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5/03/11

法官囉嗦那麼多做什麼,鄭捷不能被判死刑嗎?

看到桃園地方法院法官錢建榮又投書到蘋果大談鄭捷案,批評新北地院合議庭執意提解被告到庭聽判之事,法官依法獨立審判,他要怎麼解釋法令,只要依法有何不可?當然,判決後就可受公評,別人當然也可以批評他。

然而,錢建榮認為鄭捷案果然符合「社會預期」判了四個死刑,又來一句「先不說以一條命如何抵償四條命的問題」, 如果「殺人償命」不成立,那鄭捷一條命該怎麼辦?該讓他繼續活?大家都知道錢建榮支持廢死,但兩公約中對特別殘忍的犯罪行為也不排除死刑,台灣刑法也還沒廢死呢?屠殺四個人還有22個殺人未遂,判鄭捷四個死刑不行嗎?

前陣子錢建榮抱怨馬英九公佈法令過慢(見 法官終身職遺毒>是總統還是法官在慢?錢建榮法官專心一點吧!),其實現職行政法官的錢建榮,只要從立法院兩年多的審議期間中每天花一分鐘研究,只麼會「連身為行政法院法官的我,對於新修正條文,尤其是複雜的收容異議、續予及延長收容等,包括救濟程序在內,都還一知半解…」!錢建榮自己以一知半解的能力去審判,怎麼有臉要求別人「全知全能」?

論台灣法院對人民權利的殘害,莫過於行政法院系統了!行政訴訟的敗訴率有九成多,敗訴法院之稱就是台灣司法之恥的「桂冠」,如果行政法院的法官能不以「一知半解」的法學素養去審案,那才是天佑台灣呢!

Blackjack 2015/3/11

**********************

北捷殺人案 鄭捷一審判4死刑
2015-03-07 02:34:40 聯合報 記者饒磐安、劉時均/新北報導 

「 如豺狼凶殘」「人神共憤 難以教化」

去年五月震驚社會的台北捷運隨機殺人案,新北地院認為凶手鄭捷如豺狼般凶殘,造成四死廿二人輕重傷慘劇後毫無悔悟,態度惡劣至極,人神共憤且難以教化,「求其生而不可得」,昨天依殺人罪判處四個死刑,褫奪公權終身;另依廿二個殺人未遂罪,分別判刑五年二月至八年不等。
鄭捷律師昨天在宣判前向合議庭聲請不出庭聽判,但合議庭認為此案是重大社會矚目案件,有必要提解鄭捷到庭,讓鄭了解他所犯的行為該受什麼樣懲罰,因此駁回請求。

聽判過程神情冷漠

鄭捷聽判過程面無表情,死者潘碧珠的丈夫邱木森在旁聽席大喊「鄭捷,你願意捐器官嗎?可以彌補你犯下的大錯、救四個人。」但他戴上口罩無視邱木森,神情冷漠地由法警押著離開法庭,還押台北看守所。

鄭捷去年五月廿一日下午持刀在台北捷運板南線往永寧站方向的車廂隨機殺人,造成四人死亡、廿二人輕重傷,案發後被捕。這起慘案震驚社會,不僅造成搭車民眾集體恐慌,也引發數起模仿鄭捷殺人案件;重裝警力一度進駐捷運站安撫人心。

鄭捷落網承認,為報復國小時兩名向老師打小報告及與他吵架的女同學,立誓日後殺死她們,因長大後找不到兩人,但「已經發誓殺人,就應貫徹」,加上無力面對日後課業、工作壓力,想自殺卻沒勇氣,決定以隨機殺人計畫替代。他知道殺人要償命,殺人是為求判死。

曾冷血說:我不會後悔

鄭捷在偵審期間冷靜認罪,卻也冷血地說「我不會後悔」;他從未向被害人及家屬道歉,在法院審理最後階段卻改口稱對部分受傷者並無殺人意圖,並說願接受輔導,若有機會出去,不會再殺人,但合議庭未採信。

雖然鄭捷辯護律師說,鄭捷思考能力與未成年者差不多,無法承擔壓力,有悔意但說不出口,且無法排除是因情緒障礙症狀而導致殺人,沒有判死刑的理由,但法院囑託台大醫院鑑定鄭捷精神狀態,認定他犯罪時有辨識行為違法的能力,警大教授沈勝昂也鑑定鄭捷教化可能性「難度很高」。

