合國為榮,就該盡速與大陸舉行政治談判,理順兩岸關係(包括國號問題),再由兩岸共組代表團參與聯合國。如果只堅持「姓名」卻想排除「本人」,豈不是想使「中華民國」脫離「中國」、將「一中」各表成「兩中」?(作者為中國文化大學政治學系助理教授)

**********************************

旺報社評-不是王毅偷天換日 是綠營仇中
2015年03月14日 04:10
本報訊

今年是聯合國成立七十周年,大陸外交部長王毅在全國人大記者會上表示,中國參與設計與打造聯合國,第一個簽署了聯合國憲章,綠營媒體立刻抨擊,認為王毅的說法是要將1945年共同創辦聯合國的「中華民國」,偷天換日成「中華人民共和國」。

平常避中華民國唯恐不及的綠營立委,忽然變身成為「中華民國」鐵粉,挺身捍衛中華民國。民進黨立委陳其邁質疑,馬政府兩岸政策一再主張「一中各表」,但王毅的說法正是打臉馬政府,只有一中根本沒有各表,中華民國早被中國取代。

思辨議題的首要原則是就事論事,不因人廢言,不能因為說話的人是大陸外交部長王毅就因而廢言。讓我們回到王毅的談話與綠營的反應,看看是王毅的談話有問題?還是綠營的質疑有問題?

首先,真正偷天換日的不是王毅,而是陳其邁等綠營人士與綠營媒體。如果王毅說「『中華人民共和國』參與設計與打造聯合國,第一個簽署聯合國憲章。」那麼偷天換日的就是王毅,因為簽署聯合國憲章的是「中華民國」,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但王毅用的是「中國」,他並沒有說是「中華人民共和國」。

相反的,把「中國」等化為「中華人民共和國」,進行偷天換日的是「仇中」的陳其邁等綠營人士。陳其邁說王毅打臉「一中各表」,實際上,王毅的說法不但不牴觸一中各表,反而是一中各表的具體實現。一中各表指的是「一個中國,各自表述」,是兩岸在推進交流關係過程中相互尊重的雙贏策略,至於「中國」意涵何指?則留給彼此表述的空間。

就現在而言,對我們來說,一個中國指的是「中華民國」;對大陸來說,一個中國指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

但就1949年以前的歷史來說,「中華人民共和國」根本不存在,其所指涉的「中國」,不言自明、無庸置疑的就是「中華民國」,根本沒有綠營人士說的「中國」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問題。我們必須戳破綠營這種去脈絡化、去歷史化的概念偷換,民眾不應被其矇蔽混淆。正因為「九二共識」、「一中各表」這種創造性的模糊,才有兩岸直航、超過1400萬人次的陸客來台,以及簽署21項兩岸協議。

其次,真正在貶抑中華民國、想將中華民國隱形化乃至虛無化的,正是否認一中各表的綠營人士。在綠營論述裡,中華民國像是宮崎駿動畫的「霍爾的移動城堡」,時顯形、時隱形、時在東、時在西,要用不用,全出於投機,只是綠營用來政治攻防的口水。

2010年蔡英文在參加「中華民國流亡台灣六十年暨戰後台灣國際處境新書發表會」時曾表示,中華民國是流亡政府,這句話正代表了許多綠營人士對中華民國的態度。今日此時,綠營民代扭曲王毅的話,做一中各表的文章,忽然變身為捍衛中華民國的聖戰士,擺明的是「六月割菜假有心,竹籃貯水叫我飲」。王毅的談話,要回應其實很簡單,就是告訴大家,王毅口中的「中國」包含了「中華民國」。

其三,王毅的談話有許多可以肯定的地方,王毅在回應日本NHK尖銳提問時,回答「70年前,日本輸掉了戰爭,70年後,日本不應再輸掉良知;是繼續背著歷史包袱不放,還是與過去一刀兩斷,最終要由日本自己來選擇。」這句話鏗然有力、一針見血,要求日本真誠反省的立場也與台灣一致。對於外交方針,他則說:「中國大陸正走出一條結伴而不結盟的對外交往新路,朋友圈越來越大,好朋友、好夥伴也越來越多。」這句話代表中國面向世界的正面友善態度,綠營人士也應公道的解讀。

我們不反對中華人民共和國在聯合國代表中國,但大陸仍應顧及台灣人民的感受,要更明確表達對中華民國的尊重,讓中華民國有足夠的國際活動空間,結合兩岸中國的力量必將1加1大於2。這中間的拿捏,我們認為汪道涵在1997年提出的「一個中國進行式」甚值參考。

汪道涵說「一個中國並不等於『中華人民共和國』,也不等於『中華民國』」、「一個中國用英文文法的時態來看,可分為3種:一是現在式,但目前很難;其次是未來式,但這夜長夢多,可望不可及,因此何不用現在進行式,只要兩岸有意願就好辦」。哲人哲語,時隔將近20年,仍足為兩岸指路。

***************



台灣獨派媒體的怪異史觀:論蔣氏政權的後代←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無恥的偷懶立委,還想修憲加席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