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5/03/12

台灣司法的悲哀:廢死錢建榮法官,被打臉了吧

昨日我已對桃園地院錢建榮法官有所批判 (見 法官囉嗦那麼多做什麼,鄭捷不能被判死刑嗎?),沒想到原來他是以虛偽事實為基礎做評論,又囉嗦一大堆,想到他自己連該懂的行政法法律規定都自稱 「一知半解」,怎麼有時間寫這麼多去投稿?台灣人希望法官自己份內的東西不清楚然後到處投稿嗎?真是可悲的台灣司法!

新北地院鄭捷案審判長怎麼說呢:
撰文指稱:「被告在言詞辯論終結那天明白的表示他不願聽判」乙節,與事實不符。 

桃園地院錢建榮法官怎麼好意思拿自己經驗寫一堆又捏造事實?可怕!

不過,我要補充一句,新北地院鄭捷案審判長樊季康在該文結尾說:「究竟是何人想讓合議庭對著被告缺席之法庭宣判,以製造空洞而荒謬的宣判畫面,大家心知肚明。 」,錢建榮法官以不實言論批評他人判決,這也非常空洞而荒謬。

可悲的台灣司法啊!

Blackjack 2015/3/12

法官有權裁量鄭捷到庭聽判(樊季康)
2015年03月12日    更多專欄文章

法官提解台北捷運隨機殺人案兇手鄭捷出庭聽判,引發多方爭議。 
資料照片
長期堅定主張廢死的桃園地院錢建榮法官與黃致豪律師,同時撰文批評本人不該違背鄭捷的意願,提解鄭捷到庭宣判,本人說明如下:宣判的意義,不僅在告知被告判決的主文及主要的理由,也包括告知被告上訴的權利與期間。因此對被告宣判,也具有保障被告權益的效益。

不提解是便宜行事
《刑事訴訟法》第312條規定:「宣示判決,被告雖不在庭亦應為之。」是規範法官於被告未到庭的情形下,仍應如期宣判。惟此規定並未限制法官於在押之被告表達不願到庭聽判時,即不得提解被告到庭宣判。在押之被告,是否有提解到庭訊問或宣示裁判之必要,屬於法官依職權得裁量之事項。例如:宣判時被告有延長羈押之必要,或需諭知被告交保或釋放之情形,則縱使被告於審理期日曾表達不願到庭聽判之意思,實務上仍會提解被告到庭宣判,以利訴訟程序之進行。 
在押之被告,如無不能到庭之情形,應以提解被告到庭宣判為原則。實務上法官於辯論終結前,常會訊問在押被告是否放棄到庭聽判,係因提解被告到庭徒增法警人力負擔,如在押被告自願放棄到庭聽判,則法官可免去提解人犯的繁瑣程序,惟此屬便宜行事作法。 
鄭捷一案於104年2月10日辯論終結,當日被告或辯護人均未表達被告不願到庭聽判之意思。迄104年3月6日宣判當日上午,被告之辯護人始緊急遞狀表達被告鄭捷不願到庭聽判。桃園地院錢建榮法官撰文指稱:「被告在言詞辯論終結那天明白的表示他不願聽判」乙節,與事實不符。 
鄭捷殺人案係社會矚目重大案件,且合議庭了解,鄭捷宣判時,檢察官、辯護人、告訴人及被害人或其家屬均會到庭聽判,而鄭捷羈押於台北看守所,提解甚為方便,被告身體健康又無不能提解到庭之情形,且新北地院事前已完善規劃法警戒護之人力配置,如僅因被告臨時表達不願到庭,合議庭即不將其提解到庭,顯不適當,日後亦恐人權團體吹毛求疵,批評法院怠於履行宣判之義務。 
究竟是何人想讓合議庭對著被告缺席之法庭宣判,以製造空洞而荒謬的宣判畫面,大家心知肚明。 

新北地院鄭捷案審判長

Link:法官囉嗦那麼多做什麼,鄭捷不能被判死刑嗎?

前陣子錢建榮抱怨馬英九公佈法令過慢(見 法官終身職遺毒>是總統還是法官在慢?錢建榮法官專心一點吧!),其實現職行政法官的錢建榮,只要從立法院兩年多的審議期間中每天花一分鐘研究,只麼會「連身為行政法院法官的我,對於新修正條文,尤其是複雜的收容異議、續予及延長收容等,包括救濟程序在內,都還一知半解…」!錢建榮自己以一知半解的能力去審判,怎麼有臉要求別人「全知全能」?



台灣鼓勵種族歧視仇恨言論,美國零容忍←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販賣人口之島>看台灣如何凌虐外籍看護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