未向被害人及家屬道歉

死者家屬及受傷民眾屢次到庭旁聽,始終未見鄭捷道歉,認為判他一萬個死刑也無法讓受害者安息及彌補家屬此生無盡的哀傷。新北地檢署發言人馮成表示,法院判決與檢方起訴一致,希望以後不要再發生這樣悲劇,期盼家屬的悲痛能稍微減輕。

*******

被告豈有聽判的義務(錢建榮)
2015年03月11日    更多專欄文章
鄭捷案果然符合「社會預期」判了四個死刑。先不說以一條命如何抵償四條命的問題,當日宣判的插曲是,新北地院合議庭執意提解被告到庭聽判,即使被告在言詞辯論終結那天明白的表示他不願聽判。為此看守所還強制押解被告到法庭,引發律師團質疑是否為了「製造新聞畫面」給眾多在旁聽席等著聽判的媒體。

審判長樊季康特別代表合議庭反駁表示,重大社會矚目案件,本來就應以提訊被告到庭聽宣判為原則,且「法律並無規定宣判時,被告表達不願到庭,法院就不能提被告到庭」,還說被告必須知道他所犯的罪刑應受法律制裁,法官也有義務告知被告違法行為必須受到《刑法》制裁,反批律師團「誤解法令」。 
原來「重大社會矚目案件應以提訊被告到庭聽判為原則」,包括我在內的絕大多數法官,鐵定是第一次聽到這種說法。不僅如此,我腦中第一個閃過的念頭是:最高法院自為判決陳水扁總統有罪時,也沒有提解他來聽判,一、二審也沒有強制押解陳水扁聽判。這下子可糟了,扁案又多了一個違法理由! 
樊法官為了解釋他們的強制行為合法,還特別強調「法官有義務告知被告違法行為必須受到《刑法》制裁」,就不知道當社會矚目案件宣判無罪時,樊法官是否也有強制檢察官到庭聽判,告訴檢察官:「國家起訴無辜被告必須受到社會指責的制裁。」 

只是當事人的權利
每回審理的案件在辯論終結時,我總會跟當事人說「宣判時可以不用來,判決書會寄給你(們)」;刑事案件對於在押被告,更是慎重的確定是否沒有意願再被提解到庭聽判,還給被告親自簽名確認。原因無他,為免當事人為了聽判奔波勞累,在押被告的提解勞費與不便(被告是要上手銬甚至腳鐐的),反正主文會公告,隔日上網也可以查得到,不然之後也會送達裁判書,上訴或抗告期間是從送達之後才起算。簡言之,沒有親耳聽到判決不會有害當事人,聽判只是當事人的「權利」,從來就不是「義務」!《刑事訴訟法》第312條還特別規定「宣示判決,被告雖不在庭亦應為之」,這更說明是否聽判是被告可以自由決定的權利。
樊法官另強調「法律並無規定宣判時,被告表達不願到庭,法院就不能提被告到庭」。這句話凸顯法官不尊重被告身為人的立場,將人矮化為法官手中的囊中物,因為法律沒有禁止,所以法官可以為所欲為?這不僅對於法律保留原則沒有正確認識,更是不尊重人性尊嚴。被告不願到庭聽判的理由很多,可能因為太忙,也可能因為不好意思,更可能是出於對法院的失望或抗議,更別說在押被告每回出庭的人身不便與「被囚犯化」的標籤,更容易讓被告卻步。
總之,所謂矚目案件的被告有聽判義務的說法,不僅違法,更是侵害被告的人身自由,且不是每個人都願意成為矚目案件的被告,相信樊法官以往承辦的其他重大矚目案件,也不致強制被告到庭聽判,但何以獨獨本件如此?這種濫用裁量權為不合理的差別待遇的作法,也違反平等與比例原則。
對了!最高法院至今已有十幾件殺人死刑案件的言詞辯論,這可都是重大社會矚目案件吧。君不見宣判時全都沒有提解被告到庭聽判。在樊法官的「沒有誤解」法令的認識下,全是違法宣判的案件,這該怎麼辦才好? 

桃園地方法院法官



台灣人想當荷蘭人?荷蘭可是會處罰網路仇恨言論的!←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誰毆打屠殺外省人?論陳翠蓮「淺論情治機關在二二八事件中的角色」的謊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