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5/02/06

性侵少女517次殺她滅口 淫魔竟免死>法官終身職遺毒

許川性侵同居人女兒長達5年、517次,因不滿少女提告,以鋼絲將她勒死滅口,還製造自殺假象。許川被控性侵少女517次部分,因檢方未上訴已告無罪確定,第518次性侵部分,士檢去年底才起訴。由於517次被判無罪定讞不在此次審理範圍,最高法院合議庭考量許川在少女生前長期提供生活費,且沒有足夠證據證明他已全然泯滅人性,罪無可逭,達到須判死與世永久隔離的程度,許因此逃過一死,這是中時的報導。法官居然可以「一刀切」到這個地步,難道法官不知道許川性侵同居人女兒長達5年、517次嗎?就算檢察官未起訴那517次,先性侵後殺叫做「沒有足夠證據證明他已全然泯滅人性」?把同居人女兒性侵,直到母親自殺過世後,才找生父陪同報案,台灣的檢察官失職,地檢起訴慢,後一審重判2496年而高檢卻以許因殺人罪被判死決定不上訴,致性侵案無罪!最高法院合議庭難道不知這種情形?

而台灣人,居然要養這種法官一輩子?難道法官肆無忌憚的原因不是來自法官終身職遺毒嗎?

Blackjack 2015/2/6

************************************************

性侵少女517次 殺她滅口 淫魔免死定讞
2015年02月06日 04:10
林偉信/台北報導

許川被控性侵殺人事件簿
震驚社會的惡狼許川性侵殺人案,許被控性侵同居人女兒長達5年、517次,因不滿少女提告,以鋼絲將她勒死滅口,還製造自殺假象。本來這是一起性侵殺人案,卻因士林地檢搞烏龍,性侵部分被判無罪定讞,至於殺人部分,最高法院昨維持高院更一審認定,將許川判處無期徒刑確定。
最高法院認為,許川被控性侵少女517次部分,因檢方未上訴已告無罪確定,第518次性侵部分,士檢去年底才起訴,不在此次審理範圍;合議庭考量許川在少女生前長期提供生活費,且沒有足夠證據證明他已全然泯滅人性,罪無可逭,達到須判死與世永久隔離的程度,許因此逃過一死。

生父失望:無法接受
少女生父對於終審判決表示失望,強調無法接受,他並稱許川至今沒有向他道歉,根本沒有悔意,這種人難道不該判死嗎?
判決指出,59歲的許川,14年前與少女的母親同居,他涉嫌從2006年開始性侵少女,少女一直隱忍,直到母親自殺過世後,才在2011年9月19日找生父陪同報案,控告許性侵,並搬去與生父同住。
士檢失職 搞出大烏龍
許曾經因為性侵親人入監服刑,擔心再入獄,哭著哀求撤告,少女一度心軟,覺得許很可憐,同情對方想撤告,但因生父阻止而作罷,許等不到回應,竟萌生殺意。
同年11月29日凌晨,許帶著鋼絲侵入她住處,以鋼線將少女吊死床頭,並布置成自殺。檢警從命案現場跡證發現事有蹊蹺,9天後逮捕許男。
他辯稱,被少女盜領存款,並指少女不念書、不工作,甚至染上毒癮且不聽勸,他一時衝動才殺人。檢方偵結時,痛批許冷血、無情,犯後毫無悔意,向法院求處死刑,但更一審依殺人罪將許川判處無期徒刑。
補破網 性侵另行起訴
被害人王姓少女死前還曾淚控許嫌性侵惡行多達517次,檢方及一審也都據此認定,重判2496年,但高院認為證據不足,改判無罪,沒想到,高檢以許嫌因殺人罪被判死為由,決定不上訴,致使性侵案無罪確定。
更離譜的是,高院自行認定許涉犯1次性侵,將他判刑3年10月,結果被最高法院認為是訴外裁判撤銷,經媒體報導後,士檢才在去年底將許川第518次性侵少女部分另行起訴。
檢方連續疏失 性侵鐵證失效 司法如何還她公道?
★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自殺諮詢專線:0800-788995(24小時)
生命線:1995
張老師專線:1980

************************************************

檢方連續疏失 性侵鐵證失效 司法如何還她公道?
2015年02月06日 04:10
林偉信/新聞分析
王姓男子4年前帶著慘遭性侵、身心受創的女兒到警局報案,不久女兒竟遭殺人滅口,痛失愛女的他,至今無法理解,應該為亡女討回正義的司法,為何將無法割裂的性侵殺人罪,一分為二,讓惡狼許川躲過死刑制裁,不懂法律的他要問:誰來給我女兒一個公道?
少女父親昨日得知最高法院僅依殺人罪對許川判刑,覺得不可思議,他沉默了一陣子後,喃喃自語地說,明明就有許川性侵的鐵證,為何法律不能給他應有的制裁?

少女父親看著女兒照片悲傷地說,許川強行侵入屋內,將女兒掐昏後,再以煞車線活活勒死,這種強暴少女又殺人滅口的惡徒,他永遠無法原諒。
少女父親期待司法的正義,讓許川處以極刑,以告慰女兒在天之靈的希望,如今卻因士林地檢署、高檢署連續失誤,導致許川性侵殺人的惡行,被拆開來論以殺人罪,判處無期徒刑定讞,未來就算另行起訴性侵罪,也不會影響許川的刑度。
性侵殺人、強盜殺人在法律上屬結合犯,其犯行相較殺人單純一罪,屬於情節重大惡行,這原本是無法切割分別論罪,但法院認定沾有許川精液的衛生紙,可做為定罪鐵證,檢方卻毫無反應,坐視原起訴的性侵罪被判無罪定讞,讓性侵殺人重罪被割裂成單純殺人罪。
更一審去年底僅依殺人罪將許川判處無期徒刑,檢方提起上訴,仍執意以許川長期性侵少女為由,請求判死,但反遭最高法院打臉,認為許川性侵517次部分,檢放棄上訴已告無罪定讞,自無法認定許有長期性侵的犯行。
原承辦機關士檢,明明握有許川性侵鐵證,卻在起訴犯行的日期搞烏龍,後經最高法院諭知另行起訴,仍不為所動,直到半年後媒體抨擊,才亡羊補牢另行起訴,一連串司法疏失,如何對冤死的少女交代!




柯文哲郭冠英差別:說高級外省人被停職,說台灣人不高級當台北市長←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台灣為何要聽歐盟廢除死刑建議?