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5/02/11

死刑犯可愛動物化:兩公約救鄭捷,廢死聯盟在台揚威!

鄭捷在臺北捷運瘋狂殺人,發生在2014年5月21日16時22分至26分,共造成4死24傷,傷者的傷勢多集中在胸部和腹部。鄭捷律師表示,和其他殘暴殺人案相較,鄭捷將被害人一刀斃命手法,「被害人未受殘虐痛苦」;鄭捷聲稱「如果可以出去,不會再殺人」。在兩公約的淫威與台灣司法的「不斷發回」制度下,可以預見,也許一二審會判死刑,但最高法院有可能發回。內容不外究竟殺了幾刀未審酌、有無教化可能未仔細討論云云,說不定鄭捷這句「如果可以出去,不會再殺人」可以變成他尚有教化可能的根據。

連續殺人,竟然還可以放出來?這是誰給鄭捷的信心呢?不就是兩公約與廢死聯盟嗎?廢死聯盟做的與死刑有關調查經常提出一個問題:如果給死刑犯不被放出來的機會,你們是否同意廢除死刑?結果支持廢除死刑的比率就會增加。看到了吧,死刑犯希望的不只是不被判死,而且希望有一天能出來。

死刑是「永遠與世隔絕的刑罰」,那不被放出來的無期徒刑就不是「永遠與世隔絕的刑罰」嗎?接下來是不是會討論二十年的有期徒刑太長,會剝奪他們生存的能力,然後「跟殺了他們沒兩樣」?

人類是動物的一種,與動物不同的差異在於會編很多大道理合理化自己的行為。在殺戮上,人決定牛羊雞豬魚可殺可吃,但他們心中的可愛動物如狗貓或保育動物殺或吃就叫「野蠻」。現在,瘋狂殺人的人已經被列為廢死者心中的可愛動物嗎

廢死者若真的心存廢死,對戰爭等大規模殺戮能支持嗎?日本檢方要求處一個搶劫殺人的中國籍無業男子死刑、歐美在中東攻擊…。廢死者為何無聲?為什麼這些人能一方面援引歐盟廢死卻一方面忽略他們軍事行動殺更多人的情況?

正如動物的價值由人決定,死刑犯可愛動物化而不得判死的原因,也在於人的價值由支持廢除死刑者決定。

Blackjack 2015/2/11

中國時報:律師求情:一刀斃命 鄭捷不算殘虐
2015年02月11日 04:10
陳俊雄、葉德正/新北報導
「如果可以出去,我不會再殺人!」北捷殺人案10日開辯論庭,為求免死,鄭捷律師團語出驚人表示,和其他殘暴殺人案相較,鄭捷將被害人一刀斃命手法,「被害人未受殘虐痛苦」;鄭捷也首度發言,聲稱願接受心理諮商輔導,「如果可以出去,不會再殺人」。但此說引發被害人家屬強烈不滿,砲轟他為免死滿嘴謊話。

新北地院合議庭最後表示,鄭捷殺人案辯論終結,定3月6日下午4時30分宣判。

為替鄭捷爭取免死,律師團先引兩公約精神,再從鄭捷個人生活經驗談起,表示他「並非全無感情,對任何事情都冷淡之人」;實踐殺人誓言則是「妄想性思考,目的是為求自殺而殺人」。

律師團指出,鄭捷自稱對不起雙親,但對傷亡被害人及家屬,只有無語;他在寫給表弟的信中透露,道不道歉對被害者及家屬已經沒有意義,他也毫不後悔自己做過的事。

律師團表示,鄭捷的「後悔」,就是屈服於對方、低聲下氣的行為;而和其他凶殺案手段猛烈、衝突過度殘殺相較,鄭捷「殘暴殺人情狀輕微許多」,以個別被害人逐一看待,「被害人未受殘虐痛苦」。律師團此話一出,立即引起旁聽席一陣譁然。

律師團說,立下殺人誓約固然愚蠢,但罪責全由鄭捷負擔,對他公平嗎?律師團還引用遭IS斬首殺害的日本記者佐藤健二的遺言,「憎恨並非人的工作,裁斷是神的領域」,為鄭捷求請免死。

檢辯陳述完後,合議庭詢問鄭捷意見,鄭捷緩緩轉動麥克風後表示:「對於我的行為,已經無法彌補,如果可以,我願意接受心理諮商或輔導;如果可以出去,我不會再殺人。」

鄭捷律師團成員包括劉繼蔚、黃致豪及梁家贏。由於透露鄭捷對被害人「道不道歉對被害者家屬沒有意義」,而他也「毫不後悔做過的事」。家屬則痛批鄭捷根本就是演戲扯謊。

執業律師謝岳龍則對鄭捷律師團「被害人未受殘虐痛苦」的說法不以為然,他指出,在現今社會觀念中,2隻狗在密閉空間裡被打死就是「虐殺」,何況是26條人命?律師團此一說法,完全忽視被害人家屬感受,根本就是把寶貴的人命,看得比狗還不值。

*******************************

Apple:鄭捷:如果可以出去 我不會再殺人

2015年02月10日12:29 
 
(更新:鄭捷說法、宣判時間)

新北地院今天再度開庭審理鄭捷犯下的4死22傷血案,法官上午在聽完律師與檢察官的言詞辯論後,要鄭捷表示對自己的犯行意見,鄭捷首度說:「對於我的行為,我已經無法彌補,如果可以,我願意接受心理諮商,如果可以出去,我不會再殺人。」鄭捷語畢,旁聽席上的死者家屬、傷者,均憤慨痛罵「屁啦」、「你怎麼可以出來?」

法官最後決定全案在3月6日下午4時30分宣判。

今天開庭時,鄭捷的委任律師梁家贏、劉繼蔚先後發言,梁家贏請求法官判處死刑外適當之刑,劉繼蔚則以「求其生而不可得」反問檢察官:「若沒做過求其生努力,如何能用這句話判人死?」

律師梁家贏向法官說,鄭捷年僅21歲,思維模式和智識程度與未成年人無異,犯案前面臨超出他能承擔的生活壓力,犯案後有意投案,且偵審中都自白犯行,在看守所羈押期間表現良好,也沒有人格疾患,並非沒有矯正、教化可能性,判處死刑沒辦法防止隨機殺人的發生,請求法官判處死刑之外適當之刑。

律師劉繼蔚則說:「鄭捷有說過,如果能重來一次,他不會立下誓約去殺人,先前法院許多死刑案例都提到一句話『求其生而不可得』,但想問檢察官跟外界,大家有沒有做過『求其生的努力』,如果沒有做過求其生的努力,那如何能用這句話來判人一個死?」

劉繼蔚並指,鄭捷在犯案過程中,沒對個別被害人發生激烈衝突、或是殘暴的虐殺,鄭捷所反映出的,是現在年輕人在空乏、虛無的成長過程中造就這個體有侵害社會的危險。

傷者史艾芙琳上午特地帶著被鄭捷刺傷的驗傷單來旁聽,她說,帶驗傷單是想讓法官知道她受到的痛苦與身心折磨,希望法官能盡快給被害人公道,雖然她不能判鄭捷死刑,但她相信法官的眼睛是雪亮的。 而鄭捷今天則是戴著黑框眼鏡,穿著灰色T恤、黑長褲出庭。

今天的言詞辯論的檢辯爭點預計將有:鄭捷犯案時精神狀態是否喪失或耗弱,有無可因此減刑的事由?在我國簽定《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兩公約後,判處死刑是否符合公約精神?適不適當?又鄭捷到底有無矯正教化的可能性。(孫友廉 游仁汶/新北報導)

**************************************

中國時報:律師炮轟二審法官「心證判死」
2015年01月31日 04:10
林偉信/台北報導
最高法院昨日召開八里雙屍命案生死辯,凶嫌謝依涵的律師羅秉成,痛批高院法官邱忠義,贈送支持死刑的日本著作「與絕望奮鬥」一書給謝,違反公正審判;還說「雨衣大盜」王淵強盜殺人也沒有判死刑,謝女「罪不至死」。全案辯結,定2月12日宣判。

羅秉成表示,日前曾到看守所探視謝依涵,對歷審都被判死刑、最高法院要開生死辯,謝都沒有意見,心情相當平靜,也沒有太多情緒反應,僅說尊重法院。

這起震驚全國的雙屍命案,發生在前年2月26日,富商夫婦陳進福、張翠萍,遭八里「媽媽嘴」咖啡女店長謝依涵持刀殺害後棄屍淡水河,並盜領存款。謝在檢方對其測謊後坦承犯案。

一、二審都以謝女犯後態度惡劣、毫無悔意,判她死刑,案經上訴三審,最高法院昨日由審判長洪佳濱、受命法官段景榕、陪席法官陳世雄及楊力進、王梅英召開辯論庭。檢辯雙方就謝的犯行是否達兩公約規定最嚴重犯行,及有無不判死刑理由,逐一進行辯論。

謝的律師羅秉成炮火全開,鎖定將謝判死的二審受命法官邱忠義猛烈抨擊。羅批評高院首次開庭,邱忠義就送謝日本作家門田隆將寫的「與絕望奮鬥」一書,該書是日本支持死刑的著作,顯露邱早已想判死的心證,違反公正審理程序。

羅秉成也責怪檢警違反偵查不公開原則,洩漏案情給媒體,讓外界將謝依涵「妖魔化」,形成非殺不可的輿論壓力。他還說,王淵槍殺保全員並劫鈔,犯後不認罪,其犯行比謝依涵更重大,卻只判無期徒刑定讞,相較之下,謝依涵不應判死。

蒞庭檢察官則駁斥,謝依涵犯後非但沒有悔悟,還以不倫戀汙名化死者陳進福,態度惡劣,無教化可能,應該判死;死刑是立法形成的制度,廢不廢死是立法機構的權責,法院不能規避死刑的適用。檢辯激戰2小時後,審判長諭知全案2月12日宣判。

*******************************

Apple:無業中國人入屋劫殺 遭日方求處死刑
2015年02月06日21:57    
一名中國籍無業男子,在日本愛知縣蟹江町入屋搶劫,並殺死女屋主。名古屋法院今天(6日)開審,控方要求判他死刑。

當地時間2009年5月1日晚10時,31歲嫌犯林振華闖入愛知縣蟹江町一間家,殺死當時57歲的山田喜保子及其次子。然後他一直在屋內待到隔天凌晨2時半,當死者另一兒子山田勳回家,林振華又刺傷他的頸部,還搶走現金。

林振華被以搶劫殺人罪起訴,控方指他只為搶劫財物就肆意行兇,以自我為中心,必須判處死刑。而且他在案發後長時間留在現場,企圖毁滅證據,證明心理狀態並無異常。

山田勳出庭作供,指母親及哥哥死得太慘,不能原諒被告,當庭要求判他死刑。林振華表示,本來只打算入屋盜竊,但被發現後驚惶失措才行兇殺人。(於慶中/綜合外電報導)



從馬來西亞「杯葛華商論」看台灣外省人←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台灣監獄風雲,陳水扁躺著也中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